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六章你可要好好珍惜我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告诉你,以后我可要加倍惩罚你,你已经欠了我许多旧债了,我是要连本带利要回来的。”许越的唇吻着我的脸颊最后在我耳畔轻声说道。

    我当然明白他的意思,用手去抵他的胸膛,他搂紧我,不停地吻我的脸和鼻子,最后我的脸被他吻得潮红粉嫩的,我也没有了一点点力气 ,只得绵软的叫着:“阿越,不要胡闹了,先处理正事要紧。”

    他这才笑了下,放开了我,可在放开我的瞬间,灼烈的唇又要来吻我的唇,我灵活的别过了头去,他的唇则落在我的脖颈上,立即含住我的耳垂,又是好一番亲吻。

    我被他挑逗得极度难受,推开他迅速穿上了衣服。

    “依依,知道吗?这一辈子我从不轻易对女人动情,你是唯一一个,你可要好好珍惜纯洁的我。”他靠在床边自我吹捧。

    我听得不服气:“难道你对梦钥就真的没有一点点感觉吗?你们那么小就认识了,她长得那么的美,难道你一点点也不会心动吗?怎么听我都觉得好假呢。”

    许越从喉咙里闷笑了下:“你觉得不可思议吗?确实,我也觉得不可理喻,但不知为什么,我对她就是没有一点点男女之情,可能还是因为没有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吧,直至她为了救我断右臂时,我更加无感了,后来我只要一看到她,就有一种沉重的压力,只想让我远远地逃离她,其实我自己也说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听得很出神。

    “傻丫头,不准多想了,你只要知道我爱的女人是你,你好好珍惜我就行了,其它的不要乱想。”他走近来搂着我的肩,在我的唇瓣上轻吻了下,柔声说道。

    “那我呢,我也曾救过你呀,你就没有那种看到我就想逃的冲动吗?”我有些后怕地问。

    他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笑了下,双手放到我的肩膀上,很认真地说道:

    “不,一点也没有,反而,我很想亲近你,甚至一会儿看不到你就会非常的想念。”

    我的眼睛闪着亮光。

    “只可惜,我现在看到你就难受。”突然,他话锋一转,有些遗憾地说道。

    “为什么?”我吓了跳,立即紧张地反问。

    他很一本正经地说道:“你说呢,我清心寡欲这么久,现在看到你却不能尽兴,实在太憋屈了,看来你肚子里的这小家伙是特意过来与我作对的。”

    说到这儿,他的手轻摸了下我的肚子。

    我瞬间明白他的意思了。

    “去,有你这么做爸的吗?”我被他一本正经又十分委屈的模样弄得哭笑不得,轻捶了下他的胸膛,嗔怪道。

    他愉悦的大笑一声,牵着我的手朝外面走去。

    我跟着他来到了会议大厅最奢华的一间小型会议接待室里。

    出乎我意外的是,会议室里,一身精致西装的赵副市长早就到了,他整个人看起来并不似我想象中那般狂妄,甚至连上次许梦基金协会时针对许越的那种精神气儿也不见了,脸上是难以掩饰的憔悴,发丝也不似以前那么的整齐,看到我和许越走进来时,他的脸上甚至浮起了丝谦虚的笑意。

    我有些惊愕。

    “赵副市长,不知您光临敝公司有何贵干呢。”许越唇角一勾,淡漠开口:“关于上面调查的那些税收,我已经每一分每一毫都做了详细的记录,您派来的人也已经认真核查过了,若有疑问,不介意您再派业务高手过来,我随时奉陪。”

    许越洋洋洒洒说完拉着我的手在赵副市长对面的沙发上直接坐了下来,他的手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我的手。

    “许少,误会,误会。”赵副市长则脸色很尴尬地笑了笑,“那个呢,是上面有文件要求的,我也是遵照文件办事,若有得罪之处,还请许少见谅。”

    “哼。”许越面无表情地从鼻子里冷哼了声,不置可否。

    赵副市长歉然笑了下,完全放下了以往市长尊贵的身份,眸光只在许越紧握着我的手上一闪而过,随后很友好的笑了笑:“看来许少与余依小姐真的是非常相爱的了。”

    许越十分的冷漠,对他的讨好根本不理会,只是自顾自地将秘书送来的一杯清茶放到了我的唇边。

    我唇角微微翘了下,正好口渴了,张开了嘴。

    他轻轻倾斜了茶杯,我慢慢小口喝着,不到一会儿功夫竟然喝完了大半杯。

    至此,许越才满意地放下了水杯。

    在整个互动过程中,我们都当赵副市长不存在般。

    他很不自在地站着,在我们面前竟像个犯了错的下属般,我不由得感到好笑。

    “余小姐,这二天受到惊吓了吧,不知现在可好了些呢?”一会儿后,他和颜悦色地对我问道。

    我讨厌他这副嘴脸,突然明白他之所以会如此反常的原因了,当下唇角是抹冷笑。

    看来这次赵蔓丽行动的失败,不仅她要面临牢狱之灾,还泄露了赵副市长许多见不得人的秘密。

    他这是来有求于许越的。

    我松了口气,满脸的淡漠。

    “赵市长,我和林姣姣,还有一个二岁多的孩子被您女儿诱骗绑架到黑道窝里去,林姣姣的孩子昨晚就差点死了,而我们若不是许总及时赶过去救了,现在也恐怕是已经魂归西天了,您真认为我们只是受了惊吓那么简单吗?您还认为我们会好吗?您不如换位想想,假如昨天受到这些伤害的是您的女儿,您会怎么想呢?”我用十分冷漠的声音问道。

    赵副市长脸上变色,站了起来,很不安地说道:“余小姐,我女儿自小娇养惯 了,做事有些任性,还请你多多原谅她,我敢保证以后再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了。”

    我一听很悲愤,原来他是替他的女儿来求情的。

    我惊讶于他竟然还有这张老脸来求情。

    “赵市长,在我看来您女儿赵蔓丽狠毒,有谋略,昨晚发生的事情可不像一个女孩儿任性那么简单,不管怎么看,我都觉得这是一场有组织有预谋的行动。”我毫不留情地说道。

    许越的手指轻轻握着我有些冰凉的手指,对我的说话很认同地点着头。

    “这样,余小姐,许少,你们看,这是梦钥偷给蔓丽的珠宝,那可是你们许氏家族的传家之宝,我看到后当即把蔓丽给骂了顿,并主动给你们送过来了。”赵副市长局促地握了下手指,从身旁拿起一个盒子来递给了我们。

    许越翘着二郎腿坐着,连腰都没有弯一下,冷冷说道:“赵副市长总喜欢搞特殊化,按理来说,这应当是您女儿赵蔓丽的赃物,是要交给公交机关没收后再通过合法的手续让我这个物主去领取的,你这样突然拿来,我还真不敢要,否则,到时我有嘴也说不清了。”

    赵副市长的脸上一下就红一阵白一阵的了,十分的难堪。

    我呢,正在担心着这许氏集团的传家宝呢,当时许越送给我时,我没心要,就那样随便地放在了卧室里也没采取一些保护措施,这若是因为我而弄丢了,那也太罪过了。

    “赵副市长,首先,这珠宝本就是许氏集团的,就算是你现在捡到了送过来给许总,身为父母官那也是很正常的,再则,我要重申的是,这珠宝可不是梦钥一个人偷走的,而是你女儿赵蔓丽与梦钥合伙一起偷走的,还有深市那套别墅的房产证,也是她们二人合伙拿走的,这些我都是亲眼所看到,也是可以去调取监控取证的,最后,我要告诉您的是,您女儿犯下的过错真的不是一点点,而是非常的恶劣,我相信法律自有公正。”我紧接着又一针见血的指了出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