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若即若离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我的心顿时一紧,这个男人会是谁?这么大冷天的,竟然在楼下徘徊着,而他站的地方正对着我妈的病房呢。

    看了他好一会儿后,我才走了进来。

    今天医院的空调暖气管出了点问题,房间里温度不稳,我摸了下妈妈的手脚都是冰凉的,就把原来的二个热水袋拿出来充好电后再给塞了进去,又把我抱着的那个准备也给塞进去时才发现不太暖和了。

    我一般不喜欢用电的热水袋,感觉有些干燥,基本用灌热水的,温温的,比较舒服。

    我走进卫生间里倒掉了里面的热水,再去外面的开水房里接滚水。

    “清梅,我对不起你。”当我灌完热水袋拿着回病房时,还没进门就听到了一个男人的声音,我愣了下,迈出的脚缩了回来,探头朝里面看去。

    只见一个高大的男人身影正站在我妈妈的病床前,低着头,握着她的手,语声低沉。

    这男人穿着黑色的夹克衫,背影非常的尊贵与优雅。

    我几乎一眼就认出了他,卫兰青。

    瞬间我就恍然了。

    原来是他,他站在楼下的医院里徘徊。

    一会儿我不由得冷笑。

    白清梅不是他的表妹么,来看亲戚也会见不得人么?还要大半夜鬼鬼崇崇地过来,贼兮兮的在楼底下徘徊着,真不懂这些政客的心思,正在我考虑着要不要走进去时,就听到他低声说道:

    “清梅,原谅我,原谅我没有照顾到你,没有让你过上好日子,此生我只能对你说声‘对不起。’如果有来生,在那个夜晚,我决不会离你而去的,我会顶住一切压力娶你的,对不起。”

    说到最后三个字时,卫兰青竟哽咽了起来。

    我完全懵掉了!

    原来我妈并不真是他的表妹,听这口气,应该是他以前的情人了,他们曾经相爱过!

    我真是无法消化这个事实。

    清高俊雅的名门世家子弟卫兰青竟会看上我妈这种温顺善良平凡的女人吗?

    他的门弟观念可是那么强的!

    我真不敢想象。

    这到底又是一段怎样的王子与灰姑娘的爱情呢,我不由地想到了那个墨研,妈妈每天紧紧握着在手心的墨研。

    只有在那个时候,许越要竞选政协时,妈妈怕我与许越的感情出现问题,她才舍得把那块墨研交给我让我去京城找卫兰青,现在看来毫无疑问的,那块墨研是卫兰青送给我妈的,或许就是他们的定情物吧。

    我靠着门背,脑海里闪过许多画面。

    突然的,我才明白,原来我妈妈心底爱的男人并不是我爸,而是卫兰青,她爱他,甚至爱到愿意替他带大孩子,不计任何回报。

    而我爸,只是她为了生活将就着找的。

    这该是一番怎样的爱情啊。

    “清梅,还记得那把红雨伞吗?那年我们在西湖泛游,我送给你的,现在想想,当时为什么要送伞呢,后来就真的散了,或许这都是命吧。”卫兰青握着我妈的一只手,另一只手擦着眼泪。

    一个如他这般冷峻的男人也会流泪,也会有对爱情的缅怀,这还真是我所不能想象的。

    我突然觉得卫兰青就是一个矛盾体,一边眼高于顶,讲究门当户对,看不起普通老百姓,一边却又与普通家庭的女孩子相恋,由此看来,他的性格是非常复杂善变的!

    可怜的是我妈为了他付出得太多了。

    夜色静寂得吓人,我似乎能听到妈妈不甘的心跳声。

    “清梅,你好好养病,我已经从国外调来了许多特效药,但愿能对你有所帮助。”卫兰青喃喃说着,低下头去,我看到他弯腰在我妈妈的额上印了一吻,这一吻,或许是我妈妈用毕生的努力换来的。

    “清梅,我先走了,到时再来看你。”卫兰青站立起来,把我妈妈的手放进了被子里,替她盖好了被子。

    然后他转过身来时,我已经走到了离病房有段距离的位置。

    我一点也不想看到他。

    这个男人,让我妈妈这一辈子活得如此艰辛,如果我妈真爱的是他,那我爸又算什么呢?

    “照顾好你妈。”我背过身站在长廊上,就听到有脚步声朝我走来,然后我听到了有史以来他对我主动说过的一句最有人情味的话,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的脚步声已经从我身边走过去了。

    我的心突然有股说不出来的难受。

    站了好一会儿后才回到了病房中。

    第二天林姣姣赶来看我妈了。

    “依依,阿姨太可怜了,这好好的怎么会从楼梯上摔下来的呢?”林姣姣看着我妈妈这样躺着后心都揪了起来,“哎,依依,你最近是不是踩了狗屎,总走霉运。”

    “看来我要去庙里敬敬香,许下愿了。”我也苦笑了下,心里异常的酸涩。

    “依依,你知道吗?最近几天许氏集团不太平,赵副市长对许氏集团暗中打压,南城那块地明明已经签好了开发日期,却突然以莫须有的罪名不给开发了,特别是赛马场那块地,这些天,许越带领各个部门准备好了竞拍资料,赵副市长竟然以许氏集团不适合开发那块地为由,硬是取消了许氏集团的竞拍资格,你说这令人生气不?哎,许越得罪了赵副市长,算是遇到了麻烦,上次被他阻止不允许进政协,还好卫兰青不糊涂帮他解决了,这次,我看就很麻烦了。”林姣姣在我身

    边坐下来,忧心忡忡的样子。

    我听得暗暗心惊。

    看来还真是多事之秋!

    “那许总呢,他没有想办法解决吗?”我试探着问。

    “他当然在想办法,可是依我看除非把赵副市长撤掉,否则,这些都是他的权利范围之内的事,现在连市长都不敢过份插手,谁都知道赵副市长是卫兰青的得意门生,现在卫兰青还在A城,赵副市长手中的权利可大了。”林姣姣悻悻然地说道:“我看那卫兰青看上去道貌岸然的样子,原来也是事非不分的,难道他就不知道赵副市长是个十足的小人吗?以权谋私,公报私仇,太可恶了。”

    我听到说起卫兰青,唇角处露出丝嘲讽的冷笑。

    “哎,现在更可怕的是,许总这段时间牌气很不好,动不动就发怒,我看他从没有这样心气浮躁过,昨天,他竟然为了这事当面去找赵副市长,又不肯低声服软,一言不合之下,听说他竟然拍了赵副市长的桌子,还把他给骂了个狗血淋头,这下好了,把赵副市长给明的得罪了,以后许氏集团估计还要吃许多哑巴亏。”林姣姣哀声叹气的,“我看许总呀,八成还是因为你的事情而心生烦燥,如此不冷静,意气用事的他还真是头一次看到,再怎么说民不与官斗,他怎么会如此不冷静呢。”

    我的眼睛看向了窗户外面,果然是人就会有缺点,精明如许越也会因感情而失去分寸,乱了手脚。

    “现在他人在哪里?”

    “应该在总裁室吧。”林姣姣说着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依依,这段时间他对你的态度好转了没有?阿姨病了,他有来看过没?”

    “还好吧。”我想到他那天与冷昕杰斗狠后气冲冲离开了,虽然这二天再没有来过,但他暗中还是做了许多事情的。

    “哎,一向沉稳有城俯的许总竟然会如此莽撞,看来英雄还是难过美人关啊。”林姣姣笑了笑感叹着。

    我低头沉默着,一会儿后心不在焉地问道:

    “姣姣,你的事情呢?与段清云的合作怎么样?”

    “还好吧。”听到我问,林姣姣的双腮有丝红晕,由衷地说道:“我从没想过一个男人还会如此的风度与优雅,段清云真的让我重新认识到了优秀的男人。”

    我心中一动,笑了下:“怎么?你现在不觉得天下男人非萧剑锋独好了吗?”

    “非要取笑我吗?”林姣姣朝我翻了个白眼:“人都是会变的,我怎么会知道当初的那个好男人现在竟然变得连我都不敢认识了。”

    说到这儿,她脸上仍是阴郁难解。

    我知道她的心病,常言不是说,男人再不是个东西,也是孩子他爸么!

    她是在为皓皓着想呢。

    林姣姣走后,我脑海里不停地回想着她说过的话。

    看来许氏集团目前还要与赵副市长打场硬仗,若不打前程受阻!

    这么几天过去了,他虽然派了特护过来照顾我妈,可他再没有出现过。

    这种若即若离的态度让我的心里也是忐忑不安的,他也是不好受的,否则也不会如此心气浮躁地去找赵副市长吵架了,这明显不是他的风格嘛。

    想到那个视频,我如喉在梗。

    不管怎么样,我认为我应该再去找许越好好谈谈,有问题是应该解决,而不是拖着,这对我们都不好。

    就算不为了我,也要为了妮妮和肚子里的孩子吧!

    晚上时,我给陈世章打了个电话,他告诉我许越这几天每天晚上都在办公室里加班。

    吃过晚饭后,温特护和蔡特护都来了,我把妈妈交给她们,打了个的朝许氏集团而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