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卑微与骄傲共存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就在这么一会儿,我无故受了吴向珍几次白眼外加一张冷脸,我莫名的感到一阵心寒。

    不知是梦钥太会装了,还是吴向珍太容易被人掌控了,或者是我真的太不招人喜爱吧,总之,都这个时候了,吴向珍对我仍然是如此的厌恶。

    哪怕我为了顺她的意主动退出了与许越的婚姻,哪怕我威胁不到一点点她的利益,她仍然会不分青红皂白的把一切怪责到我的头上来,仍然是对我没有一点点好感,我想,大概天生的敌人就是这样了吧。

    “谢谢,阿姨您对我太好了,我真是太幸福了。”梦钥左手紧挽着吴向珍的胳膊,把脸放到了她的身上轻轻磨噌着,满脸幸福的表情。

    我真是看不下去了。

    “小钥,你先去那边,我有点话要跟余依说下。”吴向珍慈爱的拍了拍梦钥的手背,亲昵地说道。

    “阿姨,我想陪着您。”梦钥听到吴向珍要单独跟我说话,明知吴向珍不会对我有什么好话说,可她仍然不放心,莫名的紧张,只是撒娇似地摇着她的手臂,昵声说着。

    “小钥,你先去化妆间准备下,等下阿越就要带你上舞台了,我马上就会过去帮你看化妆造型和礼服的。”吴向珍拍着她的手背,笑眯眯的。

    既如此说了,梦钥也没有办法再缠着不走了吧,更何况,她把吴向珍吃得死死的,也根本不相认吴向珍会相信我说的话,当下只好答应了一声依依不舍地走了,临走时还拿眼狠狠剜了我一眼。

    “余依,你跟我儿子已经离婚了。”梦钥一走,吴向珍的脸立即冷若冰霜了,对我说出的话如屎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你现在与我们许家没有一点点关系了,我希望你能有自知之明,不要再来缠着我儿子了,现在我儿子与梦钥二人感情很好,很恩爱,很快就要结婚了,这中间真没有你什么事了,我不希望再有其她无关的女人插足他们的感情,我想你是明白人,应该知道我的意思吧。”

    这番话说得毫无表情,不给我留一点点情面,正所谓是无情之极。

    我心里一痛,虽然我地位卑微,可我也是骄傲的!

    当下,也是面无表情地说道:

    “许夫人,请您放心,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要赖在你们许家,你也应该知道当初是我主动净身出户退出我与你儿子婚姻的,我不欠你们许家什么东西,同时也对你们许家的豪门生活没有任何兴趣,今天之所以还会来找他只是为了你们许氏集团的名声与前途,希望你不要误会。”

    她对我没有善意,我对她当然也不会有多少好感了。

    “是么?”吴向珍蔑笑着看了我一眼,“那我还真要谢谢你的好意了,不过,我们许氏集团的名声和前途还真不需要你来做点什么吧,我也相信我儿子有这个能力来维护好的,你还是省省心好了。”

    听到这儿我只觉得悲哀,看来,不管我说些什么,她都不会相信的,我若说许梦基金协会有问题,梦开阳不怀好意,她一准认为我是妒忌而危言耸听的。

    她是不会听进去一句话的!

    抬眸间就看到梦钥正站在不远处望着我唇角浮起抹不屑的笑,好似早就知道我会受到这样的对待般。

    好吧,我认了!

    既然人家不需要我的好心,我又何必去施舍呢,我虽然卑微,却也有自尊与骄傲,连荣华富贵我都尚可以放弃,又何况这种与我毫不相干的事呢,何不置身事外,落得清闲,真没必要去弄得一身的騒。

    “好吧,许夫人,那随你的意吧,只是希望你以后不要后悔就好,我先告辞了。”我淡淡说完,掉头朝一边走去。

    掉头的瞬间,眼角的余光看到梦钥唇角那抹蔑笑越加的刺眼。

    “余依,净身出户是你自己提出来的,不要在外面到处乱说,搞得我们许家有多苛刻亏欠你似的,不管是我,梦钥,还是阿越,我们都有要给你钱补偿的,是你自己放弃了的。”身后,吴向珍犀利的话语仍然朝我射来。

    我低下头走着,伴装做没听到。

    “阿姨,我们先走吧。”梦钥跑了过来挽起了吴向珍的手亲昵地说道。

    “好,小钥,快给阿姨看看你的礼服。”吴向珍笑眯眯的声音。

    ……

    我低着头漫无目的走着,心情低落。

    Party马上就要开始了,看来一切早成定局了。

    从许夫人和梦钥的话语来看,她们应该都知道许越在哪里了,因为她们一点也不慌张或着急许越去了哪里。

    我现在真可以离开这里了!

    诚然,这里的一切与我半毛钱关系也没有,如果我留下来去操那份闲心,只会让这些人笑掉大牙。

    可我的脚步仍然是毫无意识地朝着酒店俱乐部走去。

    我想亲眼看到许越携着梦钥的手向所有人宣布他们的结婚日期,我想看到他是不是很幸福?

    我还想看到梦开阳阴谋得逞的后果。

    “看,下雪了。”在一阵猛烈的北风刮过后,我听到有人在兴奋的喊。

    我抬起头来。

    天空中,雪花大片大片的飘落下来,伴随着一阵欢呼声,雪花越发的纷纷扬扬起来。

    整个天空都罩在一片银灰色中。

    突然,酒店的霓虹灯全部大开,闪亮了起来,在一大片闪铄的灯光中,我抬头就看到一群人正簇拥着一个身材高昂的年轻男人走了过来。

    我朝他看过去。

    许越正身着银灰色的笔挺西装以倜傥之姿闯入了我的眼帘中,二个身穿黑色西服的高瘦男人在身侧替他打着伞,一阵风吹过,他身上的西服被吹得紧紧熨贴着骨胳精瘦的身躯,益发的显得男人的身躯高昂,风度翩翩。

    我站在风雪中看着他,明明想走开的,却挪不动脚步,我冰冻的手指慢慢地抚上了小腹。

    那里孕育了一个生命,正是这个男人的血脉。

    他是我生命里的男人,给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迹!

    我唇角微微张了张,却站着没动,并没有跑向他。

    许越显然也看到了我。

    他站住迟疑了会儿,对左右轻声说了句,竟朝着我走了过来。

    近了,我看到他俊逸的脸上唇角勾起,露出绅士的笑容,容色淡淡的,眸光深遂似海,脸上的那抹笑意讳莫如深,让我猜不透。

    他站在了我的面前,凝着我。

    我也看着他。

    我们二人的目光在风雨中相接。

    我张了张嘴,却发觉嗓子干得说不出话来。

    明明不是一直都在找他想要告诉他梦开阳的阴谋么,为什么现在看到了他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余依,这么冷的天站在这里干什么,快回去吧。”他的手伸过来,指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抚上了我的脸,眸光深沉。

    我的手掌紧紧贴着小腹,看着他,心里窜起一股复杂的情感。

    不管怎么样,这个男人是我爱着的,也是妮妮和肚子里孩子的亲爸,我不能看着他陷入困境。

    “阿越,这个基金协会很有问题,梦开阳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你不能娶梦钥,绝不能娶她。”我的一只手突然捉住了他抚着我脸的手,焦急地说道:“我一直在找你,就是想告诉你这个事实的。”

    他看着我愣了下,眸里的光变幻不定。

    “你不是希望我娶梦钥,照顾她一辈子吗?”他轻嘲地问。

    “不,现在我不想了,不想你娶她了,求求你,答应我。”我摇着他的手焦急地说道:“这个基金协会表面看是梦开阳支持你和许氏集团的,可他只是想利用你冼黑钱的,他已经在国外注册了一个大公司,还有一个私生子,梦钥不过是他利用你的一颗棋子而已,相信我,不要娶梦钥了。”

    “余依。”一声断喝声从我们背后面响起,我惊得回过头去,脸色白了。

    吴向珍正带着梦钥走了过来,想来我的话她多少已经听到了一些。

    只见梦钥满脸委屈,泪水涟涟的靠着吴向珍站着,吴向珍则满脸的黑气,一双冰眸冷冷盯着我。

    “余依,你果然是个不要脸的女人,刚才口口声声说不想掺和我们许家的事,这才眨眼功夫,就在我儿子面前唆使他不要娶梦钥了,真是可恶之极。”吴向珍严词厉色,朝我怒斥着。

    我呆呆站着。

    看来吴向珍是在梦钥的唆使下在关健时刻过来了。

    我看到梦钥的一只手紧紧地挽着吴向珍,可她的身子都在微微抖动着,脸上的肌肉紧绷,看来,她也是紧张的,是担心许越会相信了我的话吧。

    哼,我心里直冷笑,若心里没鬼,又哪会如此紧张在意呢。

    “妈,余依也是一片好心,您不要这样说她。”许越的剑眉拧了下,朝着吴向珍不满地说道。

    吴向珍冷哼一声:“阿越,她不让你娶梦钥,这还叫什么好心?我看她就是看到我们许梦二家的大好局面,看到你和梦钥这么恩爱,她心有不甘来唆使你的,儿子,你可不要受她的盎惑,上她的当,梦钥多爱你呀,为了你胳膊都断了,你可不能做出忘恩负义的事情来呀。”

    我的心突然像插进了把尖刀,痛不堪言。

    可我没说什么,只是把眸光看向了许越。

    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他会不会相信我呢?

    “余依,你说这么多有证据吗?”许越望着我,眸光晦涩不明。

    证据?我亲耳听到梦开阳有私生子,可其它的证据都是冷昕杰分析的,这能算证据么,我若说是冷昕杰说的,许越肯定不会相信我。

    一时间,我站着说不出话来。

    梦钥仍然是那么楚楚可怜地站着,可看着我的眸眼里流露出抹算计得意的笑。

    我突然浑身无力,连站着都有些费力,似乎要倒下去般。

    “余依,外面冷,先进去吧。”许越看我冻得通红的脸,眸里闪过丝复杂的情绪,轻声对我说道。

    “阿越,我们走吧,不要理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了。”吴向珍趁机对许越说着,“庆功晚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媒体都来了,大家都在等着看你和梦钥的好消息呢。”

    雪花大片大片地落下来,蒙住了我的眼睛,我眼前有些发黑,什么也看不到了。

    不知什么时候,我感到眼前都是一片空的,静寂得让人害怕,我的手脚都已经没有知觉了。

    许越到底不信任我。

    我就说,他怎么会相信我呢。

    等我意识过来时,我的周围都是一片空白,他们都已经走了!

    我无精打采地朝酒店的走廊上走去。

    靠着墙壁站在走廊的红地毯上,我只感到一阵无尽的悲哀。

    “余依。”我才站了会儿,陈世章就急匆匆地走了过来,看到我一把拉着我就要走。

    “陈世章,放开我。”我已经冻僵的手指好不容易缓和了下来,腿脚也有了些知觉,正准备离开这个不属于我的地方,没想到陈世章过来拿了我就要走,当下我喝住了他。

    “哎呀,余依,我们绝不能看着梦开阳得逞,这一对父女心机太深了,我们要阻止许越娶梦钥,也要阻止梦开阳的阴谋。”陈世章跺着脚,焦躁地说道。

    “可这关我什么事呢,那可是你们许家人的事,你自己想办法吧,别拉上我。”我十分冷漠的说道,面无表情。

    陈世章惊讶地看着我:“余依,你这是怎么了?刚才可不是这样的。”

    “是,你们许家的人太高贵了,哪里需要我这样的平民百姓帮助呢,那不是丢了你们的面子么。”我甩掉了他的手,扭了下腕关节,活动着筋骨,满脸的淡漠。

    “余依,谁给了你气受么?”陈世章看着我的模样不解地问道。

    “陈世章,你给我一个理由,一个让我还要关心你们许氏集团的理由,我与你们真的一点瓜葛也没有了,我又凭什么要多管闲事呢?”我冷着脸问道。

    陈世章眨了眨眼睛,“余依,话可不是这样说的,你与许越相爱,到目前为止他除了你,我估计他还没有碰过别的女人呢,就冲这个,你也要帮他对不对?还有我,你看我们关系这么好,你也应该帮下我,对么?还有呢,妮妮,许越对妮妮那么好,就算为了这些理由,你也不应该置身事外的,对么?”

    一说到妮妮,竟触动了我心底里最柔软的地方,我这都已经出来二天一夜了,还没有看到过妮妮呢,而妮妮要的布娃娃妞妞,我可能永远也给不到她了。

    想到这儿,我心里特内疚。

    于是,我拿出电话来,拨通了冷昕杰家里的电话号码。

    “李姐,妮妮还好吗?麻烦让她接个电话吧。”电话接通后,是保姆李姐,我立即问道。

    “余小姐,妮妮今天挺好的,您稍等下啊。”保姆笑着说道。

    “好的,谢谢。”我礼貌地说了声。

    “妈妈,妈妈。”一会儿后,电话里就听到了妮妮的叫声。

    我心里一暖,唇角立即浮起抹温柔的笑意:“妮妮,今天乖了吗?有没有听李姨的话?”

    “妞妞,妞妞。”妮妮在那边开心地笑着,奶声奶气地说道,“妈妈,爸爸来了,爸爸给妮妮妞妞玩。”

    爸爸?妞妞?

    我心里一抖,震呆了!四处看了眼,不对呀,刚刚许越还在这里呢!

    “妮妮乖,妮妮吃饭。”电话里很快传来了布娃娃‘妞妞’的说话声,还伴有唱歌的音乐声,惊得我张大了嘴。

    那什么时候妞妞竟然到了妮妮的身边呢?妮妮怎么会叫爸爸?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妮妮,你拿到妞妞了吗?是爸爸给你的吗?”我迫不及待地问道,实在弄不清这是怎么回事?

    “妈妈,我爱爸爸,妈妈。”我能感到妮妮一手拿着电话筒一边给我说完话后就把电话筒放到妞妞的嘴边玩,那边妞妞会在那边说话,然后她就笑得咯咯直响。

    我脑中一阵混乱不堪。

    “妮妮,你让李阿姨接个电话,妈妈有话要问她。”我对妮妮说道。

    妮妮继续在那边玩闹着,笑得咯咯直响,根本没把我的话在眼底。

    我拿在耳边听着,唇角边露出会心的微笑。

    一会儿后李姐终于接起了电话。

    “李姐,妮妮今天怎么这么开心呢?她是不是有个会说话的布娃娃了?”我立即问询道。

    李姨在那边马上笑着说道:“余小姐,今天妮妮的‘爸爸’来了,陪她玩了好几个小时呢,还给她买了很多好吃的东西,给她带了个叫‘妞妞’的布娃娃,妮妮可高兴了,一直抱着布娃娃搂着她爸爸的脖子笑个不停呢。”

    “爸爸?你怎么知道是她爸爸的?”我听得眼睛睁大了,连忙问道,“李姐,你知道那个男人是谁吗?他叫什么名字?”

    李姐笑了笑:“那男人长得可真帅气,比我家少爷还要帅呢,他自称是妮妮的爸爸,我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他对妮妮可有耐心了,与妮妮在一起玩时照顾得很细致,真的像个好爸爸,他还给了我一千元小费,让我好好照顾妮妮呢,我都不好意思收,余小姐,您真的不知道他是谁吗?”

    是许越,肯定的是他!

    他竟然亲自给妮妮送布娃娃去了。

    “李姐,那他是什么时候过去的?”我急不可耐地追问。

    “好像是十一点半左右吧,给妮妮带了好多吃食,呆了好几个小时呢,还喂妮妮吃了午饭,妮妮与他玩得可开心了。”李姨这样答道。

    我的脑中不停地闪呀闪着白光,终于明白了。

    原来,当我在酒店里到处去找许越时,他竟然亲自去冷昕杰家里给妮妮送布娃娃去了。

    我只以为他失踪了却没想到他是去陪我的女儿妮妮了。

    我鼻腔莫名的湿阻起来,心底里流淌着一丝暖意。。

    从我这里知道妮妮想布娃娃妞妞后,他不给我,却亲自送了过去,哪怕现在身有要事,面临着如此大的困境,他也是一心牵挂着妮妮。

    这个世界上除了许越,再不会有另一个男人对妮妮这么好了。

    我的手摸上了肚子,不行,哪怕我是被吴向珍和梦钥看扁恶骂,也要留下来帮助许越,帮他度过这一次危机,绝不能让梦钥父女俩得逞!

    如此一想,我立即看着陈世章问道:“那你找到你外公没有?”

    “哎,我外公已经陪着他的老情人到俱乐部谈情说爱去了,快,宴会还没开始,你快陪着我一起去。”陈世章看我状态又回来了,立即拉着我的手臂就要走。

    “等下。”我叫住了他,不解地问道:“什么老情人?我怎么听不明白?”

    “哎。”陈世章一听,跺着脚说道:“那是我外公的老情人,就一老太太。”

    “陈世章,你外公可是一把年纪了,你到底在瞎说些什么?”我正声问道。

    “喂,余依,我可没瞎说,在许氏庄园里他和他老情人的事我们这些晚辈都是知道的,那可是公开的秘密了,这没有什么奇怪的,我外公就天生一风,流老头儿。”陈世章不以为然的说道。

    这话听得我直眨眼睛。

    “走吧,快,我外公跟他的情人正在二楼的一个接待包房里,那是俱乐部的贵宾房。”陈世章说完拉着我就走。

    这小子竟然如此说许悍天!

    我来不及想什么,陈世章拉着我就走。

    他力气大,我瘦弱的身子被他拉得快飞了起来,只好跟他走着。

    “就这间。”我们从俱乐部走后楼梯上去,在二楼的包房里一间间找过去,终于在一间包厢前停了下来。

    陈世章竟然连门都懒得敲,只是拧着门把,我急忙阻止了他:

    “你等下,先敲下门,这可是你外公的私人空间。”

    我这话再明白不过,陈世间当然明白,笑了下:“都大把年纪了还干得动么?”

    天,这家伙连外公都不知道尊重,不仅说话轻浮,连举止都是鲁莽的。

    不等他有动作,我率先敲响了房门。

    一会儿后,我听到里面洪亮的声音:“谁呀?”

    我看着陈世章眨了下眼睛。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