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该要有个了断了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是的,阿越,我想住在这里,你瞧这别墅好多层,房子多得很,够我们住的,而且这里离医院近。”我真担心许越生气之下一走了之,那样父子关系会彻底弄僵的,因此噘着嘴认真央求道:“而且卫配珊是我的亲姑姑,她对美国很熟,有她照应着,会更好点的。”

    许越执拗不过我,只得无奈的答应了。

    “少爷,少奶奶,楼上的房子已经收拾好了,您们可以去休息了。”管家这时也从旁边趁机说着。

    “好,谢谢了。”我立即对管家报以微微一笑,拉着许着的手就朝楼上走去,刚走几步,正遇见卫配珊换了套裙子从里面走了出来,与我们打了个照面。

    “姑姑。”我对她笑了笑。

    “阿越,依依,你们是刚到的美国吗?很累了吧?”卫配珊看着我们优雅的笑着,热情洋溢地问。

    我轻抿了下唇:“是的,刚到,还好,并不太累的。”

    许越则完全板着脸,爱理不理的样子。

    卫配珊看了眼许越,大度的笑了笑。

    “姑姑,我们先去楼上的卧房冼簌下。”我怕气氛太尴尬,就对卫配珊说了句后拉着许越朝楼上走去。

    “好,先好好休息会儿,等下叫你们下楼来吃饭。”卫配珊怡然站着,望着我们的背影说道。

    我拉着许越上到二楼时,楼上有黑人保姆正站在卧房门口用英语给我们打着招呼示意我们进房里休息。

    我向保姆道谢后,走了进去,反手关上了房门。

    这是一间南北向的超豪华卧房,文雅精致舒服适,低窗设置,六解形观影凸窗,室内室外情景交融。

    站在卧室里可清晰地望到美国的西海岸,连绵成一片,很壮观。

    楼下的游泳池,庄园很清晰地呈现在眼前,很舒适。

    “阿越,还有三天时间,先冼冼休息吧。”上楼后,我们的行礼也被保姆送了过来,我从行李箱里拿出套换的衣服来递给了他。

    他伸手接过了,脸上并没有多少表情,仍站在窗户前望着外面的景观沉默着,背影有些深沉。

    我不知该如何安慰他!

    事实上卫配珊是我姑姑,而我姑姑与他爸……我真的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只希望他能看开些。

    心里也替卫配珊担忧。

    如果许越真把这些告诉给了吴向珍,那吴向珍会做出什么举动来,我真的无法猜测。

    而且我认为吴向珍并不是好惹的茬,说不定到时闹得天翻地覆也有可能。

    我觉得在这件事上许嘉泽应该与许越先好好沟通,开诚布公谈谈,避免一些不必要的事情发生。

    可许越似乎对这件事情很反感!

    一会儿后,许越拿着换冼衣服转身去了卫生间冲凉,我在卧房里收拾整理着行李。

    “嘉泽,许越对我们似乎很抵触。”整理好东西后我发现自己的手袋还在楼下,手机也在里面,就下楼来拿,却在一楼楼梯口处听到了卫配珊的声音。

    我脚步停住了。

    卫配珊与许嘉泽正坐在沙发上,二人手握着手,卫配珊的声音里都是担忧。

    “不必在意他。”许嘉泽的手抬起来抚摸了下她的脸,淡淡说道:“这件事情该要有个了断了,我也想给你一个名份。”

    我的心跳了起来。

    “只怕吴向珍不会同意的,许越也会反对。”卫配珊听了,满脸愁容,叹了口气,“我是真不愿意让别人伤心,总觉得自己在拆散别人的家庭,很有罪恶感,如果实在不行,你就回家吧,好好过日子,我这辈子也就这样了,习惯了,只要你心里有我就行,只是你的毒瘾……”

    “配珊,不要说了,我是不会放手的,这辈子我再也不会错过你了,老爷子八十大寿时我一定会向吴向珍提出离婚的,这么多年,她也应该知道我并不爱她了,应该对我也没抱什么希望了吧,我们再等等。”许嘉泽立即接口果断地答道,面容严肃郑重。

    我的心跳得有些紊乱。

    很想冲上去对许嘉泽说:不,吴向珍还深爱着你,正在苦苦等着你回去呢,她根本就对你还抱着很大的希望,而且她现在得了癌症,就要接受手术治疗了,如果这个时候你要对她提出离婚,那不是要了她的命么!

    可我一个晚辈真没法说出口,更无法浇灭眼前这一对真心想爱的情侣的美好希望!

    这个事就连许悍天也是没辄的,否则他也不会苦苦瞒着吴向珍了。

    更何况我呢?

    卫配珊听到这儿有些动情,把头靠在许嘉泽的胳臂上,深情的说道:“嘉泽,谢谢你对我的爱,可是答应我,以后不要再想那个事了,彻底戒掉好吗?就算是想想也不行,我不想看着你被毒品所害,更想你能陪着我终老,我们手牵着手走完人生路,好吗?真的,如果没有你,我会死掉的。”

    说到这儿,她坐直了身子,双手挽着他的脖子,动情的乞求着:“嘉泽,这次已经超过半年了,答应我,再不要去沾染那些东西了,就算是为了我,好吗?”

    这样说着,她的眼里流出了痛苦的泪,一个劲地乞求着:“嘉泽,求求你,好吗?”

    房子里光线明亮,远远的,我看到卫配珊搂着许嘉泽的手腕上那个狰狞的刀疤,那是为了抢许嘉泽因戒毒不成拿刀自杀时手上的刀给误伤的。

    许嘉泽很激动,手指拿起她的右手,抚摸着上面的伤疤,连声说道:“配珊,我会的,我保证再不会去碰那些东西了,我一定会的,我对不起你,对不起许越,对不起所有人,我辜负了你们的厚望。”

    说到这儿,他的声音哽咽,一把抱住卫配珊:“这些年,如果不是你鼓励我,我早就死了啊。”

    说到这儿,他情绪激动,竟然号啕大哭。

    “嘉泽,不要这样。”卫配珊的手指不停地抚摸着他的头发像安抚小孩子般,轻轻安慰着。

    “配珊,答应我,不管以后发生了什么,都不要离开我,陪着我,陪我走完这一辈子,如果你离开了我,我会活不下去的。”他哭得像个小孩子般,声泪俱下。

    “嘉泽。”卫配珊痛喊一声,将他的头抱着紧挨着她的胸口,不停的抚摸着他的脸,脸上都是痛苦的表情。

    “配珊,答应我。”许嘉泽紧紧抱紧了她,不停地说着。

    “好,我答应你,答应你。”卫配珊流着泪答应了他。

    二人在沙发上紧紧搂抱在一起,再也无法分开。

    我眼睛有些湿润,转过身来,脚步踏上了回二楼的楼梯。

    此情此景,我又哪能去拿沙发上的东西呢。

    回到二楼卧房时,许越正冲完凉穿了居家服走了出来。

    “你进去冼冼吧。”许越看到我走进来,这样对我说道。

    我看着他,俊颜如画,眉目淡淡的,似乎刚见到许嘉泽与卫配珊在一起亲密的那份激动也随着冲了一个澡后消退了下去。

    “怎么了?”许越慢慢走到床铺的一头身子靠在床屏上,白晳修长的双腿弯在了床上,眼睛却看着正在门口望着他发呆的我奇怪地问道。

    “哦,没事。”我醒悟过来,摇摇头,立即走到行李架旁拿了冼簌用品去淋浴间了。

    一会儿后冲好凉走出来时,许越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

    我关上淋浴间的门冼好我与他的换冼衣服后也躺到了他的身边,头挨着枕头,一会儿就沉沉睡了过去。

    “少爷,少奶奶,吃晚饭了。”我们是被管家福伯的声音叫醒的。

    看来这时间差还挺大的,尤其是我,没来过异国他乡的,对时间差很敏感,起床后随着许越走到楼下时头仍然是晕乎乎的,打着呵欠,头脑也不太清醒。

    楼下的餐厅里,做了满满一桌子丰盛的中餐,大概他们是怕我吃不惯西餐吧,这些菜基本与A城的味道是差不多的。

    “阿越,依依,来,这边坐。”卫配珊看到我们下来,连忙指着对面的餐桌椅笑笑说道。

    许越眉目淡淡地坐下来,我坐在他的左边。

    餐桌是收放型的,就我们四人,收缩成了一个四方形,我和许越分坐二边,许嘉泽和卫配珊也是分座二边。

    “阿越,喝点红酒吧。”桌上摆着一瓶法国红酒,外包装非常有档次,一看就是有些年头了,许嘉泽拿起来酒瓶来替许越倒着红酒。

    许越只是坐着,看着许嘉泽亲自替他倒酒也没有说什么。

    近了,我看到许嘉泽虽然换上了长袖衣衫,但若隐若现的,手腕处仍能看到不少伤疤,一时间莫名的悲伤起来。

    晚餐的气氛很沉重。

    就算我与卫配珊配合着说些笑话,也无法打破他们父子间沉闷的气氛。

    “阿越,喝点鱼粥。”我轻舀了一小碗鱼粥放到他的面前,轻声说道。

    许越接过来,拿起勺子闷头就吃。

    “儿子,来,爸敬你一杯。”许嘉泽的胃口似乎并不太好,只喝了几口粥,双手放在餐桌边上,沉沉坐着,一会儿后,他端起酒杯来看向了许越。

    许越正在埋头喝粥,听到这话后,似乎并不太情愿般,好一会儿才抬起头来,手端起了旁边的酒杯,与许嘉泽碰了下,“谢谢。”

    说完仰头一口就喝完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