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三年前的疑云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妈,好吧,我帮你去查,今天太晚了,先回家休息去吧。”许越没办法只好搂着她的肩把她送到了外面的豪车里面。

    我站着,心尖不由自主地收缩着。

    如果吴向珍真的去查,那卫配珊怎么办?

    许嘉泽能和吴向珍离婚吗?整个事件中,吴向珍没做错什么,况且他们有了许越这个唯一的儿子,也是许氏集团唯一的继承人,都这把年纪了,谈离婚又是多么荒唐的事。

    我默默叹息着。

    “阿越,你真的要去美国查你爸的事吗?”车上我小心翼翼地问道。

    “哎,我妈老问起这件事,再怎么着也要去查下,给她一个答复吧,说实在话,我妈这些年日子真不好过,自从我爸染上毒瘾后都是她把我带大的,这对一个女人来说真不容易。”许越叹了口气,这样说着。

    我默然。

    吴向珍固然不容易,那许嘉泽和卫配珊又容易吗?

    天下总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令人唏嘘!

    “依依,你看上去对这件事情挺上心的,是在担忧什么吗?”许越将我搂进怀里,看着我的脸亲昵地问道。

    “这事关系到爸,妈,我当然关心了。”我只能笑了下,淡淡说道。

    “可我觉得不对,好像并不是这样的。”许越歪着头看我。

    “那还能有什么呢。”我从他怀里爬起来,瞪他一眼,对他的表情感到好笑。

    “看上去你与卫配珊关系挺好的,说,你们怎么会这么的近密?她真是你的亲姑姑吗?”许越有些疑惑地问道。

    对于婚礼上卫配珊当众宣布我是她的亲侄女后,许越后来曾问过我几次,每次我都是含糊其词糊弄过去了。

    我并不愿意把我的身世告诉他。

    况且这些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了,我也不愿意再提。

    到现在为止,许氏庄园除了许悍天外,还没人知道卫配珊与京城卫氏家族的关系,更没人知道她就是卫兰青的妹妹,这一切都是许悍天为了儿子而隐藏得如此深的原因。

    但我总觉得这个包狱迟早会被打开,到时卫配珊的身世揭开真面目后,我的身世也会跟着揭开。

    这些都让我心惊胆颤。

    我不怕揭开身世,但卫兰青还在仕途上,这事若有人去告发对他肯定不利。

    这是个定时炸弹。

    “不是,只是她很喜欢我,与我投缘而已。”我若所有思地摇了摇头。

    “这样看,我的老婆还真是招人喜欢呢,就那么二次见面她就喜欢上你,并在我们的婚礼上公开承认你是她的亲侄女了。”许越半信半疑地调侃着。

    “她要承认我有什么办法呢,不过我觉得她肯定是看我娘家没人了可怜我才这样做的,我觉得她真像是我的好姑姑,凭这一点也要感谢她。”我大义不惭地说道,“以后你见了她也要叫她姑姑,否则我不依。还有,这个事情以后不要再提了,否则我不高兴。”

    “好吧,老婆大人,我依你,先不提了,来,我们好好想想晚上用哪种姿势好。”许越立即笑了起来,把头附在我的耳边暖昧地说道。

    “你……”他的气息让我的耳酥痒难耐,我用手去扶他的脸,没好气地说道:“你能不能想点别的,整天就想这些无聊的。”

    “那你说我想些什么。”许越的眸光落在我的胸前嘻嘻坏笑着:“对着老婆不想这些还是男人么?”

    说话间他滚烫的手掌隔着我的后衣衫烙得我的肌肤一片绯红,我咽喉顿时口干舌燥起来。

    “瞧瞧,很想我吧。”他敏感的感知了我的呼吸,立即在我耳边得意的笑。

    我气得伸出拳头来打他,还没落下,他用手接了过去握在手心里把玩着:“这手指真不错,柔柔软软的,特别漂亮。”

    “就只有这手漂亮吗?”被他这样握着,我笑了下,不满地问,“是不是我就比不上那个小夕了?”

    “哟,瞧,你这醋意还真是莫名其妙呢,我不是已经将她打发走了么。”许越低低的笑,握着我的手送到唇边亲吻了几下。

    我眸里有羞赧之色,脸上带着红晕,不得不承认与许越呆在一起时,我真的是很有小女人味的,哪怕在事业上已经取得了成功,像个女强人了,但在爱情面前,我永远都只是一个长不大的小女孩,这样让我感到特别的幸福。

    不得不承认,一个女人不管混得如何的好,只有得到爱情的幸福才是真正的幸福!

    “当然,还有这儿,这个红红的樱桃小嘴很漂亮,更诱人。”他的大手瞬间移到我的下颌处,握住,笑嘻嘻地轻抚着我的唇瓣。

    我眸中的波光敛滟,一闪一闪的,看得他的眸都醉了,低过来就吻住了我的唇。

    男人的两片薄唇,凉凉的,嘴里,是甜丝丝的薄荷味,与我的甘甜混淆不清,搅和成一块,搅得我头脑直发晕。

    我整个人瘫软在他的怀里,他大手掌扣住我的后脑勺,几乎就将我的小脑袋给包了起来。

    头上是车灯暖昧的暖光,有星月之光从车窗外斜射进来,朦胧一片,路旁闪亮的霓虹灯似乎成了催化剂,我们彼此深情的吻着。

    车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讨厌。”许越离开了我的唇,伸手去兜里摸手机。

    我看着他红红的脸,抿唇直笑。

    “许总,三年前血仇之所以会进到许氏庄园里来,我查到应该是内部有接应的人。”许越的手机离我很近,冷啡的话被我听得清清楚楚。

    这一番话把我和许越同时震醒了过来。

    “内部的人是指谁?”许越立即问道,我也屏住了呼息。

    “暂时还查不到,但我现在可以肯定三年前那天血仇在中了我的枪后,并不是赶过来的警察开枪将他打死的,而是被别有用心的人为了杀人灭口躲在您房子的某个角落里开枪打死了他。”冷啡的声音在夜晚特别的可怕。

    我从许越的怀里坐了起来。

    恶梦不是已经过去了吗?难道还会重来?

    “那是被什么人开枪打死的,现在一点点线索也找不到吗?”许越声音冷厉,不免焦躁起来。

    冷啡在那边沉吟了会儿后说道:“无法找到线索,当时已经结案了,没人会怀疑什么,三年过去了,别人也都忘了这事,但我今天在一个城中村里抓到了一个吸食大麻的地痞,他说起血仇之死,只说是被人灭口的,说当时有人出一个亿让他来暗杀掉你,他为了钱,铤而走险,结果反而赔了性命。”

    许越冷笑了下:“不是赵副才么,他就曾说过要请血仇暗杀掉我的。”

    “他是有,但那时已经落马了,没有那个经济实力了,应该还是另有其人,不过这个人在暗杀您失败后,怕事情败露,已经隐藏起来了,再不敢轻易露面了,不过我不会放过他的,还会继续侦查下去。”冷啡在那边认真说道。

    “好,继续查下去。”许越想了下后冷声说道:“今年的安保系统全部重做年检,新培训的保彪尽快安排到岗位上去,以为杀人灭口后就能躲过一切么,那对不起,我许越从来都是嫉恶如仇,雌牙必服的人。”

    电话挂掉后,车厢里的温度低下去了许多。

    “阿越,难道许氏庄园内部会有人与血仇勾结,在那天放了他进来?”我坐起来满脸讶异地问道:“如果是这样那个人会是谁呢?”

    许越的眸中闪过丝寒光,用手抚摸着我的脸说道:“放心,不管是谁我都会查出来的。”

    “那以后还会不会有危险?你可要小心点。”我想到了妮妮,心惊惊的。

    “放心,这个世上只有一个血仇,那个人是不敢明的动手的,他只能委托像血仇那样的人来对付我,但血仇的组织已经被我彻底灭掉了,他现在是恐慌,怕东窗事发,所以隐藏起来了,是他害怕而不是我们,这事最好不要让我查出来,一旦查出来,不管他是什么人都必定会重重惩罚的。”

    我闻言点了点头。

    说话间车子就在五星级酒店面前停了下来。

    这家酒店正是以前许越经常在午休的那家。

    许越拖着我的手来到了总统套房里。

    刚刷开房门,许越就从背后抱起了我,将我放倒在了大床上。

    “别闹了,好晚了,先冼冼睡吧。”我感到了他身上的灼热,脸有些羞红,用手推着他。

    “是要睡觉的,不过先把功课做完,放心,明天星期日,会让你好好休息的。”他邪魅的笑,开始边吻我,边动手脱我的衣服。

    我被刚才那一幕弄得心里有些惊惊的,还没缓过劲来。

    “阿越,起来,先让我去冼澡,乖。”我用手轻拍着他的脸,乞求道。

    可他不管不顾地又吻了我好一会儿后才放开了。

    我满脸羞红,站起来从衣柜里取出睡衣去到了浴室里。

    水才放到一半,我刚脱完衣服,浴室门一响,我扭过头来,就见许越正靠在门边朝我笑,他已经脱了上半身,精壮白晳健硕的身材,下身包着浴袍,白晳的脸上泛着丝动人的红晕。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