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你接近我的目的是为了什么?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路明远?”许延望抬头看到是路明远时,先惊愣了下,尔后哈哈一笑:“你这是来的哪一出呢?英雄救美,还是猫哭耗子,假慈悲?谁不知道你回A城的目的呢。”

    路明远闻言,高昂的身躯向他逼近一步,带着凛然气势厉声喝道: “许延望,一个男人为难一个女人算什么本领,我回A城的目的是什么,那是我的事,但我不会允许你为难女人,尤其是像余依这样的好女人,你连与她站在一起说话的资格都不配有。”

    “哟,这么说,你这是看上我堂嫂这个有夫之妇了?”许延望看了眼他,又望了眼我,满脸的阴阳怪气。

    我听得有些着急,朝路明远望去,朝他使着眼色。

    在许氏庄园这样的地方,看似是一个大家庭,若一有点风吹草动,流言就会传得到处都是。

    像当初,卫配珊就被传说是许悍天的老情人,那是谁都知道的事!

    现在许越躺在病床上,我又被他救起藏了一个月,要是真传出去,吴向珍还不定怎么想我呢。

    可路明远只是不置可否的看我一眼,眸中藏着抹深不达底的笑意。

    “许延望,你要怎么想,那是你的事,现在,你必须先为你刚才的行为给余依赔礼道赚,快。”他将凛冽的眸光紧盯着许延望,咄咄逼人地喝道。

    许延望有些畏惧于他的势力吧,脸黑了下来:“路明远,你也管得太宽了吧,再说了,我刚刚有对她怎么样么?”

    路明远一听,明眸中折射出股阴冷的寒意:“看来你这是想蹲局子了,难道你爸进了监狱,你还想跟着进不成?”

    许延望眨眨眉,竟然变是幅无赖样,痞气的一笑:“怎么?你能对我怎么样?打架?还是利用你的权势压我?告诉你,我无业游民一个,你要打压我没压力,当然你若要打压许氏集团,那随你的便,我是无所谓的。”

    说完还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我听着他说的这些无赖话,好像许氏集团的安危与他完全无关似的,这每年分给他们那一支的红利算是喂狗了!

    看来,如今的许氏家族无论是内还是外都是危机重重的。

    路明远眉眼动了下,不屑的一笑,将手机拿出来轻点几下,调出一组画面来送到他的面前扬了扬:“许延望,刚刚是你故意撞倒的余依,这个过程已被我拍得一清二楚了,如果你不愿意道歉,那好,我现在就带着你和余依去许老爷子那里了,把这个给他看,然后再报警。”

    许延望看了看后,这才脸上变色,只好向我道歉:“嫂子,对不起,刚才我不是有意的,请原谅。”

    我冷冷看着他。

    他道完歉后,阴阴的瞪了我一眼,灰溜溜地走了。

    我看着他阴沉诡异的背影,拳头都握了起来。

    “余依,腿伤得怎么样?”许延望一走,路明远的目光就锁定在我的膝盖上,满脸关切地问。

    直到被他问起时,我才觉得膝盖上是火辣辣的痛,顺着他的眸光看去,我的膝盖上竟被磨噌掉了大块皮,露出了里面的红肉,还正在往外冒着血呢。

    “谢谢,没事的。”尽管如此,我还是感激地向他道了谢,摇了摇头。

    “都这样了还会没事?”路明远的脸色变得异常严肃起来,高大的身形将我罩住,眸光紧紧盯着我的膝盖,随手非常自然地牵起了我的手,带着我朝他的房车走去。

    男人指尖温热的触感让我的身子不由得震了下,我有些迷惑地扭头看了他一眼。

    他脸色平静,并没有什么异样,仿佛这些行动是再自然不过的事。

    我因为行动不便,只能随着他。

    上了后面的房车后,他将我按坐在沙发上,然后起身从旁边的一个箱子里拿出个红十字药箱出来,先拿出瓶酒精倒点到他自己的双手上消了毒,再蹲到我的前面,又觉得不太方便吧,索性单膝跪在我面前,从药箱里拿出红药水纱布和棉签,药膏,动作十分的娴熟。

    “忍着点,会有点痛。”他用棉签蘸了医用酒精往我伤口轻轻涂抹消毒,那种刺痛让我全身哆嗦了下。

    “一会儿就好了。”他温言安慰着我,很细心专注地往纱布上倒药水,轻涂我的伤口,又直接倒了很多云南白药粉在上面,最后拿了一支不知什么软膏来挤了涂上去,我这才感觉到那药膏特柔软舒服,疼痛也消退了许多。

    做完这些后,他轻轻替我膝盖绑上了纱布,用胶带缠住,拿了小剪刀剪断,这才收好了工具箱。

    这一整套动作都是十分的熟练。

    “您懂医学吗?”我坐卧在沙发上,忍不住问道。

    他放好工具箱后在我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明眸看着我微笑:“家父曾让我们参加过这些急救类的培训,只为在危险状况下自救,除了这些,我还懂很多急救类的医学常识的。”

    “哦。”我明白了,轻‘哦’了声,垂下了眼敛,避开了他灼灼的眸光。

    他仍然看着我,关切地叮嘱道:“许延望这人你还是要小心点,他很小人的。”

    “是的,我会的。”我抿了下唇答道。

    “余依,告诉我,你回家的这几天,好吗?”他继续关切地问。

    “好。”我不想将自己的伤口裸露给别人知道,只是点了点头。

    “我想应该不错吧,听说你已经当家了,还代理了许氏集团总裁之职,看来许老爷子还是挺能慧眼识珠的。”路明远的身子向后悠闲地倒靠在沙发后背上,手掌放在膝盖上,微微的笑。

    我思考着什么问题,没有说话。

    “许越的伤好些了没有?能记得起你了吗?”路明远继续探究地问。

    听着他问起许越,我心中一动,突然抬起了头来,鼓起勇气问:“路总,您来A城只是做生意的吗?”

    “不然呢?”他笑了下反问,“你觉得我会是来做什么的?”

    我扬了下眉:“路总,连许延望都知道你来A城的目的,我很想知道你特意接近我是为了什么?”

    他一怔,尔后哈哈大笑起来。

    “余依,你怎么能这样说我呢?”他颇有兴趣地问道。

    我想了下,正声说道:

    “路总,我也在商海混了好些年了,从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无缘无故的事,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在你来A城这段时间,你已经与我有过好几次接触了,每次,你都是救我于危难中,我觉得这太过凑巧了。”

    他愕了下,明眸一眨不眨地望着我,好一会儿都没有说话。

    我也沉默着,紧张地看着他。

    毕竟这样直接去问一个曾经救过我好几次命的男人,似乎有人心叵测之嫌!但我不愿意与任何一个人有莫名其妙的牵扯,这是我的原则问题。

    “余依,你觉得我对你有恶意吗?”好一会儿后,他缓缓问道。

    我摇了摇头:“你确实是救过我好几次,这点我是应该感激的,但是,我也做过一些调查了,比如那次在天尚街酒店前,那辆冲向我的车子似乎就是刻意撞向我的。”

    这样说着,我紧紧盯着他,不放过他脸上的任何一个表情。

    弘季明这段时间已经帮我做过调查了,通过调取那天的监控视频,那辆车子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似乎都更像是故意撞向我的。

    路明远有些讶异,愣了下后,闷笑了声,无比真诚看着我:“好吧,余依,我向你坦承,最先开始,我确实是带着某些目的接近你的,但在后来,特别是你在泥石流现场中对许越的执着深情真的震撼到了我,我是被你深深感动了,那时我就在想,如果有一个女人能像你这样爱我,我就是死也无憾了,只能说许越太幸福了。”

    “这么说,那辆撞向我的车是你故意自导自演的?只为了好来个英雄救美。”我拧紧了眉,不悦地问道。

    他双手放在胸前交叉又分开了,然后点头:“没错,那辆车确实是我故意安排撞向你的,但你放心,它并不会真的撞向你,只会擦着你的身子,然后我会及时救了你,这样做的目的,也只是想让你加深对我的印象而已。”

    我忍住脚的疼痛,站起来愤怒地问:“那么,路总,你又是怎么知道我在泥石流现场中的表现的呢?难道许越发生的这次泥石流灾害事件竟与你有关?”

    说到这儿我的脸色异常的严肃难看起来,唇角抿着抹寒霜。

    如果他只是花心思来设计接近我,是为了某种商业目的,或许还可以原谅,但如果是他让许越丧身泥石流,那我会毫不犹豫地报复他,狠狠的报复。

    这可是条活生生的生命,如果他这样做那是太卑鄙了!

    路明远看着我,

    “余依,你想到哪里去了?你觉得我会去做这些丧尽天良的事吗?再说了,泥石流这样的天灾**,那是我能控制得了的吗?你这样来猜测我,真的令我很伤心诶。”

    说完,他无可奈何地看着我。

    “那你解释下,你怎么会突然出现救了我?并且还知道我在泥石流中的表现呢?”我并不放松,紧接着追问。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