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不要生气好不好?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爸,妈已经得了癌症,肝癌,听得懂吗?”许越面对着他,眸光凛冽中带着寒霜。

    “啊。”许嘉泽脸色苍白,惊‘啊’一声,后退了好几步,哆嗦着问:“阿越,这是真的吗?”

    “爸,病历我都带过来了,这能有假吗?我准备在这边咨询些医生,如有必要尽快让妈妈到这边来做手术,好在还是早期,一切还来得及挽救。”许越痛苦的说着,面色十分的凝重。

    许嘉泽半晌也没有出声,借着满天的星光,我看到他的手指在身上不停地搜索着什么,一会儿后好似是搜出了根烟,含进嘴里,颤抖着用手去拿打火机,火机在夜色中闪耀了好几次,才算是勉强点燃了嘴里的烟。

    他深深吸了一口,背影似乎矮了许多。

    我不知他这种沉痛是因为吴向珍的病,还是因为吴向珍的病让他暂时无法提出离婚而愧对卫配珊才感到痛苦呢。

    总之,气氛是窒息的。

    “阿越,我会回家去看看你妈的。”一会儿后,许嘉泽抽了好几口烟情绪稳定下来后才闷声说道。

    “好,希望您不要食言。”许越接口答应了。

    许嘉泽点点头。

    空气里流动着一些细微的似轻纱样的风,似乎把沉闷吹散了些。

    “爸,您现在不会再吸了吧?”许越的语气柔和了些。

    “阿越,这些年多亏了你卫阿姨照顾我,要不是她,我早就死了。”他颤声说着,狠狠吸了口烟,手指在脸上擦了把,似是抹掉了全部心酸的泪。

    我心里一阵无端的难受。

    总是在不经意间许多事许多人就那样遗憾地交错而过,徒留下满腹的心伤。

    我掉转头去,慢慢朝来时路走去。

    不远处的亭子里,白纱飘飘,人影阿娜,正背对着我靠在柱子上,我隐隐听到了低低的哭泣声。

    我慢慢走近过去。

    “姑姑。”卫配珊穿着白色睡纱,靠着亭子站着,双眼望着满天的星斗,显然,刚才天坛上面二个男人的对话,她也听到了,我心里酸楚,低低叫了声。

    她有些讶异的转过身来。

    “依依,这么晚了还没睡?”她拿着我的手亲昵地问。

    “睡不着。”我轻轻答,默默地从口袋里拿纸巾递过去。

    她一只手接了擦了下脸上的泪,笑了笑:“依依,你会不会看不起姑姑?”

    我愕了下,迅猛摇头。

    真爱没有对错,错的不是她!

    “姑姑,在我眼里您是女中豪杰,没人可以比得上您。”我轻声说道:“凡事想开些,都不容易。”

    她抿着唇点点头。

    “依依,我不知自己在坚持些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我想放开一切,把嘉泽还给你婆婆,可我实在放不下他,怕他离开我后毒瘾就会再次发作。”卫配珊眼里含了泪,“要知道这次他已经挺过大半年多了,医生说如果再坚持下去,过了一年后毒瘾的心里与生理的依赖性都会要大大降低。”

    “姑姑。”我看着她满脸的痛苦,心思沉重,却又说不出任何话来安慰她。

    许嘉泽能有今天这个模样,那完全是我姑姑的功劳,也可以说是爱情的功劳,这个不光是我知道,许悍天更清楚,否则他也不会把儿子送到我姑姑身边来了。

    “依依,你说我要怎么做啊?”卫配珊满脸茫然无措地问道,整个人像陷入了一阵近乎绝望的痛苦中,“她得了癌症,那么可怜,可我从来没有想过要伤害她啊,我这样做的目的都是为了嘉泽,为了能让他健康快乐的生活着,我并不是故意要霸占他这么多年的,实际上,刚开始他毒瘾发作时根本就无法正常生活的,这些年我们一直都在努力,我也想看到他过上正常人的日子,直到最近,他似乎戒毒成功了,能稳定下来了,可你们就来了,发现了这一切,我很快就要失去了他了,不是吗?天地良心,这些年,我从没有阻止过他回去探望吴向珍的,是他不愿意啊。”

    卫配珊说到这儿流下了辛酸的泪来。

    我看着这个女强人姑姑,不知她的痛苦有多深重。

    陪在许嘉泽身边的十年,都是许嘉泽最痛苦无助,被毒瘾折磨得无法生活的十年,当她一点点把许嘉泽从泥坑中拉出来,耗尽了她的青春年华时,生活又回到了原点,而且吴向珍生病了,还不是一般的病。

    无论是出于道义还是从法律上来看,她都是个多余的人。

    她的存在都是备受谴责的!

    我能深深理解她的痛苦。

    “姑姑,不要难过,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上天自有好生之德。”我走上去抱住她,轻声安慰着,心里也难过不已。

    吴向珍是我婆婆,站在我的立场,我只能维护她。

    可卫配珊是我的姑姑,于私情上,我更愿意支持她!

    事实上,我却是什么也做不了。

    “配珊,配珊。”走廊那边传来了许嘉泽焦急的叫喊声,大概是他回到卧室后没有看到卫配珊就着急了吧,边走边叫着。

    看他这样子,那真是一刻也离不开我姑姑了。

    可卫配珊只是沉默地靠着柱子站着,明明听到了他的叫声也不回应。

    我想她现在的心一定是很乱很乱的,也对目前的情势感到绝望悲伤吧,她沉沉低着头,像什么也没听到般。

    “配珊,你在哪里?”许嘉泽在那边边走边叫,语声又焦急又痛苦,大概卫配珊心情不好时经常来这里发呆吧,一会儿后我借着满天的星光就看到他正朝着这边走来。

    “姑姑,我公公找过来了,你们好好商量下吧,千万不要灰心哟。”我朝卫配珊说道,“明天我再来陪您聊天。”

    说完看了她一眼叹息一声,沿着走廊回到二楼卧室去了。

    回去时刚走到二楼就看到许越正走了下来。

    “依依,这么晚你去了哪里?”他脸上都是焦急的表情。

    原来他回来没看到我后也开始到外面来找我了,我们正好在楼梯口遇见了。

    看着他为我紧张的模样我心里一阵暖意,立即走上前去挽住他胳膊,用手指着满天的星斗,俏皮地笑道:“阿越,我醒来时没有看见你,就看到这满天的星斗闪啊闪的,想起了妮妮,就想找你来陪我看星星,所以出去找你了。”

    “哦。”他顺着我的手指看了看天上的繁星,怜惜地说道:“傻瓜,你能找到我么,这么大半夜的,你对这里又不熟悉。”

    我心中暗暗直笑,哼,我才不是傻瓜呢,偏偏就找到了他,只是我不想点穿他罢了。

    “反正丢不了。”我搂着他的胳膊,把身子的重量承到他的身上,撒着娇:“阿越,我想妮妮了,陪我看星星吧。”

    “好吧。”许越拿我无奈,只得宠溺地说了声,搂着我的腰又朝外面走去。

    当他带着我来到楼下时,我想到天坛那边有许嘉泽和卫配珊在,就拖着他的手朝左边的游泳池走去。

    “配珊,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允许你离开我的,你也知道,你若走了,我也活不下去了,这辈子没有你就没有我,我们早就紧密联系在一起了。”前面,从游泳池旁的椰子树下面传来了许嘉泽痛苦的声音。

    我的心咯的一阵猛跳。

    乖乖隆地咚!

    我想着往那边走会遇到他们,就故意到了这边来,没想到他们却早到了这里来了!

    神真是无处不在!

    我有些无奈地看着许越。

    他的脸一下就黑了,眸中闪过丝寒意,握着我手指的手都收紧了。

    立即的,我拖了他的手就要往相反的方向走去,可他却站着没有动。

    “嘉泽,你回到吴向珍身边去吧,她是你的太太,现在又得了那样的重病,你该去照顾她了,不要管我,我没事的。”卫配珊的声音鼻音很重,显然刚刚哭过。

    “不,配珊,我是不可能回到她身边去的,你也知道,我从没有爱过她,不可能跟她在一起的,但我会回去看看她,那也仅限于去看看她而已,只是尽下我的责任,但因此,我暂时不能向她提出离婚了,毕竟要照顾到她的情绪,所以,请你再等等我,我想我爸是很明白我们状况的,他一定会暗中支持我们的,你可千万不要有什么想法,否则我会生不如死的。”许嘉泽的声音沉重而又无奈,透着对卫配珊无比的爱恋,或许就是这种爱让他很恐慌,怕她会因此有什么想法而离开了他,那个乞求的语气像个小孩似的。

    我听得一阵心慌意乱,拉着许越的手死命攒着他走。

    他神情麻木,表情呆滞,被我拉得朝另一边走去。

    “嘉泽,答应我,这次一定要彻底戒掉毒瘾,哪怕是为了我也好。”身后是卫配珊哽咽的渐渐模糊的声音。

    而我已拉着许越走到刚才的天坛处了。

    “阿越,答应我,不要生气好不好?”我们来到天坛的花池边坐下,许越绷着脸闷闷坐着,我双手捧着他的脸央求着。

    我知道他心里不痛快,换作是任何人知道自己的父亲这么多年都在外面跟着另一个女人,而不是他的妈妈时,都会难受的。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