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八章经不起考验的爱情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依依,不要这样。”当林姣姣和陈世章赶过来时,我正在用手不停地打着自己的脑袋,痛苦地喊着‘我没有做过,没有做过’,林姣姣叫了一声,冲上前来抱住了我。

    “姣姣,我没有做过这事呀。”我抱着林姣姣放声大哭。

    “我知道的,我知道的。”林姣姣抱紧我安慰着,“不要着急,一切会查清的。”

    “哎,我说余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呢。”陈世章在房中踱着步,怨声叹气的,“这样的事,换做任何一个男人都是无法接受的呀。”

    “喂,陈世章,我是叫你过来解决问题的,不是叫你来抱怨的,什么叫无法接受?你没听到依依说吗?她根本就不知道有这回事,这事不存在的。”林嫌姣一听到陈世章这话就火了,直接朝他发彪。

    “行,行,我不说了,好吧。”陈世章哭丧着脸,只好举手投降。

    “告诉你,你们男人就是这样的不靠谱,看许总那么精明的人,与余依相处了这么久还不知道她的为人吗?现在出了这样的事他竟然如此对依依,我真是看不过眼,这就是他的那个所谓高傲的自尊心在作崇吧。”

    是的,对于一个男人来说,不管这个视频是真是假,他爱着的女人这样的画面能被拍出来,就是触犯了他的禁区,男人的骄傲是不容许的,世俗的眼光也是不允许的,这无关对错吧!

    我突然间想明白了这一点,心里冷到了极点。

    “算了,那些不说了,你们就说说这样的视频到底是怎么拍出来的吧,又是谁拍出来的呢?那天许总在收到这个视频后即刻就召来了电脑技术专家鉴定,结果却是那个女人真的就是余依呀,这太可怕了。”陈世章满脸的凝重,尖细着嗓音不可思议地说道。

    “我觉得这次事件与上次那些照片事件应该是同一回事来的,就是那伙人策划来陷害余依的。”林姣姣接口恨恨地说道。

    我低头坐着,没心思去想这些问题,只是冷声问道:

    “陈世章,你们许总现在哪里?”

    陈世章看了我一眼,摇摇头,实话实说:“余依,你真认为许越还会想看到你吗?上次,你与冷昕杰的那些亲密照片,他本就忍无可忍了,但最后还是选择相信了你,不仅如此,还帮你解决了冷昕杰公司的麻烦,可这次呢,实在是太出格了,我估计他现在正难受着呢,是不会想见你的,说真的,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是个男人都不能忍受的。”

    “可如果我没有做过呢,只是被别人栽赃陷害的呢,那我还要该死吗?”我听得满心悲愤,无比尖锐地反问道。

    “哎。”陈世章叹了口气,只是安慰着我:“你也别太担心了,这几天许总都在想尽办法处理掉这个视频,但似乎并不容易,看来这是有高手在暗中操纵的。”

    “如果他是因为嫌我丢人而要处理掉的话,那真没必要了,我是不会赖着他的,我只要自己清白就好了。”我心痛之极,冷着脸说道。

    “余依,拜托你不要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许越什么世面没见过,这样的视频,如果只是p出来的,又或者只是拼凑的,他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态度了,那个视频的发布日期正是三个月前,你被公司解聘,跟冷昕杰呆在一起的那段时间发生的事,往深了说,你怀孕……”陈世章说到这里说不下去了,语气是前所未有的凝重。

    我脸色再度苍白:“那你的意思是说许越相信了这个视频,而且还怀疑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

    我的手指攒紧了床单,似要把床单给拧出个洞来。

    陈世章别过了头去,叹了口气:“余依,你觉得许越这段时间对你好吗?”

    我咬紧了牙关没有说话。

    “其实,在这之前,他对你真的很好了,凭我对他的了解,在这个世界上,他还真从没有对一个女人这么好过,这么有耐心过,他可以原谅你的一切,甚至对你与沈梦辰结过婚,或者与冷昕杰有那样的亲密照,他都是选择了原谅,并且一直还在积极张罗着你们的婚事,可这样的视频,真的,不是每一个男人都能接受的,你要记住:他是许越,骄傲的许越,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也只是个男人。”陈世章非常遗憾地说道,

    “其实我也不相信你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但既被人拍出来了,好与不好,对男人的面子与自尊心来说都是难以接受的。你们应该听说过那个‘艳照门’事件吧,想想就能明白了。”

    “放屁。”林姣姣听到这儿怒声骂道:“艳照门事件,那是他们真实发生过的,余依这个明显是被人陷害的,这能一样吗?你再这样乱说话,看我不把你给阉了。”

    林姣姣说到这儿,双手挽起袖子来。

    “喂,林姣姣,行了吧,不要太过份了,我也知道你们说的是对的,但我还是把实话告诉给你们,你们不相信也没办法,这可不是一张吻照那么简单,那可是……”他没有往下说了。

    我算是明白了,唇角浮起抹冷笑:

    “这么说,许越这次是不会原谅我了?哪怕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他也不打算要了,是吗?又或者,他现在根本就不相信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他对梦钥还余情未了,怜悯她,要去照顾她一辈子,是不是这样?”

    我突然悲愤得笑出了声来。

    这些天,当我在极度忧虑中渴盼着他的爱,在我最需要他的时候,他却因为执念,对我冷漠之极,甚至在知道我怀孕后也没有半点应有的问候,而是不问青红皂白就把我给的一切都给否定了,原来他是如此的无情。

    “哎,余依,我这只是帮你分析分析,具体你还得亲自去问许越才行,我只能告诉你,那样的视频任何男人见了,都会心存戒蒂的,更何况他这种有身份地位的男人了。”陈世章仍坚持这样说道。

    “我呸,陈世章,我看你们男人就没有一个是好的,他根本就是忘不了那个妖精梦钥才找的借口。”林姣姣听到这儿也算是听明白了,愤怒地说出声来:“我看你们许家男人,都是一丘之貉,没一个好东西。”

    听着他们的争吵,我无精打采地说道:

    “姣姣,你和陈助理都回去吧,我累了,想睡一觉。”

    “依依,你可不要想不通,那样的视频绝对是假的,我一定要想办法查出来的。”林姣姣看我心灰意冷的模样焦急的安慰着我。

    “对呀,余依,你可要好好养胎,到时给我生个小侄儿来玩玩,许越那里我会做做思想工作的,也会想办法去把那个制作这些视频的坏人给捉到的。”陈世章也这样安慰着我。

    “哼,说不定就是那个梦钥给陷害的,她知道许总要与依依结婚了,至少许总在这之前都是一直喜欢依依的,因此,她在想尽一切办法来阻拦。”林姣姣这样冷笑着说道。

    “这个有可能,但依梦钥的手段还未必能做得出这样高科技的事情来,背后估计还有高手。”陈世章认真想了下后,附合着。

    “没事了,真假无所谓吧。”我苦笑了下,对他们说道:“你们先回去上班吧,我想安静一下。”

    “依依,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挺住呀。”林姣姣握着我的手,劝说着,不愿意离开。

    “你们放心,我不会像梦钥那样装疯卖傻的,更不会去寻死,我也一定会把这个孩子生下来的。”我的眸光空茫,望着窗户外面的天空,话语虽小,却很坚定。

    林姣姣还是了解我的,听到这儿叹了口气,在我的催促下,她与陈世章极不放心地走了。

    他们一走,我把头蒙着被子就睡。

    脑海里不停地闪铄着我与许越的相处过程,突然,我才觉得我们之间的爱情太不对等了。

    在这之前吧,他对我虽有误会,但总体来说,还是不错的,可这一次,他的举动真的伤到了我,让我意识到了一个重要问题:我与他的感情是经不起任何考验的。

    这样的感情太脆弱了。

    每一个陷入热恋中的女人,智商往往都是为负数,因为我爱他,在这段交往中,爱得渐渐失去了自我,失去了该有的坚持,也失去了自尊。

    视频的事件只是一个引火索,只是提前把我们的这种矛盾暴露了出来而已。

    接下来几天,我心情平静了许多,虽然情绪不好,但也理性了不少,积极配合着医生的保胎。

    这天下午,我正满腹心思地躺在病床上,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接通了:

    “余小姐,不好了,你妈妈从楼梯上摔了下来,现在已经陷入了重度晕迷中,情况很不乐观呀。”电话那头却是我妈妈的特护打来的,她的声音很紧张,电话里面乱糟糟的。

    我大脑哄的一响,眼前一阵发黑,叫了声“妈妈”,从床上爬起来就往外面跑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