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章恶毒的女人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怎么样?许总会来吗?”我挂下电话时,林姣姣也挂了电话,她看着我问。

    我满脸失望,茫然摇了摇头:“赵蔓丽很有可能是与赵副市长联手出动的,如果真是这样,你别指望许越能来救我们了。”

    林姣姣一听,脸如死灰。

    我现在才后悔了,上次我问林姣姣皓皓住的地址时,就有想过要把皓皓接到冷昕杰别墅去的,毕竟那里安保措施一流,可林姣姣那时说还没有人知道皓皓住在哪里,这才让我放了心的。

    早知会这样,当初说什么也不会让皓皓独自呆在那个小镇了,眼下该要怎么办呢?

    我指尖敲着手机,突然间想到了冷昕杰,手指不由得颤动了下。

    还要去麻烦他吗?可这样的事真没办法呀,毕竟人命关天的。

    “依依,我们报警吧。”林姣姣听说找不到许越时,心彻底慌乱了。

    我沉思着,报警肯定是要报的,但如果真就这样把警察招过来,赵蔓丽她们会不会立即伤害了孩子,这才是最重要的。

    我只想了会儿,就开始拨冷昕杰的电话了。

    像冷昕杰,许越这样的人,他们的身边一般都有保彪,而且是深藏不露的那种,比如冷昕杰身边的占进,许越身边的冷啡,这些都是能以一抵十的,我就亲眼目睹过冷啡的身手。

    可就算报警,也不如求助他们来得更为实际些。

    为了孩子, 我只得厚着脸皮了。

    “喂,你好。”手机很快通了,我接起来,那边的说话声却很陌生。

    “你是冷总吗?”我愣了下,只得轻声问道。

    那边的声音似乎很遥远:“你是谁?”

    “我是余依。”我脸上涩涩然,厚脸皮的答道。

    “哦,余小姐。”那边的男人总算是听出了我的声音来,这样淡淡地说了声,我也听出了他的声音了,立即惊喜地问道:“占进,冷总在吗?”

    “余小姐,冷总正在洛杉机总部开会,请问您找他有什么事吗?”占进在那边仍是淡淡地问道。

    我心顿时凉了下去。

    原来他们都去了美国!不在国内!

    “那不好意思,打扰了。”我无力地挂掉了电话。

    “报警吧。”事情到此,只能是先报警了,我只好对林姣姣这样说道。

    林姣姣急得手指不停地哆嗦着,拿着手机正要拨110,突然,我与她的手机同时响了起来。

    “喂。”我与她几乎是同时接起了电话来。

    “贱人,竟敢跟踪我们。”电话里传来了梦钥阴狠歹毒的笑声。

    我心脏一阵收缩,立即厉声喝道:“梦钥,你们把皓皓怎么样了?”

    “哈哈。”梦钥在那边哈哈狂笑一声,“贱人,想要那小杂种活着吗?那就拿你肚子里的孩子来换吧。”

    我听得浑身发冷,怒声问道:

    “梦钥,你难道不知道这样是违法犯罪的事吗?你们若伤害了皓皓,那是蓄意谋杀罪,你自己也会没命的。”

    “谋杀罪?废话,我一精神病人哪晓得这些,只要谁惹我不高兴了,我就要报复谁?少tm吓唬我,我可一点也不担心。”梦钥在电话里恶狠狠地说道,“告诉你,你们要是报警,我们立即就把那个小杂种给杀了,不信的话,那就试试看。”

    说完啪的一下就把电话给挂了。

    “不要……”我与林姣姣几乎于此同时惊叫出声来,而电话那头只传来了嘟嘟的盲音。

    “怎么办?”我和林姣姣相视看着,我们刚才接到的电话都是一样的内容,她的正是赵蔓丽打来。

    “现在不能报警。”我们又几乎同时开口了,毕竟孩子的生命才是最重要的。

    “二位小姐,如果你们不能随我回市区,那就请付钱下车吧,我可要回家了。”天空越来越阴暗了,寒风呼呼响着,司机早已经不耐烦了,更怕惹祸上身,在旁边催促着。

    我们看着这片黑沉沉的墓地,心如死灰。

    “依依,你先回去吧,你这肚子里还怀着孩子呢,我不能牵连你。”林姣姣脸色发青,哆嗦着唇说道,说完就要下车去。

    “姣姣,不要急,我陪着你。”我立即随着她下了车。

    “依依,回去吧,你还有妮妮,我孤家寡人一个,无所谓了,如果皓皓出了什么事,我也活不下去了。”她眸底里是说不出的绝望孤勇,话语却是非常坚定,说完她就把我推向了的士车,自己转身朝墓地后面的那片灰色村庄走去。

    我看着她沉痛的背影,虽然是那么的瘦弱,却无比的坚定,每一步都像是赶赴刑场般,带着誓死如归的信念,心尖上是一阵尖锐的刺痛。

    这个时候的林姣姣被悲痛笼罩着,很多时候理智都是混乱的,我又怎么可能丢下她在这里呢。

    我迅速给了的士司机钱,打发他走后,跟着林姣姣走了过去。

    “依依。”当我赶上林姣姣,她看到我竟然没有离去后,只喊了我一声,就激动地抱着我哭了起来。

    我摸着她的头,叹了口气。

    我们开始朝附近的村庄走去,不远处的村庄里大黄狗不停凶猛地叫着,天色越来越暗了,我特别怕狗,听着这叫声,整个人怵成了一团,抱紧了林姣姣。

    虽然走的是水泥路面,可逼仄又阴凉,加上快近黄昏,特别的凄凉。

    当我们循着公路好不容易走进村庄时,在一个角落里竟然看到了那台兰色的保时捷。

    当下我们二人的精神一振,看来,梦钥和赵蔓丽就在那里了。

    正当我们朝着保时捷走过去时,我手中的电话响了,我立即接起来。

    “余依,行啊,还真是找过来了,有胆量。”电话里仍是梦钥那阴阳怪气的笑声。

    “梦钥,你究竟想要怎么样?”尽管我十分恼怒,但仍用很平静的语气问道。

    “怎么样?”梦钥在那边嘿嘿一笑:“我乐意怎么样就能怎么样,你们想要皓皓活着的话,那你们二个爱抢男人的贱女人就得乖乖听话。”

    “你想让我们做什么?”我边朝着保时捷豪车走去,边问道。

    “看我心情吧。”梦钥在那边放浪的笑。

    一会儿我们大步走近了过去,果然,梦钥和赵蔓丽正戴着目镜满脸笑容的坐在车上。

    她们似乎很高兴,脸上的笑容十分的得意。

    “赵蔓丽,你把我儿子绑到哪里去了?”林姣姣一走上来就朝着保时捷豪车里瞧着,愤怒的眼神恨不得把赵蔓丽给杀死了。

    “不用找了,不在这里。”赵蔓丽涂着红红的指甲油,指甲尖尖细细的,非常白晳修长,可那红红的颜色如血般阴森恐怖,她用二个手指甲拿捏起了手机,轻轻一点,上面立即出现了一个小男孩哭着叫‘妈妈’的画面,那小男孩的哭声凄厉,脸上都是血丝,身上多处伤痕。

    “赵蔓丽,你个死变,态,我儿子要是出了什么事,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林姣姣一看到凄惨的儿子,撕心裂肺的哭了声,双眸猩红地朝着赵蔓丽扑过去,恨不得杀了她。

    赵蔓丽阴阴一笑,突然伸过手来,异常灵活地抓住林姣姣胸前的衣服,甩手就是一个耳括子,林姣姣脸上立即几个红红的五指印。

    “林姣姣,你一个普通女人,没身份,没地位,你说你凭什么要跟我抢男人?萧剑锋早就不爱你了,你却偏要生下他的孽种,今天这一切不是你自找的么?”

    赵蔓丽将她狠狠一推,诡异的一笑,恶狠狠地骂着。

    林姣姣被摔得朝后跌去,我及时扶住了她。

    “赵蔓丽,你如此恶毒会遭天谴的,你们现在这样的行为已经构成了犯罪,法律一定会严惩你们的。”林姣姣愤怒地朝她们喊。

    “法律?哈哈,你也太天真了,今天如果我们不声不响地做掉你们又有谁会知道呢?以我爸的势力要掩盖一点小丑小恶,真不费什么事。”赵蔓丽伸出尖尖的手指在眼前晃着,用红唇轻轻的吹,我看到那指甲像带血的屠刀,似乎正在挖向林姣姣的心脏。

    “赵蔓丽,我与你拼了。”林姣姣破口大骂,挣脱我就要冲上去与她拼命。

    “嘿嘿。”赵蔓丽大笑一声,打了个响指,立即就有二个结实的男人从一间民房里走出来,朝我们的车子走来。

    这二个男人凶神恶煞的,并不像一般的保彪,更像是地痞流,氓,或者黑道之类的,他们面带凶光走近后,一左一右立于车窗前,虎视眈眈地注视着我和林姣姣。

    “放聪明点,今天少反抗了,好好配合我们,会少些痛苦的。”赵蔓丽眸中的光突然冷了下去,冷若寒霜,说完就朝身边二个男人吩咐道:

    “把她们二个架上车来,先没收了她们的手机。”

    立即,二个男人像老鹰捉小鸡般,一人一个架住了我和林姣姣的手臂往车子里拽。

    林姣姣愤怒之极反抗,被狠狠扇了一巴掌,鲜血当即就从嘴边流了出来。

    “告诉你们,这可是你们自己送上门来的,谁让你们那么蠢非要跟踪我们过来呢。”梦钥不无得意的一笑。

    “这么说,是你们故意引我们到这里来的?”我暗暗吃惊地问道。

    “不然呢,难道我们会那么傻,让你们白白跟踪呀?”梦钥笑了下,笑得特别的狠毒。

    我这才知道原来她们早就利用了我们想要保护孩子心切的心里,特意把我们引到这个荒凉的地方来的。

    “进去。”随着一声话落,身旁高大威猛的男人将我狠狠塞进了车子里,上车时,我头顶碰到车框撞得眼冒金花,脚前趾也跌到了车门上,一阵钻心的疼让我眼泪都掉了下来。

    “把她们二个的手机拿来。”我和林姣姣被强制送进了车子里后,梦钥就朝着后面伸出了手指来。

    二个男人立即从我和林姣姣身上抢夺走了手机递给了梦钥。

    “哼,想录我们的音,也太天真了。”梦钥接过来,唇角奸诈的一笑,手指点开了我的手机,几下就删除了我好不容易录到的那段音频,甚至连我们一路上拍的几个照片也被删了去。

    至此所有的证据全被她毁掉了!

    这时的林姣姣沮丧到了极点,只能是一个劲地说道:“赵蔓丽,你想要把我怎么样随便你,但孩子是无辜的,请你先放了我的皓皓,他可才是个孩子呀。”

    看着在赵蔓丽面前这么低声下气的林姣姣,我痛苦不已。

    在这个世界上,不管是哪个母亲,为了自己的孩子,什么都可以委曲求全,这就是伟大的母爱。

    像梦钥,赵蔓丽之流的恶毒女人是永远无法体会的!

    “是呀,可不是个孩子么。”赵蔓丽回过身来拍着林姣姣的脸蛋,血红的指甲划过林姣姣的脸颊,立即一道血口就出现了,从里面冒出了殷殷的血迹。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