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温馨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哎。”只这一声‘奶奶’竟让吴向珍原本还有些紧绷的脸瞬间温存了许多,甚至脸上浮起了慈爱的笑意来。

    她仔细看着妮妮的小脸,脸上的那份笑意越来越浓,我能看得出来,那是十分喜爱的表情,并不是刻意挤出来的笑。

    最后,她的手放到了妮妮的小脸上,动作十分的轻柔。

    我想,毕竟是血浓于水吧,就算心里有隔应,但始终挡不住那份血脉亲情的。

    突然间,我就明白许越这样做的用意了。

    “阿越,亏得你这么用心地对待这小家伙,我看她长得与你越来越像了,瞧瞧这小嘴唇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印出来的。”吴向珍的手抚摸着妮妮的小嘴唇,情不自禁地说道。

    许越闻言,嘻嘻一笑:“妈,您算说对了,妮妮还真是我的女儿。”

    吴向珍看他一眼:“你呀,想女儿想疯了吧,我看你还是早点跟余依生个才是正经。”

    许越嘿嘿一笑:“放心,马上就有了。”

    此时我已跟着上了车,刚在软床上坐好,小宇也跟了上来。

    妮妮正坐在吴向珍的大腿上,手指不停地抠着她衣服上的一粒闪闪亮的珍珠。

    “哟,小家伙,奶奶身上这粒珍珠若掉了那就不好看了,来,给你玩这个。”吴向珍立即把手上戴着的一个十分贵重的金手镯给了妮妮,金手镯上吊着一个祖母绿的玉石,很漂亮。

    妮妮瞬间被那发亮的玉石吸引了,小手拿着,十分好奇地打量着,笑眯眯的。

    “妮妮,快把东西还给奶奶,来,到妈妈这儿来。”我一看那手镯太贵重了马上对妮妮说道,说完伸手就要去抱她。

    “没事,就让她在我这儿坐着吧,这手镯就当是送给她了,我呀,是最喜欢小孩子的。”吴向珍的手摸着妮妮柔软的黑发,笑眯眯地说道。

    “阿姨,那怎么好意思呢,这东西太贵重了。”我很有些不安地拒绝道。

    “阿越不是说了么,妮妮是我的孙女,既然是孙女,那这点见面礼也不算什么了,这金镯子呀,跟了我好多年了,现在送给妮妮,也算是我的一点小小心意吧。”吴向珍毫不在乎地说道,说完眸眼带笑地看着妮妮。

    这一路上有了妮妮,气氛不再那么尴尬了。

    小孩子确实是味调味剂,一路上有了妮妮,大家说说笑笑的,许越很快就带着我们进了一家高档酒店。

    我承认这是我自生下妮妮以来吃过的最有趣味,最热闹的一餐饭,真的很开心,也吃得很多。

    吃过饭后,许越就带着我回医院,吴向珍因为要去看许晟昆,也买了点东西跟着来了。

    刚到医院,我就被医生叫过去做几个检查去了,许越要陪着我去,我则让他陪着吴向珍了。

    “哎,终究是出身差了点,可许越喜欢,我这做娘的也没有办法呀。”等我做完检查后就朝着许晟昆的病房里走过去,可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了吴向珍这样的声音,我顿时站住了。

    “你呀,知足吧,余依现在已经是许越二个孩子的妈了,身世虽然平常点,但她的性情与智慧那是完全配得上许越的,做人可不能要求得太多,太贪了。”病房里,许晟昆竟然这样回应着吴向珍。

    果然,他们是在说我。

    我一直都知道,我的身份并不高贵,娘家不能与许氏家族这样的豪门大户门当户对,这可是吴向珍的心病来的。

    “二个孩子?”吴向珍有些疑惑地问。

    “对呀,难道你还不知道么?”许晟昆惊讶地说道,“一定是许越那小子还没来得及告诉你吧。”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倒是说清楚呀。”吴向珍听到这儿有些着急了。

    “哎哟,我这屁股好痛呀。”里面许晟昆的声音突然有些痛苦地叫了声,似乎受的伤还挺重的。

    “叔公,拜托你就先忍忍吧,谁让你平时坏事做得太多了呢,这就叫报应,是替你平福消灾的,懂么?可要记得好了后改邪归正喽。”陈世章尖细的嗓音刻薄地揶瑜着他。

    我可听得出他的话语里那是在偷着乐呢,想来,以前在公司里没少受他的气吧。

    “陈世章,好你个小子,没大没小的,一点礼貌也没有。”许晟昆气得吹胡子瞪眼睛的。

    “舅妈,您觉得我说的对么?”偏偏陈世章还不肯放过他,故意问着吴向珍,继续损他。

    “好吧,我就算做做好事,把一切都告诉你们吧,免得你们这心里呀老不痛快,总是嫌弃余依,说句实话吧,我以前是不想许越娶梦钥的,怕许越会因为梦开阳而太强大了,但现在一看,还真是后悔了呢,早知道不该暗中阻挠的,如果许越现在真娶了梦钥,那才是叫真的完蛋了,哎哟,陈世章,你个臭小子。”许晟昆解恨似地说着。

    冷不防陈世章对着他的屁股就是一巴掌,立即疼得他脸都白了。

    陈世章则嘿嘿一笑:“叔公,你比我想象中还要混蛋,这样的话竟还有脸说出来,我看还要给你点教训。”

    说完,又照着他受伤的屁股狠狠拍了一巴掌。

    立即,许晟昆像杀猪似的惨嚎起来:“陈世章,等着,你妈过来后,我要参你一本。”

    “哎,世章,算了吧,你叔公就这样的一个混蛋,先等他把话说完吧。”里面吴向珍大概等不及了,只得无奈地对陈世章说了句,又开始催促起许晟昆来。

    许晟昆这才叹了口气,开始郑重地说了起来:

    “这事呀,说起来还真是冥冥中注定的,看来余依早就注定是我们许家的媳妇了。”

    说到这里,他开始慢慢地把我三年前与许越发生的事说了遍。

    房间里一片静谧。

    “我真没想到就那么一次,余依竟然竟怀上了许越的孩子,而沈梦辰那个熊包慑于睿哥的淫威竟忍气吞声了下来,事实上,当我有次无意中看到妮妮时,就有那么一种预感了,果然如此,你说这是不是缘份呢,人海茫茫中,连这样都能遇到,真替只能说是良缘天注定了。”许晟昆继续不无感叹地说道。

    “这事有证据么?”吴向珍像听天书般听完后这样问道。

    “有,我当时录了视频,本来是想要威胁许越的,但后来发现,若真威胁许越反而泄露了秘密,而这正是许越所希望的,也就放弃了。”他回答道。

    吴向珍听到这儿激动起来,脸上闪起了层红晕。

    “天啊,我就说许越那小子咋会对妮妮那么好了,敢情真是他的女儿呢,我早就猜到了。”陈世章在里面听完后一拍双手怪叫起来。

    “得了吧,你要是早猜到了为嘛不说呢,我可是从没听你提起过。”吴向珍看了这个马后炮一眼,不屑地哼了声。

    “更巧的还在后头呢,几个月前有人追杀许越,在中云路,正好也是余依带着孩子掩护了许越,这才让他逃了出来,否则,那天许越可不是那么好逃脱的,那天冷啡根本不在他的身边。”许晟昆继续这样说道,只是省略了到底是谁派出的人追杀的许越。

    “阿弥陀佛。”吴向珍听到这儿后怕不已,连着念了几声阿弥陀佛,惊喜地说道:“总算是平安了,妮妮果然是许越的孩子,真是谢天谢地啊。”

    “这事余依还去做过亲子鉴定的呢,她本人是最清楚的,你们不妨去问下她好了。”许晟昆想起了什么,又这样补充说道。

    “奇了,她既知道了,为什么没说呢?”吴向珍大为奇怪地说道。

    “咳,咳。”陈世章兰花指翘了下,摸了摸头,清清嗓音:“我说舅妈,您的眼里一直以来只有梦钥,横竖看余依不顺眼,要是换作我也不会说了,再说了,那个梦钥就是个疯子,上次还想害余依肚子里的孩子流产呢,她没有安全感,又怕妮妮受到伤害,又怎么可能会说呢,到时还怕您说她拿孩子来要挟你们呢,这样的事,她亲口说出来真不那么好,况且她自尊心那么强,当然是不会说的。”陈世章故意干咳了几声,不痛不痒地说着。

    吴向珍当然听出来了,脸上青红交替,汕汕然的。

    我呆呆站着,许晟昆这家伙终于说了几句大实话,看来也算是没白救他了。

    本来我是想走进去的,但在听到他这样说后反而觉得挺尴尬的,当即掉头准备离去。

    可刚一掉头,身子就碰到了一个铜墙铁壁,吓得我‘呀’了声,抬起头来。

    许越不知什么时候早就站在我身侧了。

    而妮妮已经趴在他的怀里睡着了。

    “怎么?不进去么?”许越眸光带笑,伸出一只手搂住了我的腰。

    我脸有些红,嗫嚅着:“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他但笑不语,只是拉着我的手朝里面走去。

    “呀,余依,我的准表嫂来了。”陈世章一看到我进来,立即眼前一亮,扭着水蛇腰,捏着兰花指,笑嘻嘻地朝我走来,“余依,怎么样?我说对了吧,我就说妮妮是我家许越的孩子,你还不承认呢,哼,骗我,不诚实。”

    我的脸更红了,“哪有骗你呀,那个时候我不是也不知道么。”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