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你耍我?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我一愣,看着林姣姣。

    “这么说是陈世章安排的了?”我若有所思地问道。

    “有这个可能。”林姣姣这样说着,点点头,手碰到了脸上的伤口,痛得嗤了声。

    “好,等下我去审问他。”我放过了她。

    说话间,林姣姣刷完了牙,我帮着她冼完脸,带她到房间里上药。

    “姣姣,听我的话,你与萧剑锋已经不可能了,忘了他吧,不要再为了他心情烦闷喝酒了。”我看着她这张脸上的伤口,心痛地叮嘱着。

    “好,我会的。”林姣姣眼圈一红,低声答道。

    我心中酸酸的,叹了口气。

    “依依,我听说今天晚上许越会宣布与梦钥的结婚日期,你可要挺住啊。”林姣姣看着我担忧地说道:“我们二个都是苦命人,听说,萧剑锋与赵蔓丽的结婚日期也与许越和梦钥的相差不远,看来我们二个还真是好姐妹啊,连命运都是一样的。”

    说完她苦涩的笑了起来。

    “姣姣,你想多了,我与他已经离婚了。”我心里苦涩,表面上却是淡淡一笑,“倒是你要多注意点。”

    她点点头。

    我给她上完药后,去卫生间里冼籁,刚拿着牙刷放到嘴里,就觉得胃里一阵翻车鱼的文有涌,“呕,呕”,我一下伏在卫生间里吐了出来。

    “依依,你怎么了?”就在我伏着云石台呕吐时,林姣姣在外面听到了,走到大门口来关切地问道。

    “没事。”我用清水冼着唇,故意随意地答道。

    我还没想好要不要告诉林姣姣我肚子里孩子的事,刷完牙后,靠着墙壁站着,手放在了肚子上,脑海里却是一团乱。

    林姣姣的事实告诉我,如果当初她打掉肚子里的孩子,或许就不会有现在的痛苦了。

    那我呢,这肚子里的孩子该怎么办?我已经有 了一个妮妮了,还要再来个孩子吗?以后我能独自带大这二个孩子吗?

    “姣姣,你这副尊容今天就在房间里呆着休息吧,别出去了。”一会儿后我走出来看到林姣姣的脸实在是惨不忍睹,就这样对她建议道。

    “那可不行,我这还是上班时间呢。”林姣姣摇头,苦笑了下:“现在的老板娘又不是你,我若不上班,那个女人是恨不得把我赶走才好的。”

    我心中一阵难受。

    梦钥知道林姣姣是我的好朋友,这段时间在公司里可没少为难她,早想找个理由把她给轰出去了,林姣姣在许氏集团的处境现在也不是很好的,这点我还是清楚的。

    “昨晚喝酒闹事还不知梦钥会如何处置你呢,脸都这样了,听我的,先好好休息一天再说,这个点你即使去上班也是迟到了,她一样会找你麻烦的,先在这房里呆着,我出去给你找点吃的来。”我劝说着,不让她出去。

    林姣姣想想也是,并且身上实在太疼了,没再坚持了,上过药后又躺到床上休息去了。

    我拿着手袋朝外面走去,准备去弄点吃的过来。

    刚走出不远,只见前面的一间房门开了,一个穿着性感,身材非常高挑的女子从房里走了出来,看那身材倒像个模特之类的。

    那女孩拿着精致的手袋朝电梯方向走去。

    这会是哪个嘉宾带过来的呢!

    我慢慢走着,经过那女孩走出来的客房时,不由自主地朝那边张望了下。

    房门并没有关。

    我扭头的同时,就看到一个穿着红上衣,绿裤子的男人正在对着房里玻璃屏风梳着头,嘴里哼着歌曲。

    竟然是陈世章!

    瞬间我明白了,这个刚才走出来的女孩肯定是昨晚的那些嫩模之一了,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勾搭上了!

    我停住了脚步,朝着房门走去,身子靠在门框上,一眨不眨地盯着陈世章。

    陈世章梳好头发扭过头来,吓了一跳,嚷道:“呀,余依,你在这里干什么,要吓死我呀。”

    “干什么?你说呢?”我嘿嘿一笑,盯着他。

    “余依,那个布娃娃我真替你找过了,没有,这真不能怪我,我已经尽力了。”陈世章苦着脸,满脸的无奈。

    我唇角浮起抺寒意森森的笑:“那个好说,我先问你,昨晚,我怎么会和许越一个客房的?”

    说完我紧紧盯着他的脸,像要把他的脸挖个洞般。

    陈世章怔了怔,突然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捂住了嘴。

    “陈世章,你耍我?”我没好气地喝道,“明知我与他离婚了,还要这样安排,什么意思?”

    陈世章突然眨了眨眼,拉着我朝里面走去,并顺手关上了房门。

    “余依,你不知道呀,昨天梦钥让我把许越与她安排在同一总统套房里,她想强上许越呢。”他压低声音说道。

    “可那又关我什么事?你拉上我干什么?”我没好气地说道,“他们马上就要结婚了,强上就强上了,再者说了,许越是个男人,她一个断臂女人还能强得了一个男人么?”

    “问题就在这里呀!”陈世章急了,“你是不知道吧,我昨天忙碌时经过一个客房,竟然偷听到了梦钥在和一个女医生说话,那女医生告诉她,通过服用药物,这二天正是排卵期,同房的话很容易怀上,叮嘱她不要错过了这个好机会。”

    我听得心里一阵闷堵。

    “然后我就看到那女医生走了后,马上有个女服务员走了进去。我当时觉得很有问题,就继续偷听了下去,结果,梦钥竟然把一包春药给了那女服务员,让他想办法在今晚放进许越的茶杯里,那女人现在疯了,竟然想出这种办法来栓住许越,怀上他的孩子,好能坐稳许家少奶奶的位置。”陈世章继续说道。

    我眼皮直跳:

    “既然这样那也没有什么不好,他们迟早是夫妻,这也算是一桩好事。”

    “那可不行,这对许越不公平,怀孕这事必须男女双方都知道,这绝不是小事,有要挟的嫌疑,我告诉你啊,许越那小子从没碰过她,这若让她阴谋得逞,许越会要气死的,我是他的表弟兼助理,这事必须要阻止。”陈世章满脸的严肃,一本正经的模样。

    “那你告诉许越没有?”

    “没有,还来不及呢,后来你不是让我代替林姣姣去忙碌了么。”陈世章摇头。

    “那后来呢,可以告诉他呀。”我泠冷问。

    “后来忙完不又碰到了你么,你又让我去找什么布娃娃了,这我不是又没有时间了么。”陈世章耸耸肩说道。

    “陈助理,你竟把责任全推到了我的身上,你真是没时间么?”我指着这满室的狼籍,“怕是你忙着泡妞把这事忘了吧,再说了,打个电话就能说清楚的事,有多难呢。”

    陈世章嘿嘿一笑:“不算忘,我临睡时把你客房的房卡交给了冷啡,这样,梦钥怎么也睡不到许越了,而且也找不到许越在哪里了,许越安全了就好,那我的责任就算尽到了。”

    “陈世章。”我大喝一声,‘’你尽到责任的前提是把我给卖了,是吗?这样置我于何地?你要我怎么想?“

    说完我拿起手中的包朝他头上打去。

    他怪叫一声,双手护头,叫道:“余依,别这样,好歹你与许越夫妻一场就当帮帮他了。而且许越对你一片深情,为了你,不碰任何女人,凭这点你也应该帮帮他,不是么?”

    “陈世章,少狡辩,说,这么多客房,为什么你偏偏要把许越安排到我的房间来?”我心里有疑惑,指着他问。

    陈世章朝我眨眨眼睛笑:“原因很简单呀,许越只有看到你才高兴,还有,他若真的喝了春药……”

    “陈世章。”我咬牙切齿,昨晚许越还那样误解了我,“你简直就是个混蛋,当我好欺负么!”

    说完趁他不注意,拿起肩包朝他头上扫去,肩包所到之处,他那满头‘秀发’凌乱不堪。

    陈世章杀猪似的嚎叫。

    “你怕梦钥怀孕,就不怕我怀上么?告诉你,下次再敢这样,我一定把你头发给剪了。”我气愤地教训着,看他手忙脚乱的模样,我又拿起肩包狂打了他一顿。

    “余依,想开点吧,反正你与许越已经那个了,也不在乎多一次了,他要真想让你怀上早该怀上了,也不会是这一次了,反正许越高兴嘛。”陈世章弹跳着嚷叫。

    这话引得我又打了他几下,最后狠狠瞪着他:“陈世章,你算得罪了我,若还想与我交朋友,马上就把昨晚的事情向许越解释清楚,还有,想办法拿布娃娃给我,否则我们一刀二断,从此就当没认识过。”

    说完,我拿了肩包朝外面走去了,背后陈世章还在叫着:“余依,余依,别走呀。”

    坐上电梯时,我仍心惊惊的,梦钥竟然想出这种方法来留住许越,若许越知道了,不知会怎么想呢。

    不过从昨天晚上看许越并不像是喝了春酒的模样,他虽然也唐突了我,但没算太过份,如若真喝了春药,又岂肯放我走呢!

    我从楼下自助餐区取了二份早餐后朝楼上客房走去,刚刷进房门,就看到林姣姣正站在阳台上,把耳朵贴着墙壁,似乎在偷听着什么,我吃了一惊。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