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教训贱人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看着病房里的淫,荡场景。

    我立即调好手机,对准里面连拍了好几张后,毅然拧开了房门,顺手打开了墙壁上的房灯,再对准他们一阵猛拍。

    “啊。”洛小夕做梦也没想到此时病房里会进来人,吓了一大跳,抬头看到我们时,花容失色,惊恐得尖叫出声来。

    “**,死贱人。”俞初南简直是怒不可歇,猛地冲上去抓住洛小夕的头发,左右开弓,狠狠甩了她几个巴掌。

    霎时,洛小夕像杀猪似地惨叫起来。

    “还好意思叫,打死你这个不要脸的死小三,勾引别人的老公,真是太不要脸了。”俞初南性子直,牌气比较火爆,眼里容不下沙子,此时逮着这个机会,对准她又是一阵拳打脚踢,直打得她哭爹喊娘后,这才按着她保持这个姿势不让她动弹,然后对我说道:“快,余总,快报警呀。”

    我立即拨打了110。

    “依依姐,求求您饶了我吧,这一切不是我的主意,是许夫人的意思呀。”看到我动了真格的,洛小夕害怕极了,全身筛糠似地抖个不停,一个劲地冲我哭着求饶。

    听到骚贱人的求饶声,看着她的眼泪,我心里突然涌现出股报复的快感。

    原来再邪恶的坏人只要拿捏住了她的痛处,也是脆弱得不堪一击的,我庆幸自己选择了坚强。

    “饶你?你也配喊饶吗?”俞初南听到她喊饶,气愤得又狠狠扇了她一巴掌,洛小夕的脸至此已经肿胀不堪了。

    她凄惨地哭着:

    “许越哥哥,你快醒醒,她们都欺负我,快来帮帮我,我救了你,还照顾了你这么久呀,我可是没有恶意的,只是想给你生个儿子。”

    就在进门时,拍完照后,我就最先关注到许越了。

    在我们教训洛小夕的整个过程中,他始终一动不动地躺着,好像睡着了般。

    我走近时,只看到他双眼紧闭着,脸庞上面却是异常的憔悴。

    “阿越,醒醒呀。”我低头看着他的脸,轻声叫唤着。

    灯光下,他的脸庞瘦削,没有血色,下巴的胡子都长了出来,我真不知洛小夕这段时间是怎么照顾他的。

    不管我怎么叫着他,他都是一动不动地躺着,像是进入了睡梦里般,但细心的我还是看到了他苍白的脸庞上面浮起了一层虚弱的不同寻常的红晕。

    看着这个我以前最亲密的爱人,曾经那么的意气风化,他那沉稳的气息,宽阔的胸膛,霸气的手腕,总能让我感到莫名的心安,可此时刻,却是如此萎迷不振地躺着,就连有人要猥亵他也不知道。

    我的心疼到了极点。

    “咳,余总,我可是什么也没看到哟。”俞初南早已把眼睛看向了窗外,脸上的表情很古怪。

    我抬头看了眼这一男一女,揶揄着:“看吧,免费看,不收费的。”

    此时的许越衣服被落小夕脱光了,洛小夕更是一丝不剩,这样的场面实在太辣眼睛了。

    连我都不忍直视,更何况被我们戏称为老妇女主任的俞初南了!

    “呸,这**身上没一处好看的,真恶心,就是送给我看都不要看。”俞初南仍是死死抓住洛小夕的头发,将洛小夕的双手反剪到背后,让她保持着这个恶心的体位,满脸嫌弃地说着。

    我看了眼洛小夕那肿胀的脸,简直是狼狈得不行。

    “放心,警察马上就到了,现在是人证物证俱在,看她还能怎么狡辩。”我冷笑一声说道。

    在警察到来前,我们不会破坏这里的现场一丝一毫,因此,尽管看着许越清瘦憔悴的面庞,我也不敢去动他。

    好在是深夜,不堵车。

    一会儿后警车就呼啸而至了。

    “警察同志,你看这个强制猥亵罪的证据够了吗?”我站在病床前看着警察们忙碌着,扬了扬眉问道。

    那为首的警察看我一眼,意味深长地笑了下。

    “快,把衣服穿上,跟我们走。”一个警察拍完照,处理了下现场后,就拿过衣服丢给了洛小夕。

    洛小夕应该是做梦也没想到今天会有如此不堪的一幕,早已哭成了泪人儿,听到警察这样一说,立即颤颤惊惊接过衣服快速穿了起来。

    很快,她就被二个警察带走了。

    “警察同志,我希望你们能公平公正地处理这个事情。”另一个警察也开始与我们做着笔录,我特意提醒着。

    “放心吧,许太太,我们会就事论事,不会偏颇任何一个人的。”警察抬起头对我微笑着说道。

    做完笔录后,他站起来与我们道别,洋洋洒洒地走了。

    “哎,洛贱人终于走了。”俞初南看着洛小夕被带走后,拍拍手松了口气,笑眯眯的。

    “谢谢你,俞姐,但愿她这次受到教训后能彻底改正过来,毕竟还年轻呢。”我由衷地向俞初南道着谢,感叹地说道。

    “行呀,余总,还真没想到您有这样一手呢,本来,我今晚是本着用蛮力帮您把她给赶走的,却没想到您还来了这样一招,直接让她进了局子,那简直是太妙了。”俞初南拍着手,笑得很舒心。

    “俞姐,说实话,如果不是到了万不得已的份上,我也不想用上这招的,但没办法,我若再不行动,她要真怀上了,一切就都晚了。”我有些感慨地说道。

    说实话,洛小夕被带走,虽然我有报复的快意,但并没有多少高兴,都说女人何苦为难女人,若不是她恶劣到了极致,我也不至于要把她送进监狱的,毕竟她还小。

    “对了,余总,她这个是什么罪名……呀”

    “强制猥亵罪。”我看她扒着头发,想得费劲的样子,不由得好笑,就重复了遍。

    “对了,强制猥亵罪,这是一种什么罪,量刑重不重?”俞初南有些好奇地望着我,“其实要我看,她就应该是强jian罪。”

    我笑了笑,“俞姐,在中国的法律上,强jian罪都是针对女人来的,只有男人强jian女人,不存在女人强jian男人的,但强制猥亵罪就不同了,这个既可能是男人对女人,也可以是女人对男人,这个罪名嘛,是根据最新的刑法完善后得来的,至于惩罚有多重,那就要看猥亵的对象是谁,如果猥亵的是小女孩,少女之类的,那确实挺严重的,至少要判五年有期徒刑,但洛小夕这种,就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了,总而言之,这次,她至少应该在局子里呆上好几天了。”

    “嗯,我看许总大脑受到重创,意识不清,她趁这样的状况猥亵他,这后果应该也是挺严重的。”俞初南听后,重重说道。

    我却摇了摇头。

    “洛小夕之所以会这样做,有受吴向珍指引的嫌疑,而吴向珍是我的婆婆,如果真要追查下来,我也不忍心把婆婆送进监狱的,若真这样,许越以后也不会原谅我了,其实我这样做,警示意味大过实际惩罚,主要还是想让她们受点教训,免得以为我好欺负。”说这话时,其实我的心是沉重的。

    洛小夕有吴向珍护着,而吴向珍又打着我不能生育为幌子,做什么事情都显得理直气壮的,我就是想要彻底惩罚洛小夕,让她受到法律的制裁,凭着这次也是难成气侯的,必须要进一步掌握她犯有更严重的罪行才行,而且这些罪行最好不要与我的亲人扯上关系,比如吴向珍。

    但显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还是不太可能的,再者我认为像洛小夕这样的女孩子之所以会来到许越身边肯定是为了钱,或者说是为了名份地位,想取而代之我少奶奶的位置,这样的行为是很难构成犯罪的。

    因此,这一次,只能说是一次最好的教训,我希望她吃了这一次苦后,能吸取教训,悬崖勒马,这是我最希望看到的后果之一。

    “余总,不管怎么样,这次至少让她进了一次局子,受了一次羞辱,您想想今天这个场面,啧啧,一丝不剩,还被这几个男警察拍照,遭我毒打,哈哈,简直是不要太爽了,我想但凡是一个稍有点廉耻心的女人,以后也不会再犯这类缺德的蠢事了。”俞初南边比划着边朝我竖起了大拇指,说着说着就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我也跟着笑了起来。

    “好了,余总,时间不早了,您就好好照顾许总吧,我先走了。”笑完后俞初男朝我挥手告辞了。

    我要送她出去,她一把将我推到了许越的病床前,笑笑:“余总,您还是好好照顾许总吧,这都分离这么久了,到现在才有这么一个清静的机会,太难得了,我不阻你们了,先走了。”

    说话间,她就走了出去。

    终于清静了下来!

    我在许越的病床前坐下来,鼻翼间里却全是洛小夕那**留下的名牌化妆品香水味。

    抬头望着许越的脸,我的心里一下是又委屈,又难受,更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说真的,今晚我听到吴向珍对洛小夕所说的那些话时,当时的我心底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离开这里,离得这里远远的,再也不要看到这些人和事了。

    但现在清静下来了,看着许越半死不活地躺在我的面前,心底里的那丝想法又莫名其妙的消了下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