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她苦苦哀求着我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小夕,小夕。”病床上,许越双手抱着头拼命地打着,一声声叫着小夕的名字,显得极度痛苦。

    “阿越,怎么了?”吴向珍一把推开我,抱住了许越的头,心疼地问道:“阿越,儿子,快告诉妈,你到底怎么了?”

    “我要小夕,小夕在哪里?”许越的双手不停地敲打着头,叫喊着,“头好痛,好痛啊。”

    “阿越。”吴向珍的眼泪一下就喷涌了出来,紧紧抱着许越的头朝我骂道:“余依,看到没有,我儿子离不开小夕,你竟然把她送到局子里了,现在可好,我儿子头痛发作想她了,怎么办?你赶紧给我把小夕保释出来照顾我儿子,否则我与你不共戴天。”

    说完又搂着许越哄道:

    “阿越,妈知道你太想小夕了,别急,妈会给你把她找回来的,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找回来。”

    许越仍在痛苦的叫着,双手捧打着头,不停地摇晃着,“水,我要喝水。”

    我的心像尖针在扎,脸色发白。

    我深爱着的男人在我的面前一声声叫着别的女人名字,而我只能和着眼泪往肚子里吞。

    何其悲摧!

    尽管如此,看到他痛苦地嚷叫着要喝水时,我的心仍是会痛,不由自主地端起身旁书桌上的水杯,递过去,轻声说道:“阿越,来,喝水吧。”

    我将水杯递到了他的唇边。

    他突然像看到了良药般,双手接过捧起猛喝起来。

    “水,还要喝。”他喝完后又叫起来。

    “好。”我接过来又倒了一满杯递给他,他捧起就喝。

    “阿越,别急,我给你叫医生。”吴向珍拿着毛巾不停地擦着他额头的汗液,焦急地说道,说完按响了床头呼叫铃。

    我给他连着倒了三大杯水后,许越脸上痛苦的表情少了些。

    这时医生走了进来。

    一番检查后,医生摇了摇头,提议给他注射镇定剂,却被我阻止了。

    “医生,请暂时不要注射镇定剂了,让他自己撑撑吧。”我果断地说道。

    “也好,如果病人能自己扛过去那是最好的。”医生觉得我说得有理,同意了。

    “余依,你是想让我儿子疼死是不是?”可吴向珍不认同,恶狠狠地盯着我嚷。

    “妈,是药三分毒,药物进入到人体内都有害处的,如果阿越自己能扛过去,渐渐的就会好了,这是最好的,请您相信我。”我知道她这是借机发难,对我,她始终没有好感,我的决定她总会有异议,哪怕是关系到自己儿子的身体健康,她也是不理性的。

    “当然,那疼的又不是你。”吴向珍一听,讥讽着。

    “妈,虽然疼的不是我,但也是我的丈夫,他疼,我也一样心疼的,可是,如果扛不下去长期靠药物维持着这对阿越来说绝不是好事,毕竟他还年轻啊。”我十分理性地解释着。

    “夫人,我觉得许太的话说得对,毕竟许少还年轻,这样的疼痛如果能撑过去那还是尽量撑着吧,只是家属和病人会要照顾得辛苦点。”医生听了我们的话后也选择了支持我的观点。

    吴向珍闻言才不说话了。

    “医生,我老公的头疼会不时发作,真的查不出原因吗?”我送医生到走廊后不解地问道。

    “许太,您老公的头部反复做过CT,磁共振,受到创伤的部位正在修复中,按理来说不至于反应如此剧烈疼痛的,其它原因我们也都查过,但真查不出具体病因来,像他这种状况吧,我个人认为也有可能是心里因素导致的,我建议您平时多与他聊天,了解下他的心里状态。”医生思索着,叹了口气对我说道。

    心里原因?

    我心中顿时泛起股酸涩,艰难地问道:“医生,我想请问下,当我老公与那个洛小夕在一起时,也会这样头痛吗?”

    医生想了下后摇摇头:“也有过,但很少出现这样剧烈疼痛的。”

    “哦,谢谢。”我低声道谢,慢慢转过身来,低下头,像受到了重大打击般浑身发冷。

    如果医学上查不出原因来,那他与洛小夕呆在一起时就不会头疼,很明显的,就是因为我的缘故了。

    也就是说他不喜欢与我呆在一起,只要与我呆在一起就会受到刺激,头疼!

    他依恋的是洛小夕,而不是我!

    我该要彻底消失吗?

    我满脸茫然,慢慢地走回病房去。

    许越仍然躺在病床上痛苦的哼哼着,但已经好了不少了。

    “余依,看到没有,阿越现在已经离不开小夕了,只要离开她就会痛苦不堪,算我求求你了,让他们呆在一起吧,不要再拆散他们了,我给你保证只要小夕生下儿子后,我一定会让她走的,不会影响到你的名份地位。”吴向珍看到我失魂落魄的走回来后立即走上前来朝我说道,说到后来时竟已经在哀求了。

    我低头站着,心底拔凉拔凉的。

    什么时候吴向珍也变成表演家了?我可不会忘记那天晚上偷听到的她对小夕说过的话,做过的承诺,对着小夕时,她说的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现在对着我时,却说得冠冕堂皇的,我又怎么可能相信了她的话呢。

    “余依,我知道你的心情,我懂,你对我儿子有爱,我也高兴,可现在阿越已经对小夕有感情了,很依恋她,小夕呢,也没有别的心思,只是想替阿越生个儿子来赚点钱,如果你真爱阿越就应该替他想想吧,他现在都病成这个样子了,万一以后失忆好不起来了或者身体也站不起来了,又或者出了什么特殊意外呢,而你又生不了,那岂不是真要断了他的后么?你想想,我们许氏集团连个继承人都没有,难道真要把我们的财产送给许盛睿的那二个混蛋儿子么?你应该知道我们许家祖上流传下来的规矩,财产继承人只能是孙子而不是孙女,这点是不能改变的,因此,算我求求你了,你就宽宏大量点,包容小夕吧,她年轻漂亮,又是高材生,正是生育的好年龄,由她怀孕最好不过了,不就是十个月吗,眨下眼睛就过去了,忍忍吧,算我求你了,我也大把年龄了,刚得过绝症,还不知还能活几年呢,但在我走之前,真的很想看到我的孙子。”这次,吴向珍一反常态,竟然打起了感情牌,只是拉着我的手,边说边痛哭流涕。

    我看着病床上躺着的痛苦的许越,霎时间心乱如麻。

    我承认我的性格也是吃软不吃硬的。

    吴向珍若在我面前气势汹汹,我必定会与她针锋相对,毫不会相让的。

    可现在她在我面前这样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求我,反倒让我的心硬不起来了。

    于她来说,只是站在一个母亲的角度替许越考虑问题,在她的眼里万一许越这次好不了,或有个三长二短,那就连个后也没有了,许氏集团也彻底没有了希望,这是她所不能容忍的。

    我咬紧了牙关。

    “余依,你放心,我一定会让小夕尊重你的,不管什么时候,她都会对你有礼有节,不会影响到你的地位的,好不好?”看我沉默着,吴向珍似乎找到了希望般,继续对我打油加气,“其实小夕只是出身清贫,穷怕了,她的目的就是为了钱,这点我是清楚的,既然她要钱,我们就给她好了,如果她真能给阿越生个大胖小子出来,那我们又何乐而不为呢,你要是真答应了这点,以后我绝对会对你好的,更会代表许家的祖先感谢你。”

    这样说着,她又打起了苦情牌来,大声痛哭着。

    “余依,我知道的,前段时间阿越带我去美国开刀治病时,已经暗中问询问过医生了,我肝上切除的东西并不是良性,而是恶性的,你应该知道,这样的病虽然成功切除了,但说不定哪天就复发了,或许我也没有几天好活了,其实呢,人走到这一步,我也算是看开了,今天老爷子把我叫过去,给我做思想工作,让我同意卫配珊来照顾你爸,你觉得我心里会好受吗?不,当然不好受了,否则也不至于要那么骂她了,但不好受又能有什么办法呢,嘉泽离不开卫配珊,若离开了,就会没命了,我为了自己还能有丈夫,更是为了他的身体,只能忍了,同样的,现在阿越离不开小夕,离开了就会如此痛苦,或许还会没命了,你也要学学我,忍受点,她只是来替阿越生孩子,照顾他的,你若能同意,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大事嘛。”吴向珍不厌其烦地做着我的思想工作,一字一句的,非常诚恳。

    大概通过我把小夕送进局子里的事,她明白了,这样的事情要是我不同意,她也难以成功的,毕竟我背后还有许悍天撑腰呢。

    因此,她改变了策略。

    我真没想到刚刚还是穷凶极恶的吴向珍竟然转眼间在我面前又是另一副可怜兮兮的面孔了。

    原来她早就知道自己得的是绝症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