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大祸来临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我朝楼下跑去,眼皮却豪无预兆地猛烈跳了起来。

    清晨的雾蔼中,我莫名的感到了一股说不出的诡异。

    “少奶奶,不好了,少爷出事了。”我接起电话来竟是汪姨的声音,紧接着我就听到了有生以来最为恐怖的声音。

    我呼吸一窒,浑身发着抖。

    “汪姨,怎么了?”我颤粟着问。

    “少奶奶,昨天少爷去了兆丰,听说回来途中,县级公路暴发了大型泥石流,少爷连人带车被卷入了泥石流中,现在一天一夜过去了,完全没有找到人啊。”汪姨在那边说着说着就号啕大哭了起来:“我可是看着少爷长大的,他早就是比我的亲孙子还要亲呀。”

    我懵掉了,手里握着电话呆呆站着,像傻了般。

    “少奶奶,您快点回来去救救少爷吧。”汪姨在电话那头泣不成声。

    我眼前有一阵黑暗,用手去扶住了墙壁才算勉强站稳了。

    “汪姨,这是真的吗?”我颤声问。

    “是的,少奶奶,在泥石流事发前公安局的监控录像就看到了少爷的车子正在县级公路上疾驶着,后来一阵飞沙走石的黑暗过后,那条县级公路不见了,全部被从天而降的泥石流覆盖了,少爷被埋在了下面啊。”汪姨边哭边说,痛心疾首。

    “那老爷子,我爸他们呢,没有派人去搜救吗?”我呼吸窘迫,焦灼地问。

    “少奶奶,都去了,老爷子也亲自去了,甚至连许氏庄园的安保人员都去了,可一天一夜过去了,还是没有半点音讯啊。”汪姨哽咽着,心痛不已。

    我浑身僵冷,眼前仿佛就看到了漫天滚滚而下的泥石流,我的爱人被埋在了里面,呼吸困难。

    心,一阵猛烈的抽痛。

    “汪姨,别急,我马上回来。”说了句后我挂掉了电话,大声叫:“福伯,福伯。”

    福伯慌张地跑了过来,这时,所有的佣人都被我叫醒了,全都跑了过来。

    他们站在客厅里不明所以地望着我,平时,我是从不会这么失态的。

    “福伯,快给我准备机票,我要马上回A城。”我继续失态地大声吼。

    “好,好,少奶奶,您别急,我马上就去预订。”福伯慌了,立即答应了我。

    我跑上楼去,换了套衣服,拿了自己日常用的小包,再也顾不得艾伦特教授叮嘱的今天要进行最后一次的灌肠疏通及那些什么见鬼的药了,直接朝楼下冲过去。

    我眼前只是一片黑暗,看不到任何人和事,眼前全是漫天飞舞的泥石流,我的爱人正被残酷无情地埋在下面。

    我无法想象他此时是如何在绝境中挣扎的,在我的面前,他从来都是那么的潇洒不羁,自信优雅,又何尝有过如此的绝望呢。

    他一定是在绝望中想着我和妮妮。

    我不允许再也看不到他。

    不允许!

    “依依。”我朝外面冲去时,林姣姣跑过来狠狠抓紧了我,冲我叫:“冷静点,到底出了什么事?”

    “姣姣,许越出事了,他被埋在了泥石流中一天一夜了,我要回去救他,救他呀。”我甩着她的手吼,不知不觉中已经泪流满面了。

    “怎么会这样啊?”林姣姣一听,满脸的惊愕,脸上变色。

    “不要阻止我,我要去救他。”我一把甩开了她的手就往外面跑。

    “依依,听我的,冷静点,先不要着急。”林姣姣跟上来再次捉住了我的手,“你这样慌里慌张的,又怎么能救人呢。”

    “放开我,我要走。”我无法冷静下来,恨不得立即赶到现场去。

    “依依。”林姣姣紧紧捉住我的手,吼:“你如此的不冷静,到时许越还没救出来,你这先搭进去了,那妮妮怎么办?”

    一句妮妮怎么办?让我在极端的暴躁中冷静了下来。

    此时山长水远,我不能慌,要冷静啊!

    “依依,相信我,不要太着急了,我陪你一起回去。”林姣姣拿过纸巾替我擦着脸上的汗和泪,轻轻安慰着:“许氏家族影响力大,许越又是A城的首富,名人效应,肯定会得到重点搜救的,你先稳下神来,我们一起去面对。”

    这时福伯已经打电话订好了机票。

    我接过林姣姣递过来的水喝了大口后,冷静于说道:“姣姣,你不用陪我回去了,我自己就行,你也知道许氏集团从不缺人,我与许越心意相通,是一定要赶过去给他打气,让他顽强战胜一切的,你在这里照顾好皓皓吧。”

    说完这句话后,我毅然朝外面走去。

    此时,司机已经把车开了出来,我坐上了车,背后林姣姣喊:“依依,不管遇到了什么事情一定要坚强冷静,随时给我电话啊。”

    飞机在云层中穿棱。

    我紧紧闭着眼睛,双手合什,乞求着上帝保佑我不要失去亲密的爱人。

    我相信爱人之间都有心灵感应的,我不停地默念着:阿越,我和妮妮不能没有你,你一定不要有事啊,要等着我啊!

    才下飞机,到处都是铺天盖地的新闻,全都是关于兆丰县发生大型泥石流的灾祸事件。

    关于许越被活埋在泥石流里的事,也在新闻上出现了热搜。

    我心急如焚。

    兆丰县依附于A城,离这里只有五六十公里。

    我不打算回许氏庄园了,出了机场叫了辆的士,直接朝出事地点赶去。

    “女士,你还要去兆丰吗?那里的路可是全部中断了,昨晚上那场泥石流可真是恐怖啊,转眼间飞沙走石,一个村庄被全部活埋,公路像纸片一样被冲走,真是天灾**。”司机听说我要去兆丰后,心有余悸地问道。

    “师傅,你带我到出事地点就好,我丈夫出事了,我一定要去救他的。”我听了后这样说道。

    “呀,你丈夫是兆丰的呀,真是太糟糕了。”的士司机听我这样一说,立即怜悯的看了眼我,摇摇头发动了车子。

    “师傅,这场灾难发生得那么突然,上面的人没有管吗?”车子一边开着越接近兆丰就越凄凉,渐入我眼帘的是满目的疮痍,面目全非的公路与一片片荒凉的村庄,快到县级公路时路上更全是泥泞,看来昨晚一定是飞沙走石,暴雨倾盆的了。

    “管当然是有管的,昨晚发生事故后,整个兆丰发动了红色预警,几乎全部的公安,消防,武警战士全出动了,但你知道的,天灾**前,人力其实是无可奈何的,哎。”司机叹息着,摇了摇头。

    “各位观众,对于昨晚兆丰发生的大型泥石流事件,当局经过连夜搜救,暂时确认有400人已经被认定死亡,失踪人数还在统计中,关于县级公路宁关段整条公路被泥石流冲毁,估计很难找到幸存者了。”正在我们说着话时,车子的收音机传来了广播的声音。

    这声音如锣鼓般直往我的脑子里钻,我头痛如麻。

    好不容易拿出了手机,我拨打了庄管家的电话号码。

    “喂。”很久后那边才传来庄管家嘶哑疲惫的声音,很吵闹,我竟能在电话里听到吴向珍的哭声。

    “庄管家,我是余依。”我艰难地开口,这才发现喉咙早已经嘶哑了。

    “少奶奶呀,少爷……”庄管家一听到我的声音后,语声立即哽咽了。

    “庄管家,我快到兆丰了,你们在哪里?”我稳住神,尽量的平静。

    “少奶奶,我们在宁关地段的三叉口。”庄管家晦涩,沉重地答道。

    “好,我马上过来。”听到是宁关地段时,我一下就感到心尖上一阵刺痛,眼前模糊成一片,整个人像坠入了海底般,绝望又难过。

    “师傅,麻烦你去宁关地段。”我的声音发抖。

    “天。”的士司机听到宁关后也惊呼了声,停住嘴,满脸的沉痛凝重起来。

    我的手指甲狠狠抠着手心的肉,让自己停止发抖,的士车开始越走越慢,我将眼睛看着车窗外,逼迫自己冷静,最后当车子滑行了一段时间后,司机都吓得脸色发白了,我竟然脸上毫无表情,像个冷血的僵尸。

    “这位女士,实在没办法了,不能再走了,这里离宁关段只有一里来路了,你还是下车走过去吧。”司机终是停了车,扭头对我无奈地说道。

    我看了眼前面,全是望不到头的淤泥乱石块,像个乱葬岗似的,哪里还能看到路呢!

    “好,谢谢。”我只得下了车,付了车钱,把衣服脱下来搭在手腕上背着包开始步行。

    越走越心惊!

    兆丰多山,绵延数十公里,以前我也曾来过,那时道路畅通,二旁村舍伊然,而现在看到的竟然是地震海啸般的荒芜落魄。

    一路上全是泥泞,我咬紧牙关见缝插针的走着,终于在一个多小时后看到了不远处围着的一堆人影。

    我松了口气,加快了脚步。

    “阿越,我的儿啊,你在哪里呀。”再稍微近些,吴向珍已经嘶哑的哭声撕心裂肺的传来。

    “阿越。”我暗叫一声,抬起头来,倒呼了口寒气。

    面前是一个拐弯,前面的公路完全被山上冲下来的泥浆与石块覆盖了,好长一段,根本看不到路,只有废墟。

    废墟上面有好多身穿制服的人拿着各种仪器正在搜救着。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