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如果一定要那样,只能离婚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谢谢宝贝,我就知道你会明事理的,懂我的心的。”许越有些激动地搂着我就亲,下巴上冒出的胡茬扎在我的脖子上痒得我直笑出声来,他一只手就要来脱我

    的睡袍。

    这男人怕是疯了!

    “阿越,妈都病了,不要闹了啦。”我用双手摚开他的胸膛,嗔怪道。

    他将头埋在我的胸前,没有动作了。

    “对了,阿越,你有听说过一件事情吗?”一会儿后,我想起了一件事来,从他怀里坐起,很一本正经地问道。

    “什么事情?”许越抬起脸来,眸光只是落在我胸前被他弄得开了些的若隐若现的胸前,声音暗哑。

    我立即推开他,用双手捂紧了胸前的睡袍,握紧了手指,十分认真地说道:“阿越,现在外面到处都在流传说妈要给你找一房小妾,替你生儿子呢,告诉我,这是不是正中了你的心思呢,有这回事吗?”

    我说完有些恼怒地紧紧盯着他的脸。

    “有这回事么?“许越看我一会儿,凤眯紧眯了下,歪着头打量着我:“宝贝,你吃醋了?

    “没有。”我立即摇头否认了,一直以来都是这个心病折磨着我,我不会承认自己是因为这个而伤心痛苦得要死要活的,当下假意否定了。

    “真的。”他眸光幽深地望着我。

    我不由得握紧了拳头,有些愤怨地说道:“阿越,现在都是什么年代了,你妈竟然要弄出这样的事情来,告诉你,我是不会同意的,你们死心吧。”

    这样说着时,我眉眼间痛苦之色是显而易见的。

    我可以原谅容忍吴向珍对的做的任何事情,可这一点我是不能允许的。

    许越忽然轻笑了下,手指轻轻摩挲着我眉宇间拧紧的纹理,歪着头:“还说不吃醋呢,我都闻到了酸味儿。”

    我脸红了下,不知从哪儿来的力气,狠狠推开他,坐起来,整理了下睡袍,很认真地说道:“阿越,真的,在我们的婚姻存续期内,我是不会同意让另一个女人来替你生孩子的,如果一定要这样,那只能……”

    我咬紧了唇,没有说出口,也说不出口,那可是比拿刀来刺我的心脏还要痛苦的事情。

    “否则怎么了?”许越仍是看着我,坐起来,双手反扣在床上,昂着那张雅秀精致的脸,带着一种居高临下的气势望着我。

    我的脸色白了下,隐忍住愤怒,郁郁地说道:“阿越,如果妈一定要找个小老婆来替你生儿子,那我们之间只有离婚了。”

    空气静谧了那么会儿!

    “离婚么?”他坐正了身子,松了松西装领带,似乎觉得呼气不够般,又紧吸了几口气,眸眼危险的眯了眯,才将眸光看向我。

    “是的,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们之间只能离婚了。”我昂起了头来,挺直胸膛,正大光明地迎视着他的眼睛,很果断地重申道:“只要你敢娶我就敢离!”

    虽然我出身平民,没有家世背景,但那并不代表我就会随便被他们欺负。

    不欺负人是一种教养,而不被人欺负更是一种气场,我不能输了这个气场。

    如果吴向珍真的找了这样的一个女人来替许越生了一个儿子,那我还能在这个家里呆下去么?

    “欺负!”许越的脸上多了份沉凝的气息,眸光中闪着跳跃不明的浮光,他小声念着。

    “还有,如果这次真的离婚了,那我一定要分得应有的家产,再不会像上次那样净身出户了。”看着许越越来越阴沉的脸,我继续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吴向珍最看重的就是许家的财产了,更看重的是他们许家在A城的首富地位,如果我们离婚要分走许家那么多的家产外,她必定会心疼不已的。

    换句话来说,我是决不会看着吴向珍替许越找个女人来给他生儿子的,如果许越也默认了,那我们只能是以离婚收场了。

    真到了那一步,那么,该属于我的财产,我是一分也不会少拿的。

    “依依,我一心一意对你,你竟然藏着这种心思,要与我离婚,还要与我来分财产?”我说到这里时,许越的脸上已经是几度变色了,最后,他的声音有些失望与阴冷。

    “是的,那又怎么样?”我回答得理直气壮,“我为你付出了那么多,可最后到头来你们竟然以这样的方式来对我,这公平吗?我分点财产又算得了什么?”

    当一个女人得不到男人全部的时候,或当这个男人背叛她时,那就拿走他的钱财,拿得越多越好,只有拿得越多,他才会越痛,失去得太多时就会对她终身难忘了。

    这是我的见解,也是一种心里平衡的自我保护模式吧。

    说真的,如果我分了许氏集团那么多的财产,再加上我自己的公司,我真的会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富有的女人的。

    但那些钱财于我来说又有什么用,我是不会有幸福的。

    可如果……

    许越缓缓抬起手腕,用左右手交替揉了揉,咬了咬牙:

    “余依,你再跟我说这些混账话,信不信我把你给立刻掐死。”

    “掐死也好,那也好过受那些折磨。”我含了泪,义正辞严:

    “阿越,我再说一次,我是决不会允许自己与别的女人来共侍一夫的。”

    “余依,你说这些很过份,知道吗?”许越眸光阴沉地盯着我:“你知道我妈得了那样的病……”

    “这不一样,是原则问题,妈得了那样的病我也很痛苦,我可以孝顺她,为她做任何事,也可以从此后什么都不与她计较,可前提是,她不能再做出那样伤害我的事情来,如果真那样做了,那就是毁了我的家,你说我的家都毁了,还要我如何来容忍?所以,这点我是一定要与你说清的。”我打断了他的话,没有任何的犹豫。

    许越看着我的眸光渐渐地又变得柔和:“余依,放心,这一切只是你自以为是的臆测,我早就告诉过你了,这辈子我只有你一个女人,为什么不相信我?你知道你说这些话有多伤我的心吗?我从来就没说过会要那样去做,那都只是你的想当然。告诉你,你若再胡说八道,我真的会掐死你的。”

    说完把手伸到了我的面前,胀红着脸,咬牙切齿地盯着我。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