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四章真相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卫部长,卫部长来了。”正在我想掉头离去时,突然外面响起了一阵叫声,似乎记者们正在一窝蜂似的朝他涌过去般,脚步声显得很嘈杂。

    我抬起的脚又停了下来,探头朝外面望去。

    只见卫兰青带着市委书记,萧剑锋及一众随从走了进来。

    “卫部长,许梦基金协会出了这样的事,许氏集团还能独善其身吗?许梦基金会还能不能如期举办下去?”

    “卫部长,梦开阳的事与许氏集团会有牵连吗?现在调查结果出来了没有?”

    ……

    随从将记者们挡到了一边。

    卫兰青在正中间站定,威严的眸光扫视了全场一眼,沉声开口:

    “现在这个事情正在处理当中,无关人员请先退下,结果出来后,自会发通告的。”

    说完,朝着身边的工作人员轻声说了几句后,工作人员立即把这些记者全部给请了出去。

    记者们出去后,会场安静了许多。

    “卫部长,梦开阳被抓后,经过审讯,他承认了这些年一直都与前海关关长宁正青有勾结,暗中走私的非法款项高达上千个亿,包括一些国家文物,简直是罪大恶极,这个许梦基金协会是他最后的疯狂,他早在几年前就开始策划这一切了。”赵副市长见到卫兰青后眼睛一亮,立即迎了上去,满脸的义正辞严。

    卫兰青微微颌首,眸光犀利,面无表情。

    “卫部长,梦开阳与许氏集团一向渊源颇厚,梦开阳女儿梦钥还是许氏集团总裁许越的未婚妻,这其间嫌疑很大,必须要严查。”赵副市立即又大义凛然地说道。

    我站在后面,手心冒出了汗液,尽管我早就知道了梦开阳是利用许氏集团的名声达到冼黑钱的目的,但还是没想到金额会如此的巨大,牵涉面也会如此的广,暗中替许越捏了把汗。

    梦开阳为了达到这个目的,竟把自己的亲生女儿都给搭了进去,不惜利用梦钥对许越的爱,做了好几年的精心准备了!真可谓是良苦用心呵!

    如果许越真的由此爱上了梦钥,只要头脑发热,稍不清醒,就会陷入梦开阳的巨大阴谋中。

    那么等待许氏集团和整个许氏家族的就会是巨大的打击,很可能从此后名声扫地,再不能翻身了。

    真是江湖处处险恶啊!

    我最担心的是许梦二家公司一向在生意上都是深度合作的,梦开阳做的这些事,许氏集团真的能撇得一干二净吗?谁会信呢?

    况且梦钥还是许越的未婚妻呢,就算真没事,这样的关系也只能让许越百口难辩。

    许越是不是提前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并留下了有力的证据呢。

    我的心提得高高的,站着的脚再也挪动不了。

    “嗯。”卫兰青点点头,“那你查到了什么没有?”

    “卫部长,目前正在排查,您放心,我带过来的这些都是顶尖的财务会计师,只要有蛛丝马迹都会查出来的。”赵副市长似乎很有自信,陪着笑脸说道。

    “嗯”卫兰青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只是‘嗯’了声,把眸光看向了许越:“许越,这样的事情牵涉巨大,查清楚对大家都好,对吗?”

    许越淡淡的笑,云淡风轻的模样。

    我看着他,这不是犹如一把刀正在抵着他的心脏么,说不疼,不心慌,我看都是假的吧。

    许越还没开口,吴向珍倒是急得满脸发白,走近卫兰青,一个劲地解释着:

    “卫部长,我们许氏集团绝不会做出什么不守法的坏事的,您可要相信我们呀。” 许越皱了下眉,声音有些不悦:

    “妈,这里没有您的事,您先回去休息吧。”

    说完后掉头朝着财务经理和市场总监问道:

    “韩经理,张总监,这几年的财务账目,及公司的每一个大手笔的运作过程有没有全部呈给工作人员们仔细检查?”

    “许总,整整一个上午,每一个项目,每一笔钱都给他们一一检查过了。”杨瑜谨立即清晰地回答。

    “哦,那查出什么问题来了没有?”许越剑眉拧了下,不动声色的问道。

    “许总,我们许氏集团每一笔账都是干干净净的,都是经得起检查的,即使与梦开阳合作的项目,每一笔钱的来龙去脉也都写得很详细,不存在任何问题。”杨瑜谨底气很足,大声说道。

    “好。”许越立即点点头,把眸光望向了赵副市长,“赵市长,是这样吗?”

    赵副市长仍是一副狗屎样的表情:“梦开阳这么多年走私的货物,难道与你们许氏集团会没有一点点牵连?谁信呢?”

    “我信。”就在这时,一旁的市委杨书记接口了。

    这话一出口,众人都大吃了一惊。

    话说这杨书记不是与梦开阳关系挺好的么,怎么在这个时候竟会帮起许氏集团说话来了。

    “杨书记,您……”赵副市长脸上有些尴尬,不解地看着他。

    正在这时外面一个声若洪钟的声音响起:

    “好,好,卫部长和市委书记,赵副市长都在这里,今天也可以把这个事情彻底了了。”

    我心中一惊,抬头望去,只见许悍天在管家的陪同下,硬朗的身板大步走了进来。

    “爷爷。”许越立即迎上前去恭敬地叫了声。

    “卫部长,杨书记,赵副市长,真是辛苦你们了。”许悍天拉着许越的手,非常认真的说道:

    “今天把这些事情彻底了了,我死也暝目了。”

    说到这时竟是热泪盈眶了。

    在场许多人听到这里后顿时莫名其妙起来,互相望着,这一幕原本就看不懂的戏在随着许悍天的出场后似乎更加扑塑迷离了。

    “爷爷,请您放心,就算丢了我的命也会守护好我们许氏集团,不会让他成为某些贪焚之人敛财的工具的。”许越满脸的庄重肃穆,话语十分的沉重笃定,眸光里浮起层坚毅,沉锐的光。

    “阿越,我相信你。”许悍天握着他的手,非常自豪的笑,“今天有卫部长,市委这么多领导在这里,你尽管把这一切全部展现出来,让别人明白我们许氏集团这个老品牌是怎么的经得起考验,又是怎么的宏扬中华正气,让别人明白我们能屹立不倒靠的可不是运气,而是我们的品性与操守。”

    “好。”许越微微一笑,朝冷啡说道:“把东西拿出来吧。”

    “是。”冷啡立即走了出去, 不一会儿后提了个黑色的皮箱子走了进来。

    “张总监准备投影仪。”许越又朝张瑜谨吩咐道。

    杨瑜谨闻言立即让助手去了会议中心的DJ室。

    一会儿后,许越看东西准备齐全后,这才逐一将事情的原委讲了出来。

    原来。

    早在许嘉泽任总裁期间,许悍天有次无意中就发现了梦开阳通过海关走私非法货物的事,尤其那年A城搏物馆一个国宝级文物突然失踪的消息传来后他更是坐立不安了。

    他怀疑那些都与梦开阳有关。

    可许梦二家公司的深度合作,是早就存在的事实了。

    这时他想摆脱掉梦开阳,不想被拉下水,背这黑锅。

    可这谈何容易,他因此为之努力了好多年,想过很多办法,一点点退掉了梦开阳的股份,但树大根深,要想彻底摆脱,只能等待时机。

    许梦二家当时共同拥有一块地,即就是现在的许氏集团大厦,这是许氏集团的支柱,这块地有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是属于梦开阳的,只因当时这块地是许悍天的祖屋与梦开阳爷爷的祖屋连在一起的,为了达到合理利用,当时二家商量好一起共同开发,高楼大厦盖好后,许氏集团成立,许悍天没有任何理由摆脱离梦开阳。

    后来许嘉泽染上了毒瘾,心力交瘁的他只能放下了这件事。

    但许悍天是不会甘心被梦开阳拉下水的。

    他左思右想后,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财务账目公正透明化,为止,这几年每一届市委书记坐镇后,他都会亲自请上面派人来监查财务项目,把每一笔钱的进项做好详细的记录,做到有账可查,清者自清。

    哪怕是后来许嘉泽染上毒瘾后,许晟昆手握公司的大权,许悍天身体再不好也是亲力监督财务账目。

    直到许越接手许氏集团总裁。

    说到许悍天为什么没有去告发梦开阳,这只能说是利益问题了,他毕竟是个商人,考虑到的还是自己的公司。

    再加上梦开阳的手腕交际能力都比较强,隐藏得很深,而这时的许氏集团又是接二连三的出事。

    许嘉泽吸毒,许越刚接手时,还要面临着内部二个叔叔的挑恤,只能说时间,条件都不允许。

    许越接手后,许悍天就把这一事实郑重交给了他。

    许越因此是十分警惕的。

    当梦开阳提出让他娶梦钥,要成立许梦二家基金协会时,许越就生疑了,立即派了冷啡去暗中调查,果然查出梦开阳在美国有一私生子的秘密,也从侧面了解到了梦开阳举办这个基金协会的目的。

    这个时候,为了能给许氏集团冼清嫌疑,他当即把这个事情形成报告呈给了市委杨书记。

    第二天杨书记亲自登门了。

    许越接待了他。

    他做梦也没想到杨书记竟然要求他答应梦开阳这个要求,如期举办许梦基金协会。原来随着前海关关长的落马,供出了梦开阳这个同伙。

    杨书记立即接到了上面的任务,要求他尽快查清梦开阳,逮捕归案,并且把梦开阳手中的几百个亿资金完整地收归国有,绝不能流失到海外。

    杨书记不敢怠慢,试着与梦开阳周旋好了一阵,但一点线索也查不到,正在焦心着呢,碰巧许越找上门了。

    他决定让许越假戏真做,配合他让梦开阳露出狐狸尾巴,在他放心冼钱时全部将资金冻结在银行了。

    可以说许越立下了汗马功劳。

    当我听到这一切后才算真正明白了,原来许越并不是不知道梦开阳幕后的阴谋,而是早比任何人都先知道了。

    他这样做是有责任在身的。

    换句话说,这个许梦基金协会只是一个幌子,是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梦开阳想利用许越,许越则反过来配合他,上演了一场极好的戏,在这场戏里,他让梦开阳放下了戒心,成功将他抓捕了。

    原来许越才是个实力派的演员,其演技实在是炉火纯青了。

    昨晚上梦开阳以岳父的身份淳淳叮嘱了许越和梦钥后,回到家中即刻转走了所的款项,凌晨三点赶到飞机场准备远赴重洋到美国开启他快乐自在生活的时,等待他的是全副武装的工作人员及刑警大队。

    他做梦也没想到许越早就察觉出了他的阴谋吧。

    赵副市长只认为捉到了许越的把柄,须不知他才是那个被蒙在鼓里的人,这一番行为只能证实他内心的丑陋。

    当现场许越把每一次行动,包括杨书记委托他启动许梦基金协会的录音全部播放出来后,赵副市长就偷偷溜走了。

    至此,人证物证俱在,许氏集团彻底冼清了嫌疑。

    我靠着墙壁站着,终于明白了许多原本想不清的问题。

    看来,这一切都是我在杞人忧天了!

    于我来说,不管事情的真相是怎么样的,只要许越和许氏集团安全了就ok了,其它的不是我所能关心的。

    现在我知道了一切,也放心了!

    是时候可以离开这里了!

    我朝外面走去,脑子里仍然乱轰轰的。

    眼前不断地闪过许越牵着梦钥的手登上华丽的舞台,温存脉脉地看着梦钥,向所有人宣布他们的结婚日期。

    刚才,对着所有媒体的面,他口口声声说他所宣布的结婚日期仍然是有效的,他承认,他仍然会准备一场豪华的婚礼给他最心爱的女人。

    原来爱情是可以如此的伟大。

    哪怕梦开阳利用了他,哪怕梦钥对他的爱情掺杂了那么多的功利因素在里面,他仍然对梦钥情有独钟,仍然愿意娶她,给她一场华丽的婚礼。

    我心情低落,走在大街上扬了扬手,召了一辆的士绝尘而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