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天生的敌人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我带着妮妮走出去时,俞初南与小宇正站在外面,我与她们打了个照面。

    她们显然看到了病房里的情景,个个脸上都是气愤的表情。

    “俞经理,你还没走呀?”我有些惊讶地看着她。

    “余总,我就是想来看看许总的,想那二年我们为了公司的事业奋斗时,他可没少陪着我们,给我们打气,现在他受重伤失忆了,我很想来看看他,可没想到一过来就看到了这样的画面,哎,真是太令人心酸了,没想到现在社会还会有如此不要脸的女人,真算是开了眼界了。”俞初南气愤地说道。

    “少奶奶,少爷是您的丈夫,她那样做明显就是在勾引您的丈夫,您应该把她赶走才行。”小宇更是气愤的说道:“您不知道呀,这几个月里,她想尽办法取得了夫人的信任,每天变着法子让夫人开心,在我和汪姨面前耀武扬威的,偏偏夫人被她迷惑得一愣一愣的,这女人心机实在很深,这样做的目的不就是看上了许家的钱么,她根本就不是真爱少爷的。”

    我看了眼病房里的情景,又看了眼妮妮,咬了咬牙说道:“我们先走吧。”

    我实在不想让妮妮听到这些话,担心会影响到她的心里健康。

    “少奶奶,那女的会不会把少爷给那样了?”小宇则是满脸担心地看着病房里的画面,听着洛小夕騒浪的笑声,十分担忧地问道。

    我抿了下唇,淡淡一笑:“放心吧,现在你家少爷半身不能动弹,还不能与她发生点什么,我们先下去再说吧。”

    她们听了后觉得有理,都放了点心,随着我下去了。

    楼下的医院大门前。

    我让小宇先带着妮妮上了车。

    “余总,许总是您的丈夫,你可不能让洛小夕这样猖狂下去,您可以名正言顺地把小夕赶走,再不然就拿起法律武器去起诉她,再这样下去,对您太不公平了,而且也会很危险的。”俞初南看到妮妮上了车,就立即这样提醒着我。

    我点点头,思索着:“俞姐,我是可以把她赶走,但一则她有吴向珍阻拦,如果我那样做只会与婆婆彻底翻脸,到时婆媳关系恶化到难以修复,况且我生不了儿子,吴向珍早就对我心存不满了,她这也是利用了我的内疚心里吧,二则,更主要的是,我已经尝试过了,当我要赶走小夕时,会刺激到许越,他的头痛病会发作得很厉害,我亲眼看到过的,很严重,只能靠打镇定剂才能维持,我不想那样做,对他太残忍了,况且小夕现在也只能与他玩玩暖昧,他们现在还做不了什么的,她想倒贴给我丈夫,愿意帮我照顾着,那就随她吧。”

    “余总,您可真会想呀!”俞初南听得哭笑不得,“是的,他们现在做不了什么,但若再呆下去,迟早就什么都能做了,您可要想清楚,有些错误一旦犯下就没有回头路了。”

    说到后来时,俞初南的表情很认真严肃了。

    “是,你说得没错,那个洛小夕已经在作备孕准备了,也就是说,她是随时打算怀孕了,我是肯定不能让她长期呆下去的,否则真有可能什么都能发生了。”说到这儿,我苦笑了下,但还是理性地说道:“许越现在能认出妮妮了,也就是说,他有可能一段时间后也能认出我来,只要能认出我,就好办了,但怕就怕在他认出我来之前的这一段时间里发生些什么,显然,洛小夕也明白这点,因此,她提前做准备了,开始做排卵测试,在寻找适当的机会,她也一定会在许越认出我来之前怀上孩子的,但我不会让她得逞。”

    “正是这样。”俞初南认同的点点头:“余总,我看这女人心机真深,真是服了她,不去努力工作,只想着找这样的捷径来赚钱,连基本的道德都沦丧了,太可怕了。”

    说到这里时,俞初南很是愤愤不平,“其实说来说去吧,还是名利所累,要不是您老公现在是全城的首富,有钱有地位,就凭他现在失忆又瘫痪在床上,哪会有女人来沾上呢,恐怕躲避都来不及,这洛小夕也忒差劲了,许总好心支助她,结果倒支助了一条狼,真是细思极恐啊。”

    我点点头,心事沉沉,满脸的阴云:“现在我才回来二天,爷爷才把当家人的重任交给我,我甚至连家都没来得及回去呢,就是想要把小夕给赶走,也得要有个好的时机才行,最起码,我要先把许氏家族的当家人当稳再说,不过洛小夕如此举动,倒是提醒了我,对待这些人,不必手软,既然她们如此逼迫我,在我面前如此猖狂,我也没什么好顾虑的了,不就是演戏么,她们会演,我也会。”

    “可是余总,您现在有重任在身,洛小夕这女人心机又深,还特会装,演戏,您又并不能拿出全部心思来对付她,哎,这还真是令人头疼啊。”俞初南想到这儿,不无忧虑地说道:“只可惜,这洛小夕要是在我公司里,我一准能把她给整趴了,这样的女人,简直就是我们女人中的败类,要狠狠打击才行,可她离我八杆子也打不到一块去。”

    我听得心中一动,尔后一笑:“放心,说不定以后就会有机会呢。”

    说完后沉吟着:“俞姐,现在冷啡受重伤,陈世章失踪,我缺少左膀右臂,你要尽快处理好公司的事后过来帮我,我现在想要先去查查这个洛小夕的底细,看她到底是不是真的孤儿,这些年在外面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坏事没有,但目前来说,我最主要的还是要去寻找陈世章,他是为了救我的丈夫受伤的,现在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我真的过意不去呀。”

    说到这儿,我的眼圈红了。

    俞初南一听,叹了口气,尔后突然说道:“对了,余总,查洛小夕这个事就交给我吧,让我来查,我定要查出这个贱人的祖宗十八代来,看她到底是哪户人家生出个如此不要脸的东西来。”

    “你能吗?”我怀疑地看着她。

    “当然能,放心,这些年我在职场混,也认识了一些旁门左道的人,要打听出一个女人的底细来应该不会太难的,我试试吧。”俞初南朝我笑了笑,宽慰着我。

    “那好,洛小夕那个贱人的底细就交给你了,太谢谢了。”我有些惊喜,由衷地朝俞初南道谢,“时间不早了,今天我要先回许氏庄园去,明后二天是周未不用去公司上班,我要先快速接手许氏庄园当家人的重任来,今天就先到这里了吧。”

    “好,余总,我也要回家了,但您千万不要太辛苦了,相信一切会有回报的。”俞初男向与我告别,给了我个大大的拥抱,用手轻拍了拍我的后背安慰着我。

    我们扬手告别后我转身上了车,车子发动朝着许氏庄园而去。

    客厅里。

    我牵着妮妮的手走进去时,吴向珍正坐在沙发上接电话。

    “好,好,晚上你可要多注意着点,千万不要让他头痛发作呀。”吴向珍满脸的笑容,语声亲昵,“还有,你要记得多帮他按摩点,他现在腿断了,骨头受伤,久躺着不能活血,要多按摩些才能恢复得快。”

    电话那边不知说了些什么,我就看到吴向珍笑得合不拢嘴来,连声说道:“好,好,你可真是个懂事的好孩子。”

    这八成是在跟洛小夕讲话吧,看到她笑开怀的样子,有那么一阵,我像不认识她般。

    我与这个女人以婆媳相称已经三年了,而洛小夕呢,竟连三个月的时间都没有,可她从来都没有对我这样笑过,不管什么时候,面对着我时,她脸上总是一副爱理不理的表情,即使有热情,笑脸相迎的时刻,那也是因为许越呆在身边的缘故。

    我这到底是哪里得罪这个婆婆了!

    难道天生的敌人就是这样吗?

    一直以来,她总是嫌弃我出身平民百姓家庭,不配当这个少奶奶。

    可我好歹也算是小康之家出身。

    而那个洛小夕呢,不过是个孤儿院长大的孩子罢了,甚至连个家也没有,她却对她万般宠爱,难道我天生不讨人喜欢么!

    我和妮妮进来后,吴向珍看到我们后又说了几句话后挂掉了电话。

    “妈,我有话想跟您说。”我让小宇带着妮妮先去楼上冼簌了,这才走到沙发边坐下来对吴向珍说道。

    吴向珍刚收完电话,唇角边仍有笑意,看着我:“什么事?”

    “妈,阿越出院后,我们准备仍搬回到天尚国际去,那里离我上班的地方近,方便照顾。”我淡淡说道。

    “不行。”

    我的话才落下,吴向珍就立即否决了!

    “阿越就算出院了,那腿断了也不是一时好得了的,你要上班,还有妮妮是个孩子需要照顾,你有三头六臂么?”她黑沉着脸。

    我笑了下:“小宇和汪姨都会随着我去,而且那里才是我们的家,这在我去美国前阿越就已经跟爸和您说好了的,我认为没什么问题。”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