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不能再拖延下去了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阿越,我们进去上柱香吧。”经过那个村中的小庙时,我站住了。

    “好。”许越微笑着答应了。

    以前我并不在意这些迷信之类的东西,可现在特别的害怕,凡是有些希望的,总想去抓住一切,哪怕很渺芒。

    我太害怕不幸福了!

    进到庙里,我很虔诚地点燃一柱香,对着观世音菩萨深深鞠了三个躬,静默了会儿后,这才放下钱,带着许越走了出去。

    人工湖畔,凉风习习。

    “阿越,小时候我爸经常带我在这人工湖散步,那时我就想,将来不知会有一个什么样的爱人来陪着我散步呢,后来我找了沈梦辰,可他不愿意来这里,他说这种地方是没事干的人和一些没社会地位的人才来的,那时我的很绝望,但我没有怪他,我不能把自己喜爱强加给别人,不是么。”我们在一处栏杆上停靠下来,我偎依在他怀里,头昂起望着天上的星星,无限感慨的说道:“真没想到上天竟会对我这样的好,把你送给了我,阿越,太谢谢你了,我爱你。”

    我很感动,情真意切。

    许越的墨瞳里闪着熠熠星光,手指抚摸着我的脸:“依依,这辈子有你这句话我已足够,感谢生命中美丽的错误让我拥有了你。”

    我眸中涌起泪花,紧紧抱紧了她。

    “依依,有个事情要跟你商量下。”一会儿后许越把放在我脖子里的头抬了起来,手指抚摸着我的唇瓣,轻轻说道。

    “什么事?”我心跳了下,身子稍微坐直了些。

    “爷爷今年八十岁了,寿辰在十月份,这是个大好事,我准备要好好给他老人家庆下生。”许越认真说道。

    “那好啊,这是必须的。”我一听立即点头赞成了。

    “因此,我想让你来操持这件事。”许越想了下后说道:“你觉得可以吗?有困难吗?”

    说到这儿,他有些紧张地看着我,眸里有期盼的光。

    我愕了下,笑:“阿越,这事有妈就够了,你若真交给我管,妈会从心里会不高兴的。”

    “不,妈已经快六十岁了,前几天我带她去医院做了个体检,她肝上长了个东西,我现在还不敢告诉她,况且家里面的这些事迟早都要交到你这个女主人手里的。”许越的手指轻抚着我的面庞,叹息了声,

    “我知道你想做自己的事业,可一个家,始终要有个女主人来操持家务的,我也不勉强你,只要爷爷寿辰这件事完后,你还可以去上班,但这件事情,你总是要在家里操持下,帮下妈的,再者说了,也可趁机学下当家的经验,其实一个大家族当好家绝对是一门学问来的,一样能体现出个人的能力来。”

    我呆了呆。

    “阿越,你说妈肝上长了个东西,那是什么东西?”一会儿后,我脸有些发白,抓紧了他的手。

    “目前还不知道。”许越的脸色有些凝重,“我前几天带她去体检的,还要等再去复诊才行。”

    我怔怔坐着出神。

    “那到底会是良性还是恶性的呢?”我震惊之下喃喃说着。

    许越摇摇头:“现在还不能确定,但妈这个年龄已不能太操劳了,这辈子,尤其在爸染上毒瘾后,她的日子过得并不好,你也应该知道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我沉默了。

    “好,我答应你。”只一会儿我就抬头答应了,“只是公司……”

    说实话我真舍不得自己的事业。

    “放心,公司先交给陈世章来打理着,只有那么二个月时间的。”许越似乎早就想好了般,这样说道。

    我重重点了点头。

    “走吧,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家去。”一会儿后,他牵了我的手,我们二人十指紧扣朝外面的房车走去。

    回到别墅时已经快深夜十二点了。

    我和许越走进去时,大厅里面似乎有个身影在走动着。

    我们放慢了脚步。

    “阿越,余依,是你们回来了吗?”黑暗中,吴向珍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们都吓了一跳。

    客厅的灯光突然亮了起来。

    吴向珍正站在客厅的饮水机前,端着水杯看着他们。

    “妈。”我们连忙打着招呼,“这么晚了还没睡呀。”

    “哎,人老了,睡眠少了。”吴向珍淡淡说着,看着我们,声音有不满:“怎么能弄到这么晚才回家呢?”

    许越嘿嘿笑了声:“妈,我们晚上加了会班。”

    吴向珍轻嗤一声:“行了,你们也别瞒我了,我这心里清楚着呢。”

    我和许越的脸上有尴尬之色。

    “不要仗着年轻,就过多消耗自己的身体,身体的病都是从小聚多的。”吴向珍喝了口水,教训的口吻。

    “妈,那您早点睡吧,可要保养好身体。”我看着她,想到了许越说起她的体检情来,忙关切地说道。

    “不急,既然你们在这个时候回来撞上了,那我也有话要对你们说下,耽搁你们会儿时间,这可以吧?”她看了我们一眼,端着茶杯朝沙发走去。

    我和许越一听,对视一眼,无可奈何之下也只得朝沙发走去。

    “妈,这么晚了,您有什么事吗?”许越坐下后打了个呵欠问道。

    “现在才知道困了?”吴向珍暼他一眼,尽管是不满的语气,但仍然难掩慈爱。

    许越用手摸了下脸,笑了笑。

    “余依,我想说的事你应该好好听清楚点。”吴向珍把脸彻底转向了我,语气很郑重。

    我心跳了下,脸色发白,有些惶惶然的。

    “是这样的,这些天呢,我托美国的朋友在那边查探了下,找到了艾伦特医生,他可是全球最顶尖的妇科医生,在生殖治疗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他可是我请朋友想尽了办法才预约到的,这真不是一件易事。”吴向珍再三强调道:

    “一般的美国人想要预约上至少要3个月的时间才能见到他本人,但我朋友想办法后只要三天就可以和他见面了,机会非常难得,因此,余依,这次你要听我的安排尽快飞往美国去配合治疗。”

    说到这儿后很郑重说道:“你们都不小了,快奔三了,这事要尽快处理,不能再拖延下去了。”

    我愣了半天没说话。

    真没想到她竟然会这么快,刚开始还只以为她是说说的呢,却不想她早就在暗中开始行动了。

    一时间我有些接受不了,嗫嚅着:“可是妈,我的公司……”

    “别再给我说这些公事,你的公司再忙,再没有时间,也得要抽出时间来去美国配合治疗,我还是那句话,我们许家现在不缺钱,缺的是一个继承人,你身为许家的少奶奶,是有责任和义务来完成这个事情的,倘若你生不出男孩来,那对不起,我只有请别的女人来生了。”吴向珍说到这儿面无表情,声音冰冷,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了。

    我脸色发白,一句生不出孩子的话让我的心尖似针扎般疼痛。

    “妈。”许越坐在旁边实在听不下去了,眸里闪着寒意:“依依并不是生不出儿子,她是为了救我才这样的,请您不要这样对她,这对她太不公平了,况且这样的事情您也应该提前跟我们说下才行。”

    “阿越。”吴向珍的声音威严起来:“我知道你们夫妻感情好,你不愿意看着她难过,可我说的都是现实,若是其它的事我一准会睁只眼闭只眼不管的,可这件事情太重大了,没得商量,而且不容后拖,还就告诉你们这次若再治不好的话,以后我也不会逼余依去治疗了,要知道这个艾伦特医生可是全世界最顶尖的妇产科医生,现在美国医学院毕业生必读的‘红宝书’都是由他合著着,可以说是妇科生殖方面的顶级专家权威,他若治不好,应该是真的治不好了。”

    说完后她又很绝对,干脆地说道:“这次预约他真是花了不少心思,这么大好的机会我可不会看着白白失去了的,你们必须听我的话,这家医院的医术水平在北美排前1%,希望你们能正视配合治疗,若治好了,那不是皆大欢喜么。”

    “可是妈,今年爷爷要做八十大寿,这肯定是要大肆操办的,现在余依手头还有一定量的工作,这怎么能说去就去呢。”许越听了后,寸步不让,脸红脖子粗的。

    “行了,你爷爷八十大寿还有好几个月呢,就余依手头那些工作,不是有陈世章和手下人么,你也可以去帮下忙,难道这个地球真的缺了她就不转了么?”吴向珍很不快,看着许越不屑的反问,意志很坚决,寸步不让。

    尽管我心里十分的痛苦,可看着许越为了我与吴向珍对抗,心里真不是滋味,想起了俞初南的话,我只是拉了拉许越的手,抬起头来认真说道:“妈,如果我接受了您的安排,若这次仍没有效果的话,那请您以后不要再操我们的心了,好吗?”

    吴向珍见我答应了,脸色缓和了些,但对于我的要求,不置可否。

    我知道与她说不清了,也不想再说什么了,只是拉了许越的手朝楼上走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