第九十一章这样说话很伤人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我唇角抿了下,嘿嘿一笑:“记得你妈妈很喜欢孙子的,既然喜欢,那出点钱给自已的孙子用也没有什么大不了,你们家不差这点钱,放心,会让你出得起的。”

    说完对他摆了摆手:“祝你幸福,我先走了。”

    “余依,许越现在怎么样了?”就在我转过身要走时,萧剑锋竟在背后关切地问道。

    许氏家族是A城豪门首富,一有点风吹草动就会闹得满城风雨,许家发生的事,几乎无人不知了。

    “还好。”我心沉了沉,尽量平静地答道。

    “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请尽管开口,几个月前发生的那起泥石流事件,我们当时是非常重视的,做了重大指示,让地方政府尽一切可能去抢救,更别说是许越了。”萧剑锋在背后继续关切地说道。

    “谢谢!”我笑了下,低声答道,脚步匆匆朝前面走去。

    “余依,你去哪了?”刚走出几步,迎面,路明远匆匆寻了过来,略略焦急地问,“怎么会去了这么久?”

    “没事,就是遇见了个熟人闲聊了几句。”我笑了笑,淡淡说道。

    “熟人?”路明远剑眉凝起,朝后看了眼,萧剑锋正从我后面跟了过来。

    “哟,萧市长,您好!”他立即玩味地笑了下,朝萧剑锋伸过了手去。

    萧剑锋愣了下,也伸出手来:“路总,好巧。”

    “萧市长也在这里用餐么?”二人的手握在一起,路明远笑容可鞠。

    “嗯。”萧剑锋淡笑得含蓄,略略点头。

    “那我和余依先走了,改天我再去拜访您。”路明远对萧剑锋笑了笑,礼貌地告别。

    萧剑锋矜持地点了点头。

    路明远跟着我朝餐厅里走去。

    “余依,你认识萧剑锋吗?”路明远边走边问着我。

    “我们算同学吧,最主要的是因为我唯一的好闺蜜我们才会有联系的。”我答,又满脸的遗憾,“说真的,我很替我的好闺蜜不值。”

    “哦,怎么说呢?”路明远不解地看着我。

    我重重叹了口气,只是揺了摇头。

    “余依,你如此出色,我想你闺蜜肯定也差不到哪里去吧,一定是非常优秀的。”路明远见我不说话,很感伤的模样,又笑了笑,“常言说物以类聚嘛!”

    我听得他这样说更加伤感了,重重叹了口气。

    这时我们正好走到一个屏风玻璃前,我站住了,对他郑重说道:

    “路总,真的,我的这位好闺蜜性情坦率直爽,重情重义,最大的缺点就是每天生活在爰情中,偏偏又爱上了不该爱的男人,因此,她生活得很苦很苦,非常的不幸,我看着就难受。”

    路明远很认真地听着我的话,真诚地说道:“我相信你,余依,你这位朋友必定是个真性情的女人。”

    “是的。”我点了点头,心中难过,忍不住把林姣姣的事情大致说了遍。

    路明远认真听着,听完后十分遗憾地说道:“林姣姣太不幸了,就是我听了后也替她难过。”

    “是的。”我有些沮丧,“这个世界往往好人没有好报。”

    “那倒末必,何必要如此悲观呢!要知道世事祸福总相倚,没走到最后谁也不能说好坏。”路明远则不以为然地摇摇头,安慰着我,“余依,别伤感了,今天许越看上去很不高兴,他对我十分反感,我担心会因此牵怒于你,你还是先顾好自己吧!”

    路明远的话将我瞬间拉回了现实,我想到了许越,心中又是一沉,转身朝着餐桌快步走去。

    “余依,吃个饭你去哪了?知道现在几点了吗?”我才走近餐桌,许越就直皱着眉,黑头黑脸质问道。

    而当后面路明远跟着我走近时,他显得更不高兴了,“你这可是一点常识都没有,天已经黑了,孩子们都在等你呢。”

    “阿越,我遇见了萧剑锋。”我坐下来坦承地说道。

    失忆前,他对萧剑锋与林姣姣这段感情分析得很精辟,我想看看他还能不能记起这个人来。

    可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不耐烦地说道:“你遇到了谁那是你的事,首先你要想到我们都在这里吃饭,吃完饭了还要有事,你应该快点回来,而不是耽搁大家的时间。”

    他说这话时脸上毫无表情,对我提到萧剑锋这个人毫无感觉,看来,他是真的忘记一切了。

    “那现在走吧。”我不想与他争辩什么,只是对大家说道,“时间不早了,孩子们明天还要上学,太晚了,咱们先回家去吧,改天再玩。”

    妮妮呢,因为路明远说要抢她的妈妈,她早就不想玩了,路子晨可还想着要玩呢,只是看到目前这个状况,也知道不可能了,虽然满脸失望的,也没有说什么了。

    就这样,吃完饭后,我们在酒店扬手分别了。

    “余依,这几天工作怎么样?有没有为难的事?”回家的路上,许越坐在轮椅上沉声问道。

    不知是不是路明远对他的挑战刺激了他,还是他清醒时知道自已的责任,这么久以来,他终于开口问出了句像样的话。

    我抿了抿唇,认真说道:“阿越,如果路氏集团不挑战,愿意放过我们,那我们就没有特别为难的事。”

    “哼!”他一听,立即冷哼一声,唇角浮起抹不屑的冷笑来,“这么说我们许氏集团的生存还需要靠你与路明远的交情来维持了。”

    我脸上顿时一阵红白交加:“阿越,你这样说话很伤人自尊的。”

    “是么。”许越眸光清冷,言语无情,“想要自尊,那就先做好自已。”

    我身板坐直了,不满地问道:“阿越,我做了什么没有做好自已的事情吗?就因为与路明远吃了一餐饭?你怎么会变得如此不讲情理了,这与失忆前的你完全是二个人般。”

    许越一听,沉着脸,面无表情地回应道:“我虽然失忆了,但也知道一个妻子要守的本份,而不是与别的男人拉拉扯扯的,还当着丈夫的面,你应该知道‘责任’二字的含义,当初我也正是因为这个责任才回到这个家的。”

    我的心尖一痛。

    他这话的意思是说要不是因为‘责任’,他早就跟小夕在一起了,根本就不会回这个家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