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四章她要自杀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我脸上变色,看了许越一眼。

    许越刚才还柔和的脸瞬间僵硬起来,好一会儿后,他才沉声开口:“阿姨,有什么事吗?”

    “许越,不好了,梦钥要自杀,她已经把自已关在房子里三天三夜了,不吃不喝的,今天我让管家想方设法撬开了门,她在里面早把自己穿戴得整整齐齐的,我们进去时,她拿把刀放在了自己的颈动脉上要自杀。”何锦云惊慌失措地在电话里哭了起来,“许越,求求你,过来劝下我女儿吧,我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她要死了,我也不想活了。”

    许越的脸阴沉得厉害,只沉默了会儿后立即说道:“这样的事,您应该叫心里专家或者医生过去,我去了也没有用。”

    “许越,你难道不知道吗?梦钥这样做的原因都是因为你呀,我知道你不爱她,也不乞求你能娶了她,可这毕竟是一条鲜活的生命,请你过来开导下她吧,让她度过这一难关,我保证以后再不会来求你了,可她现在真的已经魔怔了,恁谁也劝不醒,医生早已经来了,甚至连警察都在,可谁也没办法,她手中的尖刀太锋利了,这抵在颈动脉上,稍一动就会刺进去,我们都不敢乱动,求求你了,许越,就当是帮下阿姨好吗?”何锦云在那边哭着哀求着。

    可许越几乎没想什么,仍然直接说道:“阿姨,您女儿是什么人您应该更清楚,我不应该再去招惹她了,况且这样的事情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三天前她差点杀了我的女人和孩子,我没有计较已经是尽到极限了,像这样的女人,我再不想与她有任何纠缠了,因此,不管你怎么说,我是不会过去的。况且她那不是因为爱我,而是极近疯颠,有精神病了,您应该去找有名的心里专家而不是,我已尽过力了,对不起。”

    说完,他毫不犹豫地挂掉了电话。

    电话挂掉后,那边又打了过来,可许越看到那个电话号码后说什么也不愿接了。

    我听着这些话,黯然神伤,无尽的唏嘘。

    一会儿后。

    我的电话响了起来,我拿起来一看竟是个陌生号码。

    很奇怪,这个手机是许越三天前才给我的,号码也是新的,怎么会有人知道这个号码呢。

    可能是野电话。

    我可懒得去接。

    可手机响了一遍后又响了起来,不停地响着。

    我心惊胆颤的,只得接了起来。

    “余依,求你让许越过来安慰下梦钥,挽留下她好不好?我知道他爱的是你,我可以给你保证,只要过了这关,我就会带着梦钥永远地离开这里,离开A城,去到一个无人认识的地方重新开始生活,我保证以后我们再不会出现在你们的面前,我会让她彻底忘掉这件事的,但现在,我求求你,看在我是一个母亲的份上,请你答应我让许越过来安慰下她吧,这孩子已经走火入魔了,眼里心里只有许越。

    哎,这事真是我的错,从一开始就错了,那个时候当知道许越不爱梦钥时,我不应该阻止的,可现在已经迟了,请你让许越过来下好吗?,不会了耽搁他多少时间的,请原谅我,我只是一个母亲,就这么一个女儿,如果她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电话竟然是何锦云打来的,我不知她是怎么知道我这个电话号码的,她一味地在电话里痛哭流涕,苦地苦哀求着我。

    我一时左右为难。

    说实话,我也有女儿的人,对于一个母亲来说,这种心情我是能够切身体会的。

    每一对父母,为了孩子是什么都愿意去做的。

    “余依,就当我是跪着求你了,好吗?”何锦云在电话里继续苦苦哀求着,我一点也不怀疑,如果她现在就在我的面前,一定会向我下跪哭求的。

    我握着手机,心里难受,良久也不出声。

    许越大概也知道是谁打给我了,阴沉着脸,就要来接过电话关机。

    可那边何锦云的哭泣声终究是打动了我。

    我扶开了他的手,看着他:“阿越,去看看吧,如果你过去能救她一命,我也是高兴的。”

    许越惊讶地看着我:“依依,你是不是疯了?那个女人的伎俩你又不是不知道,她那是威胁吓唬别人的,不要理她了。”

    “余依,这次梦钥是当真的,否则我也不会打电话给你们了,求求你们,看在我一个母亲的份上,一定要来救救我的女儿啊。”何锦梦在电话里哭得哀肠寸断,痛苦无比。

    我咬了下牙:“好吧,我答应你,我马上陪着阿越前去,但只此一次了。”

    “谢谢,谢谢。”何锦梦立即惊喜的道谢。

    “余依,你竟然答应她了,是不是脑子进水了?”许越听到我答应她了,脸都黑了。

    “阿越。”我双手绕过去吊在他的脖子上,撒着娇:“就当是做做善事好吗?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们还是尽量去试下吧,若不行,真怪不得我们了。”

    许越眸光沉沉地看着我,仍是不答应。

    “阿越,就当是为我肚子里的孩子积积德吧。”我昂着脸请求他,双手摇着他的头。

    “好吧。”他无奈之下只得答应了我。

    “那我们走吧。”我站起来挽着他的手臂。

    他轻叹一口气,反过身去,在我面前蹲下来,闷声说道:“来,我背你。”

    “好,谢谢。”我毫不犹豫地一下就趴在了他的后背上,双手搂着他的脖子。

    “卖狗肉呀。”他背起我,故意叫卖起来。

    我咯咯笑着。

    梦开阳的家离许氏庄园并不远,许越带着我很快就赶到了。

    刚走进梦家别墅,就听到了十分嘈杂的吵声。

    我们抬头望去时,只看到许多人正围在二楼的一间房子前面,有警察,医生甚至还有梦老爷子及家里的一些佣人。

    梦家的别墅很大,由前后二个独栋围成了一个整体,花园都是很高级精致,二个别墅中间是用空中花园连接起来的,里面奇花异草,装潢得十分考究奢华。

    走进梦宅,我就感觉到老天特别的不公平,梦钥几乎拥有了一个女人梦寐以求的各种东西,原本,她生活得很幸福快乐,是上流社会的宠儿,假如,她没有爱上许越的话,现在应该是众多豪门公子追求者之一,会很幸福,假如她没有梦开阳那样的一个爸,她一样会很幸福。

    可命运就是这么神奇,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却还是走上了这样的一条不归路。

    这就是命诶!

    “小钥,听妈妈的,放下刀,你想要什么跟妈妈说呀。”二楼房子外面,何锦云嘶哑着嗓音喊道:“妈妈只有你一个女儿,你要出了什么事,让妈妈怎么活下去呀。”

    “妈妈,女儿不孝,对不起您,您以后要多多保重,我失去了许越哥哥真的不想活了,我的人生再也看不到任何希望了,我这样活着生不如死,不如死了好,请原谅我的自私,妈妈,我爱您,如果有来生,我一定还做您的女儿。”梦钥在里面带着哭腔回答道。

    “小钥,我的傻女儿呀,你这是在要妈妈的命呀,快看看妈妈吧,把刀放下来,你想要怎么样,妈妈都能答应你的。”何锦梦撕心裂肺的哭,肝肠寸断。

    “不,妈妈,已经迟了。”梦钥在里面哭着:“如果很小的时候,你们不是告诉我,这辈子我要嫁给许越哥哥,我也不会爱上他,也不会有今天的痛苦了,现在,你就是给我金山银山,摘天上的月亮给我,我也不会幸福了,已经回不去了,太迟了。”

    “不迟,不迟,你不是要许越哥哥吗,看,他已经来了。”我和许越才一走过来,围观的人就立即给我们让出了条道来,许越一路上紧握着我的手,十分的淡定,何锦云一看到他就像看到了生的希望般,立即拉起了他的手臂朝着梦钥喊道。

    我看到梦钥正穿着一套非常名贵的礼服坐在床上,头发披在后面,头上戴着白色的婚纱罩,脸色苍白无神,脸上那一道道伤疤非常的丑陋,尽管如此,她还是化了很浓的妆,透过精致的妆容仍然能看出一个美丽女孩子的娇柔与艳丽。

    她确实是个美人!却在错的时间绽开了花期,没有让那个本该属于她的男人看到。

    当何锦梦拉着许越对她讲话后,她的眼眸立即落在了许越的脸上,眸光痴缠,满脸的激动。

    “许越哥哥,你后悔了?现在才发现爱的人是我对吗?”她激动不已,脸上都是红晕,手握着尖刀抵在自己的颈动脉上不停地发着抖,眸里却含着希望的光。

    可许越只是沉然站着,紧紧握着我的手,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冷冷说道:“不,我心爱的女人永远只有一个,那就是余依,我的妻子。”

    梦钥脸上激动的光渐渐暗淡了下来,握着尖刀的手指不停地抖动着,在许越这句话的刺激下,她手用了力,尖刀刺进了她的肌肤里,我看到有鲜血顺着她的脖颈流了下来。

    “不要,女儿,快放手。”何锦云看到血后整个人要疯了般拉着许越的手臂,“许越,求求你,先顺着她的话说好吗?我们不会当真的。”

    可许越眸光如铁,冷冷说道:“你们不会当真,但她会当真,我根本就不爱她,却要违背良心说爱她,这是欺骗,只会害了她,她自小就在这样的欺骗中长大,因此才会变成现在的这个样子,你们还不清醒吗?”

    “可现在如果不这样,她真的会死的。”何锦云急了,哭得凄惨。

    “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也无能为力,我总不能编个虚假的承诺给她,然后让她在这样的梦中生活着吧,将来这个梦总会醒,到时对她来说只会更加的残忍与不堪。”许越非常理性地答道,声音很冷。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