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如此艰难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爸,你怎么来了?”冷昕杰突然叫出声来。

    我脸上微微变色,竟然是冷昕杰的爸来了,怪不得他会如此紧张了!

    “阿杰,许氏集团如此热闹,我岂能错过这么好的机会呢!”接待沙发椅的正中间一个鹤发童颜,沉稳精练的老人眯着眼睛打量了我一眼后,瓮声瓮气地答道。

    “爸,那您早说嘛,我好接了您一起来呢。”冷昕杰呵呵笑了笑,献殷勤。

    原来这个老人就是商界有名的元老冷世勋。

    我暗吸了口寒气,有些手足无措地站着。

    “你每天忙得家都不回,我哪敢劳烦你呢。”冷世勋笑了笑,淡淡揶揄着。

    冷昕杰尴尬的笑了二声,侧头看了眼我,正欲说话。

    “阿杰,来,今天前辈们都在,好好陪陪他们说说活。”冷世勋朝冷昕杰招了招手,笑笑说道。

    冷昕杰闻言只好停止了与我说话,无奈地走了过去。

    我知道这里不适宜我呆了,趁着他们说话的功夫转过了身去,准备离开这里。

    刚转过身去就对上了一张阴沉,淡漠的脸。

    我倒退了一大步,朝这张脸瞧去,只见他墨瞳里含着抺不屑讥讽的嘲意,唇角处却带着丝得意,仿佛在看笑话般,浑身上下透着对我的说不出的陌离疏远。

    我突然明白了,原来这一切都是他安排的,目的只是想让我难堪。

    我心痛了下,别过他微带寒意的眸,抿唇朝外面大步走去。

    刚走出去不远,就看到冷啡正在大门口站着,我想起了什么朝他走过去。

    “少奶奶,您好!”冷啡看到我后礼貌地向我打了声招呼。

    我微微点头:“冷啡,有个事想麻烦下。”

    “少奶奶请讲,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尽力而为。”冷啡立即有些惶恐地说道。

    “是这样的,上次妮妮住院时许总让你去深市拿来的那个仿真版布娃娃,记得后来出院时是你先拿到了许总车上去的,然后那天我也忘了拿,那你现在能帮我去车里拿到它吗?妮妮与它有了感情,这几天一直吵着要,连晚上睡觉也不安稳。”我有些无奈地对他说道。

    冷啡一听,也想起来了,立即满口答应:“好的,这个没关系,我现在就去帮您到车里拿,您先在这里等等我。”

    “嗯,谢谢了。”我抿唇点头道谢,又认真叮嘱道:“关于这个事情,我不希望你的许总知道。”

    他愣了愣后点点头,朝外面走去。

    我站在大门口等着,准备拿到这个布娃娃后就立即离开这里。

    冷昕杰现在有冷世勋在,应该是不希望我在这里了,毕竟我与他之间的传闻不太好,此时我们之间的关系也是不适宜见家长的,先且不说他太突然了,就我而言,虽然我已经离婚了,但我并没答应做他的女朋友,因此我离开这里是最好的选择了。

    等了一阵,我看到冷啡走了回来,可手上空空的。

    “少奶奶,不好意思,我在房车前后找遍了也没看到那个布娃娃,估计是许总拿到他办公室里了,您再等等,下午我回许氏集团时再帮您找找看,一个布娃娃而已,不难的,况且许总也喜欢妮妮呢,就算我拿给了妮妮,他也是高兴的。”冷啡走近来,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我心里有些失望,脑海中闪过妮妮哭着要妞妞的情景,莫名的难受。

    “好,那我等着你吧。”无奈之下我只得推后了时间,如果能有机会拿回这个布娃娃,我还是愿意圆妮妮这个心愿的。

    “放心,我一定会拿给您的。”冷啡微笑了下,满口保证着。

    我笑了笑朝外面走去。

    既然现在离开不了,我又融入不了那些上流社会中,无所事事的我想到了林姣姣。

    还別说,一想到她,就想到了她在晏会大厅魂不守舍离开的模样,心里充满了担忧,也不知这傻女人现在怎么样了!

    我摸了下手中的房卡,朝楼上的客房走去。

    如果遇不到林姣姣,也可以在客房里休息下,现在总感觉到全身疲倦,特想睡觉。

    “萧剑锋,我怎么听说你在外面有了女人,告诉我有这回事吗?”我一路走来没看到林姣姣,打她电话也没接,到处都是三三两两穿着贵气华丽的富太太,小姐,她们围在一起说笑着,我只感觉到眼皮很沉,刷了房卡坐电梯到了八层,走廊很安静,才走了出来就听到了一个尖锐的女声。

    萧剑锋这三个字因了林姣姣的缘故我也是很敏感的,听到这样的话后,我不由自主停下了脚步。

    说话声是紧挨着电梯的那间房,房门没关严,显然是刚有人走进去了。

    “丽丽,没有那回事,那都是有人妒忌我而故意散播的谣言,你不要轻信别人的。”客房里传来了萧剑锋的陪笑声。

    我听得皱起了眉来,萧剑锋,你也太不够男人了,林姣姣为你吃了多少苦啊,你良心过得去吗?

    “是吗?那林姣姣是怎么回事儿?”紧接着就听到那女声不满刺耳的质问声。

    “丽丽,林姣姣是我大学时的女朋友,这事你也是知道的,我们早就分手了,你现在又何故要提起这些旧事呢。”萧剑锋很无奈,十分头痛地说道。

    我从门缝中看到赵蔓丽站了起来,走到萧剑锋面前,打量着他:“剑锋,你跟林姣姣真的分手了吗?我想听句实话。”

    “当然,难道这还有假么。”萧剑锋立即堵咒发誓地说道。

    可赵蔓丽冷笑了声,走到沙发前,拉开皮包,从里面掏出了个小塑料袋来,随手拿出几张相片来,咬牙切齿地说道:“你好好看看,这些是什么?”

    我听得心惊肉跳的,只看到赵蔓丽手中扬着的几张照片一下就摔到了萧剑锋脸上,怒声质问道:“你要真与她断了,会每天晚上跑到她家门口晃悠吗?这不是把我当猴耍么?”

    萧剑锋偏了下头,捡起那些照片看了后,脸色立即变得很难看:“丽丽,你竟然跟踪我?”

    “你若没鬼会怕我跟踪吗?”赵蔓丽火气很旺,针锋相对,“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你竟然去别的女人家楼下转,这把我当成了什么?”

    说着说着,赵蔓丽就哭了起来。

    “还没结婚你就这样了,那结婚后不知要怎么样呢,这事我要告诉妈。”

    我看到萧剑锋握着拳头的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浑身绷得紧紧的。

    “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无理取闹。”萧剑锋阴沉着脸,冷冷说道。

    “萧剑锋,你还有没有良心?我爸为了你到处奔走,你却这样对我,太过份了。”赵蔓丽跺着脚,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哭诉着。

    萧剑锋抿紧唇,把眼睛望向了天花板,像在极力隐忍着什么!一会儿后转身就要走。

    “萧剑锋,给我站住。”赵蔓丽在背后叫住他,用手指着他的背怒气冲冲地说道:“我可是听说你在外面有了个私生子,是林姣姣替你生的,告诉你,这事要是真的,我决不会让你们好过的。”

    这话一说出来,不仅里面的萧剑锋惊呆了,就连我在外面都听得心惊胆颤的。

    不知赵蔓丽是怎么知道了这个消息的,还是只在猜测呢。如果真让她知道了浩浩的存在,那林姣姣和浩浩不会比我现在的处境好到哪里去,显然,赵蔓丽一家的势力比起梦开阳来只会更强大。

    我忧心忡忡地朝前面走去,再没心思听他们说什么了。

    萧剑锋如果是真正的男人,他们之间也不会走到今天,林姣姣可是敢说敢做,不像我这般隐忍。

    我刷开房门,浑身无力,倒在床上一会儿后沉沉睡去,等我醒来时,竟然天黑了,拉开窗帘,外面灯火辉煌的,正在举行派对舞会。

    我丝毫感觉不到饿,对那些舞会也没什么兴趣,拿起手机给妮妮打了个电话,保姆在那边说妮妮精神不太好,老是哭着叫‘爸爸,妞妞’的,我听得鼻子泛酸,心中难受极了。

    翻看了下手机,冷啡还没给我打来电话,一个布娃娃而已,有那么费力么!

    我拔了他的电话,一会儿后他接通了:“少奶奶,这个真不好意思,许总办公室的套房被梦钥反锁了,我没法进去,我也打电话到了许氏庄园让汪姨,庄管家帮着在那边许总书房,卧房里找了,那边并没有,看来很有可能是在许总办公室的那个套房里。”

    我一听,差点气晕。

    一个布娃娃而己,我以为被冷啡放到车上后,无人问津的,没想到再想拿到手竟是如此的艰难!

    妮妮失去爸爸,那是无奈,而妞妞呢,也是她的精神慰藉,只是个布娃娃而已,我不想再让她失望了。

    “少奶奶,您放心,我会想办法的。”冷啡在那边安慰着我。

    “算了,我还是自己想办法吧!”我挂了电话后想了下朝外面走去。

    刚走下去就看到陈世章正扭着水蛇腰款款走来,我急中生智,走上去一把抓住他:“陈世章,帮我做点事。”

    陈世章吓了一跳,看着我:“余依,你干什么呀?”

    我把我的想法说了遍,他摇着头:“这个很麻烦,梦钥把钥匙拿走了,况且那里是许总的私人地方,我哪敢随便进去呢?”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