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别让我看不起你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为了我?”我不由得好笑,“为了我什么呢?我即使回去也只是个秘书,还要负责照顾他的女儿。”

    “他有女儿?”林姣姣满脸惊讶。

    “是的,他与我签了合同,说是兼职照顾他的女儿。”我想到这里没好气地说道。

    林姣姣非常的想不通:“我们在公司这么久从没听说过他有女儿呀,若说妮妮是他的亲生女儿,可到现在为止他也不知道这个事实的。”

    “谁知道呢,有钱人的生活就是这样吧,我们平民百姓是看不懂的。”我情绪低落。

    今天在意乱情迷时他还说让我给他生个孩子呢,说什么有了孩子后就会稳定了。

    这不是笑话么!

    “依依,不管怎么说吧,我觉得许总对你还是有情意的,你应该尽量去争取,这对你和妮妮来说也是一个好的机会,免得将来后悔。”林姣姣想想后这样说道,说完后叹了口气:“依依,你不像我,至少妮妮还可以得到许越的爱,能正大光明的生活着,可我呢,皓皓永远只能生活在黑暗处,他的爸爸到如今为止就算知道了他的存在却也从没提出过想要见他一面,这是他的不幸,我对不起他。”

    说到这儿,林姣姣内心的苦闷又激了起来,扬扬手,叫:“服务员,给我来打啤酒。”

    “不许喝,姣姣,刚好了伤疤就忘了痛。”我立即出声阻止了,正色着说道:“上几次喝酒还没闹够笑话吗?告诉你,以后不准抽烟,喝酒,否则我真会跟你绝交的。”

    “好吧。”林姣姣很頽废地低下了头去,“可我要怎么办?我的皓皓要怎么办啊?”

    我看着她,痛心地问道:

    “姣姣,快告诉我,有没有人知道皓皓现在的具体地址?”

    她抬起脸来,摇了摇头,“没人知道,就连我爸妈都不敢告诉呢。”

    “那就好。”我松了口气,“只要没人知道他在哪里就好办,记住,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一个人,包括你爸妈。”

    林姣姣看着我,喝了口咖啡,点点头,眸中燃起股火焰:“他奶奶的,谁敢打我皓皓的主意,白刀子进红刀子出,老娘跟她拼了。”

    “就怕你还没拿刀,别人就先结果了你。”我听得好笑,取笑着。

    “说真的,为了孩子,我绝对是敢拼的。”林姣姣坐直了身子,眸眼里的光坚毅无比。

    这点我倒是相信她的,任何一个母亲都会这样。

    今天如果她说有人知道了皓皓的地址,那我一定会让她把皓皓送到冷昕杰别墅去的,再怎么说,冷昕杰别墅那里的安保措施还是相当不错的。

    只是说到孩子,我的手不由自主地抚上了肚子。

    妮妮可以寄放在冷昕杰那里,那我肚子里的孩子呢。

    “姣姣,我现在也是好烦,我想告诉你一件事情,快帮我拿拿主意吧。”我内心的包狱实在太大了,需要有人来分享,需要好朋友帮我拿拿主意,这个时候我真的很迷惘,不知道要怎么做才好,因此我这样说道。

    “好,有什么事,说出来,看我能不能帮下你。”林姣姣听到我这样说后,立即关心地说道。

    我一只手指无意识地搅拌着面前的咖啡,“姣姣,知道吗?我已经又有了许越的孩子。”

    “什么?”林姣姣像没听清似的,睁圆了眼睛。

    “我又怀孕了,孩子是许越的。”我看着她一字一句地说道。

    “你居然又怀了许越的孩子?”她看着我,不可思议的模样。

    “是的。”我迎着她审问的眼光,重重点了点头:“姣姣,我现在不知道该要怎么办好,甚至不知道路要怎么走下去。”

    林姣姣看着我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多大了?”她低声追问。

    “三个月了。”

    “哎,我真笨。”林姣姣用手打头,“怪不得你那时会呕吐了,我竟然没想到这方面来。”

    我尴尬地笑了笑。

    “许越知道吗?”她把身子前倾向我,认真问。

    我抬起眸,摇了摇头。

    她呆了下,突然一拍桌子:“不行,这次,你一定要告诉他实情,否则他就要与那个独臂女人梦钥结婚了,这可不是好玩的事,要知道你可是他二个孩子的妈了,这事绝不能迟疑,必须要尽快让他知道,不能让他娶梦钥,他有责任也有义务知道这件事的。”

    林姣姣说着拉起我就要去找许越。

    “姣姣,能不能不要那么冲动?”我急了,拉着她坐下来,“早知道你会这么沉不住气,我就不告诉你了。”

    林姣姣听到这儿,只得冷静地坐了下来。

    “可我的姑奶奶呀,你现在这个情况若不跟许越说清楚,你到底要怎么样?难道你要独自带大这二个孩子?许越是男人,他有责任知道这个事情的,他也必须要知道。”她急得满脸通红了。

    “我也知道,可他就要跟梦钥结婚了。”我有些底气不足地说道,“况且,吴向珍也不会同意的,她不可能会让他的儿子娶我这样一个普通身世的女人,还离过一次婚呢,她认为我会丢了他们许家的脸。”

    我知道吴向珍从一开始就反对我嫁给许越,并不完全是梦钥的原因,她的心思我明白着呢。

    “那又怎么样?”林姣姣嗤笑了声,“现在的梦钥还是犯罪份子的女儿呢,所以, 你一定要告诉许越这个事实,让他去选择,这样,以后你也不会有什么遗憾的。”林姣姣的态度非常的明确,“我就不信当吴向珍知道你是他儿子二个孩子的母亲时,她还能反对到哪里去。”

    说到这里,她眸眼犀利地望着我:

    “依依,不要告诉我,你准备带着妮妮离开,然后独自生下孩子,并且抚养他们长大成人,我靠,这样的戏码,我可不爱听,也不想听,我只想告诉你,生活是很现实的,不是拍电视剧,你必须要告诉许越这一切,不要亏待了自己,也不要到时害了这二个孩子,你真以为一个女人独自带大二个孩子容易么?更何况一个还在你肚子里呢,将来不知会遇到多少问题,这次如果你不听我的话,我也会要与你绝交的。”

    “可是姣姣,梦钥这个女人现在已经疯了,她并不傻,知道这时嫁给许越才是她唯一的希望,她会用尽一切办法达到目的的,更何况许越也承诺了,他们的婚姻仍然有效,我若告诉了许越孩子的事,若许越真因为我有孩子而不娶她了,我想她一准会疯掉的,不知到时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这真是太可怕了,哎,我最怕的还是会伤到孩子啊,这也是我为什么会从一开始就带着妮妮住进冷昕杰家里的原因了。”我忧心忡忡地说道:“正是因为这样,我才不知道要怎么办。”

    说到这儿,我顾虑重重,满腹心思。

    “切,她能怎么样呢?要疯要傻,那是她自己的事,就凭她那个独臂侠,还能拿刀来砍了你不成?如果说以前有梦开阳在,你忌惮她还有些理由,毕竟梦开阳老谋深算,阴险奸诈,他不放过你,确实会麻烦,但他现在被抓了,你根本不用考虑这些了,就梦钥跟她那个妈能把许越怎么样呢?只要许越愿意,不用一根手指头就能把她给打发掉,她只能看着气死,这事关健还是看许越的态度。”林姣姣鄙夷不屑地说道,说到这儿,满脸的奇怪:

    “许越那么聪明的一个人,怎么会在梦开阳被抓后还答应与她结婚呢,这男人的心思还真是莫测。”

    我苦笑了下:

    “姣姣,一开始我也是这样想的,所以今天上午我差点就把这个事情告诉给了许越,可你知道许越现在对梦钥是什么态度吗?他竟然对我说:梦钥好可怜!嘿嘿,她可怜,那我就该死了!我现在真不知是什么感觉:痛苦,失望更多的是无助与茫然。因为她可怜,他愧疚;因为她曾为了救他而断了右臂,他要照顾她一辈子。他对她狠不下心肠,怜惜她,甚至还要与她结婚,这就是许越的态度,你说我能怎么办?难道你要我用孩子去绑住一个男人,去逼宫?我真的做不到。”我的手抓着胸前的衣服,痛苦地说道:

    “我的心彻底冷了,就算许越与我结了婚,将来,他也无法做到对她不管不顾,你说要我一辈子面对着这样一个女人,我会崩溃疯掉的。”

    林姣姣呆呆站着,一会儿后愤闷的说道:

    “梦开阳这老家伙还真是老谋深算,许越还是落入了他的圈套中,他女儿那样救了他一下,这下可好,怕是许越这辈子都甩不掉了,想想也真是气愤。”

    说到这儿,想了想后,她看着我,认真说道:

    “真的,依依,这次事情,我还是不允许你瞒着许越,许氏家族是大家族,没有理由不重视自己血脉的,不管梦钥怎么样,补偿她的方式很多,许越如果有心,会想出办法的,他是男人,是应该解决这件事情的,倒是你,可不要太傻了,拱手把这么好的老公让给别人,不仅是对你不负责,也是对你的孩子们不负责,你可要想清楚,别让我看不起你。”

    “那好吧,我只能试试看,边走边说了。” 我双手抚着太阳穴,无比的头痛。

    与林姣姣告辞后,我打车来到了医院里,今晚许越还要在这里再住一晚,上午时他额头的伤又流出了血水,我不放心。

    “许越哥哥,让我照顾你吧,我好爱你,爱你哟,求你不要拒绝我了。”我才走到病房门口,里面竟然传来了梦钥痴痴的说话声。

    我吃了一惊, 她竟然来了!

    站在病房门口,我的心尖一阵刺痛。

    想了想,我闪到了一旁,隔着玻璃缝隙朝里面望去。

    “许越哥哥,乖,好好睡觉,今晚我会照顾,陪着你的,好不好?”梦钥正左手抱着一个大枕头,把脸放到枕头上,手轻轻地抚摸着枕头,满脸的痴迷,喃喃说道。

    她这是在自言自语么?

    我的眼睛在病房里扫了个遍,也没看到许越的人影,就只看到了形似颠颠状态的梦钥。

    她左手紧紧抱着那个大枕头,还是穿着上午看到的那套紫色风衣,坐在病床上,双目流露出痴迷的眸光,唇角带着抹浅笑,一逼自我陶醉的模样。

    看到许越并不在房里,我暗暗松了口气,可在看到梦钥这个形似痴傻的模样,我的心中又是异常的沉重。

    只是,许越额头的伤还没好,怎么会没在病房里呢。

    正在我思虑间,就见到梦钥抱着枕头站了起来。

    “许越哥哥,我陪你睡觉好不好,我给你生个孩子好不好?”她把枕头放到病床上用手拍着,拿被子轻轻盖好,开始自己动手脱起衣服来。

    我呆呆站着,看着梦钥把自己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脱了下来,直到最后露出了雪白莹润的酮.体。

    然后她一丝不挂的躺进了被窝里。

    我闭上了眼睛,掉头朝外面走去。

    第二天,我大早来到了许氏集团。

    经过昨晚激烈的思想斗急,持别是看到妮妮对许越的依赖时,我觉得脸面那些什么的都不重要了,孩子的幸福才是最重要的。

    因此,我准备正式去医院检查下,拿到医生的诊断书,然后向许越坦白一切。

    如果他愿意给我和孩子一个家,我会高兴万分的,但如果他仍然如此选择,坚持要与梦钥结婚,那我会豪不犹豫地离开他,带着二个孩子远走高飞。

    从此后他们与许家再没有任何关系。

    大清早,我来到许氏集团时,许越的总裁室外面已经站满了高管,个个手里拿着文件,正在排队向许越汇报工作。

    也就是了,休息了二天,看来他还有不少事情呢。

    我轻轻推开了总裁室的门。

    许越正坐在办公椅上,精神饱满,俊逸的面容沉肃,笔挺的西装穿在身上,整个人看上去十分的高贵优雅。

    他不仅皮相好,也是个衣架子,衣服穿在身上总有一种特别出众的气质,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要多看几眼。

    就在进来的那一瞬间,我仿佛又回到了几个月前,初次带着妮妮进到许氏集团总裁室见他的情景,那种感觉让我与他又产生了一种距离感。

    我低下头来,快速走到了自己的秘书桌旁坐下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