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我今晚表现不好吗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我在旁边听得怔了下,心里是一阵苦笑。

    她看人真的准吗?

    当年的梦钥不就是她看好的么!

    想到梦钥,那些往日的画面又涌了出来勾起我内心一阵苦涩痛苦。

    我借口想上厕所朝外面走去。

    会议室走廊旁有个花圃,此时夜色正浓,空气特别的清幽,我站在一盆吊篮前,深呼吸了几口气。

    “余依。”最后一口气还没来得及吞进去,身边的气流被带动搅起,一个身影来到了我的身后。

    我惊得转过身去。

    竟是萧剑锋!

    今天晚上确有请到他的!

    “萧副市长,有什么事么?”我淡淡地问,声音不冷不热的。

    “余依,你真的不知道姣姣的下落吗?”萧剑锋的面孔隐在黑暗中蒙上了一层迷雾,看不清晰。

    “当然,这几年她没有给我任何信息,想当初她是那么伤心的离开,原因你还不清楚么。”我冷冷答道,“萧副市长现在仕途一番风顺,风光无限,可谓是人生赢家,可一个人就算拥有了一切,却失去了最挚爱的亲情与爱情,真的就有那么幸福么!”

    我寡淡地看了他一眼,转身就要离开。

    “余依,我现在知道她在哪里了。”身后,萧剑锋急切的吐出了一句话。

    我的脚步顿住了。

    “她在哪里?”我扭身急忙问道。

    换了个角度,萧剑锋的脸在灯光的映照下特别的清晰,我看到了他眼底的一丝痛苦与恼怒。

    “果然,她在那里,真是不出我所料。”他唇角有丝冷酷嘲讽的笑意。

    “在哪里?快说呀。”我有些等不及了。

    “新加坡。”萧剑锋咬了咬牙关说道:“我的人在新加坡发现了她的身影。”

    新加坡?我有些迟钝!

    “难道是在段清云那里?”看着他的脸色,我意识到了什么,脱口问道。

    “不然呢。”萧剑锋冷笑一声:“她一个女人带着孩子不依附于男人还能怎么生活呢。”

    我一听这话酸不溜秋的,没什么友好的意思,不禁有些恼火。

    “萧剑锋,你也知道一个女人带着孩子不容易,可这些年你都干什么去了,又做了些啥?现在知道林姣姣在新加坡了,那你为什么不赶过去把她找回来?还是,你又要结婚了,或者你爸妈妈又要逼你结婚?”

    我话声落,萧剑锋脸上闪过丝惭色,可很快就是一脸的冷漠了。

    “我去找她干什么,她现在有了段清云那样出色的男人罩着,还需要我么。”他冷冷说道,语气里有不屑。

    我听了,真想上去狠揍他一顿,厉声喝道:“萧剑锋,看来林姣姣真的是白认识了你一场,也白白为你生了孩子,好,就算你对林姣姣心有顾虑,那皓皓呢,他可是你的儿子,现在都快五岁了吧,你就不想看到自己的孩子么。”

    萧剑锋听到这儿激动起来:“你以为我不想看到孩子,可她瞒着我去到段清云身边整整三年,连个音讯也不给我,这三年里,我去过新加坡很多次,甚至找到那个该死的段清云询问过,他可从没告诉过我林姣姣在他那里,你让我怎么办?要不是前几天我的一个朋友,另一个市的副市长在新加坡考察时无意中看到了她,这辈子我怕是都见不到了,她如此对我,我还有必要赶过去吗?只怕去了也是白去,还不知道她现在是段清云的什么人呢,我就说了,一个女人带着孩子能走到哪里去呢,原来是有‘高人’在背后护着,呵呵。”

    说到最后,他竟然呵呵笑了二声,声音有些悲沧。

    我看着他,他到底是不是真爱林姣姣呢?就像许越那样爱着我的那种爱呢?

    如果是真爱,现在已然知道了林姣姣的下落,他应该排除一切追上去呀。

    可他的眼里现在除了痛苦外就是恼怒与不屑!

    “萧市长,晚会已经结束了。”正在我思忖间,他身边的工作人员走了上来轻声提醒着。

    “好。”萧剑锋答应了声,带着工作人员转身走了。

    我站在原地,愣着出了好一会神。

    “许越哥哥,今天晚上我表现得怎么样?”返回会场时,客人基本已经走光了,我正欲进去时,就听到了一个甜美的声音,心悸了下。

    “还不错。”许越淡淡笑了下,随意地应付道。

    “你叫小夕吗?啧啧,长得可真漂亮。”身侧的吴向珍看到小夕后眼前一亮,立即拉住她的手上下打量着,啧啧夸奖着。

    小夕愣了下,立即明白了眼前的这位贵妇人是谁了,脸上瞬间就是羞赫的红晕,对她甜甜一笑,真诚地说道:“阿姨,是的,这次多亏许越哥哥给了我这个机会,让我能为那些有困难的儿童略尽点绵力,从小我就是个孤儿,受尽了冷落,真的知道他们的感受的……”

    说到这儿,她清亮的眸子里有了层雾气,眼泪汪汪的。

    不愧是表演系毕业的,前一刻还是笑容甜美,转眼间就泪眼汪汪了。

    不知怎么,我就想到了以前的梦钥!

    只不过,她比起梦钥要理性得多,她只是个孤儿,没有家世背影,无法兴风作浪什么。

    我并不愿意这样的去想一个女孩子,可她这样的言行举止,真让我感到她清纯的外表下藏着很深的心机,是很让我不舒服的。

    明明就是来噌热度的,却偏说成是来献爱心的,这种小伎俩谁会看不出呢,当然,除了我这个自认为很会看女人的婆婆了。

    “哎哟,真真是个懂事的好孩子,人美心更美,多善良呀。”吴向珍眸里的亮度又深了几分,语声更亲切了,“今年多大了呀?”

    “阿姨,我今年二十一岁了。”小夕微笑着响亮地回答道。

    “好,好,不错,真年轻。”吴向珍笑得眸眼都眯了起来,上下打量着她的身子。

    “妈,该要回家了。” 这时一旁的许越对吴向珍这样的过度热情有些反感了,在旁边淡淡说道。

    “哦,好。”吴向珍这才放开了小夕的手,笑眯眯的:“小夕,有时间让你许越哥哥带着来许氏庄园玩喽。”

    “好的,一定会去拜访阿姨的。”小夕笑得眉眼弯弯的,特别的温顺乖巧。

    “小夕,时间不早了,你也快点回家吧,女孩子家不要在外面呆得太晚,要注意安全。”许越看了眼吴向珍和小夕,拧紧的剑眉又深了些,催促着。

    “好,许越哥哥,我马上就回去了。”小夕于是乖巧地答应了,转身就走。

    “对了,小夕,这个慈善基金形象代言人你就当到今天为止吧,以后公司会另外安排人。”许越突然想到了什么,叫住了她说道。

    小夕的脸一白,立即闪着水汪汪的眸眼看着他问:“许越哥哥,为什么要换人?我今天晚上表现不好吗?”

    “许越没有看她只是说道:“你今晚表现不错,但不适合当这个慈善基金的形象代言人,你还是专心去演你擅长的戏吧,这个慈善基金的代言人以后从受过支助的孩子们中间挑选出来。”

    “哦,这样呀,好。”听到这儿小夕才松了口气,刚刚发白的脸上飘过了丝红晕,脆生生地答应了声,又再次向吴向珍礼貌地告别了,才转身走了。

    “这女孩子怪好的,干嘛要撤掉她?我觉得她挺适合做这个形象代言人的。”吴向珍看着她聘聘婷婷走远的背影,心里很可惜呢。

    许越皱了下眉头:“妈,她是学表演的,只是过来露下脸的,演戏才是她的主要事业。”

    “哦,太可惜了。”吴向珍喃喃着。

    我终于还是走了进去。

    “妈,您先跟管家回去吧,我跟余依今晚就不回家了。”看到我进来,许越的眉头舒展开来,唇角浮起了抹笑意朝吴向珍说道。

    吴向珍看了他一眼,不满地说道:“你这是只要有了老婆,那是一刻也看我这老妈不顺眼了,处处嫌我碍事。”

    “妈,您这是想到哪里去了。”许越无奈的开口。

    “好吧,我先走了,不打扰你们了,不过我可要提醒你们注意好身体,不要玩得太晚了。”吴向珍又看了眼我的肚子,这样叮嘱着。

    我被她看得浑身起鸡皮疙瘩,还是微笑着答应了。

    “对了,阿越,我让你去美国查查你爸的事,怎么样了?”吴向珍刚准备走,突然又想起了什么来,立即这样问道。

    许嘉泽的事么?

    我心惊跳了下。

    “那个叫卫配珊的女人到底与你爸是什么关系?我可听说,这些年她一直与你爸呆在一起的。”吴向珍的脸突然间又黑又沉,声音冷厉。

    卫配珊!我姑姑!吴向珍要查她了!

    我的心连着眼皮一起跳了下,手指握紧了。

    “妈,您这是听谁说的?根本没这回事。”许越耳根动了下,搂着吴向珍:“爸还在戒毒所里,您安心养晚年吧,爸现在身体也不太好。”

    “他身体不太好,就应该由我这个妻子去照顾,可你爷爷对此事讳莫如深,不管我如何去问,他都是淡淡几句话打发了我,这算什么事。”吴向珍情绪有些激动,“不行,这个事情我必须要查清楚。”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