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邂逅星空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第三章

    “钟秘书,传达下去,9:40开会,迟到的记考勤上。”放下电话后我看向了钟秘书。

    “好的,余总。”钟秘书立即答复道。

    “对了,今年的慈善晚会邀请嘉宾有没有什么问题?”我看着那张下周计划表,眸光停在周六的慈善晚会上。

    这个儿童救助慈善机构正是为三年前我肚子里流掉的孩子举办的,一则为了纪念他,二则也是为了代表许氏集团真的做些善事,救助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困难儿童。

    “余总,全都接受了邀请,但洛天王因为有一档节目与我们慈善晚会撞期,恐怕出席不了。”钟秘书口齿清晰的答道。

    钟秘书是我在人才市场里千万份简历中挑选出来的高材生,虽然长相普通,但办事能力十分出色,我很看好她。

    “能不能请他灵活调动下尽量争取出席呢?”我皱了下眉,沉吟着问。

    这样的慈善晚会邀请到的名人越红越有利,洛天王可是近年来娱乐圈最有实力的男明星,他不仅演技好,圈内人品好,影响力也很大,近年来,大红大紫后的他就开始了投资,发展商业了,旗下公司的效益都不错,实力不容小看。

    “这个俞姐早已经调停过了,但那边的经纪人只是摇头。”钟秘书有些为难地说道。

    “俞姐呢?”我问。

    “俞姐昨晚上应酬很晚,今天会迟点来上班。”钟秘书笑笑说:“昨晚上与万正公司老总喝酒,那老总酒量实在太大了。”

    我一听紧张起来:“她身体没事吧?”

    “应该没事的,您放心,愈姐在这方面是老将了,有经验得很呢。”钟秘书笑了。

    我点下头:“那你先出去忙吧,我有事再叫你。”

    “好。”钟秘书走了出去。

    我端起桌上的水杯喝了口,陷入了沉思中。

    三年前,我把设计公司从许氏集团分化出来后,可谓是一穷二白,当时公司赖以生存的唯一法码就是许越之前与各个顶尖物业签订的一批园林设计合同,可就是这样一批合同也是艰难万分,他们一旦知道我的设计公司不属于许氏集团后担心鸡飞蛋打,出不了高端作品,好几家企业就解除了合同。

    万事开头难。

    那个时候的我还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设计师,没有人会相信我的实力的。

    后来连许越也劝我不要固执了,安心呆在家里就好。

    但我不服输!

    连着好几天坐在电脑前不分日夜地浏览着众多的简历,凭借自己慧眼识珠,终于找到了二个特别有灵感才华的设计师:齐振云,金依梅。

    虽然他们同样的名不见经传,但其才华很快就显露出来了。

    尔后,我三次去请还在龙氏控股备受挤压的俞初南。

    她被我感动,终于答应了我!

    然后我与他们一起彻夜投入了设计事业中,终于给第一批仅剩的那几家交出了圆满的答案。

    当然,这背后也有许越的功劳。

    当年,他与段清云公司合作举办的那次设计竞赛,把我的作品送过去后,拿到了冠军,然后二家公司开始合力包装我,我渐渐展露出来。

    更重要的是我的那幅作品很快通过了美国最权威部门的认证,一举奠定了我在设计界的地位,再后来,随着我公司的优秀设计产品不断面世,一时间,我的公司风头雄起,远近赫赫有名了。

    被人认可,有了名气后,一切的发展就是自然而然的事了。

    门铃声很快响了起来。

    “请进。”我抬起头来。

    只见陈世章风风火火的赶了进来。

    “表嫂,我可没迟到,你看刚好9点整。”他一身特别艳丽的蓝,头发黑得发亮,肌肤如女人般白腻,看上去更加妖孽了。

    “陈世章,我让你去帮我查找林姣姣的下落,这一查就是三年过去了,却连根寒毛也没找到。”我看着他不满地问。

    “哎。”他一听,耸耸肩,做了个搞怪的表情,摇摇头:“她消失得如此彻底,我也不知去哪里找呀,各种办法都用过了,可世界之大,她又有心藏起来,我能怎么样呢?”

    林姣姣,你到底去哪里了?

    我表情严肃,站起来走到落地窗前俯视着一幢幢的高楼大厦,三年前如果她不离去的话,那必定会成为我公司的一员,如今,我的公司安好了,她的日子也不会差到哪里去的。

    可像她这种生活在爱情中的女人,钱与安逸的生活是远不如爱情对她重要的。

    爱情才是她的全部。

    她活在爱情里,若缺失了,就如同鱼儿离开了水,无法承受痛苦的她,只能是选择彻底消失去疗伤了。

    这三年里我没少找她,但都是大海捞针。

    现在的萧剑锋已经当上了A城的副市长,上次卫兰青抓获赵副才有功,回到京城后立即升了职,稳坐高位。

    就在前段时间里他终于提携萧剑锋当上了A城副市长。

    萧剑锋也曾来找过我几次,为了林姣姣。

    而我也打过好几次电话给他,当然也是为了林姣姣。

    我不知道萧剑锋到底有没有用心找过,可我用心找过了,均是杳无音信。

    “陈世章,这二天你负责碧绿园的设计方案整改。”我想到了早上市场部总监水慕谣的汇报,这样吩咐道。

    “好。”陈世章满口答应了。

    我回头对他笑了下。

    其实这几年陈世章的功劳也不小。

    公司成立之初,我每天带着旗下工作人员研究设计图纸,公司的一切大小事物都交给了陈世章来打理,若没有他,我公司也起步不会那么快的。

    “陈世章,还记得三年前许越对你说过的话吗?”我歪头看着他,笑眯眯的。

    “什么话?”陈世章眨巴着眼睛装糊涂。

    “你真不记得了?”我清了清嗓音,笑容如花。

    “真不记得了。”陈世章嘿嘿笑着,继续装逼。

    我双臂环胸,歪头看着他:“陈世章,三年了,我的公司也不错了,你的任务算是圆满完成了,你可以回许氏集团向许越邀功请赏,他曾说过的,要提你当许氏集团副总裁,去吧,他那才是最大的跨国集团公司,去到那里才有用武之地,我这公司毕竟太小了,你已经升无可升了。”

    “哈,哈。”他连着打了二个哈,兰花指一摸头,胸一挺,头昂起,十分的大义凛然:“不要说了,我还是觉得跟着余总最好了,余总比起许越那小子重情义多了。”

    说完又发扬他那妖孽风格,走到我办公桌上端起我的水杯,双手送呈到我面前巴结地说道:“余总刚才说了那么多话,一定口渴了,快喝点水润润喉。”

    “陈世章,少给我来这一套,我就问你一句话,到底要不要回去?如果要,我现在就给许越打电话,或者我亲自送你回去也可以,你可千万不要担心什么,他说的话,我是见证人,决不会食言的。”我接过水杯,喝了口,很正经地问。

    陈世章一听也不再没正形了,站直了身子:“余依,我真的是更愿意呆在你这里的,许越要求太严了,不好玩,且那小子天天盯着我,一点自由也没有,这事以后再说吧。”

    我看着他无比真诚的脸,判断他说话的真实性,特意点醒着:“陈世章,如果你认为在我面前承认想回许氏集团就是不想呆在我的公司,是对我的轻视,怕我到时在许越面前给你小鞋穿,那这点你大可以放心,那是完全不存在的。”

    “当然了,天地良心,我可从没那样想过。”陈世章一听,立即举手向我表态。

    我噗的笑了下:

    “陈世章,我希望你在我面前别这样油嘴滑舌的,还是那句话,只要你愿意回去,随时跟我说,我保你心想事成的。”

    “好。”他笑了起来,“请放心,如果我想回去是不会客气的。”

    “那就好,先去准备下吧,马上就要开会了,今天的任务是研究最顶尖的一个物业园林设计模型。”我从他面前走过,坐到了办公桌上开始整理起了文件。

    陈世章则顿了下后扭着腰肢走到我面前挺神秘兮兮地问:“余依,下个星期六的慈善晚会,怡怡小姐会不会来?”

    我一听,抬头瞪着他:“陈世章,我劝你正而八经地谈个女朋友吧,别玩了,那些电影明星你外公是不会同意的。”

    “哎,玩玩嘛,我还小呢。”陈世章用兰花指摸了下头,不以为然地说道。

    我只得放下手中的文件,“陈世章,你真的不小了,如果在过去,孩子都能打酱油了。”

    “好,行,行,我先走了。”陈世章知道说不过我,忙举起双手来说了句,转身一溜烟的跑了。

    我摇了摇头。

    A城天尚街最顶级的餐厅。

    金碧辉煌的大厅里,随处可见西装礼服的男男女女,现代时尚感十足。

    高档的餐桌中央,有个小圆形舞台,上面是从全国乃至全世界请来的知名乐队正在弹奏着最动听优雅的世界知名歌曲。

    我手拿着红色精致的化妆包走了进来,坐在了最靠窗的清幽的软椅上,立即有服务员给我送来了惯茶喝的上等龙井。

    我坐着,慢悠悠地喝着茶,品尝着茶香,等着许越的到来。

    这三年来,我和许越约定俗成的,每天中午都会在这里吃午饭,欣赏高雅音乐,然后到楼上的客房午休。

    “小姐,请给我来一首‘邂逅星空’。”我刚坐下不久,斜对面的餐桌上竟然传来了一个深沉动听的男声。

    ‘邂逅星空’!

    我被这几个字打动了。

    那可是我最爱听的音乐!

    我即抬头望去,心底略微惊讶。

    只见斜对面的餐桌上坐着一个男人,一双幽深的眸子正盯着舞台中央的吉它弹奏者手上,他修长白晳的指尖正放在白净的餐桌布上和着美妙的音乐轻点着,就那么一个侧脸,已够让许多女人尖叫了。

    这男人是谁?

    我很讶异!

    三年来我随着许越几乎见识了所有A城上流商圈的人,但从没见到过他!

    他的脸很陌生!

    我再仔细看了他一眼。

    他眸光深沉,穿着考究,身上的衣服虽叫不出什么牌子,但特别的有档次。

    就那么静静地坐着,他身上那种特别淡雅高贵的气息瞬间就能把周围的人给比下去。

    “邂逅星空。”我的手指轻抬起放在下颌处,有些迷茫的念了句。

    眸光不由自主地朝他看过去。

    毫无预兆的。

    他幽深的眸光也朝我看来。

    我们的眸光竟在空气中相遇了。

    我吓了一跳,脸微微热了下,迅速别过了头去。

    这可是我与许越结婚后第一次去打量别的男人,对我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的。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