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难言之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我看着这二个女人一前一后地走进了咖啡馆里,眼皮直跳。

    她们二人凑到一起,会有什么好事么?

    确切来说,赵蔓丽比赵蔓云更让人可怕,这女人阴狠毒辣,心思莫测,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眼看着她们走进去了,我站了好一会儿后悄悄地走到了咖啡馆外面的玻璃窗下。

    透过玻璃,我看到了这二个女人正坐在咖啡桌上,把头低在一起,似乎正在说着什么悄悄话,很诡异。

    我听不清她们在说些什么,但心底的感觉很不好。

    刚刚在病房里,我差点把我肚子里的孩子和妮妮的身世告诉给了许越知道,看到这二个女人后,我庆幸当时许越没有听清楚我说的话了。

    想了下后,我走到街边上,拿出手机来给林姣姣打电话。

    “依依,有什么事情么?”林姣姣正在上班,显然很忙碌。

    “姣姣,我猜我看到了谁?”我压低声音说道。

    “谁?”林姣姣在那边笑了笑:“你跟许越在一起眼里除了他还能看到谁呢。”

    “别闹。”我正了正色,“我看到了梦钥和赵蔓丽在一起,她们一起进了一家咖啡馆里。”

    那边很久没有声音。

    我想到了上次梦钥找我,想拿林姣姣的孩子与我做交易,想让我离开许越的事。

    “姣姣,你可一定要注意下皓皓的安全。”我快速走到一个角落里低声说道:“梦钥已经知道你生了萧剑锋的孩子了,如果她和赵蔓丽搅和在一起,一定会把这个消息告诉给赵蔓丽知道的,这可不同于萧剑锋和他父母知道孩子的事了,那个女人心狠手辣,又是要嫁给萧剑锋的,她不可能会容纳下萧剑锋在外面有私生子的事实,你千万不能掉以轻心。”

    上次梦钥说过,她与赵蔓丽很小就认识了,但她并不喜欢赵蔓丽二姐妹,与她们没什么来往,而现在落魄失意的梦钥能与赵蔓丽走到一起,肯定是为了共同的目的,而她能让赵蔓丽感兴趣的,恐怕就是林姣姣的孩子了。

    “那怎么办?依依,快告诉我该要怎么办?”一会儿后,林姣姣的声音发抖,一向坚强有主见的她此时也显得慌乱了。

    我安慰她:“姣姣,别着急呀,先稳住神,说不定梦钥把你有孩子的事给忘了呢,不一定会发生什么事情的,先要镇定呀,先记住我的话做好防备就好了。”

    “不,依依,我给你说这些天我的眼皮一直在跳,我们家楼下老是有男人在转悠,我就感觉到要出事,依依,我真的好怕。”林姣姣在那边情绪很低落。

    “依依,不要伤心难过,一切都要朝好的方向去想,知道吗?”我除了这样安慰着她,也没有好的办法可想。

    “依依,我好烦,下班后去找你。”林姣姣在那边说道,“我先有点事了。”

    “好的,我也要去看下我妈了,下班时我们再约。”我突然觉得有千言万语要对林姣姣说,在生活中,我没有别的朋友,只有她一个闺蜜,而我与她的遭遇又是那么离奇的相似,有些话我真只能对她说。

    “好,等下见。”林姣姣答应了,正准备放下电话时,又突然问道:“依依,你又准备回许氏集团吗?我看到邮箱上写的是你回来当总裁秘书。”

    我愣了下,想起了与许越签的合约,苦笑了下:“姣姣,是的,本来我今天就应该去上班的,但许越受了伤,我要照顾他,这才没有回许氏集团了。”

    “那冷氏集团呢?冷昕杰会放你走吗?”林姣姣有些忧心地问道。

    我苦苦一笑:“为什么不放?冷昕杰已经做出了决定,以后不会再与我有什么纠集了 ,我们只是同学而已。”

    “哎,好可惜。”林姣姣叹息一声,“等会儿再聊吧。”说完挂了电话。

    我收好电话后再看了看远处的咖啡馆,忧心忡忡地招了辆的士朝家中而去。

    已经有快半个月没看到妈妈了!

    每次打电话,她的心情都挺好,挺乐观的。

    这段时间我不时孕吐,怕她知道,不敢回家,现在孕吐现象好点了,就想去看看她老人家了。

    屋子里静悄悄的。

    我走进去时,特护正坐在外面打嗑睡,看到我回来,站了起来。

    “我妈呢?”我朝特护问道。

    特护笑了笑,用手指了指里面的卧室,对我轻声说道:“你妈正坐在里面出神呢,她把我们都给打发了出来。”

    “哦。”我笑了笑,放下手提包,朝里面轻轻走去。

    南向的阳台上,冬日的暖阳让阳台变成了一片金黄色。

    轮椅上,满头白发的老人正垂着头坐着,手里紧紧握着一块黑色墨研,一动不动。

    我悄悄走近去,不敢惊动她。

    “是依依吗?”我站了会儿后,妈妈竟然开口了。

    “是我,妈。”听到声音,我立即走近去,在她面前蹲了下来,轻声问道:“妈,您还好吗?”

    “好。”妈妈抬起眸来望着我的脸,伸出一只手抚摸着我的面颊,颤微微地说道:“孩子,都这么久了,还以为你忘了妈妈呢。”

    我心中一阵难过,哽咽着:“妈妈,就算我忘了全世界也不会忘记您呀,这段时间我只是工作很忙。”

    妈妈睁大眼睛看着我的脸,微微叹息:“依依,你脸色很黄,要注意休息,最好去医院看下,开点中药调理下,妈妈现在是走不动了,不然我一定会拖着你去的。”

    “放心,妈,我没事的。”我低头看着妈妈手里的墨研,含泪答道。

    上次我拿这块墨研去京城时并没有什么用,回来后我就还给了妈妈,毕竟太贵重了。

    “孩子,告诉妈,你和许越现在怎么样了?为什么这么久你们都没有回来看妈妈呢。”妈妈的手摸着我的脸怜惜地问道。

    “妈,我和许越真的只是上下级关系,他是我的老板,您不要多想。”我低下了头去,轻声说道。

    妈妈看着我这个模样,似乎明白了什么,叹了口气,喃喃说着:

    “看来,他始终也不会认你的,不愿意给你应有的身份,就算是舅舅,也不愿意公开啊。”说到这儿,握住了我的手:“孩子,你也不要怪他,他有难言之隐,至于你与许越的事,顺其自然吧,妈妈只希望你能幸福。”

    我鼻子泛酸,明白她说的是谁,摇了摇头:“妈,我从没有怪过他,只是淡漠而已,我有自己的爸爸妈妈,不要说他不给我身份,就是给我,我也不会要的,这个世界上只有我的爸爸妈妈才是最好的,从小,您和爸爸给了我太多的幸福和快乐,我是最幸福的孩子。”

    说完我反握住妈妈的手,撒娇地说道:“妈妈,我还想吃您做的排骨汤呢,您可一定要快点站起来哟。”

    自始至终我也没有说与许越的事,这个话题太沉重了。

    “好,好。”妈妈握着我的手笑眯眯地,“依依,你去床头把那个柜子拉开,里面有个黑色的木盒,拿过来给妈妈,妈妈有东西要给你。”

    “嗯,好的。”我站了起来,走到床头上拉开柜子,果然里面有个黑色的小木盒,我拿了出来,走到妈妈身边递给了她。

    她接过来,手指颤微微的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金手镯,一副老式的项链,还有一对耳环,及几件玉器连同那个墨研,一起放到我手上说道:“依依,这些是妈妈的嫁妆,现在妈妈老了,也用不着了,全部给你了,你以后拿去换些新款戴戴吧,哎,当年你结婚时,我们也没有什么好东西给你,这些呀全都是留给你的。”

    我用手紧紧握着,热泪盈眶:“妈,您自己留着用吧,我用不上的,也不习惯戴这些的。”

    “哎,妈已经老了,这些东西真戴不了了,妈现在就想看到你幸福,否则我就是到了阴曹地府也放心不下你呀。”说到这里,她用手去抹着眼泪。

    “妈。”我抱着她泪流满面,“您放心,我一定会幸福的,您要相信女儿。”

    只要过了这段时间,我就会自己去开个设计室,我想凭着自己的本事赚钱,以后也不至于会太惨的,至于感情的事只能靠缘份了。

    “好,妈妈相信你,妮妮呢,我想她了,有时间一定要带她回来看看妈。”妈妈给我擦着眼泪,亲昵地说道。

    “我会的。”我紧紧抱着妈妈,把脸放到她的膝盖上,心底里是无比的眷恋与难受。

    我是个不孝女,没有让妈妈过上一天好日子,每每想到这里,我半夜醒来都会内疚难安。

    后来我一直陪着妈妈说话,好几次问到那块墨研的来历,她却不肯说,我知道那块墨研与卫兰青有关,但至于有什么关,却一直不知道,妈妈不肯详细说,我也不好问了。

    黄昏时,林姣姣打来电话,我们约了个咖啡店。

    “依依,今天许总发了邮箱,说要成立一个新的设计部,听说公司最近承接了大批设计项目,这个设计部直接由总裁室负责,我想呀,他这肯定是为了你回来公司做的准备。”林姣姣刚坐下来就对我说道。

    “设计部?”我怔然看着她。

    “是的,据说这个设计部高大尚,承接的都是国内外一些有名的重要项目,聘请的也都是一些尖端人士,但我更愿意相信,他成立这个设计部的目的,是为了你,毕竟现在不像以前了,他说了算,没有许晟昆之流的干涉了。”林姣姣喝着咖啡这样说道。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