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他当众羞辱我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冷总也要去拍下马屁么?”我笑了下,故意打趣道。

    冷昕杰闻言不恼,反而低声一笑:“不,这是应酬,某种程度上说也算是礼貌吧,我与许越都是大众心目中的大公司总裁,今天这里除却许氏集团就是我,卫兰青是上面的人,许氏集团能邀请他来,我若连杯酒都不去敬,那只能说明我傲慢无礼,将他不放在眼里,生意人嘛,这些明面上的礼节还是要有的。”

    我听得赞同的点了点头。

    正在此时台下面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我朝台上望去,只见卫兰青已经讲完了话,正从身侧礼仪小姐的托盘里拿起了剪刀来,准备剪彩。

    我冷冷看着他。

    他仍然穿着一件质量上剩的休闲装,全身上下整洁,端庄,合体,并不过份张扬,甚至比旁边随从的衣着看上去都要朴素。

    “好。”随着他手中的剪刀合上的瞬间,彩带咔擦断成了二截,宴会厅里顿时响起了叫好声,又暴发出雷呜般的掌声。

    我感到有些胸闷气短,这些掌声让我呼吸不顺,低下头去四去观望,想看看有没有酸性的水果之类,果然就在我身边不远的玻璃罩里放着许多杨梅,话梅,菠萝,芒果之类的水果。

    一时间我就有些流口水了,朝着那里走去。

    “依依,要不要吃些糕点先填下肚子?”冷昕杰只以为我饿了,跟上来体贴地问道,“等下可能会要喝上一二杯酒,放心,我会替你挡掉的,你可以喝少量的红酒。”

    “不用了,这些就好。”我笑笑摇 摇头,低头用牙签夹了杨梅往嘴里塞。

    很奇怪,我平常根本不喜吃这些酸性的水果,可今天看到就流口水,果然是孕妇嘴叨,没想到这些酸酸的水果吃进嘴里后竟然是出奇的美味,而且胃里也舒服了好多,我忍不住拿起牙签沾着连吃了好些块。

    突然人声又鼎沸起来,身旁的人都纷纷离开朝一个方向跑去。

    我口里含着粒酸梅,转过身去。

    只见人群中,许越一身深蓝色的西服,枚红色的领带,风度翩然地站在人海里,说不出的尊严华贵,他唇角保持着一抹得体疏离的浅笑,向所有涌向他敬酒的人微微颌首,手指轻握着酒杯,并不喝,只是偶尔与面前的酒杯轻碰下,身上说不出的毓离,淡漠。

    他的身侧,一袭黑色礼服,略显神秘高雅的梦钥正紧紧挽着他的手臂,小鸟依人般附着他站着,妖娆妩媚的脸上挂着浅浅舒心的笑,有种小女人的归属感。

    我的心里莫名的一堵,狠狠地闭了闭眼睛,在心里重重地警告着自己:

    余依,你现在只是冷总的秘书,对你来说,他们只是一对陌生人,与你无关的,懂吗?你要矜持大方,不管他们如何秀恩爱,那都是与你无关的,你要心无旁鹜,当他们不存在般!知道吗?

    冷昕杰也微微侧头看了眼他们,扭头朝我一笑,牵起了我的手,重重握了下,我懂他的意思,这这是安慰我要坦然面对呢。

    “许总,许梦基金协会盛况空前,是不是剩着这波盛况您与梦钥小姐也要举行一个举世嘱目的婚礼呢?”众人团团围住了许越和梦钥,在不停地恭维声中,有人嬉闹着发问。

    “对呀。”众人顿时随声笑着附和着:

    “许总与梦钥小姐天生一对壁人,我们都在等着喝喜酒呢。”

    站在人海中的许越并没有否认,只是笑笑:“你们这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啊。”

    众人一听,皆哄笑出声来:

    “英雄配美女,这是要谱写商业界的传奇呀。”

    “这就叫珠联璧合,我们都乐于所见,渴盼许总与梦钥小姐早日圆满,带领我们在商海里前进呢。”

    “许会长与梦副会长,那绝对是我们商业界的美谈佳话。”

    众人全都在恭维说笑着。

    大家都知道此时的梦钥是副会长,手中握有不小的权利,这些人岂会错过逢迎拍马的良机呢。

    我吞咽了下口水,看到许越只是淡淡然站着,没有再说什么,而他身边的梦钥则是满脸的娇羞,当众人说笑着向她恭维祝贺时,她脸上不时泛起红晕,娇羞地将脸埋进了许越的胸口。

    我胸口闷堵得很,手指不由自主地抚上了小腹,有种割心般的疼痛在胃里翻搅着。

    “好吧,咱们放过梦副会长吧,到时我们的许总该要心疼了。”那边的许越薄唇轻启,低头看了眼把脸埋进他胸膛里的梦钥,对众人说了几句什么话我没听清,就看到众人都哄笑了起来喊。

    冷昕杰始终跟着我一起默默看着这一切,刚才那些对他恭敬的人在看到许越后就全都朝着他们跑去了,我们的身边一下空了出来,这下反倒让我们站在这空荡之处显得特别打眼。

    果然,我就看到许越的眸光朝我们望来。

    我身子僵了下。

    他眸光望过来的瞬间第一时间就定格在我的脸上,深沉,淡然,疏离,继而带起抹嘲讽与不屑,眸光很冷很冷,如深冬寒夜的一弯新月。

    “依依,既然这样,那我们也上去祝贺下吧。”冷昕杰自然也看到了,握紧了我的手,在我身侧小声说道。

    我脚步像被定住了般。

    不想去,我并不想去,我在心里叫唤着。

    可冷昕杰拍了拍我的手背,紧握着我的手拉着我朝他们走去。

    冷昕杰的公司威名也不小,我们走过去时,他们纷纷给我们让出了道来。

    我们刚在许越和梦钥面前站定,许越的唇角就弯起抹似笑非笑的弧度,冲冷昕杰点了点头: “冷总,欢迎你和你的秘书前来赴晏。”

    冷昕杰淡淡一笑:“许总,基金协会盛况空前,人气很旺,看来许总与梦钥小姐真是前程无量啊。”

    这话一语双关,既是祝福许梦基金前途无量,也是暗示他与梦钥小姐好事将近了。

    我有些茫然,下意识地看了眼许越。

    许越冷冷的眸光也正看向我,他唇角那抹似笑非笑的弧度有些加长。

    我心剧烈一跳,避了他的眸。

    “冷总,恭喜你抱得美人归,也祝贺你早日心想事成哟。”一旁的梦钥一双明亮的眸子在我和冷昕杰脸上流转着,巧笑嫣然。

    冷昕杰呵呵一笑:“谢谢,谢谢梦副会长。”

    梦钥笑得更加的妩媚,她现在怀的是什么心思我当然很明白。

    于她来说不知有多巴不得我与冷昕杰早日成就好事呢,我心里涌起股恶心,尽量不去看她的脸。

    “许总,来,我敬你一杯,别的不多说了,一句话:祝你心想事成。”冷昕杰举起了手中的酒杯来对许越说道。

    “好,谢你吉言,干。”许越轻笑了下,大方回道。

    说完他端起酒杯与冷昕杰的酒杯轻轻一碰,递到唇边,薄唇轻抿,猩红的液体缓缓溜进了嘴里。

    “小钥,冷总可是漫画王国的传奇人物,他能来参加我们的晏会,是我们的庆幸,我们理当回敬才好。”一杯酒下肚后中,许越似乎喝酒上了瘾,柔声朝着身边的梦钥说道。

    “许越哥哥说的很对,理当回敬。”梦钥立即表示赞成,从身旁的服务员手中端起了一杯红酒来,满面的笑容。

    我的脑海里不停地回放着许氏集团五十周年庆典的时候,那杯被放了白粉的白酒,从不在公共场合下饮酒的许越似乎正在打破惯例,我已经眼睁睁地看着他喝了不少于五杯白酒了,他这是忘记了自己的规矩呢,还是故意为之?

    我看了眼他身边的代酒人员似乎也在暗暗着急,冷啡在一边更是紧紧地皱着眉。

    毕竟这样的场面鱼龙混杂,不怀好意的人很多,而许越的风头太盛了,盛到只要他一出现,就连冷昕杰这样的人都是倍受冷落,这对他来说未必会是一件好事吧。

    我的心情莫名的烦郁。

    “冷总,余小姐,来,我们干杯,谢谢你们前来参加我们的盛会,希望我们以后能有更多的合作机会。”梦钥此时把酒杯举到了冷昕杰和我的面前。

    “好,干。“冷昕杰笑笑,举起了杯来。

    “冷总,你女朋友似乎不太高兴?”他们三人都端起了酒杯,唯独我没有,我一只手仍放在小腹上,我很清楚,已经怀孕二个月的我是不适宜饮酒的。

    我站着,冷冷的眸光望向了许越。

    许越也正在看着我,眸里的光不仅冷还很生疏,似乎带着敌意。

    “冷总,这位秘书是你新交的女朋友么?”他含讽带讥地看向冷昕杰,薄辱微微开启:“没想到冷总如此重口味,我可听说,你的这位女秘书可是离过二次婚了呢。”

    这话简直难听之极。

    经他这么一说,我们身旁的人全把眼光望向了我,眸里的光有探究与不屑。

    离过二次婚?我心里生痛,他终于要回击报复我了,在大庭广众之中羞辱我。

    我的手捂紧了小腹。

    冷昕杰则脸不改色的一笑:“许总,我一向相信自己的眼光,余依是我这辈子最爱的女人,我爱的是她的人而不是她的经历,况且,许总应该比我更明白余依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对么?”

    说到后来,他也是在暗讽了,暗讽他大庭广众之下羞辱一个女人,而这一切明明都与他有关。

    许越唇角的笑意没有了,脸黑沉了下去。

    “卫部长好。”正在此时那边众星捧月般走来了一拨人,我抬眼望去,卫兰青在市委书记,赵副市长的陪同下与许悍天走了过来,很快,这些围观的商人及上流社会嘉宾一见又都一窝蜂似的朝他们涌过去了。

    我们这边顿时清静了下来。

    我不屑的笑了下,冷冷看着那个为首的男人,卫兰青。

    大概是我的目光太过冰冷了吧,总之,不知怎么的,卫兰青的眸光竟然越过人海朝我望来。

    他冷冷看了我一眼,又朝我们四人望了一眼,眸光中的讥讽,冷漠让我的心脏猛地一缩。

    所有的屈辱与痛苦交织在这一刻,像魔鬼在我心里疯涨,我转过身去,从一旁的服务员手中端起一杯高度烈酒,朝我面前的一对璧人笑了笑:“许总,梦小姐,我敬你们,祝你们事业红红火火,也祝你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说完,没等他们说什么,直接仰起脖子来将满满一杯高度白酒灌了下去。

    我本不善于饮酒,这一杯白酒突然入肚,就觉得眼前一阵发黑,喉咙里,胃里瞬间像着了火般灼痛,咽喉更像要开裂了般,我忍不住剧烈咳嗽起来。

    直到半晌后我的眼前才明亮起来,一睁眼就看到了面前的许越,他正呆呆地望着我,俊沉的脸上笑容僵了僵,似乎没料到我会突然喝下这杯高度白酒般,嘴唇翕合了下,却是什么话也没说出来。

    就在那么一瞬,我竟在他深沉暗黑的眸底里看到了一抹只有我能看懂的心痛。

    我的心瞬间疼了下。

    “依依,你没什么事吧,怎么会喝得这么急呢。”身侧的冷昕杰慌神了,抚着我的背,拿起一杯白开水递给了我。

    我胃里连日呕吐,这杯烈酒下肚,引起胃里一阵孪缩,加上心情又不好,猛烈咳嗽后,脸胀得通红。

    我摇了下头,推开了他的水杯,捂住嘴朝卫生间里跑去。

    “呕,呕。”我趴在卫生间云石台上,剧烈呕吐起来,直到把那些呛人的辛辣酒液一点点吐了出来,我才虚弱地趴在云石台上喘着气。

    卫生间里有不少人都朝我看来。

    我趴在云石台上休息了会儿,再抬起头时,面前的镜子里,我竟是泪流满面了,小脸上的胀红在消退了后竟是白如纸般的惨白。

    我把手放在小腹上,贴着墙壁站了会儿,这才走了出去。

    “依依,你怎么样?”冷昕杰正焦急地站在外面。

    “我没事,就是酒喝急了。”我摇头笑了下,“不好意思,给你丢脸了。”

    冷昕杰脸沉了下,“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不准再喝酒了,接下来的酒我会帮你挡过的。”

    “谢谢。”我低声道谢。

    “里面空气不太好,我带你去外面走走。”冷昕杰望了眼晏会正厅嘈杂的人群,这样说着,带着我朝外面的花圃里走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