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你知道我最讨厌什么吗?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依依,请坐。”冷昕杰一只手落在我的腰间搂着我,挽着我朝座位走去,到了座位前,他先放开我,拉开椅子,很绅士地对我了说声‘请’。

    “谢谢。”我笑容妩媚地望了他一眼,大方地在座位上坐了下来。

    这个过程我和冷昕杰互动得很好,深情款款的模样,都假装没看到那个坐在不远处的一对男女。

    我背对着他们坐着,背影有些僵硬,其实我不适合演戏的,但现也也只能将就了,好在离得有点距离还不至于被他们看穿。

    我们坐下后服务员就走了过来,我是请客的,负责点菜,冷昕杰帮我冲冼碗筷。

    每点一样菜我都会征询他的意见。

    他总是微笑着看着我,不管我点什么,他都说好。

    我思维有些混乱,点了个菌汤锅底,又随便点了十几个素菜后,合上了菜单。

    “依依,你猜他会不会杀了我?”冷昕杰优雅地用湿毛巾擦着双手,放下后叠好,把身子微微前倾,含笑问询着我。

    我的心颤了下,朝他微微笑:“放心,你和他势均力敌,他杀不了你的,到时如有需要,我会给你正名的。”

    “不,不需要正名,我求之不得呢,真希望我们能永远这样在一起。”冷昕杰突然捉住了我手,似真似假的开着玩笑,他的脸孔生动传情。

    我想抽回手,又想到是我请他帮我演戏的,只好任他握着,掩嘴轻笑。

    火锅汤底很快端了上来。

    服务员用推车把我点的素菜一一送了过来。

    我拿起碟子开始把青菜类下到锅底里去。

    “依依,来,先吃点东西。”冷昕杰夹起一个香菇吹凉些后送到我的唇边来,昵声说道。

    我正在忙着下菜,顺口张开了嘴。

    香菇很滑嫩,口喊不错。

    “谢谢。”我笑了下,把烫熟的青菜夹起来先送到了冷昕杰的碗里。

    “谢谢。”冷昕杰也对我笑着说谢谢。

    我们二人谢来谢去的,想必十分亲昵吧,我侧眼的余光就感到那束光像刀般剜着我的背,心底里一阵特别的难受。

    “依依,吃块这个山水豆腐,很嫩的。”冷昕杰拿汤勺舀了个豆腐放到我面前的碗里。

    我用勺子舀起来,豆腐中央有肉沫,才放到唇边,忽然一股肉腥味传来,我胃里一阵莫名的难受。

    “呕。”我用手捂住了嘴。

    “依依,怎么了?”冷昕杰看到我这模样吓了一跳,忙关切地问道。

    我猛吸了口气,把那股恶心给压了下去,脸上一片胀红。

    “可能有些感冒了。”我想到最近二天老是有想呕吐的感觉,而确实,这些天每天心力交瘁的,应该是劳累所致吧,当下摇了摇头,不以为意地说道。

    可当我用力压下那股恶心感觉时呛到了咽喉竟引起一阵剧烈的咳嗽。

    “依依。”冷昕杰有些慌乱,用手抚着我的背帮我顺气,好不容易让把咳嗽平息了些,我拿起桌上的纸巾站了起来,“冷总,我先去下厕所,你吃着吧。”

    说完捂着嘴朝厕所里跑去。

    因饭店生意太好的原因吧,厕所里的异味很浓。

    我一跑进去后受到刺激胃里更加难受,跑到云石台冼手盆上呕吐了起来。

    在好一阵呕吐后,我抬起头来。

    梳妆镜里的我脸色有些黄,白,面容也很憔悴,看来我的身体是越来越差了。

    “哟,这不是许太太么?”我捧起清水冲冼了下唇后,抬起头来对着镜子用纸巾擦着,就听到一个嘲讽的声音,从镜子里望过去,一个打扮得很妖艳的女人正站在我的后面看着我,眸里的光很不屑很傲慢。

    我吃了一惊,回过头去,竟然是好久不曾见到过的赵蔓云。

    今天必定是出门没看黄历,竟然遇到了这么多不想看到的人。

    我低下头去,边擦着唇边朝垃圾桶走去。

    “我说许太太,梦钥和许总正在里面用餐呢,你们这算是妻妾三人行么?”赵蔓云满脸蔑笑在跟在我背后说道。

    我丢了纸巾就准备默默地离开。

    “余依,你真当自己是许家少奶奶么,我呸,许梦基金协会马上就要开始了,知道为什么会延期吗?那就是在等着你与许越离婚呢,你还好意思霸占着许太太的名份么。”赵蔓云可没打算放过羞辱我的机会,竟拦在我的前面冷嘲热讽的。

    我很恼怒,抬起头来冷笑了下:“赵蔓云,你为了当上许太太,连孩子都替人家怀了,只可惜人家许晟昆不要你,到现在为止连个妾都没有捞到,你说你现在还不好好学做人,在我这里耀武扬威什么呢,只怕到时没有哪个男人敢要你了。”

    说完冲着她厉声喝道:“好狗不挡道,请你让开。”

    赵蔓云眸中闪着凶光:“余依,你别得意,许家的少奶奶可不是那么好当的,小心你到时怎么死都不知道呢,梦开阳是那么好惹的么,我劝你还是原谅沈梦辰吧,那个男人我让给你了。”

    我听得直冷笑:“赵蔓云,我看你还是留点功德心吧,不时去牢里看望下沈梦辰,免得将来全世界的男人都不要你了,好歹还有个沈梦辰垫底。”

    说完我打量着这个女人,只见她眼圈浮肿着,身材雍肿了许多,我有听说上次她被沈梦辰害得流产后伤到了子宫听说以后想要怀孕都难。

    我不知她对沈梦辰有没有真情在,但在最后关头把所有的罪名都推到了沈梦辰身上,这女人也是够自私的。

    “余依,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与沈梦辰好歹夫妻一场,你应该选择原谅他的。“赵蔓云突然脸色狰狞起来,看起来像条疯狗。

    “原谅?”我冷冷看着她:“赵蔓云,你与沈梦辰丧尽天良,触犯法律,罪有应得,我凭什么要原谅他,如果这都能原谅,那还要法律做什么?还有你,本是一丘之貉,只不过背景强大了暂时逃脱了而已,我还就告诉你了,不要再得寸进尽了,安稳点吧,免得到时你照样要进监狱的。”

    “余依,你真是个贱货。”赵蔓云被我说得心中发慌,恼羞成怒,扬起手来就想要打我, 我冷冷看着她,厉声说道:“赵蔓云,你敢打我试试看?”

    赵蔓云心底慌乱,毕竟这里人多,估计这一段时间太过荒唐已遭到赵副市长的诰骂吧,要知道自从赵蔓云与沈梦辰的丑恶面目揭发后,到现在还有各种娱记在争相报导这些丑闻呢,她的烂名声早已名扬四海了。

    我谅她不敢动手打我,就越过她朝外面走去。

    “贱女人,去死吧。”我才走了几步,背后突然一股力道传来,丧心病狂的赵蔓云竟然冲上来狠狠推了我一把,我重心不稳,踉呛一下朝前面倒去。

    我的眼里看到了冰凉的地板,心想,这下肯定会摔得头破血流了。

    突然,一只有力的大手在前面托了下我,我被一个男人的手臂抱进了怀里。

    “赵蔓云,你竟敢在这里撒野。”我的头顶传来男人的厉喝声。

    “许总,不关我事,是她自己摔倒的。”赵蔓云顿时胆怯了,慌乱说了这句话后,脚底抹油,匆匆逃跑了。

    我立即闻到了股特别熟悉亲切的味道,除了他,再也不会有任何一个人有了。

    我抬起头来,看到了许越那张再熟悉不过的脸。

    “哼。”许越看着赵蔓云逃跑的背影,冷哼一声,拿出手机来,“冷啡,立即报警,把刚刚在女卫生间门口赵蔓云推余依的视频调出来交给警方处理。”

    我呆呆站着,如在梦中般,这么快,我竟然又回到了这个熟悉留恋的怀抱。

    许越收了手机后,一手抓住我就朝后面走去。

    “阿越,你要干什么?”我感觉到了男人脸上的盛怒,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如火焰般足够把我燃烧成灰烬,我很有些害怕。

    男人直把我拉到卫生间后面那栋楼的某个角落里,将我抵在墙壁上。

    他的脸色很阴沉,身上散发出暴唳之气,指尖抹着我额头上的长发,灼热的温度烫得我心底生寒凉。

    我蜷缩成了一团,用手想抵开他压过来的身躯。

    可他捉位我的双手举到头顶,硬是将他魅梧的身躯与我瘦弱的身子强横地贴合在了一起。

    “许越,你这个疯子,快放开我.。”这男人看起来像个失去理智的疯子了,我真的很害怕,害怕他真会把我给杀了。

    他唇角噙着抹特别冷漠的笑意,猩红着的眸望着我,唇角微勾了下,仿佛就能把我给杀了般。

    “余依,没想到你竟然是如此水性扬花的女人,前一秒还在我的身下承欢,转眼间就跑到许昕杰的怀里去了,你知道我最讨厌什么吗?”他阴沉着脸,怪笑一声,语声可怕之极。

    “阿越,说离婚也是你最先开始说的,我不过是顺应了你而已……”我的背被他压着墙壁,又冷又硬,特别难受,可这男人丝毫没有放过我的意思,我只能这样解释着。

    “可我后来答应你了,不会离婚,你还要跑到别的男人怀里,当我是什么?”许越咬紧了牙齿,一把撕开了我脖颈里的衣服,低头就咬吻住了我脖颈里的肌肤,狠狠吻咬着。

    我感到痛又觉得酥麻,他的热气烫得我整个身子都灼热起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