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我也不是那个任人欺凌的女人了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妈,我知道不管我说什么您也不会信的,好吧,您信不信无所谓,我也无意再说了,但我要郑重告诉您,阿越现在是我的丈夫,我们的夫妻关系是受到法律保护的,如果您一定要违返婚姻法,做出些伤害我的事情来,那我也绝不会手软的。”我下颌抬起了些,眉眼冷凝,那是我在商场谈判时养成的气势,也是平时许越教我的,真没想到有一天竟然用到了亲情的撕裂上面,我心里真是说不出的苦涩。

    但我也是人,我要维护我的家,我要给我的妮妮一个爸爸,一个完整的家,这是我的责任。

    对于吴向珍来说,她根本就不会在乎到底是谁救了她的儿子,只要他的儿子还活着,就是万幸了,她顾虑的只是许家的后代。

    因此, 不管我说什么真相,她根本就不会听的。

    在她的眼里,我已经无法生育了,她要做的就是按照她的计划来,找个女人给许越生个优秀的儿子,至于有没有伤害到我,那根本就没在她的考虑范围内,也是无足轻重的。

    但经过了重重磨难的我,几乎是用自己的性命换回来了丈夫,决不会轻易让别人来破坏我这个家的,哪怕这个破坏的人是我丈夫的妈,我也要奋起反抗。

    “哟,不错嘛,现在知道维权了。”吴向珍眉眼一扬,冷笑着:“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来维权?告诉你,我主意已定,你要是敢阻我的道,我一定让阿越一纸婚书把你给休了,让你一分财产也拿不到,到时你人财二空,哭都会哭不出来,若是聪明点,那就忍气吞声点,再怎么样你也是妮妮的亲妈,我还是会给你些面子的。”

    说到这儿又似劝说道:“你又何必死脑筋呢,看看现在A城乃至全世界的富豪有哪个不是外面有女人呢,你生不了那也怪不了我,认命吧。”

    听着这理直气壮的话,我气得直想哭。

    “妈,大清朝已经亡国一百多年了,什么传宗继代,那是迷信,您老拿这个来说事,不觉得好笑吗?再说了,我还年轻,连医生都没有完全否认我不能生孩子了,您却如此武断,究竟是什么用意?我看还是您心态扭曲吧,您自己的婚姻不如意,就看不到我和阿越恩爱,总要想办法来破坏,我也要告诉您,我也不是六年前那个任人欺凌的小女人了,不妨劝您回去好好看看法律,恶意破坏他人婚姻,造成严重后果的,会有什么下场。我建议您还是好好看看吧,不要到时怪我没提醒您。”我冷冷警告着,说完,转身朝外面走去。

    她把小夕弄过来勾引阿越,这明显就是破坏我和阿越的婚姻,若是再让那女人怀上孩子,那就是事实婚姻,犯了重婚罪,我还不信朗朗乾坤下她还敢如此的胡作非为么!

    她若真的不顾法律,要挑战婚姻法,我也只能奉陪了!

    再怎么说我现在也是知识女性,知名的女设计师,有一定的社会影响力,不相信她吴向珍能一手遮天。

    “你,你……”身后,吴向珍用手指着我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医生办公室里。

    “医生,我是508病房许越的妻子,想请问下我丈夫现在的身体状况如何?”走出病房后,我想了下直接朝着医生的办公室里走去,我想了解下许越现在的身体状况,好做出决定。

    那医生看了我一眼后,大概是认得我的,毕竟以前我与许越经常出现在媒体电视上面。

    “许太太,您请坐。”医生礼貌地给我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我先坐下来。

    我在医生对面的桌椅上坐下来,恳切地看着他。

    “许太太,是这样的,您丈夫许越的伤确实挺严重的,他能从那样严重的泥石流中活下来,这已经是奇迹了,因为巨大的冲击力,他的头部受到了严重的创伤,左大腿骨折,内脏也出了血,刚来医院时昏迷了五天五夜,我们都以为他活下来了,但他仍顽强地挺了下来,一则是因为年轻,身体好,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他的求生意识强,似乎在冥冥中有某种力量在支撑着他,因此,在抗争了五天五夜后他奇迹地活了下来,这是值得欣慰的。”医生有些动情地对我说道。

    我听得心中一动,那段时间在路明远家里我也是昏迷五天五夜,我头部并没受多大的伤,不应该昏迷这么久的。

    在那段漫无天际的昏迷中,我似乎感受到了某种热量,总听到有人在叫我。

    这是一种心灵感应吧!

    想到这儿我心热了下,眼眶有些潮湿。

    阿越,我知道你一定是放不下我和妮妮吧!一定是的!

    “医生,请问下我丈夫身上的伤要紧吗?他的记忆还有希望恢复吗?”我声音涩重,艰难地问道,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头。

    医生的双手交叉放在办公桌上,叹了口气:“许太太,他头部受到的创伤有点严重,刚醒来的一段时间,他几乎是不认识任何人的,除了那个叫洛小夕的女孩,就是现在,他也认不全自己的家人,在这种情况下,他的记忆会不会恢复,还真的很难说,但我可以肯定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情况只会越来越好的,您还是不要太担心了,现在您要做的是,经常陪着他,安慰他,慢慢给他说一些你们以前发生过的有趣的难忘的事,或者等他出院后带他去一些熟悉的地方走走,这样能帮助他恢复记忆的。”

    “嗯,我会这样做的。”医生的话大概与我想象中差不多,我也曾失忆过,现在不是照样好了么,因此,我是完全有信心的,当下点头答应了。

    但一想到小夕现在照顾着他,而他又只认她一个人,这让我的心又开始痛起来,头疼得很。

    “对了,医生,许越现在能独立生活吗?比如他身上其它的伤会不会影响到他的生活?”与其他相比,我更关心的还是许越的身体,毕竟他是我徒手一点点挖出来的,就算他不认识我了,我也希望他能健康快乐的,这才没有白费我的苦心,没有辜负我差点丧命的遭遇。

    “许太太,您丈夫现在行动还不方便,右大腿已经断了,未来有半年或一年的时间有可能要在轮椅上度过,至于其它问题,只要休养得当,基本是没有什么太大影响的。”医生听了笑了笑,“这个结果您应该感到庆幸,真的,很难得,一段时间后,他就能站起来生活了,虽然失忆了,但这个问题不能急,以后慢慢会好的。”

    “好,我明白了,谢谢您。”我站起来道谢。

    “不谢,应该的,许太太,以后有什么事情一定要随时过来找我。”医生礼貌地对我笑了笑。

    我告辞走了出来。

    许悍天的病房前,我心思沉沉,惆怅不已

    弘季明和庄管家,及家里一些老佣人都赶了过来,有些感情深的,正在外面低低地哭泣着。

    许悍天戎马生涯一辈子,在家中威信很高,平时做事不偏不倚,深得家里人的敬重,他生病,大家着急,这是情理中的事。

    “少奶奶,老爷子想见您。”一会儿门开后,弘季明走了出来对我轻声说道。

    “好。”我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属于许悍天这一脉除了吴向珍就是我了,许悍天找我,我没多少意外。

    但在这之前,我失踪了一个月,不知道他会怎么看我,我心里还是有些忐忑的。

    不过我相信许悍天不会像吴向珍那样亳不讲道理的,毕竟他是一家之主。

    我推开病房门悄悄走了进去。

    病床上,许悍天微闭着眼睛,好像睡着了般,脸色很苍白,但也特别的平静。

    应该是有了我的那些补救措施吧,他现在虽然半边偏瘫,手脚依然不能动弹,但没有生命危险了,神智还是很清醒的。

    “爷爷,您好点了吗?”我轻轻走到病床前,弯腰低声问道。

    许悍天睁开了眼睛,眸光望着我,足足看了有好几分钟。

    “爷爷,您能认出我吗?”我不安地问。

    他脸上突地浮起抹慈祥的笑来。

    “依依,很高兴看到你回家了,谢谢你为我所做的。”他另一只手向我抬了抬,口齿清晰地说道。

    “爷爷。”我鼻子一热,明白他口中所说的谢谢指的是他发病时我替他所做的救护措施,当下含泪笑了笑,“我也不知做得好不好,只要爷爷不怪我鲁莽就好。”

    “不怪,当然不怪。”他慈祥的笑着,“你是我最好的孙媳妇,也是我们许家的好媳妇,以后家里的事就靠你多操心了。”

    我眨了下眼睛,有感动的泪流了出来。

    他没有问我这一个月去了哪里,也没有提及其他,我想他并不知道是我救了许越,毕竟除了许嘉泽我还没跟任何人说起过呢,况且他也是才刚醒来。

    但是他的表情告诉我,他信任我,只凭我的人品无原则地信任我,这是最让我暖心的。

    瞬间,我在吴向珍面前所受的委屈很快就消弥了不少。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