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我的幸福生活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你快去另一个浴室,这里可是我用的,你不能进来。”这个总统套房里多的是淋浴室,他可犯不着与我挤在一起,我当即扭过身去用浴巾遮住了前胸,冲着他嚷,唇角是掩饰不住的笑意。

    明明卫生间的门刚才我反锁了的,但这是他的老根据地,他一定有房卡的。

    他靠着门边,嗤的一笑,用特别低沉促狭的声音说道:

    “啧啧,你这害羞的样子很好看。”

    说到未尾时尾音拖得长长的,带着浅浅绵绵的笑意,特别的粘缠。

    我的脸红到了耳脖根。

    他一步跨近来,从后背搂紧我,声音呢喃:“宝贝,二个人挤在一起才有情调嘛。”

    这家伙像根火柴,一靠近我立即像点燃了火,我脑海里顿时浮现出那些不纯洁的画面,烧红了脸,直觉得连嗓子都在烧得发干,紧抿了唇,吞咽了好几下口水,不让自己的声音显得那么的火烧火撩:“阿越,别闹,走开。”

    可明明是拒绝的话语出得口来竟然带着几分娇嗔与妩媚。

    许越身子僵硬了下,一把从后面搂抱起我,将我送进了双人浴缸里。

    ……

    这一晚,战况激烈,我们从浴室奋战到床上再到浴室,直到快凌晨时累极倦极的我们才相拥着沉沉睡去。

    “许总,听说一直在欧亚那边扎根生活的路氏集团总裁路明远回来了,这次,他是有意来A城发展事业的。”我醒来时旁边的书房里传来了说话声,我仔细一听,是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暗暗有些吃惊。

    “是路兆松旗下的路氏集团吗?”许越淡淡的声音。

    路兆松?这个名字我可是听说过,不仅我听说过,就连我妈妈爸爸生前也是非常熟悉的,我想几乎所有A城的人应该都是家喻户晓的。

    我上小学时的兆松小学就是由路兆松捐赠的,这所小学后来成为A城的重点小学,从我爸妈那个时候就有了,风风雨雨几十年,楼园正中间那个‘爱乡赤子’的大奖杯,据说是由原来的省委领导特意颁发给路氏家族的。

    这个家族可算是个神秘的家族,旗下产业不仅有欧美投资经营的房产,酒店,戏院,金融,还在东南亚种植橡胶,开采锡矿,所有能赚钱的项目一一都不放过,到现在已经是海外华人中最知名的企业家了。

    当然,路兆松早已逝世,到现在听说已经传到了第三代子孙路明远的手里了。

    至于路明远是什么样的人,我们从来没有看到过。

    听说他禀承家训,非常低调,到目前为止,光听说过有其人,但从没有媒体拍到过他的正面像。

    我听到这里有些吃惊的,悄悄穿了睡袍站起来,轻手轻脚走到房门边隔着门缝朝里望去。

    许越正穿着睡袍坐在书房的沙发上,对面,一个中年男人正坐在接待椅上。

    他们正在面对面地说着话。

    “许总,老爷子说路氏集团与我们许氏集团有些渊源,听说当年与我们许氏家族共同做过生意,后来不知什么原因打起了官司,官司败走后就全家搬到了马来西亚去,然后才开始正式发家的,具体是什么原因我也不太清楚,但老爷子让我来告诉您要随时注意下他的行动,防人之心不可无。”那中年男人非常认真地对许越说着话。

    许越的右手握着茶杯,五个手指转动着,茶杯在他的手上缓沉的转动着,唇角微微勾勒出个精致的弧度。

    “好,我知道了,谢谢弘叔。”他喝了口茶后,点了点头。

    弘叔?我听着这个名字,想起来了,他就是许悍天身边的弘季明,一直都在替许悍天办事的,人非常的稳重精明,我曾见过几次。

    “少爷,今年是老爷子的八十大寿,您是不是该考虑给他老人家做个寿呢?”弘季明说完将手中一个类似于花名册的长方形黑皮本递给了许越,笑了笑问道。

    许越接过来翻开看了下,笑:“当然,爷爷八十大寿,这是我们许氏庄园的大喜事,当然要隆重举办了。”

    “好。”弘季明笑着站了起来,“少爷,若没有什么其它事就先告辞了。”

    “好,那你慢走。”许越也站了起来。

    弘季明很快告辞走了。

    “你在偷看什么。”正在我伸着头看时,许越突然转身朝我走了过来,逼近了我。

    我吓了一跳,后退几步,不好意思地笑笑:“刚睡醒,听到声音就过来看看了,没想到这样也会被你看到。”

    “所以,你可别想瞒着我做些什么。”许越自得的哈哈笑了下,变戏法似的从口袋里摸出二张票来在我面前扬了扬:“怎么样?洛天王的演唱会,要不要去看?”

    “真的?”我惊喜地一把抢了过来,仔细一瞧,果然是的,欢呼一声,扑上去搂住他的脖子狠狠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许越趁机搂住我按住我的后脑勺,狠狠压上我的唇,好一番热烈的激吻。

    “我要你看完演唱会后再陪我去中云路那边吃小吃,好不好?”我昂起脸问。

    “那个嘛。”许越故意做了个‘让我想想’的表情,我立即不干了,摇着他的胳膊,撒着娇:“阿越,我想吃嘛。”

    我知道他这是故意让我求他,等我求得他满足了那种大男人被人依赖的感觉后,就会很享受般答应我,然后给我回报会更令我惊喜的。

    许越与别的豪门少爷最大的不同就是他看似十分高贵,但很随和,并不拘板。

    他会陪着我去各种名不见经传的地方嗨,去吃街边的小吃,逛超市,甚至陪我去地摊上买东西,他从不觉得这样会很丢人。

    要说我这三年来最开心最幸福的事,莫过于许越给我的自由,及在这个自由之上,他陪着我的随心所欲。

    按吴向珍的规矩,许氏庄园是豪门首富,我得要学会许多的规矩与应酬,还要遵守许多的条条框框。

    但有许越护着,这些对我不管用。

    比如,许越弄到二张演唱会门票后就会立即打电话给我,我的公司就在许氏集团大厦隔壁,还不到下班时间,他就会过来找我,然后我们笑嘻嘻地跑出去看演唱会,经常超过晚上十二点后还没回家,但他会陪着我偷偷溜回家去不让吴向珍知道,有时就算知道,但她儿子一起跟着回来的,她也无法给我难堪,只能是睁着眼闭着眼了。

    特别是一些我不喜欢的应酬,他总会极力帮我推脱掉,不让我为难。

    他经常带着我去外面那些轻松散漫的地方游玩,有时上班公事时也会带着我,他语言风趣幽默,常常逗得我开怀大笑。

    因此,我们经常被狗仔队拍到在某个乡下,或某个商场,甚至在某个庙会里,每次出去,他总是护着我,像个大哥哥般,我感觉到与他呆在一起特别的轻松愉快,完全就变成了个小女孩。

    我的穿着打扮一向都很随意,什么名牌时尚呀,其实在我这里最没谱的,我根本不在意这些。

    就算是他带着我不得不参加某些活动时,有时穿在身上的衣服也不过是普通的几百元那种,他也随我的意,他的威望很高没人敢贬低我。

    久而久之,我被A市的媒体称为是豪门中最节敛的平民少奶奶。

    这些都是被许越宠出来的,他从不强求我做什么事情,甚至还会陪着我一起疯,这样的我们也经常被媒体捕捉到,成了最让人艳羡的一对。

    我曾看到过A市有许多的豪门媳妇,出来打扮得精致漂亮,行为举止也是十分的有礼有节,应酬时大方自若,端庄得体,待人接物十分圆滑世故。

    可我完全没有,我仍是三年前那个余依,平凡,不懂豪门礼仪,随性。

    只是,我多了份自信。

    这份自信当然有许越的爱在里面,但更多的则是来源于我事业的成功。

    我把设计当成了自己的爱好,全部精力投入到了工作中。

    有了事业的支撑,我生活得越来越优雅,有魅力,特别当我们公司创下一个又一个惊人的业绩时,我会第一时间打电话给许越,与他分享。

    三年前自我把公司从许氏集团分离后,他从不插手我的事业,也不会在暗中帮我,在我公司最艰难时,他只是陪着我,给我分析市场,讲他遇到困难时会怎么样,像所有好丈夫那般鼓励着我,在我取得成功时,他会陪着我开心,给我庆祝。

    我真的很开心,就算在事业上取得成功,但我并不如那些女人般老气横秋,反而我更加的妩媚多姿。

    因为我嫁给了爱情。

    这三年里我时时感谢上帝对我的恩典,也倍加珍惜我与许越的爱情。

    “走吧,先吃中饭去。”许越换上一套休闲服带着我朝楼下的餐厅走去。

    我挽着他的手臂,笑眯眯的,整个人的重量都放到了他的身上。

    “中午吃多点,晚上那些小吃食不准吃得太多了。”许越逼着我多吃了一碗饭后,我们才挽着手高高兴兴地上楼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