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针锋相对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没问题?”吴向珍挑高了眉眼,“你凭什么能保证没问题?我可只有一个儿子,现在重伤在身,要是就这样交给你给弄出个三长二短来,那不是要我的命么,不行,我不会同意的,我看你八成就是故意要与我作对。”

    我不置可否地说道:“妈,爸现在毒瘾复发,您把精力留着去照顾他吧,人心都是换来的,只要您对他好,他迟早也会被您感动的。”

    “哼,别做梦了。”吴向珍一听提到许嘉泽立即怒从心头起,“他一心被那个狐狸精迷惑了,就是我把命给他了,他也是不会对我好的,我太懂他了。”

    说完后,又冷笑着:“你也不要给我说这说那了,你的心思我很清楚,不就是想要把洛小夕给赶走么,我还就告诉你,不行,这件事情由不得你做主,那必须是我说了算。”

    “妈,那洛小夕有什么好?你用得着如此维护她!难道我在许家呆了这么多年还及她呆了三个月么?她可只是个孤儿。”我气愤地问。

    吴向珍一听,嘿嘿一笑:“这有什么可比性?你是我们许家的少奶奶,许越的妻子,这名份地位都给你了,还想要怎么样?小夕就不一样了,她无名无份愿意替许越生孩子,这有多难啊?”

    “有多难?”我不禁冷笑,“您了解她吗?她只是因为许越支助了她,就感恩愿意替他生孩子吗?”

    “哼。”吴向珍冷笑一声,大言不惭地说道:“不是又如何?她不过是个孤儿,想要点钱嘛,人之常情,我给她就是了,对于我们许家来说,这点钱还是给得起的,再说了,就算是给再多的钱,换来一个白胖小子,多划算呀。”

    “……”我气结。

    吴向珍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

    “妈,这么说,您是一定要插手我和许越的婚姻了?”看着她毫无内疚,理直气壮的模样,我一下就提高了声音,针锋相对地问。

    这个事情的根源说到底还是在她,我这个婆婆的身上,若没有她的支持,洛小夕一个外姓女人中翻不起浪的。

    “插手?”吴向珍重重说道:“这怎么叫插手?这是正确的做法,是为了我们许氏家族着想,你生不了孩子,若有自知之明,那就隐忍点,我早告诉过你了,我不能容许许越没后,也不能容忍许氏家族若大的产业留给外人,机会,我早也已经给过你了,是你不争气,没得生了,那我没办法,只能这样做了,好不容易找到小夕这样一个优秀的,又愿意替我儿子生孩子的女人,告诉你,我是不会让你破坏这个计划的,再说了,美国的艾伦特教授那时,我已经打过电话了,他说你已经生不了孩子了。”

    看着她那理直气壮的脸,我眼前一黑,差点栽倒下去,她已经给艾伦特教授打过电话了,也就是说,这一切都是她一步步的计划,这还有把我这个准儿媳妇看在眼里吗?

    我的心彻底凉了!

    “妈,我为什么没得生您还不清楚吗?您现在的做法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我悲怆地问道,“现在科学发达,我完全可以做试管婴儿的,就算是要代,孕,那也可以通过机构,您现在这样找一个女人来染指我的婚姻,这是违法的,您不懂法吗?”

    “违什么法?这可是我们的家事,你没看到A城有多少富豪在外面生了儿子,谁管呢,要照你的说法,他们是不是全要被抓起来了?可事实又是怎么样呢?”说到这儿,吴向珍大概也有些心虚吧,声音软了些,但这并不能改变她的初衷:“余依,我看你还是冷静下来吧,其实我都知道你是因为要救阿越才生不了孩子的,正因如此,我才屡次给了你机会,但现在走到这一步也是没办法呀,你就看现在吧,阿越一出事,许氏集团就没人料理了,这内忧外患的,为什么呢?就是因为没亲人,试想他要是他有个哥哥弟弟的,这上阵还是亲兄弟呢,不也可以帮下手打理下么,也不至如此混乱,说实话吧,一个家,尤其是像我们这样的豪门大家族,家大业大的,人丁越兴旺越好,俗话不是说,有人就有世界么,这人呀,什么都可以没有,就是不能没有后代,没钱还可以再攒,但没人那才是真的没戏了,而且我也可以告诉你,小夕再怎么生出儿子来,她也不可能取代了你的地位,你永远是我们许家的长媳妇,这点是不会改变的,因此,在这件事上,你要隐忍点,懂事点,我可以给你承诺,只要小夕生出儿子后我就会给她一笔足够多的现金,把她打发走了的。”。”

    我的手抚着胸,眼泪还是不争气地流了出来。

    “妈,现在不是过去了,财产儿子能继承,女儿也能继承,现在不是有妮妮了么,再说了,不就是一点家产吗?又不是要继承皇位,您这样做,只会引狼入室的,我想问您,您了解洛小夕吗?她会轻易听从您的摆布吗?如果她真的品性良好,阿越支助了她,她就不会为了钱来做这种拆散家庭的缺德事了……”

    我的话还没说完,吴向珍的脸一下就黑得像口锅。

    “余依,你的意思是说我缺德了?好吧,你要这样说,行,随便你,但我要告诉你,我是不会看着我儿子绝后的,更不会容忍你赶走小夕,好话也跟你说 了,如果你执意不听,我也没办法了,不过我要警告你,你最好给我消停点,学学人家赌王的大房,二房,大家相安无事就好,你若真要闹到法院去,闹出大的动静来了,那我们许家也容不下你了,你只能滚蛋了,到时财产我一分也不会给你,至于其它的,大不了罚点款嘛,这没所谓,我们许家有的是钱,只要能有儿子,罚多点也没关系,倒是你,离了二次婚了,我看你还能怎么得瑟去?”吴向珍的话语十分尖锐,毫不留情面。

    我一时只感觉到全身发冷,气得直发抖。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