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我要阻止他娶梦钥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依依。”冷昕杰在背后叫住了我,“不要着急,你现在这个时候才去告诉许越显然已经迟了,梦开阳早就做好了准备,估计今明二天会趁着大量的订单,转走出大部分黑钱,许越如果直到现在才知道这个情况,那就麻烦了,若如此,这只能说明他不是个成功的商人,也不配当许氏集团总裁。”

    我听得手心直冒出冷汗。

    “那冷总,如果许越真不知道情况会怎么样?梦开阳若利用这次机会得手了,许氏集团会将会怎么样?”我转过身去焦虑地反问。

    冷昕杰看我一眼,唇角是抹莫测的笑意,“如果许越这次真的被梦开阳成功利用了,有二个可能的后果,一,因为有卫兰青罩着,没人敢真正去查他,这事暂时就这样过去了,这是皆大欢喜的,也是梦开阳乐于所见的,毕竟她女儿还押在这里呢,我估计梦开阳赌的正是这个,但最大的可能是第二个,梦开阳东窗事发,成功冼钱跑到了国外,而把所有不好的名声,罪名全部留给了许氏集团,这样许氏集团这个百年老品牌也会因此砸得稀烂,还有可能毁于一旦,许氏集团再不会是A城的龙头企业了,到时会受到上面的严厉批评处分,甚至查封,这样下去最后只能被各种小公司吞食,贱踏,只能等许越他日后东山再起了。”

    卫兰青罩着?我听着就像听笑话般,卫兰青又哪会肯罩着许越呢,只怕会趁此机会狠狠打压,他对许越的印象并不好,不过是受到了我的威胁而已。

    如果真如冷昕杰所言,那许氏集团注定会难逃一劫,那许越,他会怎么办?

    眼前晃过他自信优雅的从容,心中闪过丝从未有过的焦虑。

    “依依,看来许越真的是在你心上了啊,你什么时候都在想着他,哪怕已经离婚了,我还真是羡慕呀,如果是我得到了你如此的关心,即使没有了事业也是最开心的。”冷昕杰凝着我,禁不住的失落感慨。

    我神思恍惚,没心情听他的话了。

    我自己今天大早亲耳所听到的,冷昕杰所分析的,所有种种迹象看来,许氏集团正在陷入巨坑中,经受着史无所有的严峻考验。

    看上去如此风光的背后却险象环生,祸福总相倚,这话是一点也不假。

    不管怎么样,我都不愿意看着许氏集团倒下去,毕竟这么多年了,它口啤好,满满的正能量,否则上面也不会把市政竞拍这样的项目交给它来监督完成了。

    树大招风,许氏集团注定会躲不过这一劫难么!

    “依依,放心吧,许越若连这个事情都搞定不了,那以后在A城他也没法混下去了,若真这样,许氏集团即使这次不出事,下次也难逃恶运,因此,你应该相信许越,他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坐稳这个位置,并取得如此大的成就,可并不是无缘无故的,我估计他很有可能,早就知道了一切,也早做好了布局,商海从来都是残酷无情的,任何一个人没有一定的手腕早被淘汰了,商海里的每个人每天都在面对着惊涛巨浪,暗浪,没有一点真本事是难以混不下去的。”冷昕杰这样安慰着我。

    我也只能祈祷是这样了。

    “那你觉得许越能带领许氏集团度过这个难关吗?”我很有些不自信地问。

    冷昕杰看我一眼,眸眼眯了眯,脸上有抹难见的兴趣。

    “老实说,我现在也看不出许越到底有没有这个本事,但我想,他也并非善类,从来都不是个简单的人,不如我们拭目以待吧。”冷昕杰微笑了下,“如果你想现在去告诉她,那随你意,不过我要提醒你,一个男人若需要一个女人的忠心来提醒,或者到现在才知道开始反抗 那必定是失败的,结果会怎样,这几天自会见分晓的。”

    说话间他已经喝完了杯里的开水,温和地说道:“我准备换衣服了,楼下估计开始商家签约仪式了。”

    说完他从衣柜里拿出套精致笔挺的西装来准备去卫生间里换。

    “冷总,我想知道的是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这一切?你也并不是今天才知道的,对吗?告诉我,你不是在隔岸观火,幸灾乐祸,还是想趁着许氏集团灭亡的时候再趁机踩上一脚,然后让你们冷氏集团独占鳖头,是不是这样?否则你哪有兴趣过来?毕竟A城除掉许氏集团就是冷氏集团了。”我看着他的背影突然这样说道,竟然没有留下一点面子。

    他的背影僵硬了下,沉然转过身来,眸里有失望的光:“依依,你竟然会是这样看我的吗?难道这么多天,我在你心目中留下的形象就是这样的一个趁火打劫的小人吗?”

    我愣了下,才发觉自己情急之下说错话了,我的话可能深深伤害了他,我看到他眸中的光是灰色的。

    说实话,如果许越没有先见之明,因为怜惜梦钥的断臂之痛而被梦开阳利用了,他和许氏集团因此毁于了一旦,那么以冷昕杰为首的其它公司就会峰起云涌取代了许氏集团,或者趁机互相抢夺市场红利,就算是这样,那也是大自然的丛林法则,其实没有什么好说的,市场本来就是这样的残酷,许越之所以能带领许氏集团走到今天这样的地位,不也是曾在市场掀起过血雨腥风么,当时又有多少小公司血本无亏,惨死在他的手下,而他一旦倒下被人群起围之,也是正常现象。

    我这样不留情面的指责冷昕杰,确实有点片面主观,甚至是有种欲加之罪的偏见。

    “对不起,冷总,我误解你了。”我低下头来道歉,“请原谅我只是心情着急才口不择言的,我想说的是,你能接受我一个请求吗?”

    冷昕杰定定看着我半响:“依依,你说。”

    我犹豫了下:“冷总,如果这次许氏集团真的跨了,你能答应我,不会第一个去践踏它,落进下石吗?”

    如果他能做到,我想那些小公司暂时还不至于出手!

    冷昕杰愣了下后,突然哈哈笑出声来。

    “依依,你真是太可爱了。”他似乎笑得无法揭制,很久后,眼里笑出了泪:“今天幸亏是你当着我的面说的,否则我还认为是许越支使你来求我的呢。”

    他笑着,走近我,手指抚上了我的脸,再慢慢移到了我的唇瓣上抚摸着。

    我有些惶恐地看着他,不敢对视着他的眼睛,别过了脸去,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虽笑犹悲的冷昕杰,心中惴惴的。

    “别动,让我好好看看你,我在想,为什么我对你倾尽了全部心思还得不到你对我一点点像对许越那般的心思呢?我真的会如此讨你嫌吗?你要知道我现在的感受,真的是从来没有像现在如此这般失败过。”

    他的手指掰着我的脸,直直对视着我的眼睛。

    我有些不知所措地站着,很想逃跑。

    “别动,你若动,我会控制不住想吻你的。”他的双手摩挲着我的脸。

    我脸上变色,一动不动地站着。

    “依依,知道吗?每次这样面对着你时,我都会恨自己,恨自己不能够得到你的爱,恨自己无法停止想你,这天下那么多女人,如果我想要哪个,真的不难呵,可我却无法放下你,自从十五岁那年到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心里只有一个你,真是太奇怪了,我只要这样看着你,望着你,我的心灵就会宁静,就会有种无法说出来的满足,我发现我永远也走不出这个魔障了,你为了许越伤心时,知道我的心会有多痛吗?尤其在看到你对许越无私的偏护时,我真的太难受了。”他温温的手指一点点地抚摸着我的脸,我的唇瓣,直到我冰凉的脸在他的手指下有了些温度,才慢慢说道:

    “依依放心,我会答应你的,而且我还要告诉你,我从没有想过要在危难时去踩踏许氏集团,我不屑那样做,而且我还要告诉你,一个真正的男人是并不喜欢心爱的女人在别一个男人面前替他求情的,你还是不太懂男人,尤其是像许越那样的男人。”

    说完,他深深看了眼我,扭身朝卫生间里走去。

    我傻了般站着,直到冷昕杰的手指留在我脸上的温度消失,我才转过身来朝外面跑去。

    许氏集团在我心目中就是高塔,明灯,它有着指航的意义,我不能看着它出事,不能看着这个老品牌倒下去。

    我要尽我所能去挽救他。

    我要去找许越。

    不管他知不知道这件事,不管他有没有做好对付梦开阳的准备,我都要去找他,告诉他,他不能娶梦钥,梦钥只是梦开阳牵制他的一颗棋子,如果娶了她,将来,许氏集团会面临梦开阳的无数次勒索,牵制!

    我要帮许氏集团想办法摆脱掉梦开阳!

    我好后悔,那天不该答应与他离婚的,如果我赖着他,不跟他离婚,他是没有办法娶梦钥的。

    我不想他娶梦钥,不愿意看到他娶梦钥!

    我朝外面匆匆跑去。

    可当我楼上楼下地到处跑着寻找许越时,他却像消失了般再也找不到了,我拿出手机打他的电话时,电话也是提示关机了。

    我的心开始一阵莫名的颤粟。

    难道我再见他时,真的只能看到他挽着梦钥的手出现在舞台上,面对着所有的媒体宣布:他与梦钥的结婚日期?

    不,我要阻止他,告诉他我所知道的一切!

    我到处找,问,可不管问遍了所有人,包括陈世章在内,也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后来,我想起来了,在所有的地方中,我还有一个地方没有找到,那就是卫兰青的住所。

    卫兰青住在最高级VIP客房里,28层,整层要就只安排了他一个贵宾,就连许悍天都只是住在了27层。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