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我的呼吸突然一窒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冷昕杰挽着我的手臂大方自若地走着,我从玻璃墙上看到自己与冷昕杰手挽着手并排走在一起,郎才女貌的,非常的相衬,很像对恋人。

    我怎么也觉得不自在,想把手给抽出来。

    可手臂才一动,冷昕杰却好像早就知道了我的意图般,低笑一声,反倒用力把我的手臂给夹紧了些。

    我抽不出来手臂,无奈之下,只好随着他走去。

    一路上有很多认识他的人都热情地过来与他打着招呼,巴结追捧着他。

    他呢,早就熟悉了这样的套路,微笑着与众人一一打着招呼。

    当然,那些人最后都把眼睛落在了我的脸上。

    我浑身像长了刺般难受。

    宴会的大厅里,正中间摆着张条形桌,很长,上面铺着红色桌布,二旁插满了时令鲜花,正中间摆着各种时令水果,进口红酒,鸡尾酒,茅台,高脚红酒杯,而周围放着许多的圆形玻璃盖罩着各种全世界有名的美食,糕点,应有尽有。

    看来,梦开阳是花了大手笔了。

    我看到晏会大厅的正前面是舞台,舞台上面大型的液晶屏幕正在滚动播放着这个基金协会的投资方,举办方,全方位的对许氏集团进行着解说宣传,非常的有气势,画面感也很强,很令人震撼。

    随着画面的滚动时,我的眼睛就停留在画面上的那一对璧人身上了。

    会长许越,副会长梦钥,二人单独的特写镜头很多,解说人也用了很多华丽的词藻来追捧他们,给他们的身上踱金。

    其中最抢眼的一个画面就是许越挽着梦钥的手,二人面带微笑,状态亲昵地出现在画面中,接受记者的采访。

    男人西装革履,神彩奕奕,谈吐优雅高贵地讲诉着基金协会的宏伟蓝图,女人则挽着他的手臂,满脸幸福的微笑,他们适时回答着记者的提问,一颦一笑间,配合得天衣无缝。

    我看着他的脸,他的眼睛,及他的胸膛,眼睛有微微的刺痛感。

    曾经这个男人,是全身心属于我的。

    他的胸膛,他的怀抱常常会出现在梦里,让我像染上了毒瘾般依恋着,可现在的他与我却有千里之遥,再不属于我,恍若只是我曾经的一个梦。

    我把眼睛移开了。

    今天在会场肯定会看到他,他也一定会带着梦钥出场的,还要在台上发言呢。

    “冷总,没想到你金屋藏娇呀,竟然有了这么漂亮的女朋友,这也太不够意思了,从不在我们面前提起,隐藏得真是太深了。”我刚把眼睛从屏幕上移开就看到一个高个子男人朝我们走来,他与冷昕杰握手后,含笑看了眼我,向冷昕杰打趣着。

    “健哥,别开玩笑了,她只是我的秘书。”冷昕杰这次怕我难堪,倒是及时解释了。

    我跟着应景似的笑了下。

    “呀,没想到冷总的秘书如此有品位,下次有机会也给我介绍个,我正缺个秘书呢。”男人一听立即呀的开口了,边说边用手中的红酒杯与冷昕杰碰了下。

    冷昕杰碰了下杯,呵呵一笑,“健哥,别凑热闹了,秘书可不像你的那些女明星……”

    “健哥。”正在说话间,就看到一个女孩,穿着缕空白色长裙走了过来,朝着这位叫健哥的男人亲昵地叫着。

    随着她一路走来,旁边的男人们立即把眼睛放到了她身着缕空裙子的胸前。

    这女孩只管多姿多彩地走来,视这些男人贪焚的眼神如无物,刚走近就用手臂亲呢地挽住了健哥的胳膊。

    “哟,这位不是那什么金鸡奖走红地毯的最佳女主角张小姐么,健哥真是好有艳福,羡慕,羡慕。”冷昕杰立即随口称赞着。

    这位叫健哥的男人满脸春风地笑了笑,伸手过去搂住了张小姐的腰,给她介绍道:“宝贝儿,这位可是亚洲最有名的漫画神王,冷总,快打招呼。”

    张小姐立即脸上笑开了花,热情地赶着叫:“冷总,请您多多关照。”

    冷昕杰笑笑,眸眼眯了下,只在她的脸上停留了片刻就移开了目,嘴里说着:“不错,很美丽,真人比电视里好看多了。”

    我的眼睛则落在了这女明星的身上,缕空的白礼服几乎把她身上该露的,不该露的全都暴露了出来,若隐若现的,真是太多风情了,只觉得辣眼睛。

    以前在电视上只看到过这些女明星们穿着衣服的风彩,没想到今天近在咫尺就见识到了,

    还真是大胆前卫!

    我唏嘘着,一件好好的礼服被设计成这样,现在的女人还能不能好好穿衣服了。

    “依依,看到没有,有好多男人都朝你望来呢,他们都在羡慕我。”与他们闲聊了几句后,冷昕杰带着我走到了一个清静的角落里,自豪地对我说道。

    “哪有啊。”我当然不会认同,汕笑了下:“冷总别取笑我了。”

    “不,她们真比不上你。”冷昕杰闻言正而八经地说道:“这些美女,上流太太,名媛虽然穿得艳丽高雅,但绝比不上你的气质,虽然你穿的只是一件旗袍,却把你身上的古典美与东方女性的高雅气质完美地展露了出来,这些可不是她们所能穿得出来的。”

    好吧,这说法我还算认同吧!

    我身上确实具有这些气质,这点我自己也是清楚的,今天自他带着我进来起,真有不少男女的眼睛都朝我望来,比起她们来,我自感也是丝毫不逊色的。

    当下只是笑了笑。

    “陈助理,客房安排好了没有,今天嘉宾人数会超过既定名单,你可要与客房科经理好好协商下。”突然,一个女声在我身后侧响起。

    我心中一喜。

    扭过头去。

    林姣姣正站在大厅边侧上拿着对讲机煞有其事地说着话。

    “冷总,我看到好朋友了,先去跟她打个招呼。”我立即对冷昕杰说了声,朝着林姣姣走去。

    “姣姣。”看到她放下了对讲机,我在背后笑吟吟地喊了声。

    林姣姣回过头来,惊喜地叫着:“依依,你也来了。”

    “是的,我是跟着冷总来的。”她拉着我的手,我笑了笑,“看来,这次基金协会盛况空前啊。”

    “那当然了,看到没有,现场的嘉宾越来越多,这些人都是奔着钱来的。”林姣姣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基金协会成立后将会产生无数商机,收购盈科电信后,还会重组一些项目,到时会有许多项目要招标竞拍,将会有不少依赖着许氏集团的小公司产生呢。”

    “哦,那是好事呀。”我笑了笑。

    突然,晏会大厅前出现在了大批的保安。

    “姣姣,许总要来了。”林姣姣笑了下。

    我心中一跳,尽管早就做好了会要见到他的思想准备,但在听到林姣姣说起时还是涌起股莫名的突兀感。

    “对了,依依,你现在与许总到底怎么样了?”林姣姣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把我拉到一个角落里低声追问着。

    我抿了下唇,把心中的那抹酸涩压了下去,淡淡说道:“姣姣,我与他已经离婚了。”

    “什么?离婚了?”林姣姣惊呼出声来。

    我立即捂住了她的嘴巴。

    “我的姑奶奶,能不能冷静点。”

    “依依,你真的与他离婚了吗?”林姣姣把我从旁边的侧门拉了出去,瞪着大眼问,“他有没有给你补偿什么?财产呢,有没有给你一些?”

    “姣姣。”我一听加重了语气,“你怎么会跟沈梦辰一样庸俗呢,告诉你,我净身出户了。”

    林姣姣立即瞪着在眼像看怪物般看着我:

    “依依,你竟然还净身出户,你当这是演戏么?好吧,就算你心性高傲,不想要他的臭钱,可也要替妮妮想下,对不对?这是现实,现实啊,你想想,妮妮是他的女儿,先且不说三年前他到底是怎么强上你的,就凭他是妮妮的亲爸,也有抚养的责任,你说不让他知道,好吧,现在环境复杂,我同意了,但至少你可以趁此机会索要些补偿吧,否则将来你和妮妮要怎么生活呢?许家那么多钱,给点妮妮花是很正常的,要不将来就全给了梦钥那个贱女人了。”林姣姣边说边很气愤,恨不得把我脑子敲开来给看看。

    “姣姣,我与他本来就是荒唐的合约关系,合约上明说了,婚姻关系自动解除时,我不能获得一分财产的,我更不能因此而去敲诈他,况且是我主动要与他离婚的,哪还有资格去谈什么条件呢,现在妮妮是决不能再呆在他的身边了,看到没有,妮妮越长越像许越了,我若不与他离婚,带着妮妮彻底离开他,迟早都会被梦钥看出来的,我只是一个母亲,首先想到的是妮妮的安全,妮妮已经受过一次伤害了,我绝不容许出现第二次,现在的梦开阳咄咄逼人,梦钥誓要嫁给许越,许越目前来说还是难以保护我们的,我离开后,对他和我都是好的,姣姣,这是我的决定,以后不要再说了,我再叮嘱你一句,妮妮是许越亲生女儿的事,目前只有我们二个知道,你绝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了,特别是许越,梦钥,懂吗?”我心烦意乱,郑重地叮嘱着林姣姣。

    林姣姣看着我唉声叹气的。

    突然,大厅前面一阵嘈杂声。

    我们是从晏会厅侧门出来的,这里恰好从一个角度可以看到晕会大厅正前面。

    我的呼吸突然一窒。

    只见在冷啡和几个黑衣男子及许氏集团一众高管的族拥下,一身西装革履的许越出现了。

    他刚一出现,立即就人山人海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