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你可真大胆!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医生微笑着安抚道:“许夫人,请放心,不会有多大的事的,虽然砸出了个伤口,但流血并不太多,力道也不是很大,还砸偏了,休息几天就会好的。”

    “那彻底检查了没有?会不会伤到脑子?我可是只有这么一个儿子来的,千万不能出事呀!”吴向珍焦急得满脸上都是汗,哽咽着问。

    “许夫人,放心吧,已经全部做了检查,没什么大事的。”医生只得又安慰着她,宽着她的心。

    好一阵后,医生才走了出去,病房里终于安静了下来。

    “阿姨,对不起,是我失手打了许越的,您要想惩罚我,我是会心甘情愿接受的。”我走过去小声地道着歉。

    这一声道歉一下就让吴向珍注意到了这个病房里还有个我来,当即抬起眸来,满目森严地看着我:“余依,你好大胆,竟敢把我儿子打成了这样,等着吧,我不会放过你的。”

    我低下了头:“对不起,我真不是有意的。”

    当时那个情形,我也是情急之下才做出的反应,只是没想到后果罢了,谁让许越那家伙如此欠扁呢。

    “不是有意的么?”吴向珍冷笑一声,“那我现在就把你打晕在地,然后等你醒后,跟你道声歉,就说我不是有意要伤害你的,你觉得这样好吗?”

    我无言以对,只好低下头来站着。

    “哼,看来,我还真是应该报警,把你送到警局了,免得总是祸害我的儿子。”吴向珍气呼呼的,满脸的怒气难消。

    “那个,舅妈,余依平时并不是如此鲁莽的人,这中间一定是会什么误会啥的,我看这事还是先等表哥醒来后再说吧,再说了,您也知道表哥对余依的心思,您若真把余依现在就给送到警局了,万一表哥醒来后生气,到时还会弄得母子关系不好的,依我看呀,还是再等等吧。”陈世章见到这个情形,立即在旁边劝说道。

    还别说陈世章这小子在关健时刻还算是醒目的,这次算帮我说话了,我不由得感激地看了他一眼。

    吴向珍呢,估计只是在气头上,也没有真想过要在这个时候把我送到警局里去吧,当下只是懊恼地朝我挥了挥手说道:“罢了,罢了,你们一个个不让我省心,拜托你还是快点走吧,别在这里现眼了,让我看着心烦。”

    我站着还想要说些什么留下来照顾许越的话,就看到陈世章正站在一边向我使着眼色,只好说了句安慰的话后朝外面走去了。

    外面北风呼呼刮着,似乎又要下雪了。

    我茫然走着,想到了穷凶极恶的梦钥,心底里一惊,立即给小宇打了个电话,叮嘱她好好带着妮妮,没什么事千万不要出门。

    打完电话后,心情更加郁闷不已,风吹到脸上像刀子在割般,脑子里不停地回想着许越晕倒后的面容,心会莫名的内疚和疼痛,我想要好好照顾他的,却没有这个机会了。

    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走了会儿后,我竟然接到了林姣姣的电话。

    “依依,怎么回事?你把许越给打到住院了?”林姣姣接起电话后直筒炮地问道:“知道吗?现在公司里传得炸了锅,说你和梦钥为了抢许总,打得头破血流的,又说你为了冷氏集团与许越吵架,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呀。”

    事到如今,我已经无法辩解了,只得苦笑了下,有气无力地说道:“姣姣,我真的打了许越,把他给打伤了,但我不是有意的。”

    “天,你可真大胆。”林姣姣在那边听得直抽气,突然话锋一转,“依依,你现在哪里?我们见见面吧,我现在心情郁闷烦燥死了,想找你说说话。”

    同是天涯沦落人,我也正是满腹心事,烦着呢,当下立即同意了。

    星巴克咖啡馆里,我与林姣姣面对面坐着,我无精打采地搅拌着面前的咽啡,一副有气无力的模样。

    林姣姣呢,也是毫无意识地搅拌着咖啡,哀声叹气地。

    “姣姣,我都把许越打成了那样,我好后悔啊,你说他妈会不会把我送到警局去?”我把打许越的经过说了遍后,不安的问道。

    林姣姣直摇着头:“你们呀,这是没事找事,你呢,太性急了点,应该先去冷氏集团了解下情况再说嘛,我就说冲动是磨鬼了,那个许越呢,也真是嘴贱,明明帮了忙,还要那个德性,死不承认,这下自讨苦吃了吧,不过,放心吧,只要不是伤得太厉害,许越哪会舍得让你蹲局子呢。”

    我低着头,懊恼地说道:“哎,我真是后悔死了,也不知是哪个缺德鬼乱传了我和冷昕杰的那些照片,姣姣,你知道吗?那天在沃维妮酒店,竟然还有人跟踪我,那些照片就是被那人儈拍的,现在想想真可怕,其实那天冷昕杰只是醉得迷迷糊糊之下想要吻我的,根本没有吻到嘛,他自己过后就忘了的。”

    “哎。”林姣姣叹了口气,“你呀,还别说,谁让你命好把A城最优秀的二个高富帅给迷住了呢,你想呀,一个许越就已经是人中之龙了,那是全A城的梦中情人,你还要搭上一个如此出色的冷昕杰,这么好的事,全让你一人占了,当然会有人眼红你了。”

    “喂,林姣姣,你能不能不要乱说风凉话,我与冷昕杰只是同学,他是好人,真心可怜我的处境想要帮我的,现在为了避嫌,他也已经决定不再与我有来往了。”我敲了下她的头,气鼓鼓地说道。

    她苦笑了下,“好啦,我是跟你开玩笑的,还是你的命好,你看我,也是失意人生吧,可到现在就没有一个男人看得上我,围着我转,按理来说,我也不会比你差到哪里去吧。”

    我愣了下,笑笑:“你的眼睛里只有一个萧剑锋,别的男人哪入得了你的眼呢。”“哎,不说了。”听到我提到萧剑锋,她挥了下手,拿起身边的手提包,竟然从里面掏出个烟盒来,熟练地从其中抽出一支来,放到唇上咬住,然后拿起打火起点燃后狠狠吸了一口,吐出一圈烟雾来。

    我目瞪口呆。

    天,这傻妞什么时候学会抽吸了,这还了得!

    “姣姣,你什么时候沾染上这个的,不准抽。”我一把夺过了她嘴上的烟,厉声问道。

    “依依,你又不是我妈,拜托你别管得这么宽了。”姣姣满脸頽废,无可奈何的说道。

    “就因为你妈不管你,你才变成这样了,你以为爱情能当饭吃吗?为了个破萧剑锋竟把自己弄成了这样,告诉你,以后再抽烟的话,我与你绝交。”我一把抢过林姣姣的手提包,从里面把烟,打火机全部拿出来丢到了垃圾桶里。

    “依依,你这样还让不让我活呀。”林姣姣可怜兮兮地看着我,突然趴在桌上哭了起来:“知道吗?我有多痛苦啊,经常晚上睡不着,我想我的皓皓,又空虚寂寞,无以解忧,只有抽烟才能让我好过点。”

    我听得心酸极了:“姣姣,你是不是真傻呀,你现在心里不是还有萧剑锋么,那你想想,萧剑锋家可是书香世家,现在赵蔓丽没有孩子生,他们之间还不一定能成呢,到时若他们家看在孩子的份上接纳了你,可你呢,就这个德性吗?竟然抽烟喝酒的,整得像个白粉妹般,到时他们家还能要你吗?”

    “不要提了,依依,就算他们家真想要我了,我也不会同意了。”林姣姣含着泪怨恨地说道:“他们家真当我是无人要的东西么,想要就要,不想要就不要,告诉你,我可是林姣姣,条件好的很,他们那样的家庭我还不屑嫁呢。”

    看着林姣姣这个模样,我摇了摇头。

    这女人嘴又硬了,真要是萧剑锋出现在她面前,我敢保证,没几句好话就能俘虏了她的心,这就是林姣姣,永远生活在爱情中,一切以爱情为中心。

    “依依,我告诉你呀,别提起萧剑锋,提起来我还真觉得事情有些古怪呢。”林姣姣突然插干泪,坐直了身子。

    “怎么了?”我不解地问。

    “那几天在沃维尼酒店时我就好几次看到萧剑锋从卫兰青的房间里走出来,昨天晚上,我去一家酒店应酬,就正好看到萧剑锋与一个男人进了一家包房,那男人很面熟,后来我才记起来,他正是卫兰青身边的一个高级随从呢,他们样子很严肃,好像正在商量什么大事般,你不觉得这中间有什么古怪吗?”林姣姣歪着头,认真思考的模样。

    我笑了下:“姣姣,是你自己疑神弄鬼吧,不要瞎猜了,你呀,还说不嫁呢,看吧,才一提到萧剑锋,你就会有无限的暇想了,我真算是服了你。”

    可林姣姣嘟着嘴,似乎并不认同我的话,仍在想着什么。

    “对了,依依,这几天晚上我每天打开窗户无意中都会看到我家楼下有个男人的身影,只是我家楼层太高了,那男人身影很模糊,看不清高瘦,你说会不会是有什么歹人呀。”林姣姣突然又有些后怕地说道。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