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二章我从没爱过你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贱人,你想夺走我的许越哥哥,幸福的生活着,告诉你,门都没有。”梦钥的声音像从地狱里飘出来的,特别的阴森恐怖。

    我身子瑟瑟发着抖,双手死死地搂着树干。

    “梦钥,许越根本就没爱过你,你不要乱来,爱情是不能勉强的。”我看着疯狂的梦钥心惊胆颤的喊。

    水池的水虽然不太深,但这么冷的天掉下去很难想象会怎么样,我的手搂着树干,可那棵树干也不粗壮,已经在摇摇欲坠了,我开口喊叫了几声,可这么冷的天,病人大都呆在病房里,此时的花园里是没有一个人影。

    我最紧张害怕的还是肚子里的孩子。

    “余依,我要杀死你的孩子,让你从此后生不如死。”梦钥哪会管我的叫喊,狞笑一声,从身上拿出把明晃晃的尖刀来朝我逼近过来。

    “不要,救命呀。”我的双脚踩在鱼池边上,小树干随着我摇摇欲坠的,眼看着梦钥就朝我逼近了,在极端的害怕中,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我搂着树干猛地一弹跳,身子竟然跃了上来。

    可在我落地的那一霎那,扭到了脚跟,一阵剧烈的疼痛从我的脚踝处袭来,我甚至来不及顾及这种痛感,梦钥血红着双眼,拿着的尖刀就朝我肚子上刺来。

    惶急之下,我灵巧的一侧身,躲过了。

    可梦钥已经红了眼,举起尖刀又朝我刺来。

    我只能连着躲避,偏偏脚痛得厉害,躲了几个回合后,额上全是冷汗,浑身虚弱得没有一点力气了。

    曾有人说妒忌会让一个女人丑陋得像头魔鬼,甚至比起男人来还要恶毒十倍,此时的梦钥就是这样的魔鬼。

    在我用尽了力气躲避她好几次刺杀后,只能爬起来扭着腿跑。

    而梦钥举着明晃晃的尖刀,血红着眼睛,在后面追着。

    我担心肚子里的孩子,只想尽快躲开这个疯子。

    “阿越,阿越,快过来救我。”在我跑着时,扭伤的脚踝异常疼痛,得不上力时一个踉呛就摔下去再也无力爬起来,我大声喊着许越的名字,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住手。”正在尖刀就要刺进我肚子里时,随着一声厉喝,一道人影飞速冲了过来,一脚就踢掉了梦钥手中的那把飞刀。

    “哎哟”一声,梦钥惨叫了下,手中的尖刀被踢得直接飞入了水池里。

    “许越哥哥。”梦钥率先看到是许越来了,眸里放出奇光异彩来,高兴地叫了声朝他跑来。

    “依依,你怎么样?”可许越连看都没看她一眼,只是蹲下来抱住了我焦急地问道。

    “阿越。”我睁开眼睛看到了许越那双关切动人的眸子,心底一松,叫了声,双手抱住他痛哭出声来。

    “不要怕,有我在。”他将我轻轻抱起来,脱下他的西装包住了我,轻拍着我的后背。

    “许越哥哥。” 梦钥在离我们几步远的地方站住了,轻声叫道,慑于他身上骇人的气势,并不敢直接上前了,只是站着痴痴地看着他。

    “依依,你先在这里坐下。”许越抱着我,把我放到假山旁一块石头上坐着温声说道,尔后站起身子来,眸光凌厉的朝梦钥望去。

    “许越哥哥……”梦钥有些害怕了,脚步不由自主地后退着。

    “住口。”许越怒声打断她的话,暴喝一声,“你也配叫我吗?”

    “我……”梦钥一张满是伤口的脸上写满了灰败的暗色,眸里带着绝望的光:“许越哥哥,你就那么爱她吗?”

    “没错。”许越满目阴沉,眸光如利刃般射向梦钥,咬牙怒喝道,“梦钥,你实在太过份了,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刺杀我的女人和孩子,这次,我不会再原谅你了。”

    “可是许越哥哥,那天你也说你爱我的呀。”对上许越满目的阴森,梦钥颤颤惊惊地问道。

    “爱你?”许越一声冷笑,步步朝她逼近,“梦钥,我早就对你说过了,我从没有爱过你,可你为什么一定要痴缠着我?这么多年,我努力来偿还你,弥补你,可你变本求厉,一而再,再而三的,一点点地把我对你的那丝怜悯与同情全部消耗掉了,你认为现在的我还会原谅你吗?”

    许越的眸底渐渐浮现出一团可怖的唳气,俊逸的脸也变得异常的狰狞可怕起来,他上前几步,伸出双指一下就紧锁住了她的咽喉,手背的青筋突起。

    “呜,啊。”梦钥的脸瞬间由一片胀红就到青紫色了,她挣扎着,眼泪开始大朵大朵地掉落下来,眸底里是深深的不甘与痛苦。

    “告诉你,别再挑战我的底线,否则我一定会把你给杀了。”在梦钥的脸快要乌青时,许越终于松开了她的脖子,抬起手来狠狠扇了她一巴掌。

    立即,梦钥的身子像块飘浮的黑布在空气中像遇到了龙卷风般就那么直直地飞了出去撞到了假山的石块上再狠狠坠落在地。

    “梦钥,从此后我与你一刀二断,你若再敢伤害我的女人和孩子,我一定会一刀一刀地把你凌迟死的,你要知道我虽然不屑于伤害女人,但如果再三触碰到了我的底线,我一定会毫不手软的。”许越的声音冷冽如冰,不带一丝温情,话语异常严厉。

    “哇”的一声,像块烂布般倒在地上的梦钥口里吐出了大口的鲜血,她的半边脸瞬间高高肿起,想必许越的那一巴掌是下了狠力的。

    本就是伤疤累累的脸,再在这一巴掌下更加狰狞丑陋了。

    “许越哥哥,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们很小就认识了啊,我记得那时你对我没有这么冷的,你能告诉我,这么多年,你有爱过我一点点吗?”一会儿后,梦钥一只手撑着地,费力地问道。

    许越冷漠地看着她:“没有,一点也没有。”

    梦钥的脸惨白得像张白纸,她悲痛地笑了下,不甘心地问道:“那次呢,在我替你挡刀断右臂救你的那次呢,难道你对我也是一点点感觉也没有吗?”

    “没有。”许越越加冷漠地说道:“我从没要求过你那样做,那只是你一厢情愿地,我是男人根本就不需要你来替我挡刀,而且那一切还是你爸爸梦开阳故意设的局,你说我能对你们有好感吗?”

    许越冷冷说到这儿,停了下又说道:

    “但你那天的行为到底还是为了我,让我看到了你的善良,想到你毕竟还是与梦开阳不同的,因此,那天还是让我对你有了点感动与愧疚,正因为如此我原本是答应了会娶你的,可你却利用这点一而再再而三的要挟我,逼迫我,早让我十分的腻烦与恶心了,这期间,你甚至三番几次地毒害我的女人和孩子,就这些已经抵上你的恩情只多不少了。”

    梦钥呆呆坐在地上,脸如死灰。

    “梦钥,一个人贵在有自知之明,你这种毫无意义的纠缠只会让我更加讨厌你,恶心你,因此,如果你还有点理智,那就此时醒悟过来还不为晚。以后,你可以去找个爱你的男人,走完自己的人生路,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如果你要再来招惹我,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从来就不是个纯粹的善人,对你绝不会毫无原则的忍让的,若你一定要执迷不悟下去,我必定会对你毫不手软。”

    此时梦钥的半边脸肿得通红,而另一边脸由青到白,再到面如死灰的,脸上的那些丑陋的伤疤扭曲着,让她看上去异常的恐怖可怕。

    她,突然哈哈地狂笑了起来。

    “许越哥哥,我若失去了你,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你知道吗?当血仇抓住我时,我心里全部都是你的影子,他把我抓到附近的洞穴里,每天变,态地强,奸我,还在他愤怒的时候,拿刀在我脸上划,毁了我的容,我本来早就想死了的,可我想到了你,不想死,因为在那天我听到了你对我说:小钥,我也爱你。知道吗?就那句话,几乎点燃了我生命的全部希望,我硬是强撑着活了下来,用尽办法从血仇手里逃了出来,只为想见你一面,现在总算是见到了,心也彻底的死了。”梦钥流着泪一句一句地说着,唇角边不停地流出鲜血,那种绝望与心碎看得人触目惊心。

    可许越只是冷漠地看着她:“梦钥,你难道不知道吗?我那天只是为了转移血仇的视线的,我是为了救余依,如果你一定要自作多情那样去想,那我也没有什么办法,作为一个女人,你连最起码的道德与善良,羞耻之心都没有,你说像你这样恶劣的,丧心病狂的女人,我会去爱吗?从一开始我就明确告诉过你了,可你偏要我行我素,自以为是,结果导致了这个下场,告诉你,现在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是你残忍恶毒的报应。”

    “好,好。”梦钥忽然又大笑了几下,笑得特别的凄凉。

    她试着几次爬起来,可每次刚爬起来又摔了下去,嘴里都是血,地下也有一滩吐出来的血。

    不知为什么,看着这样的梦钥,我的心特别的难受。

    人之初,性本善!

    我想梦钥最开始也不会是如此恶毒的吧,只因为爱错了人,执念于此,又心胸狭獈,一时被妒忌冲昏了头脑才导致了今天的这一切。

    最可恨的是她的父母梦开阳夫妇。

    他们显然没有告诉她如何去面对失败与挫折,而是一味地太过溺爱她,自小让她像个公主般高高在上的生活着,而更为可怕的是,当梦开阳意识到许越并不爱自己的女儿时,并没有给她做心里辅导,积极地引导她走出去,反而在背后策划给许越下药,想让他们强睡在一起,造成生米煮成熟米的后果来逼许越就范,甚至丧心病狂到利用自己的亲生女儿来冼黑钱,这样下来,梦钥能走到今天这步一点也不奇怪。

    其实女人很多时候会变坏,大都与爱情有关,爱上一个不该爱的男人,爱而不得,在妒忌,愤怒,不甘的心态下,渐渐的迷失了本性,最后彻底毁了这个女人。

    这个时候我反倒有点可怜起梦钥来,一个如此聪明漂亮的女孩,甚至在最开始时对爱人也还是有本能的善良的,不忍心看着许越毁掉,自发地替他挡了一刀。

    只是在梦开阳的错误引导下,一步步地毁掉了自己的人生,这是多么的悲哀。

    梦钥大口大口地喘了几下气后,开始尝试着站起来。

    她似乎被血仇毁坏得过于严重,站起来时都是踉跄的,特别艰难,最终在几次摔倒后,还是站了起来,但走路都不稳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