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你在偷吃什么?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我从卫生间里拧干了热毛巾走出来,站着有些发愣。

    大床上,男人健壮精硕的胸膛裸,露在外,看上去非常有诱,惑力。

    冷昕杰的皮肤不仅白,还很细腻,甚至比女人的皮肤还要细嫩,十分的养眼,偏偏衬着他精健的身躯,看起来却没有一点女人味,还很耐看,这男人真是上帝的宠儿,几乎集中了所有男人的优点。

    他确实有吸引女人的资本,不仅长得好,家世好,事业也很成功,如果说A城除了许越外,还要找出一个与许越齐名的男人来,那就非冷昕杰莫属了。

    如果,在我带着妮妮去许氏集团面试前他来找我,我想,我一定会接受他的。

    只是……

    我呆呆站着,脑海里竟然浮现出了另一个健壮温暖的怀抱,那个胸膛腹肌发达,宽厚强壮,我的脸曾埋在上面,闻着那令我沉醉的男人气息,一度让我像个小女孩般迷恋,甚至到现在都不能自拔……

    我的脸越来越红。

    喂,余依,你到底在想些什么!

    你可是个女人来的,请矜持点好不好?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我猛地晃了下头,让自己清醒了些,正准备上去替他擦身时,他突然一个侧身,伏到床边又猛烈呕吐了起来。

    我吓了一跳,后退了一步。

    看来这男人真的喝得太多了,这样个喝法是伤胃伤身的。

    我莫名的一阵焦心。

    空气里到处弥漫着难闻的呕吐物气味,原本还在孕吐的我一下子难受之极,捂着嘴跑进了卫生间里,引发一阵猛烈的呕吐。

    直到把胃里的苦胆水都吐了出来,才算是停止了。

    我拿着热毛巾再走出来时,冷昕杰已经吐完了正倒在床上直哼哼。

    我摇了下头,拿着热毛巾开始替他擦拭着身子,冷昕杰是个爱干净的男人,平时身上都是一尘不染的,我也擦得格外细致,每块毛巾擦拭完后就往卫生间里来来回回地跑。

    “依依,你是依依吗?”当我拿着热毛巾擦拭着他额角的汗液,唇角的呕吐物时,他的大手突然伸过来捉住了我的手,睁开了眼睛来盯着我看着,喃喃地问。

    我吓了一跳,想要把手抽回来,他的大掌却紧紧握住我的手,将我的手放到了他的胸口上紧紧贴着他的心脏,痴痴地说道:

    “依依,还记得吗?初三那年我去深市参加作文竞赛,那天在岷江的堤岸上,我等着与我一起参加作文竞赛的同学坐轮船去江对岸的少年宫,当我独自一人站在江岸上等时,我看到一个穿着碎花裙子的少女朝我走来,那天正是春和日丽,杨柳依依,我一下就爱上了那个少女,那个少女就是你呀,后来你朝我走近了,微笑着问我是不是去参加作文竞赛的同批同学,我说是,你笑了,还问我是哪所学校的,你知道吗?那一天是我整个人生里最快乐的一天,那一年我才15岁啊,从那个时候起我就发誓要娶你,跟你生活一辈子,初中毕业时,我想了很多办法让我爸把我送到了你的学校,并坐到了你的后面,这一坐就是三年,三年的时间可不知啊,我明明喜欢你,却不敢开口,后来大学毕业时,我爸逼着我去英国读贵族学校,我无奈之下只能离开了你,当我学成回来时,你也上了大学,竟然爱上了沈梦辰那个渣男,那时的我真的好失望,想夺走你,可你那时竟然很爱沈梦辰,我不忍下手,也没有自信。直到听说你离婚了,我又赶了回来,可当我回来时你竟然又成为了许越的妻子,我不知道我为什么总是会迟了一步,分明是我认识你最早啊,这次,你和许越终于离婚了,答应我,以后不要再离开我了好吗?。”

    我怔怔看着他,他虽然说话时断时续,夹着酒气,可说的话还是连贯的,我并不怀疑他的真实性。

    他这样的话语把我带回了那个少女时代,渐渐的,我想起来了,初三那年,全市初三学生作文联赛,我代表我们班参加了,那天我急急去码头与全市各所中学选出的代表聚齐,可当我赶到那个大堤时,只看到了一个穿着校服的少年。

    当时我跟他说了什么,我已经忘记了!

    那天是我第一次坐船,记忆也是很深刻的,而在我如此深刻的记忆里也是有那个少年存在的,只是他的印象很模糊,远不如冷昕杰对我的记忆如此深刻。

    现在我才知道那个少年叫冷昕杰。

    “依依,我爱你,答应我,嫁给我吧,我一定不会像许越那样让你伤心难过的,更不会像沈渣男那样让你受尽屈辱,我发誓会用我的一生来挚爱你,相信我。”他紧紧握着我的手,像握住了全部希望般。

    我惊得不知所措。

    都说男人酒后吐真言,我相信这是他的真心话,否则他也不可能一次次对我包容与宠爱了!

    我有些手足无措地站着,任他握着我的手,心中无比的复杂难受,如果从一开始我嫁给的是他,我想现在的我必定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可造化弄人!

    “依依。”正在我发呆时,他的手突然握住我的手往他怀里一拉,我没堤防,整个人一踉跄竟然倒进了他的胸膛上。

    这个胸膛温暖如春,有股淡淡的异性气息飘入了我的鼻翼里,让我有些怔神。

    我承认这种气息很好闻,也很能让女性着迷,但却不是我最爱的那种,相对于这个白晳迷人的胸膛,我更喜欢那个强健有力的,宽厚的胸膛。

    我惊醒过来时,挣扎着就要爬起来,可男人的手紧紧地抱着我,醉眼朦胧的眸痴迷地望着我,一只手伸过来抚摸我的脸:“依依,以后我不会再让你流泪,不会再让你不幸福了……”

    “不,冷总,你喝醉了。”我打断他的话,挣扎着要站起来。

    “依依,我没醉。”他喷着酒气,喃喃说着,猛地一个翻身把我压在了身下。

    “不要。”我大惊失色,尖叫出声来,用力去推他。

    “依依,不要拒绝我,我会对你负责的。”冷昕杰满脸通红,双手捧着我的脸,痴迷的望着我,我的心都要跳了出来,“冷总,醒醒啊,不要这样。”我带着哭腔喊着,又不敢过份挣扎,毕竟他的身子重量有很大部分都集中到了我的肚子上,我怕伤到了胎儿。

    可这喝醉酒的男人根本无法控制自己,只是歪着头看着我的脸,突然凑近过来就要吻我的唇,我大惊,偏过头去,他吻空后,益加难受,又要过来强吻我,我着急得左右躲着,拼命去推他。

    他的大手突然用力扳着我的脸,不让我摇晃,眸光痴迷地望着我,唇瓣慢慢朝我靠近。

    我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就在我认为他会吻上我时,突然身上一重,就听到声“哇”的呕吐声,睁开眼时,只见冷昕杰偏过头去,‘哇’的一口吐到了我身侧的大床上,然后他整个头都耷在了我的肩上,很难受的模样。

    我松了口气,用力把他推到了一边,从床上爬了起来,看着这满床的呕吐物,头疼不已。

    看来必须要给他喝点醒酒汤了。

    我把电话打到前台叫来了服务员让她们换套新的床单,然后朝着酒店的餐饮科走去。

    站在电梯里,胃在反复呕吐过后空得难受,眼前就不由自主地闪过那些酸萝卜,酸豆角,竟流起了口水来。

    我先去餐饮科找到餐饮经理让厨房帮着熬了碗醒酒汤送到房间去,然后趁着熬醒酒汤的间隙,去了趟自助餐区找到了那些酸萝卜,酸豆角,拿了个一次性袋子装了小半袋就拿着朝电梯走去。

    这一整天像放电影似的发生了不少事让我心力交瘁,站在电梯门口等电梯时,我不断的打着呵欠,胃里难受不已。

    进到电梯里,并没其他人,我忍受不了馋意,打开塑料袋,用手抓了酸萝卜条就吃。

    这些酸萝卜条特别好吃,酸酸脆脆的,吃到胃里是很舒服。

    我只管埋头吃着,电梯也不知停在哪层楼,门突然开了,有人走了进来。

    我退到角落里仍在吃着。

    “哼。”重重的一个鼻音响起。

    我吓了一大跳,电梯里空间狭窄,一股淡淡的熟悉的气息立即朝我鼻翼里袭来,我抬起头。

    许越正阴着脸,奇怪莫测的盯着我手里的萝卜条。

    “啊”,我惊啊了声立即把萝卜条藏到了身后,惶惶然看着他。

    这都能碰到他?是不是太神了!

    我深度怀疑他是跟踪着我来的!

    “你在偷吃什么?”他奇怪地看着我藏在身后的手,用鼻子闻了闻:“怎么酸酸的味道?”

    “没什么,一点小吃而已。”我站直了,把手放到背后,淡淡地说道,心却在呯呯直跳。

    不会被他看出什么端倪吧,千万不要啊!

    “既然是小吃,干嘛要藏来藏去的,就算是偷吃也不会见不到人吧,难道今天这里还会少了你吃的?”他可不会相信我,仍然紧盯着我藏在背后的手瞧着,想走近来看个清楚。

    越紧张越会引起他的怀疑!

    好吧,我想了下,索性把那袋子拿出来放到了前面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