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六章另有隐情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这二个巴掌可算是尽了我的全力。

    “啊。”卫程程被打得惨叫一声,大概长这么大还没人敢这样打过她吧,顿时号啕大哭起来:“爸,快帮我打死这个女人, 她敢打您的女儿啊,还杀死了我的爱狗。”

    说完,委屈不甘的卫程程竟然爬起来穷凶极恶地朝我冲了过来就要打我。

    “够了,卫程程。”在她冲到我面前时冷昕杰及时捉住了她的手臂喝道。

    “你是什么人?竟敢这样对我?”卫程程的手臂被冷昕杰捉住无法打到我,气得直朝冷昕杰怒喊,“你肯定是被这个贱女人给勾引了,告诉你,这样护着她,迟早有天会发现她只是个贱货,玩弄你感情的。”

    冷昕杰冷哼一声,看她一眼,把眸光转向了卫兰青:“卫部长,您官风不错,受老百姓尊敬,可您女儿这样的行为真的不敢恭维,余依虽然只是个平民百姓,但也有人格尊严,况且现在网络如此发达,这样的事情若传出去,恐怕会对您的官威有所影响的,请您好好斟酬下。”

    卫兰青眸光如铁的看着我和卫程程,剑眉拧得紧紧的。

    “程程,你大老远跑来胡闹,像个什么样子?”他脸色绷得紧紧的,直朝着卫程程喝道。

    “爸,我只是跟她玩玩的,大黄,大黑从不咬人,可她却这样对我,还把我的爱狗给杀死了,爸,您可要替我做主啊。”卫程程哭着说道。

    “不咬人?”我不由得冷笑,“卫程程,你看看我身上的衣服都快咬没了,任何人被你这样玩下去,就算狗不咬人,也会被你玩弄死的,你敢说最后时刻,这二条狗就不会咬伤我吗?你明明指令它们来咬死我的,要不要让我也这样来玩玩你?”

    卫程程一听,眸光里闪过丝心虚,可她实在不甘心这样的结果,还要吵闹。

    “程程,再胡闹我可要收拾你了。”卫兰青早就明白了一切,脸上有些挂不住,阴沉着脸朝她怒喝。

    卫程程这才害怕了,瞪着一双含泪的大眼望着他。

    卫兰青不看她,扭头对卫兵说道:“你们即刻送小姐回京城。”

    “是。”二个卫兵立即敬礼答道。

    “爸,我不走。”卫程程跺着脚哭了起来,可卫兰青板着脸不答话。

    二个卫兵带走卫程程时,她回头怨恨地望了我一眼,恶狠狠地骂道:“贱人。”

    我心里一阵寒凉。

    我这是招她惹她了吗?无缘无故被她如此玩弄,最后还被她把我恨得咬牙切齿的,到底这个世界是谁的心态扭曲了呢。

    卫程程被带走后,卫兰青冷漠地看了眼我,“你也够了,不要再多事了。”

    说完不再看我,转身朝着房间里走去了。

    我倒吸口寒气,后退了一步。

    “依依,没事吧,不要在乎这些,我们先走吧。”冷昕杰扶着我朝外面走去,我用手拢紧身上的西服,只觉得心神俱疲。

    回到客房后林姣姣吓了一跳,得知我的遭遇后,气得差点跳了起来。

    “姣姣,我是真的担心许越和许氏集团安危的。”把我送回房间后冷昕杰接了个电话后就匆匆走了,我把冷昕杰对许越和许氏集团的分析详细给林姣姣说了遍,最后忧心忡忡地说道。

    “没想到梦开阳竟在背后有如此大的阴谋,我说他怎么会那么好心了。”林姣姣也是听得心惊胆颤的,怒声说道。

    “姣姣,你觉得梦钥的手臂真的是为了救许越而断的吗?还是这中间另有隐情呢?”我想到冷昕杰所说的话,把心中的疑问说了出来。

    林姣姣脸上变色,“经你这一提起,我也觉得她因救许越断臂的事说不定从一开始就是个局,是有预谋的,如果真是这样,那这女人的城俯也太深了,太可怕了。”

    “可她的手臂确实断了,这世界上我还没有看到有哪个人会傻到策划让自己断手断胳膊的吧,这可不是好玩的事。”我心中疑点重重。

    “也有道理,可毕竟那个时候她还小啊,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哪能策划出这些呢,而且我看她也是很爱许越的。”林姣姣也觉得不可思议,突然一拍大腿说道:“依依,你说会不会是梦开阳早在几年前就策划好了这一切,包括利用自己的亲生女儿,不惜让她伤残,只有这样才能把戏演得逼真点,不是么。”

    我眼皮直跳,浑身发寒:

    “如果是这样那梦开阳也太残忍了,连自己亲生女儿都要利用到不惜断掉她的手臂,这对一个女孩子来说是何其的残忍。要知道如果现在梦开阳预谋的事情败露,虽然许氏集团会受到牵连,但梦钥更会是个牺牲品,到头来,她失去父亲,失去家,落下终身残疾,本身不爱她的许越也会因为梦开阳而牵怒于她,而她会彻底失去一切。”

    “或许商人的眼里只有利益。”林姣姣沉思着,“不管怎么样许越现在因为梦钥为救他而断臂的事心怀愧疚,愧疚到愿意娶她,这其实已经达到目的了。”

    我认同林姣姣所说的,若不是因为梦钥救许越断了手臂,许越又怎么可能答应娶她呢?

    或许梦开阳用的是苦肉计,但不管是什么计,梦开阳并不是真的对许越好,对许氏集团好,这是我所不愿意看到的,也不会允许的。

    正在我们商量时,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来了,请等等。”我与林姣姣相视看了一眼,朝着门口走去,打开门时就看到陈世章正站在门口,脸有焦虑之色。

    “余依,找到许越了没有?”许世章看到我边问我边把头探进来朝里面张望着。

    我眼皮直跳。

    “没找到,你呢,一直没看到吗?”看到他这个模样,我心尖跳了下,“出什么事了吗?”

    “那倒没有,只是不知这小子去了哪里,手机关机,人又找不到。”陈世章看着手表,有些焦急,“这都快要开始晚上的party了。”

    Party?

    我的心隐隐一痛。

    “陈世章,你给我进来。”里面的林姣姣听到了他的声音,在里面说道。

    “咦,这不是萧剑锋的房间吗?怎么会是你们二个在这里?”听到林姣姣的声音后,陈世章看了下房号好奇地问道。

    昨晚林姣姣喝酒闹事时,估计他正在那个嫩模的怀里风,流呢,我也懒得与他解释,拉了他的手臂一下,“进来吧,姣姣找你。”

    陈世章水蛇腰一扭,捏着兰花指走了进来,“我说林姣姣,这个月工资你还想不想要了?昨天,你魂不守舍的差点把剪彩礼给搅黄了,结果还是我给你擦的屁股,今天呢,我这忙得屁股冒烟呢,你却躲在这里好清静。”

    “呀。”走进来的陈世章把兰花指竖放到了唇边,满脸的讶异,“林姣姣,这还是你吗?脸怎么变成了这样,像个猪头。”

    他眨巴着眼,说完忍不住笑了起来。

    “不许笑。”我瞪了陈世章一眼,“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里笑得出来么?”

    “咋了?”陈世章停住了笑,看着我。

    “陈世章,你知道许总为什么会不见了吗?”林姣姣郑重地问道。

    “为什么呀?”陈世章忍住笑看着她的脸:“话说,你这脸是被谁打的?”

    林姣姣有些气恼地说道:“陈助理,许氏集团可是你们许家的产业,你现在嘻嘻哈哈的,不紧张,到时出事了可怨不得别人。”

    陈世章愣了下,“林姣姣,你竟敢咒许氏集团会出事?”

    林姣姣冷笑了下:“我能咒得垮诺大的许氏集团么,梦开阳倒是有可能毁坏得了。”

    “林姣姣,你上班不认真,还在乱说话,告诉你,这个月工资别想拿了。”陈世章虽然平时稀里糊涂的,但对许氏集团还是非常忠心的,他毕竟也是许家的人。

    “陈世章,别再犯糊涂了,你真不知道许越去哪里了吗?” 我紧追着问。

    “当然,我若知道还会跑来问你们么?”陈世章摇着头。

    “告诉你吧,这个许梦基金会有问题,许越和许氏集团很可能会被梦开阳利用,许越是不能与梦钥结婚的。”连他作为许越身边的心腹,竟连梦开阳的事一点点也不知晓,难道许越真的没有察觉到梦开阳的一点点阴谋么?他到现在就真的什么也没有发现么?我拿捏不准,内心暗暗着急。

    “余依,林姣姣,你们神秘兮兮的样子,到底藏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陈世章嚷叫了起来,其实他对商业方面的信息也是十分敏感的,此时看到我们这个模样也意识到出了什么事情吧。

    我想了下后,决定把我所看到,听到的全部告诉他。

    “天啊,这个梦开阳果然是只老狐狸,我就觉得他没有这么好心了,原来怀有这么罪恶的目的,如果这个事情真被他利用成功了,那许氏集团算是一世的英名给毁了,不行,我要阻止。”当我把我所知道的一切告诉给他知道时,他当即懵了, 一会儿后,焦躁不安地说道,“不行,这事我得要去告诉给外公知道。”

    外公?许悍天么!

    我眼前一亮。

    这倒是个好办法。

    “陈世章,许老爷子住在27楼,你可以去告诉他,只是可能已经迟了,但就算这个时候让他知道也能挽救得点什么吧,快去呀。”我催促着他。

    陈世章扭身水蛇腰火急火撩地走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