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我陪你去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妈,有什么事吗?”我有些忐忑不安地走近去。

    吴向珍阴着脸,一双干涩的眸子盯着我的脸看了好一会儿后,突然问道:“余依,你和卫配珊是什么关系?她真是你的亲姑姑吗?”

    我心跳了下,立即摇摇头:“妈,并不是,我姓余,她姓卫,她又怎么可能是我的亲姑姑呢。”

    对许越我都不愿说实话,更别提对她了,凭直觉,她这样问我并没有好意。

    “即这样,那为什么在你们的婚礼上她要向外界宣扬你是她的亲侄女呢?”吴向珍冷哼了声,犀利的眸光逼视着我。

    我摇头:“妈,我真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当时看我父母都 不在了,连走红地毯时都是要爸牵着我的手走的,怕外界看轻我,出于同情才那样做的吧。”

    我只能这样解释着。

    “是么?”吴向珍冷哼一声,不屑的看着我:“我怎么就觉得你与她长得有几分相似呢?”

    说到这里时,她眸眼泛红,脸上浮现出嫌恶的表情。

    我立马就有一阵心惊肉跳。

    她这是把对卫配珊的恨莫名地转到了我的身上吗?只因为我与她长得有几分像,这让我瞬间有种天都塌了的感觉。

    “妈,不会吧,我与她怎么可能会像呢。”我只得勉强笑了笑。

    “但愿吧。”吴向珍又是一声冷哼,终于把视线从我脸上收了回去,重重地说道,“你要记住,你是我们许家的人,我是你妈,要是让我知道你跟那狐狸精卫配珊有什么勾结,或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那我是会绝对饶不了你的。”

    “妈,这又怎么可能呢,就算她真是我姑姑,那您还是我妈呢,孰轻孰重我还是分得清的。”我满腹苦水无法说,对她这种猜测真是万分无奈,只好这样答。

    “最好这样。”她板着脸说道,说完后又问道:“怎么样?你的病医生看过了没有?”

    听到问起这个,我的心里就更不好受了。

    本来是期望着这次看完医生后,如果实在不行的话,我与许越就瞒着她偷偷做试管婴儿的,可现在看来,她是插手管定这件事了。

    这样还能怎么瞒呢?我叫苦不迭!

    “妈,我们昨天来时就预约了,还要三天后才能见到艾伦特教授,因此,要到后天十点呢。”我低声答道。

    “后天。”她念了声,点点头:“那好,后天,我陪你去。”

    我一听就心慌了,连忙说道:“妈,您让阿越陪着我去就行了,您还是在家陪爸爸吧。”

    “阿越呀,他根本就没把你这病放在心上,我是指定不放心的。”吴向珍立即断然否定了,“否则,也不至于千里迢迢赶过来了。”

    “妈,那妮妮呢,您出来了,妮妮怎么办?”说到妮妮时我是真的急了。

    “你放心,妮妮我已经交待了汪姨和小宇,只有这么几天的,结果一出来我就会先跟你爸回去,然后你留在这边先治疗一段时间再说。”吴向珍的脸色和缓了些。

    结果出来!就这么几个字竟像给我判了死刑般,我整个人都打了个寒颤。

    我不知她为什么要如此积极地干预这事,还是她早就暗中计划好了一切呢,比如她想找个女人替许越生儿子,那是不是她连那个女人都已经找好了呢!

    吴向珍可不是一般的女人,其实心机也是蛮重的,否则许悍天怎么会要瞒着她让卫配珊来帮助许嘉泽戒毒瘾呢,就是怕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

    对许悍天来说,他儿子的命可比一个媳妇的幸福要重要得多,只要能让许嘉泽戒毒成功,他是会不顾一切的。

    “哎,余依,我也希望你能治好病,替许越光明正大地生个儿子出来,毕竟你是我们许家名媒正娶的少奶奶,儿子由你生,那是再好不过的事,可……”同为女人,她应该也感受到了我的难受,当下缓和了些语气,这样说道:“你放心,不到万不得已,我也不会走其他路的。”

    最后那句话算是对我的一点安慰吧。

    我勉强笑了笑:“妈,若没有什么其他事我先到后院去走走散下步了。”

    “去吧,去吧。”吴向珍把该说的都说了后,对我挥了挥手。

    我心情抑郁地朝后面走去。

    自我感觉,吴向珍似乎自卫配珊出现后,对我的好感度更低了,只因为我与卫配珊长得像。

    “爸,我建议妈这病就这几天在美国做个详细检查后,如果确诊了,立即手术。”正在我低头散步时,许越的声音传了过来,我站住了抬起头,前面的红杉树下,许越与许嘉泽正站在树低下说着话。

    “好,由我来陪着她。”许嘉泽几乎没思考什么就答应了。

    “爸,您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呢。”许越想了下后这样问道。

    “说吧。”许嘉泽似乎知道他要问什么般异常嘴艰难地答道。

    “爸,妈动完手术后,您就跟着她回A城好不好?”许越很郑重地开口,“这些年,坦白的说,妈也没过几天好日子,十年了,她都是一个人孤零零的度过的,您该要关心下她了,至少在她动完手术直到身体完全康复前,您应该陪着她。”

    许嘉泽的背似乎一下矮去许多,沉重叹息一声:“好,阿越,我答应你。”

    “谢谢爸。”

    “阿越,我也希望你能明白我的苦心,不要怪卫阿姨,当时是你爷爷把我送到她的身边去戒毒的,是我耽搁了她的大好年华,这十年来她陪着我戒毒,历经艰辛,现在我的毒瘾才好点就把她给无情地赶走了,还让她背负骂名,这让我情何以堪,她是正经人家的女儿,并不是那么无理取闹的女人,更不是图什么虚名来的,这些年,她也是时时活在内疚痛苦中,知道影响了我的家庭,立即自觉走了,不会再回来了。”

    说到这儿许嘉泽扶着树干,身子弯了下去,极端的痛苦。

    “爸,我理解的。”许越脸上有不忍之色,立即轻声答道。

    “你明白就好,我想请你有时间去做下你妈的思想工作,不要把那些恶毒的想法全部强加到她的身上去,她真是无辜的,这么些年,若没有她,又哪有现在的我啊。”许嘉泽说到这儿满脸动情,流下了一行浊泪。

    “爸,您放心,我会劝下妈的。”许越不忍看着他痛苦立刻答道。

    “儿子,你放心吧,就算我再不爱你妈,也会陪着她度过这一难关的。”许嘉泽用手拍了拍许越的胳膊安抚道。

    “谢谢爸。”许越立即道谢,说完又满腹心思地说道:“爸,妈心情不好,一向多猜疑,您有时就让着她点吧,有些事情随她去说好了,毕竟她只是个女人。”

    “嗯,我会的。”许嘉泽点头答应了。

    他们转过身来时,我正站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他们同时看到了我。

    “依依,你怎么了?”许越走到我面前来,“气色怎么会这么差?”

    我看着他不说话。

    “你们聊,我先进去了。”许嘉泽对我们说了声后,独自走了。

    “阿越。”许嘉泽一走,我哽咽一声,双手缠绕上了许越的腰,把脸埋进了他宽阔结实的胸膛里。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