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斗狠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许夫人,看来你这欺人太甚的毛病是该要好好改改了。”路明远脸色铁青,五指抓握着,骨头咯咯的响:“是没被人教训过吧,不如我来教训下你。”

    边说着他就边朝着吴向珍走去。

    路明远本就身材高大,光站着就气场强大了,一点也不会输给许越,当他向吴向珍霸气靠近时,那股凛然气势就迫使得吴向珍后退了好几步。

    “路明远,欺负一个老人家算什么本领,告诉你,等阿越醒来后,我定让他好好收拾收拾你。”吴向珍到底有些心虚,可嘴里仍不示弱,狠狠骂了几句后,转身瞪着高跟鞋得得的走了。

    “这老女人,简直忍无可忍。”路明远看着她走远的身影,摇着头:“本来我觉得跟一个女人斗嘴皮子功夫太有失我男人的身份了,可实在是忍无可忍呀。”

    “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我满脸惭愧,连声向他道歉。

    他摇摇头:“余依,有一个这样的婆婆,我真是替你担忧,你好自为之吧。”

    我苦笑了下。

    他扶着我继续朝医院里走去。

    “许太太。”病房里那二个特别看护仍在照顾着许越,看到我进来,她们向我打着招呼,似是松了口气。

    看着她们满脸的疲色,我不由问道:“怎么了?病人好点了吗?”

    “许太太,许少醒来好几次,可对我们很反感,嘴里一直念着‘小夕’的名字。”那二个特护都是聪明的人,说到这里后互相看了一眼,不说话了,大概是怕我伤心吧。

    我心底狠狠抽了下。

    “他中午并没有吃什么饭,我们喂他时,他不张开嘴,还喝着让我们滚出去。”二个看护特别为难的说道。

    我的心再度沉了下。

    “辛苦你们了,你们先出去吧,这里交给我好了。”我把她们打发走了后,路明远扶着我到许越的病床前坐了下来。

    许越睡着了,剑眉不时皱着,面容很痛苦。

    看着这张脸,我心会微微的疼。

    就是这张英俊的脸,在过往的日子里,看着我时,总是柔情似水,明亮的眸光里是不变的宠溺和纵容。

    可现在,他却面无表情,像变了张脸般,对我冷漠无情。

    “阿越。”我的手抚摸上他手臂上的肌肤,凉凉的,虽然上面有些汗渍,但还是正常的体温,“你真的只记得小夕了吗?过往我们那些岁月完全不记得了吗?那个城中村,你被歹人追杀,九死一生,我和女儿护着你,在那个晚上,你对我说:我记住了你。可为什么才这么几年,你就会忘记我,宁愿记得一个别的女人名字也忘记我了呢?男人的誓言都是那么的善变吗?”

    不知为什么,我特别的心酸,手握住他的胳膊,喃喃说道,眼泪掉了下来,滴落在了他的脸上。

    他脸上微微颤了颤,猛然睁开了眼睛。

    “阿越。”我有些惊喜的喊。

    他微微转过了脸,眸光望着我。

    那是一种怎样的眸光啊,冷漠,冰凉,不带一丝温度,仿佛从未认识我般,我的心一阵颤粟。

    “许总,认识我吗?我,路明远。”路明远在旁边站了会儿后,走近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唇角噙着抹浅浅的笑:“你不应该忘记我呀,记得那天我们在南国酒店相遇时说过的话吗?你说凭我的本事,压不垮你们许氏集团,你有足够的能力将我踩在脚下辗压,这话说得多霸气啊,可现在呢,你却躺在床上六亲不认,除了那个小夕,甚至连你的妻子也不认识,还真是够怂啊。”

    说到这儿,路明远笑了起来:“我路明远纵横商海,吞并小公司无数,从来也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但我也有我的原则,我从不与女人斗,尤其不与我喜欢的女人斗,现在我并没有趁着你危难之时整垮你们许氏集团,就是想让恢复记忆和体力后,让我们好好地斗一回合,你可要争气点,早点站起来,不要辜负了我的期望哟,我等着你。”

    许越冰冷的眸光盯着他,没有一丝温度。

    路明远笑笑,弯下腰去,用手拍了拍他的脸:“许总,以前的你霸气狂妄,与余依的爱情不知羡慕了多少人,可你现在这样躺着,我觉得你真的好窝囊,知道吗?我今天来是向你宣战的,如果你再不好起来,我不仅会抢走你的老婆孩子,吞并你的公司,还会让你变成彻底的熊包,我路明远也是条汉子,说到做到,不信的话,走着瞧。”

    听着路明远这样挑畔的话,我有点担心,想去阻止他,他却朝我使了个眼色。

    果然,我再看着许越时,他眸里渐渐有了愤怒之色。

    “你是什么人?滚。”当路明远的手再度拍着他的脸时,他愤怒之极,伸出手来狠狠搼住了他的手。

    路明远唇角浮起抹浅笑,五指一握,用力,瞬间就将他的手掌压在床上。

    他反抗,却纹丝不动。

    许越被彻底激怒,想要站起来却没办法动弹,本性骄傲到睥睨一切的男人真的被气到了,朝他吼:“滚,等我好起来,饶不了你。”

    “好,那我等着你。”路明远哈哈一笑,松开了他的手掌,“可你要快点好起来哟。”

    他的手收了回去。

    猛地

    许越不知从哪里爆发出一股力气来,他竟然顺势坐了起来,手执住路明远的手用力一拧。

    路明远惊愣了下,反应过来,手向后掣去,将他的手反按到了肩膀上。

    许越挣扎了下,无果,脸憋得通红,眸光瞬间犀利,突然一提力气,手上青筋直暴,下一秒,路明远的手竟然被他的手抬了起来。

    终究他病伤了这么久,力气实在有限,我看到他额头渗出汗液来,有点担心,正要让路明远松手时。

    这时路明远也看到了他身体的虚弱吧,手不由得放松了些,可只在松手的那么秒间,许越迅速捉住他的手放到嘴边来狠狠咬住了。

    “哎哟。”路明远吃痛,叫出声来,“许越,你属狗的,竟然咬人,快松开。”

    与我一样,路明远怎么也没想到一个大男人竟然会像个孩子般咬人吧,这下算是中招了。

    “阿越,快松开。”看着他紧咬住路明远不放,我急忙去撩他的腋窝,我很熟悉他的腋窝,特别的怕痒。

    果然我一挠,他笑了声,松开了嘴。

    路明远趁机收回来了手,看着手上被他咬的印痕,将手握成拳头在他面前晃着:“许越,你咬我可以,若咬余依的话,我明天会把你揍扁。”

    许越瞪着他,眼里的敌意明显。

    我坐在一旁。

    忽然好笑不已。

    这男人失忆后还真像个孩子!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