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七章机关算尽太聪明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现在想来,那天晚上,若不是许晟昆在暗中调包,许越也不可能睡得了我,然后我也不会怀上妮妮,或许后来我也会与沈梦辰将就着过下去,又或许是与他离婚,但绝不会有孩子的羁绊。

    我相信离婚后的我现在已经找到了另一段感情,比如再遇冷昕杰,那现在必定会很幸福的!

    可惜这一切只是如果!

    我还是遇到了许越!

    都说无巧不成书,其实有些事情深究下去,根本就不是巧那么简单,明明是利益的趋使,是有其必然性的。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为了各自的利益,扭曲心态,无所不用其极。

    想当初许晟昆对我做出调包之计时,有想过我这个局外人的感受吗?有想过我以后会怎么样吗?不,他根本不会想到的!

    他的眼里只有自己的利益,不会管别人的生死的!

    只是,他做梦也没想到,仅此一次我就怀上了许越的孩子,而且后来我还会在中云路城中村救了许越,破坏了他们的计划,也没有想到我有一天会带着妮妮来到许氏集团面试,与许越产生了真正的爱情,及至后来我又破坏了他们想让许越染上毒瘾的计划。

    嘿嘿!

    如果早有这么一天,我想,他恐怕宁愿让梦钥怀上许越的孩子也不会把我送到许越的床上去的吧。

    这就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聊聊性命!

    我只想说上天自有好生之德。

    因果循环,坏事做尽的人终究有天会给自己挖个坑,将自己给埋了!

    “既然这样,那许越怎么会不认识我呢?”当许晟昆讲完后,我提出了这个疑问,如果说他不知道我怀了妮妮,那还情有可原,毕竟不过是无意识中风花雪月一晚,想要怀孕的机率真的不算大,但他没有理由不认识我吧!

    这也是我自从知道那晚是许越睡了我后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我能确定在那个城中村偶遇前,他是不认识我的,这我能从他的眼睛和神态看得出来。

    “那你要去问他了,不过,就他当时那个状况,认不出你来是很正常的,他进去时是梦开阳搀扶着进去的,那时神态就不是那么清醒了,满脸的红光,看上去很难受的样子,更何况,当时房间里的光线那么暗,这对一个喝醉了又激情待发的男人来说哪有心思去管那么多呢。”许晟昆说到这儿哈哈笑了起来,说到后来眼圈里蒙上了层暗光与不甘:“余依,我是真没想到最后却让你给捡了个便宜,让你给生下了许越的孩子。”

    “你怎么就知道妮妮是许越的孩子?谁告诉你的?”我心惊胆寒,尽量不动声色地问道,“离婚前我是沈梦辰的妻子,凭什么说妮妮一定就是许越的?”

    “哈哈。”许晟昆又是大笑一声:“够了,余依,如果妮妮真是沈梦辰的孩子,他会说妮妮是个野种么?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妮妮与许越长得像,不是他的孩子会是谁的?不要把我当傻子了,梦开阳可是看到你出现在私人亲子鉴定中心,你要没鬼去那些地方干什么?”我目瞪口呆,眼前一阵发黑。

    “你说梦开阳告诉你我去过了亲子鉴定中心?”我喃喃问道,那种不祥的预感直让我的眼皮猛跳着。

    “是的。”许晟昆眸底酝酿着一种特别可怕的情绪,看得我心都凉了。

    “然后呢,你们说了些什么?”我接着问。

    “你说呢?”许晟昆嘿嘿笑了起来:“凡是你能想到的我当然都会说了。”

    “你……混蛋。”我咬紧了牙关,“妮妮根本就不是许越的孩子,如果真是我干嘛要与许越离婚?”

    “余依,这就是你的聪明之处呀,也是你与众不同的地方,我最欣赏的就是你的这点了,女人有时候要拎得清,你越是这样,看似在后退,实际那是以退为进,只要某天许越知道这一切的真相后就越会对你念念不忘,人最重要的是得到一颗真心,这年头真心看上去不值钱,却也是最值钱的,若得到了会是无价之宝,有多少女人,美则美焉,却处处以自我为中心,独占,玩弄小聪明,与男人交往只把名利地位放在首位,却不想越这样,越把男人推得越远。”许晟昆唇角处是一抹冷冷的笑,却像在说着内心的真话般。

    我听得有些失神!

    “余依,看在妮妮是我们许家人的份上,也看在你这点聪明份上,我还要警告你,梦开阳与梦钥是不会轻易放过妮妮的,他们是不会允许许越在外面还有孩子的,你可要小心点。”紧接着许晟昆脸上绽放出极尽冷酷的笑,眸里的光绵如针,冷冷看着我。

    我后退了一步,脸色一时惨白如雪,额角都渗出了汗液。

    当我想尽办法全身而退时却还是被别有用心的人知道了,只要许晟昆与梦开阳一合口吻,再傻的人也能明白这其中的来龙去脉,看来还有一场更大的风暴要袭来,我终究还是难逃这一切。

    好在我带着妮妮住进了冷昕杰的家里!

    “许晟昆,妮妮只是沈梦辰的孩子,与许越根本就没半点关系,你可不要乱说。”我厉声说道。

    许晟昆很不耐烦了:“你女儿是谁的孩子我还真不那么关心,这与我没什么直接关系,我只是尽到责任提醒你罢了,信不信随你,我又不是梦开阳,我现在想要问的是,你究竟知道多少我与梦开阳的事,你的事情我已经如实告诉你了,那现在呢,你也该回答我的问题了吧?”

    “好,但在这之前我还有一个问题。”我深吸了口气后,紧紧锁住他阴沉的脸,“既然那晚是许越睡了我,那为什么当我醒来时是沈梦辰坐在我的身边,难道沈梦辰自始至终知道那天晚上是许越睡了我,我怀的是许越的孩子吗?”

    这个事情太反常了,以我那天偷听到的沈梦辰的话来看,他只以为是许晟睿睡了我,如果他真知道是许越的话,以他的德性必定早就闹到许氏集团来索要赔偿了,毕竟那时的许越只是一个有钱的富家子弟,可是最好的勒索对像,而不是他的上司,他是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的,从他后来为了那个项目在许越面前唯唯诺诺的表现来看,他也是不知道这件事情的。

    可当我醒来时,确实是沈梦辰坐在我的身侧,以至于让我误解了,以为是沈梦辰要了我。

    事实上是许晟睿的秘书打电话通知他去房间带走我的。

    “这很简单,那天晚上半夜时,冷啡就发现了异常,及时赶了过来,当时就带走了许越,冷啡带走许越时,他睡得像头死猪般,这些我都亲眼看到了,至于许晟睿的秘书通知沈梦辰过来领走你,那也是正常的程序,秘书只以为是他的上司许晟睿睡了你,这样的事,他又怎么会多问呢,而许晟睿那晚醉得糊里糊涂的,根本什么都忘了。”许晟昆补充着。

    我想我应该是从头到尾都明白了,于是点了点头。

    “怎么样?我该说的都说了,你呢,也该坦承地告诉我一切吧?”许晟昆说完后阴冷的眸光一点点地收紧,声音冷若冰霜,“告诉你,余依,不要想着耍什么花招,一个梦开阳就够你受的了,若你还要得罪我,你大可以想象那个后果,我闯荡商海这么多年,还真没有什么事情是我做不出来的,更何况你这样一个手无寸铁的女人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