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酸酸的味道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阿越,你不是想好起来打败路明远吗,那就快点吃东西。”路明远走后,我端起了柜桌上的饭碗拿勺子舀了他最爱喝的粥递送到他的唇边,鼓励地说道。

    他看着我。

    “快喝呀,只有多吃东西才能好得快。”我催促着。

    “你到底是谁呀,小夕呢?我要小夕。”他仍然看着我问。

    我突然就来火了,将饭碗放下去,拿起随身携带的包包,拉开拉链,从里面拿出二个红本本来,摔到他面前吼:“阿越,你好好看看,这是我们的结婚证,你看看那结婚证上面是不是我们二人的照片?”

    他拿起来仔细看了好半天,然后抬头看我:“那小夕呢,她去了哪里?”

    天,我差点喷出一口老血来!

    果如路明远所说的那般,他不是不承认我是他的妻子,只是在情感上仍然依恋着小夕!

    “阿越,你知道夫妻是什么吗?夫妻是要相互忠诚的,明知道我是你的妻子,却还在我面前问别的女人,你这样是对我不忠,懂吗?”我黑沉着脸坐了下来。

    “可她救了我,一直在照顾着我,我想看到她。”许越想了下后竟然挺‘痴情’地说道。

    靠,我快气炸了肺!

    “阿越,我再告诉你一遍,她根本就没救你,是我救了你,你现在失去了记忆,忘了一切,我现在把一切告诉你,你应该相信我,我是你的妻子,我们是要走完这一辈子的,还记不记得上次你对我说过的,等我从美国回来后,我们就去做试管婴儿,从此后再不分开了,我们现在已经搬到天尚国际去了,那里才是我们真正的小家,这些你一点点印象也没有吗?”我近乎绝望,咬紧牙关解释着,“你已老大不小了,这个道理说给你听应该懂吧?”

    我悲愤交加,真想狠狠给他一巴掌,看能不能打醒他!

    拼尽了全力抢救的这个男人真等于白救,还让他趁机找了个小三,真是太气人了。

    许越听到这儿后低下了头去。

    “来,先好好吃饭吧。”我又端起了桌上的粥。

    可他仍然低着头不说话,沉默着。

    突然的,我的心肝肾都疼了。

    他的牌气我懂!

    这是在向我示威呢!

    “阿越,你现在必须好好吃东西,养好身体,这样才会快点恢复记忆,站起来走路,否则,你瞧瞧你现在这个鬼样子,你真认为洛小夕会真的爱你吗?那是爱你的钱,告诉你,就你现在这个模样除了我谁都会嫌弃,不要不知好歹了。”我拼尽耐心,极力劝说着。

    终于在我的好说歹说下,他张开了嘴。

    我心中一喜,舀了大勺放进他嘴里。

    “好吃吗?”他应该是真的饿了,狼吞虎咽的,我把桌上的粥和汤全喂完后,他仍没有要停下的意思,我又给他喂了二大碗米饭后轻声问道。

    “嗯,好吃。”他摸了摸肚子,这才表示已经吃饱了。

    “那还想吃些什么,明天我给你做好吗?”看着他吃东西,我会莫名的开心,我真的发现对他的耐心是没有上限的,什么时候都很乐意为他效劳,只要能与他呆在一起。

    “谢谢。”他终于对我说了句有良心的话。

    我的眼眶一下就泛红了,站起来朝卫生间里走去。

    一会儿后,我从卫生间里打来了一大盆热水来替他擦身。

    我弯腰拧干毛巾站起来很自然地去解他的衣服。

    他竟然扭怩了起来。

    我怔了怔,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脸也有些微微泛红。

    心情却有些好了。

    至少,他还知道男女受授不亲, 在我帮他脱衣服时,他会这般模样,那他也不会主动去碰洛小夕了,羞耻感还是有的。

    想着以前他厚着脸皮,没完没了地占我便宜,恨不得一天天与我粘缠在一起,可现在呢,倒是君子得很。

    “我只是替你擦身,放心吧,不会对你怎么样的,就你这满身皮包骨,我还不待见呢。”我一手拿着毛巾,一手将他的衣服解开,温热的毛巾轻轻躲过他身上的伤口,轻轻擦拭着,温言说道:“阿越,知道吗?你以前可是最爱干净的,看不得身上一点点的脏,现在瞧你这身上粘乎乎的,不觉得很脏很不舒服吗?”

    他听了后倒很乖巧地躺下了,一动也不动地任我擦着。

    等我给他擦完上身后,我把毛巾放到盆里正想弯腰下去端起倒掉时,他突然一把拉住了我的手朝下面摸去。

    我吓了一大跳,弹跳着想将手抽回时,手指不期然地粘到了湿乎乎的东西。

    我大脑‘轰’的一响,整张脸都红了,急忙甩掉了他的手,眼角的余光却瞥到他的那个位置竟然湿了一大片。

    我一下就明白了怎么回事!

    这应该是该死的洛小夕昨晚给他下药的缘故吧!

    “很难受,帮我换掉。”他也应该觉得很难为情吧,嗓音有些不自然地说道。

    “好,你先等着。”我答应了声,低头端着水盆快步走到卫生间里倒掉,抬头时看到自己的脸有些火热,我吸了口气,闭着眼睛站了会儿,然后重新接了盆热水端出来,再从衣柜里拿了条新的病裤走到了他的面前。

    “你侧过身去。”我推着他的身子,脸仍然红。

    “好。”他也努力配合我侧翻过半边身子,背对着我。

    正在我准备给他脱裤子时,他竟然突然说了句:“小夕不在,你帮我换。”

    靠!

    我的手一拉裤子才脱到一半时竟听到他这样的话语,心里霎时像倒翻了五味瓶,什么滋味都有,然则,最多的还是气愤。

    死男人,真是倒胃口!

    “啪”的一下我照着他屁股狠狠拍了一巴掌,骂道:“许越,告诉你,以后在我面前不准提‘小夕’这二个字,你要再敢提一次,我就打你一次,反正你现在动弹不了,看我怎么折磨死你。”

    “喂,你这个八婆。”许越被我打得呱呱叫,“一点也不温柔,也不知当初怎么会娶了你的。”

    “你怎么会娶了我?问问你自己呀,当初可不是我非得要嫁给你的,你现在娶了我,竟然还想着别的女人,不该打么?你以为我真有那么好欺负么?”我气极了,一把脱下了他的裤子,拧干毛巾,闭着眼睛重重帮他擦冼着,他被我折磨得哼哼直叫。

    “给我听好了,下次若再在我面前提起小夕看我怎么收拾你,不要太过份了,我可不是好惹的。”我拿新裤子给他穿好后,站起来教训着他。

    他背对着我侧躺着不说话。

    我看他这模样,心里突然有点乐。

    以前我从没有在他面前发过火,还没想到,我真一发火,他竟然有点怕!

    这种认知让我的心又高兴了些!

    突然觉得男人真贱,女人若在他面前弱点呢,他就要骑到她头上去拉屎拉尿,若真厉害起来,他也会怕!

    我弯腰端起水盆朝卫生间里走去将水倒了后,冲冼了个澡,走了出来。

    他仍背对着我侧躺着。

    我知道他的德性,那是有赌气的成份呢!

    “阿越,你最好给我快点好起来,现在许氏集团内忧外患,我还得当家,许晟睿那一家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爷爷为了你都中风了,你应该担负起男人应有的责任来,以后你必须要配合我好好治病。”我在他病床前坐下,委屈地说道,“我从心到身已经累得要崩溃了,请你帮帮我,好吗?”

    这一坐下来,我就觉得腿痛得厉害,尤其是上午被许晟睿推得擦伤的地方更是火辣辣的痛。

    “哼。”我以为他不会说话的,谁料他竟然重重哼了声,没好气地说道:“你不是还有那个姓路的男人帮忙么,怎么就累了?怕是很高兴吧?”

    等等

    我坐直了腰杆来!

    他这样说是什么意思?

    是在说路明远么!怎么就听到他的语气里有点酸酸的味道呢!

    我怔了下。

    难道是刚刚路明远的刺激把他的男人好强斗胜的本性给挑了起来么!

    我将他掰过来躺下,认真打量着他的脸。

    可他紧闭着眼睛,脸无表情。

    我看了眼窗外的阳光,外面的阳光白炽,穿透了城市的每个角落,白如羊毛的云大朵大朵的飘浮在天空中,今天的太阳似乎分外明媚呢。

    “阿越。”我推了下他,轻轻叫着。

    他不哼声。

    我的手抚摸上他瘦削的脸,越来越轻柔。

    在这座城市里,他是永远将我捧在手心里宠的那个男人,就算他忘了一切,忘了我们的爱情,只要他人在,我也愿意守着他到白头。

    我轻轻弯了下腰,仔细打量着他的脸。

    很想问问他,是不是有记起了我们的点点呢,可我显然想多了,他只说了那句话后竟然呼吸匀称地睡了过去,哪怕是我的手抚摸在了他的脸上也没有感觉。

    我叹息了声,替他盖好空调被,看着他的瘦削的俊颜,没有了那个恶心的女人在,突然间觉得天地间好宁静,气氛好温馨!

    疲倦感袭来时,我也顺着他躺到了床上,沉沉睡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