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他到底怎么样了?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一个月后。

    我恢复得还算不错,已经能慢慢走路了,虽然不太利索,但比起总躺在床上来说那是好太多了!

    这天清晨,餐厅里。

    我和路明远面对面坐着吃早餐,桔姐站在一边递着茶水。

    “路先生。”我只喝了口稀饭后,就放下了勺子,“我该要回家了。”

    路明远抬头看着我。

    “路先生,我叫余依,许氏集团许越的妻子,有一个女儿妮妮,为了救埋在泥石流下面的丈夫许越,我被垮塌的泥石冲了下去,现在已经失踪一个月零六天了。”迎着他的眸光,我完整清晰地把我的身世及前因后果详细地说了出来。

    霎时,路明远的眸光中涌满了复杂的情绪,“余依,你终于记起一切了。”

    是的,我记起一切了!

    昨天晚上一场恶梦几乎把我的记忆给炸开了个缺口,兆丰宁关地段那段可怕的记忆终于在我被恶梦惊醒后完全复苏了。

    后半夜,我再也没法睡着,不断涌出的记忆让我整个人都傻了。

    许越到底救出来没有?他现在怎么样了?

    在我失踪的这一个月里,许氏集团怎么样了?妮妮怎么样了?我的公司又怎么样了?

    一连串的问题涌出来,我心急如焚,好不容易等到早餐时间,路明远终于从楼上下来了,我哪还有心思吃早餐呢。

    “余依,天上一日,人间三年,你确定你真的现在就要回去吗?有许多事情早已不是你想象中那样了,况且你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呢。”路明远眸光中充满了复杂莫名的东西,慢悠悠问道。

    “回去,一定要回去。”我急不可捺的点头,坚定地说道。

    “哎。”他看着我叹口气,重重说道:“好,我可以送你回去。”

    “谢谢。”我松了口气,所有的记忆全部停留在了一个月零六天前发生的事情上,仿佛这一个月零六天就从没有存在过般,我焦躁,烦闷,又紧张不已:“路先生,请您告诉我,我丈夫现在安好吗?”

    我想知道我徒手挖出,抢救的丈夫,几乎因此要了我的小命,他现在怎么样?是不是安好?

    这才是重点!

    路明远望着我焦急的面容,点点头:“放心,他还好,但……”

    “但什么?”我的心跳得厉害了,满脸的紧张。

    可他欲言又止,似乎想说些什么,但看了我一眼后,最终只是叹息了声:“余依,我宁愿你失忆了,什么也想不起来。”

    “不可能。”我摇头:“我的大脑并没有受到严重的外伤,我不该失去记忆这么久的,路先生,你应该早就知道了我的身世吧,为什么不直接把我送回家?或者送到医院,再通知我的家人?”

    “你的家人?”他摇了摇头:“除了许氏家族,我找不到你的家人。”

    “许氏家族就是我的夫家,那里就是我的家人,有我深爱的丈夫,你为什么不把我送回家?”我强撑着身子站起来,眼皮却在跳动着,“我应该回家的,而不是住在别的男人家里这么久,这算什么事呢。”

    我激动不安。

    “余依,不要激动,我这样做是有原因的。”路明远无奈地放下饭碗,“你应该相信我,我这样做是为了你好。”

    “真为我好,就应该把我送回家,救人救到底,这才算是做好事。”我的脸颊激动得泛红,据理力争。

    并不是我刻意要怀疑他救我的用意,这段时间,他没有亏待我,也没有对我做出格的事,每天很悉心地照顾着我的病,若没有他,我的身体恢复不了这么快的。

    但当我记忆全部复苏后,第一个感觉就是他不应该这样把我藏在家中,而是应及时把我送回许家,让许家的人知道我受了伤。

    我只是觉得他的做法不可取而已!

    此时此刻,我要见到我的丈夫和妮妮,一刻也不能耽搁了。

    立即,马上!

    “哎,这一天还是来了。”路明远有些惋惜地说着,慢慢站起身,走到玄关处,拿起一件银色的西装上衣,对着衣帽镜整理了下西装领带,我挪着步子跟上来,眸光与他在镜子中交汇,他微微叹息了声。

    我的眼皮又是一阵乱跳。

    兆扬离A城只有半个小时车程。

    我坐上了他的车,车子开动,我焦灼地看着外面。

    路明远薄唇紧抿着,在前面认真开着车,再没有与我说话。

    车窗外渐行渐近的城市面貌熟悉感扑面迎来。

    我的一颗心忐忑不安。

    “先去哪里?”车子慢慢达到了A市城区,路明远轻握着方向盘问我。

    我思索了下,脱口而出:“天尚国际。”

    说出这几个字后,我的唇角浮起了微微的笑意。

    那可是我们真正意义上的三口之家。

    在那里我们已经度过了真正意义上的独立的二天!

    就算后来发生了那么多事,但许越曾说过,从此后他就会住在那里了,那里才是我们真正的家。

    我相信他!

    “好。”路明远在前面答应了声,车子朝着天尚国际而去。

    “阿越,阿越。”我下车后朝电梯口走去,来到家门口时,大门是紧闭着的,我用力拍打着房门大声喊,里面没有任何回音。

    我心里有些慌了!

    本来我是有钥匙的,随身携带着,但在那个夜晚给弄丢了!

    “余依,不要喊了,我刚问了这里的管理处,那边说这个房子一个多月里没有看到过房主出现了。”路明远走来这样对我说道。

    我一听,更加心慌了!

    “路先生,请你告诉我,阿越现在哪里?我知道你神通广大,一定知道他在哪里的,请帮我查下。”我一把抓住他的衣袖,焦灼地问。

    路明远看着我,点点头,拿起了电话。

    “余依,他受了很严重的伤,现在还在医院里,你要去看吗?”一会儿后,他放下电话,这样对我说道。

    “要,快带我去。”我一听,整个人都急得上火了,“路先生,他到底伤得怎么样了?”

    可以想象,那天是多么可怕的泥石流,虽然许越是个强壮的男人,但再强悍的人在大自然面前又算得了什么!

    都一个月了人还在医院里,这该伤得有多严重呀!

    我恨不得立即赶到他身边去。

    路明远低头沉思了会儿,“好,我带你去。”

    就这样车子朝着A城的一家顶级私人医院而去。

    这是一家专为上流社会打造的私人医院,里面豪华上档次,能进来的都是非富即贵的,当然费用也是极其昂贵的。

    这里几乎有各种各样的病人,每个病人都会配相应的专家医生,这里的检查仪器设备也都是十分精密的,药物也是极好。

    路明远带着我上了电梯,电梯在八层停了下来,电梯门开,他走出来转身朝东面的病房走去,我跟了上去。

    走廊里静悄悄的,异常的安静!

    终于在一家极其奢华的病房前停了下来。

    “许越哥哥,还疼吗?”正在我准备推门而进时,里面突然传来了一个女人温柔的声音,我听得有些懵,脚步抬不起来,只得隔着门板上的玻璃朝里望去。

    病床上,一个身穿病服的男人正侧身躺着,身上的衣服被拉低至臀部,他的身旁,一个打扮得十分娇俏时尚的女孩子正拿着一个类似于红外线的发热仪在他身上轻轻按摩着,每按摩几下,她就会温柔地问他疼不疼。

    “不疼。”而这时,那个男人就会温柔的回答,带着磁性的嗓音特别的好听。

    这声音,背影,还有他身上的线条,肌肤,每处地方都是我极其熟悉的。

    他,正是我的丈夫,许越。

    原来他真的被我救过来了,还好好地活着,听着他的声音,我感觉到一切都值了!

    心里高兴,正想推门进时。

    “吸。”突然一声痛苦的声音从男人嘴里传来,我心悸了下,手握紧了身上的衣服。

    “许越哥哥,很疼是吗?”那女人顿时停止了手上的动作,很紧张不安地问道。

    “没事,你继续吧。”许越深吸了口气后,背对着她柔声答道。

    那声音竟是十分的温柔,好听,正如以往他与我说话般,柔和中带着磁性,声波非常的有共振力,特别是在我生气他哄我时总能那么轻而易举的撞入我的心扉,让我忘了一切忧愁。

    可现在划重点!

    他并不是在对着我说话,甚至不知道我来找他了!

    显然,他是在对照顾他的那个女孩子说话,也就是说他的温柔并不是给我的!

    我滞了下,这才去注意那个穿着新潮时尚的,正在照顾着他的女孩!

    这一看,我的心就绞痛了下。

    那个女孩,正是洛小夕呵!

    对于洛小夕这个女人,我是不可能忘记的!

    她那么明显的想要抢我的丈夫,我又怎么会忘记呢!

    一时间。

    我想不清楚各种问题,不知所措地站着。

    “余依,还要进去吗?”路明远走过来扶住了我,轻声问。

    “不,我要进去。”只在发傻了那么会儿后,我立即回答了句,顺手推开了病房的门。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