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我会照顾好余依的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叭”的一声,我早就熟知了许越的这一套路,在他的唇咬吻着我的唇时,我故意用舌绵软的抵触诱,惑了下,趁他分神的瞬间,一把推开他,狠狠打了他一巴掌。

    “许越,你凭什么想吻就吻,想要怎么样就怎么样,当我是什么?好好想清楚我们现在的关系,告诉你,我不是你想要就要,不想要就甩掉的东西,我是人,请尊重我,不要再触碰我的底线。”我厉声朝他发出了警告。

    “余依,你竟敢打我?”许越大概是被我这一巴掌给打懵了,摸着半边脸,呆呆站着看我。

    “打你又怎么样?若你再敢这样肆意侵犯我,我还会打。”我昂着头,理直气壮地说道。

    说完拿出手机来给冷啡打了个电话。

    “许总,不要总是拿你所谓的自以为是的爱来对待依依,你应该多站在依依的角度来考虑问题,多替她想想。”冷昕杰也很严肃说道。

    许越似乎仍没接受这一事实般,脸上带着微醉的熏光,傻傻地望着我。

    我冷冷看了他一眼,不再说话,转身朝病房里走去。

    “冷昕杰,你够种。”就在我转过身来时,只听到背后一声断喝,我还没来得及回头,许越已经冲上来抓住冷昕杰的胳膊,一拳朝他的侧脸狠狠打去。

    冷昕杰重重挨了一拳,闷哼一声,反过身来,也伸出一拳朝许越的脸上打去。

    许越到底喝醉了酒,身子被打得歪歪斜斜了下,向后跌去,倒在了地下。

    “许总,看在你上次帮过我公司的份上,这次,我不与你计较了,但请你下次不要再以这样的方式随便唐突欺负依依,否则我会不客气的。”冷昕杰扭动了下手腕,冲着躺在地上的许越怒喝道。

    这一切只发生在瞬间,我甚至来不及阻拦。

    我心惊胆颤地看着这一切。

    “余依。”跌倒在地的许越似乎被这一拳给打醒了,从地上翻爬起来,眸光如电般看着我,唇角勾起个可怕的弧度:“你好样,竟敢伙同野男人来对付我。”

    “我……”我正欲说话,手中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打开一看,竟然是蔡特护打来的,我眼皮瞬间就是一阵乱跳。

    “余小姐,快,快点过来,你妈不行了。”蔡特护在电话里焦急地冲我喊。

    “妈。”我立即哭喊一声,转身朝医院里跑去。

    病房里,医生已经紧急赶了过来,我妈正躺在病床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身子因为抽搐而缩成了一团,不时发出痛哭的呻,吟声。

    “妈,妈。”我几步跑上去抱着她,撕心裂肺地哭了起来。

    “医生,快抢救呀。”身后,许越和冷昕杰也都跟着我跑了进来,看到这个情形,许越率先朝医生吼道。

    医生看着他,无奈地说道:“许总,我们已经尽力了,病人的脑部出血太多了,真无力回天了。”

    “怎么会突然这样?”许越真是急了,朝着医生吼道:“把你们院长叫来。”

    医生满脸无奈的表情:“许总,除非您把阎罗王请来请求他放过余小姐的妈妈,否则谁来了也是没用的。”

    “妈,我是依依呀,请您睁开眼睛看看我,看看您的女儿吧,这是您最喜爱的墨研呀,我已经给您拿回来了,也把那个推您的恶人给抓了起来。”我看到妈妈的一双手不停的张合着,虽然知道这是病情所致,但我突然想到了那块墨研,忙从包里把它拿了出来塞到了妈妈的手里,双手捧握着她的手,边哭边喊着。

    此时的我多想把她这种痛苦转嫁到我身上来。

    妈妈的手指紧紧攒握着墨研,毫无血色的手指尖不时抠着,似要把骨头都抠断般,我握着妈妈的手,痛苦得不能自拔。

    “依依,不要太悲痛了,这样阿姨会看着难受的。”身旁不知是谁在拥着我, 轻声安慰着我。

    我分不清他是谁,只是一声声地痛喊着妈妈,悲伤欲绝。

    “余小姐,快看,你妈妈睁开了眼睛。”突然间,我妈妈在大口大口喘了几口气后,睁开了双眼,蔡特护忙朝我叫着。

    我一把擦干眼泪,朝妈妈看去。

    果然,妈妈睁开了双眼,一双浑浊的眸子在一会后亮了些,众人都围了过来,她的眸光开始一一从众人的脸上缓慢扫过。

    “妈,我是依依呀,您还认得我吗?”我摸着她的脸,含着泪问道。

    她的眼睛开始停留在我的脸上,似乎听懂了我的话般,眸中眼泪喷涌而出。

    我擦着她的眼泪,哭着说道:“妈妈,您有什么话要对女儿说吗?”

    她费力地张了张嘴,握着墨研的手指动了下,似乎想要说些什么,我立即明白了,连忙说道:“妈妈,请您放心,墨研我会好好保管的。”

    她唇角又微动了下,眸光慢慢落到了我的身旁,尔后,盯着那儿看着。

    我有些奇怪,顺着她的眸光望去,原来她在在看紧站在我身边的许越。

    此时的许越正紧挨着我站着,微弯着腰,眸光凝重,一只手正紧搂着我的肩,看到我妈妈的眼睛看着他后,立即将头低近了点。

    “……”妈妈的嘴朝他不停地张合着,眼睛直直望着他,眸光带着希冀的光,似乎想要说些什么,手指不停地颤抖着,似要抬起来却又没有办法。

    我突然间明白她想要说些什么了,心中悲痛,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坠落。

    许越也明白了吧,一只手搂着我,与我的头挨到一起,一只手包住了我握着我妈妈的手,对着我妈妈的眼睛郑重说道:“妈,您放心吧,我会照顾好余依的。”

    我妈仍是看着他,眼泪不停地流着。

    许越连着对她说了三声后,她突然像放了心般呼出一口长气,头一偏,慢慢闭上了眼睛。

    “妈。”我伏在她身上放声痛哭。

    病房里顿时陷入了一阵哀痛中。

    众人都在旁默默地擦着眼泪,我紧紧抱着妈妈的身体,痛哭流涕。

    悔恨,自责,不能让妈妈看到我幸福的悲哀,汇成了一股潮水,彻底把我给击挎了。

    当医院工作人员推着车进来要把我妈的遗体送到太平间时,我像疯了般抱住她不放,拼命哭着,任谁也无法拉开我。

    最后工作人员无奈之下只好强自掰开了我的手指,把我妈妈抬到了推车上。

    看着我亲爱的妈妈就这样离我而去,阴阳二隔,极度的悲恸之下,我眼前一阵发黑,意识迷糊,晕了过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