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给我滚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我的咽喉瞬间被锁紧,呼吸紧迫,我甚至能听到他卡住我咽喉的手指骨关节发出的响声。

    我脸色开始紫胀,意识有些迷糊。

    可即使在这样的时刻,我的脸上仍然浮起了丝微笑。

    哪怕是面对死亡,我仍想把自己最美的一面呈现给他,不想让他看到我临死前的难看。

    今天,就算是他掐死了我,我也不会恨他的。

    还别说,我还真希望他掐死我算了。

    “许越哥哥,不要这样,姐姐会被你掐死的。”就在锁住我咽喉的手指慢慢松了下来的时候,梦钥竟像阵风似地跑了进来,一把捉住了许越的手,大声乞求着,这模样看似是她帮了我般!

    许越的手指无力地垂了下来。

    “许越哥哥,为什么要发这么大的火呀,就算姐姐做错了什么,那也用不着掐死她吧。”梦钥握着许越的手指,满脸关心地说着。

    “你,给我滚。”许越满脸胀红,转身大步走到办公桌前,一巴掌拍在办公桌上,朝我怒吼。

    “好。”我的手指握住咽喉处咳嗽了几下稳了神后仍然平静地说道:“阿越,不要忘了,我在等着你去民政局的通知。”

    “滚,给我滚。”许越气窍生烟,大声朝我吼,大手一拂,桌上的书笔飞落一地。

    “姐姐,快点走吧,许越哥哥不想看到你。”梦钥也被许越的愤怒吓着了,一把拉着我朝外面走去。

    我闻着她身上浓烈的香水味一阵特别的恶心,本想甩掉她的手的,但到底忍住了,顺势反过手拉起了她的手臂朝外面走去。

    “放开我,是你惹许越哥哥生气的,拉我干什么呀。”我拉着梦钥走到一个角落里,梦钥狠狠甩掉了我的手,冲着我不怀好意的笑。

    “梦钥,我如你和你爸的愿,我会尽快与许越离婚的。以后,我与你和许越都没有一点点关系了,现在警告你,请你以后善待许越,善待许氏集团,今天我退出,并不代表我软弱,我只是不想与你这样可怜到连心里都残疾的女人去争一个男人,如果你不一心向善,将来断掉的可不只是右臂,心机耍得太多,更不是一件好事,迟早会被戮穿的,若真到了那一天,只怕你的右臂白白断掉了,你要知道,许越是个嫉恶如仇的男人,我劝你放聪明点,老老实实地跟着许越吧。”我冷冷看着她的右臂,郑重警告着。

    梦钥的眼里掠过丝恐慌,脸色有些发白,却讥讽不屑地看着我:“余依,你注定是我的手下败将,早就劝你退出了,还好,现在醒悟也不晚,祝你好运吧。”

    “哼。”我冷哼一声,“请你转告你爸我已经按照他的意思做了,没有挡了你的幸福,但愿你以后能得到真正的幸福哟。”

    说完后我不屑地笑了下,转过身去,朝外面走去。

    “贱女人,非得要受尽羞辱后才走,真是活该。”梦钥在我背后得意洋洋的骂着。

    我没再回头,一步一步地朝着外面走去。

    经过前面的宣传区域时,我滞了下,眼前恍惚又浮现出半年前,我抱着妮妮走投无路来许氏集团面试的情景,那天是我初识许越,第一次正面看到了外界有名的许氏家族唯一继续人的模样。

    也是在那天知道了许越原来就是那个在中云路城中村被我救下的男人。

    仅仅半年过去了,我与他似乎走完了这一辈子的路般。

    这里,或许以后我不会再来。

    如半年前那样我一无所有的来,现在一无所有地离去。

    唯一不同的是,我知道了妮妮的亲爸是谁。

    我仍然孤独痛苦,只是,我已不再那么彷徨了。

    我有母爱的责任在身,我要保护我的孩子平安长大。

    走在繁华的天尚街,来来往往的人群从我身边走过,我只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陌生感。

    这里太过繁华了并不属于卑微的我。

    路旁,卖咸水鸭的小店里飘来一股香味,不知怎么的,明明是那样诱人食欲的香味可闻在我鼻子里竟让我感到了股恶心。

    我捂着嘴走到一旁的垃圾桶旁干呕了起来,垃圾筒旁边的地下,有一堆小狗的粪便,不知是哪个遛狗的人沿途收集的,我向来不喜欢看到这些,受这个刺激,我开始掏心掏肺的呕了起来,直把胃里的苦胆水全部吐出来了才算完事了。

    有路人朝我看来,也就看了那么眼后就扭头冷漠地走了。

    这是现实,在这个社会中,谁都有自己的私事,谁也没有过多的精力去关心与自己毫不相关的人。

    我擦干净嘴朝前面的天桥走去。

    “依依。”当我茫然走过大型天桥时,一道欣长的身影出现在我面前。

    “冷总。”我抬起了头来。

    “依依,我在办公室里看到楼下的天桥那个人影特像你,果然是你。”冷昕杰西装革履地站在我的面前微笑着。

    我笑了笑,天桥连着冷氏集团大厦的三楼。

    冷昕杰带着我从天桥走进去,一路上基本都是写字楼,特别的安静。

    这里聚集的都是都市白领丽人,社会精英,商场上面的每次血雨腥风就是在这样看似平静的诡异环境中完成的。

    这些写字数,豪华办公室里的精英,看似温和无害,却足可以在生意场上将对方一败击中,让对方公司倾家荡产,甚至永不能翻身。

    这就是大自然的丛林生存法则,适者生存,不适者淘汰,说得不好听点,就是弱肉强食。

    冷昕杰带着我走进冷氏集团时,许多职员都站起来向冷昕杰恭敬地问好,可他们最后都把眼光落到了我的身上,似乎不明白我有什么过人之处能得到冷昕杰的青睐般。

    在冷氏集团里,只有我有这个待遇,能够走在冷昕杰的身边,他会边走路边呵护着我,与我说说笑笑的。

    冷昕杰对我的好,我自己都不解,只能用‘幸运’二字来形容了。

    “依依,许梦基金协会改期了,已改为下个星期六举行了,推迟了整整一个星期。”冷昕杰带着我走进办公室后对我说道。

    “哦。”我早听到了,当下只是‘哦’了声。

    关于这次许梦基金协会开幕式延迟的事,外界有很多猜测,很多人都猜测是因为许越还没有娶梦钥,梦开阳生气而延迟的,而事实上是许越强势要求延期的,至于延期的原因是什么,我认为许越是因为我而做着反击梦开阳的计划,应该是计划还不太成熟,要求延期的。

    现在我主动提出离婚后,我相信这个基金协会下周会顺利进行了。

    整个下午我坐在冷昕杰办公室里魂不守舍的,好多天不来上班,本对业务不太熟悉的我更加生疏了。

    接了几个电话还把内容都给传达错了,事实上,我什么也干不了。

    冷昕杰知道我心情复杂,情绪不稳,所有事情都一律承担了下来,没有责怪我。

    如果说我的人生里处处都是黑暗的话,那么冷昕杰绝对是上天送给我的一个恩典,我真的有必要好好珍惜他。

    三天后。

    冷氏集团总裁室里。

    我坐在秘书办公桌前,盯着手机屏幕发呆。

    “依依,依依,在想什么呢?”一旁,冷昕杰朝我轻声问。

    “冷总,你要什么吗?我给你拿。”我立即弹跳了起来,有些慌乱的问。

    “噗”冷昕杰在一边笑了起来。

    “依依,我没有要你拿什么东西,只是看着你保持一个姿势都快一个上午了,担心你手臂发麻,提醒下你而已。”冷昕杰温和地说着。

    有吗?我竟然这样看了一个午的手机吗?

    我大窘。

    “不好意思。”我不安地笑了笑。

    已经过去三天了,我在等着许越通知我去民政局拿离婚证的消息,每天总会把很多时间看着手机。

    “没事。”冷昕杰温和地笑了笑,“我长这么大还从没有这么仔细地观察过一个女孩子想心事的模样呢,这真的让我太好奇了,依依,我真不知道你对我的吸引力究竟有多大,你只要静静坐在那里,不需要对我做什么 ,我就能安之若素地陪着你呆上一整天,觉得无比的幸福。”

    我怔了怔,不好意思地说道:

    “冷总,我保证以后会好好工作来回报你的。”

    冷昕杰爽朗一笑:“依依,对我来说你就是无价之宝,你的存在就是我的精神食粮,还记得高中三年吗?你就是那样静静地坐在我的前面,我就觉得天地间一片光明,整个世界无比的美好,那种感觉牢牢刻入了我的心底,会陪伴着我这一辈子的。因此,我对你是感恩戴德的,也感谢你来我公司上班,哪怕什么都不做,都是对我的一种奖励。”

    不管他说的是真的还假的,他的话都让我暖暖的,让我觉得自己还有点价值。

    “依依,所以,如果你有什么心事不妨告诉我,就算我帮不上你,也会是你的最佳听众。”他继续对我关心地说道。

    我感激地笑了笑,正欲说话。

    电话响了。

    吴晓珊说有人来找冷总。

    我转告给了冷昕杰,他略一沉吟间还没来得及说话,总裁室的门开了,我抬头一看,只见一个五十开外的男人,戴着黑色边框眼镜,身上是优质潮流皮质夹克,修闲的男裤,看上去既有长者的威风,又不失精明干练。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