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委屈与眼泪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妮妮,很晚了,该要回家了。”许越看了下手机后朝着兴趣盎然的妮妮说道。

    “不嘛。”妮妮大声嚷,“妈妈说了今天要陪着鲸鱼睡觉的。”

    许越拍了下我的屁股,朝妮妮说道:“妮妮乖,跟爸爸回去,奶奶正在家里等我们呢,你太小了,睡在这里不安全,晚上会做恶梦的。”

    “不会,你骗人,明明很好玩的,我不回去,就不回去。”妮妮一听很不高兴了,冲着他叫,又扭过头来看着我:“妈咪,我们是要陪鲸鱼睡觉的,对不对?”

    我看着许越,一时有些语塞。

    本来我是答应了她的,可现在许越来了!

    他看起来并不希望这样!

    “妈妈,你说话不算数吗?那我下次不要理你了。”妮妮看着我支吾的表情,一点也没有刚开始那么爽快了,心中急了,眼泪都快要掉下来。

    “妮妮。”我想了下后蹲下去想抱她,可她跺了下脚后,哼了声,气呼呼地扭过了身去。

    “阿越,我们马上就要去美国了,我答应了妮妮,陪她玩一晚的……”我只好站起来跟许越说情。

    谁知许越并不如平时那么好说话,板着脸断然拒绝了:“不行,必须要回去,妈妈还在家里等着我们吃晚饭呢。”

    我愕了愕,一般而言,许越是很少这样直接拒绝我的,更是从没有这样对妮妮过。

    我有些发呆地看着他,又看了看委屈含泪的妮妮,一时不知怎么办。

    该如何来劝说妮妮呢,我的出尔反尔肯定会令妮妮十分不高兴的。

    可许越只是看了下手机后,蹲下去拉着妮妮的手:“妮妮,很晚了,乖,咱们回家去,改天爸爸再带你们出来玩。”

    “骗人,说是带我出来玩,好多次了都是光说没有实行过,告诉你,我现在一点也不高兴,讨厌你们。”妮妮眼中的泪大朵大朵地掉下来,冲着许越哭着喊。

    许越的脸色沉了下来,“不行,必须回家。”说完专横地抱起妮妮就走。

    “哇。”大概是从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吧,被许越强行抱走的妮妮‘哇’的一声大哭起来,鼻子一抽一抽的。

    我急忙跟在许越身后看着妮妮哭也是特别的难过,今天的许越看上去不管是在我面前还是在妮妮的面前都都是很不尽人情的。

    不就是玩一晚上么!

    “妮妮,别哭,妈妈答应你下次一定再带你过来,让你玩得高兴。”我跟在后面拿着纸巾 不停地替妮妮擦着眼泪,柔声安慰着她。

    可妮妮撇着嘴,哭得满脸的泪:“妈妈,我以后再不相信你了。”

    我一听,惭愧得恨不得找个地洞给钻进去,心里很不是滋味。

    “瞧瞧吧,这么晚了才回来,早过了饭点了,真是一点时间观念都没有。”我们才走进去家里,吴向珍一看到我们进来,就立即埋怨起来,表面看是在责怪我们一家三口,可那矛头实际是在暗指向我呢,我当然明白了。

    “妈,我们去给妮妮买了点学习用品,明天就要走美国了,先给她准备下日用品之类的。”许越只得替我撒了个谎。

    吴向珍闻言这才没说什么了。

    可妮妮毕竟是小孩子心性,本来想兴高采烈玩一晚的希望落空后心里是无比的失望,再加上晚上我带她在外面吃过饭了,肚子正饱着呢,当下就拒绝上桌子吃饭了。

    吴向珍一看,孙女连饭都不吃了,那就不得了了,又是哄又是诱地逼她吃饭。

    “我都说了,不吃饭了,为什么要逼我?”妮妮噘着嘴,满脸不高兴地冲她直嚷着,。

    吴向珍脸上就有些黑气了。

    “妮妮,怎么能这样没礼貌?”许越一见立即沉下脸来,声音很严肃:“奶奶是长辈,让你吃饭那是对你好,你这是什么态度,这样还了得,快向奶奶道歉。”

    他的脸色异常的严肃,话语也是相当的严厉,这在平时是很少见的。

    妮妮呆了呆,有些害怕的看着他,眼泪直在眼圈里转着。

    “妮妮听到没有,快道歉。”许越板着脸逼着她。

    妮妮一下就哭了起来,慑于许越的威严,只好边哭边说着:“对不起,奶奶。”

    看着妮妮挺委屈伤心的模样,吴向珍的声音缓了下来,慈爱地说道:

    “好了,妮妮,听话,快吃饭去,这人不吃饭可不行的,那会对身体不好。”

    “可是奶奶,我已经吃饱了,真的吃不下了。”妮妮的眼泪爬满了小脸,可怜巴巴地说道.

    吴向珍听到这儿,才明白了什么,阴沉着脸,不满地开始数落起来:“原来是在外面吃过了,为什么要到外面吃呢?那东西多不干净呀,这家里的饭菜都是经过我千挑万选的,又环保又安全,怎么能老是带小孩子在外面吃东西呢。”

    这些话都是冲着我来的。

    我看着妮妮撇着嘴坐着,眼泪叭叭地掉,心里异常难受,只好说道:“妈,只是偶尔一次……”

    可我的话还没说完,吴向珍阴沉的脸就更加难看了,直接当面数落起我来:“我就说你不像个当妈的,平时不管教孩子也就算了,还要带她出去乱吃那些东西,你难道不知道那些东西都是放了不少调料的吗?小孩子只要吃一次就会把嘴养叼的,以后再不习惯吃家里的饭菜了,瞧吧,刚开始就这样了。”

    她的声音又尖锐又刺耳,我心里很难受,不禁说道:“妈,以前妮妮没人疼,没人爱,都是我一个人带的时候,不也带得挺好的么,我没有不管孩子呀。”

    “那是她还小,你以为你能带好么?妮妮不像你这种出身,她是我们许家的孙女,豪门千金小姐,不能与那些平民百姓相比,你没规矩就算了,我也不打算管了,可妮妮不行,她还小,必须要从小开始教育起。”吴向珍沉着脸毫不留情的批判着我。

    一时间我脸上涩涩然,心里异常的难受:“妈,我是平民百姓没错,那也不见得豪门大户的人就会比平民百姓高尚多少,倒是许多丑闻和不堪的事就都是豪门家族里做出来的,普通百姓的善良我反倒见得很多,像梦开阳和梦钥……”

    吴向珍的脸一下更黑了,直接打断了我的话:“那照你这意思就是说我不高尚,不善良了?”

    说完她已经气得不行了!

    “妈,我并没有那个意思。”我听得有些急,声音虽低了下来,却仍在坚持说道:“当初要不是梦钥对我再三加害,要不是发生了那么多事,那肚子里的孩子……”

    或许这话正戮中了吴向珍的心事,毕竟当初是她支持梦钥,一心想攀附梦开阳才发生了那些事的,一时间她就觉得脸上下不来,脸上由黑转红,气愤地说道:

    “你这意思就是指责我了,把一切都怪到我头上了,是的,我不该操那些闲心的,可我不是为了许家好么?”

    边说她的眼泪就狂掉下来,一副悲痛欲绝的模样。

    “够了,不要说了。”许越放下碗筷,朝我们沉声喝道,然后把眼睛看向我,很严厉:“余依,少说几句,不要没礼貌。”

    我的脸白了下。

    这是自我与他结婚起第一次,他对我这样的脸色。

    “阿越,既然你们都嫌弃我不懂规矩,没礼貌,又何必要娶我呢。”或许我是被许越宠惯了,一时无法忍受他对我这样的态度吧,又或许是看到妮妮难受我也跟着难受,当下我脸色难看地冲着许越反驳道。

    “余依。”许越一下就站了起来朝我喝道:“你这是怎么说话的?我们家谁嫌弃你了?不要动不动就说这些,妈毕竟是长辈。”

    我愣了好半晌说不出话来。

    以往吴向珍为难我说话难听时许越都是护着我的,可现在,他一反常态,不但不护着我,还连妮妮也要喝骂,这是闹的哪样?

    他怎么可以这样!

    我一下无法接受,站起来捂住嘴扭头朝着楼上跑去,不顾妮妮在楼下叫‘妈妈’的哭声。

    回到卧室里,我跑进卫生间反锁上房门,背靠着墙壁,眼泪哗哗地流了出来。

    莫名的,我就感觉到以往的那些幸福生活就要离我远去了,前面似乎有个巨大的黑洞正在等着我往里面跳般。

    我感到恐惧,捂紧了身子簌簌地发抖。

    “依依,依依,开门。”不知什么时候,许越上来了在卫生间外面敲着门。

    我的手揪紧了胸前的衣服,咬紧唇,不说话。

    “依依,开门,我有话要对你说。”许越在门外轻声说道,声音变得很柔和了,完全不像刚才在楼下的声音了。

    哼,当着你妈的面对我辞严令色,现在想来讨好我,没门。

    我心里积着郁气,用手抹了下眼泪,打开花洒头,站在下面。

    温热的水从头顶流下来,我脱了衣服,清洗身子。

    好一会儿后,我才慢腾腾地穿好睡袍后打开门慢慢走了出去。

    “依依。”许越已经坐到沙发上在看着一张纸,眉头紧锁着,看我出来后,朝我叫了声。

    我用干毛巾擦着湿辘辘的头发,没有理他。

    “依依,还在生气吗?”许越放下手上的东西后走过来从背后搂住了我,将头放在我的肩头,语声温柔。

    不知怎么回事,听着他这样的话语,我心底的郁气一下就窜了出来,所有的委屈化成了眼泪在眼眶里打着。

    “走开,别来招惹我这平民百姓。”我挣扎了下狠狠推着他,他却将我抱得更了紧。

    “依依,妈是长辈,不要与她计较了。”他抱着我将我的身子反转过来面对着他,捧着我的脸,轻昵地说道。

    “阿越,你是妈的亲儿子,她对你是百般的好,可对我,那是越来越看我不顺眼了,我只是想带妮妮出去玩下,这有错吗?再怎么说,孩子跟着妈妈总不会比跟着奶奶差吧,可她一口一声说我不配当妮妮的妈妈,还当着孩子的面说,这让我情何以堪,而且在她的眼里我始终就个平民,配不上你,配不上你们许家。”我心中委屈,说起来也更委屈,说着说着眼泪就掉了下来,委屈不已。

    “没有这回事,别瞎想。”许越看着我的眼泪,有些慌乱,“我从来都是爱你的。”

    话刚落,他双手捧住我的脸,唇就落了下来覆在了我的唇上,一下就翘开了我的牙齿……

    我的所有委屈与眼泪被他的热吻悉数吞没了。

    直到我的脸被他的热吻撩得泛起了层红晕,整个身子也温暖了起来,他才放开了我,手指摩挲着我的唇瓣,眸色中含着怜惜还有一层色浴。

    “依依,不要与老人家计较了,以前我不都是护着你的吗?可现在我不能当着她的面再护着你了,我不能伤她的心,她是我的妈,今天下午我带她去医院照了个CT,结果出来时我的心都凉了。”他叹息一声,艰难地说道。

    我一听,心底揪了起来,立即紧张地问道:“怎么了?妈肝上那东西到底是良性还是恶性的?”

    “哎,医生说恶性的机率比较大,具体还要做活检才能确定,但十有**了,不过好在还是早期,发现得早,医生建议要尽快手术。”许越的声音很凝重,

    “因此,一些小事情就不要太多计较了,你也应该看得出她是真心爱妮妮的,那就放手让她带去吧,只要不出格,我们都睁只眼闭只眼了,你放心,妮妮可是我的女儿,若真太出格了,我是不会看着不管的。”

    这一席话说下来,我震惊得难受不已,脸上变色。

    吴向珍再怎么样,始终都是许越的亲妈,她虽然不太喜欢我,但怎么说也是为了许越和妮妮好,平时她对我也有关照的,我绝没想到她会得这种病,看来她心情不好可能也是病的原因吧。

    我可没有那么的恶毒,事情至此,我心里对她的想法全部放下了。

    只是仍有一点顾虑重重的。

    “阿越,放心,以后我会尽量让着妈,孝顺妈的。”我走上前去双手搂紧了许越的腰很认真地承诺道。

    既明白了他今天对我和妮妮反常举动的原因后,我的心结也就打开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