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不离婚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余依,你抱着一纸这样荒唐的合约不放,不觉得是一种屈辱和可耻吗?”梦钥看着我苍白的脸,狞笑着尖锐地反问。

    我突然笑了笑:“不管怎么样,当时许越是拉着我结婚的,你既然如此爱他,怎么不去问下他当时为什么不与你假结婚呢? 为什么不与你签那份合约呢? 又为什么不与你去拿结婚证呢?我还就要警告你,别再逼我,我对你的容忍已经到了极限了。”

    面对着她恶狠狠的副问,我同样阴沉着脸发出了最严厉的警告。

    她应该是没想到被揭露出了我与许越之间这么荒唐的合约婚姻后,还能如此理直气壮地与她对抗吧,也应是被我的气势吓到了,愣了愣后,脚步竟然后退了好几步。

    我冷笑一声,看她一眼,不再理她,转身朝着医院里走去。

    等我从六楼的电梯出来时,特意走到过道的楼梯窗户里朝下一望,医院的前面,一个瘦削的女人身影仍然僵立在那里,似乎风一吹就会倒。

    我顿时一阵心烦意乱。

    深沉的夜,静寂无声。

    医院的作息时间很准,大多数病人早已沉入了深度睡眠中,外面是呼呼的北风,妮妮睡着了,不时仍会咳嗽着,但比起前几天已经好多了。

    我躺在她的身侧辗转反侧。

    医院寂静的夜里偶尔会有哭泣声传来,有时会传来一阵嘈杂声,估计是哪个孕妇分勉或哪家孩子生病在哭闹吧。

    在我慢慢沉入梦乡时,病房的门悄悄开了。

    有脚步声走进来,很轻很轻,大概是怕吵醒到我和妮妮吧。

    不用想我都知道是谁:许越!

    对他,及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我是特别的敏感,只要他出现,哪怕是距离很远,我都能判断出来。

    这几天里,不管他有多忙多累,总是会过来看下妮妮,关心她的病。

    这些让我很暖心!

    他很快就走到了妮妮的床头,我的鼻翼里也是他越来越浓郁的让我贪恋的气息。

    病房里亮着橘红色暖色调的夜灯。

    我悄悄从被缝中睁开眼朝他看过去。

    他正弯下腰来,手指轻轻抚到了妮妮的額头上,这是在探她的体温吧,因为后来二天,妮妮又发过二次烧,他一度非常焦躁过。

    此时的妮妮病好了些,睡眠很深,幼稚的小脸上不再那么苍白了,透着些许红润,我看到他望着妮妮的脸上挂着抹温柔的笑意。

    我的眼睛定格在他和妮妮的脸上。

    在有了那份亲子鉴定后,我似乎才恍如梦中清醒过来。

    像,真的是太像了。

    我仔细看着妮妮的小脸,她的鼻子,眼睛及整个脸形都很像我,但细看之下,眉毛,饱满的额及下巴真的与许越特像,就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在这样的夜晚,天地间一片宁静,好像这个世界就只剩下了我们三人般,此时的我躺在床上,以另一个视角的方向去看,真的是太像了。

    以前我是不敢想啊。

    现在我仍然是不敢想。

    以前就算妮妮和许越的脸上有些相似之处,我也会嘲笑自己异想天开,脑洞太大。

    我怎么可以想到,三年前那个夜晚,竟然是他要的我!

    这三年来,我总是会不时重温着那个梦,原来,那个梦是真实发生过的。

    许越在看了妮妮一会儿后,又把眸子抬起来看了下我后才朝着卫生间里走去。

    我翻了个身,心思沉沉地躺着。

    明天就是星期四了,只有明后二天了,星期六的基金协会开幕在即,这几天我特别沉默,我在等着他带我去民政局。

    他呢,似乎忘了这事般,从不曾提起,每天上班忙碌着,或者就是关心妮妮的病情。

    我没有把亲子鉴定的结果告诉他,也不提醒他该去民政局了,只是装傻。

    大家彼此心照不宣地生活着,又好像我们之间平静如所有夫妻般,很自然地过着每一天。

    只是这时间太短了!

    除掉上个星期六,日,这几天里,他都是非常忙碌的,有时是上午冷啡陪着他过来看下妮妮,问询下医生关于病情情况,有时或是中午或下午,只有今天是晚上来的。

    这几天他脸上都是倦容与憔悴,每次来去匆匆,除了一些必要的话,大多是沉默着的。

    就在我再翻个身时,一睁眼就看到许越高大的身子正站在了我的床前。

    “怎么,睡不着吗?”他轻声问。

    我惊诧于他是什么时候走过来的,竟然他的脚步声会轻到连我都无法察觉,这男人真是适合做特务诶。

    “没有,刚醒了。”我故意撒了个谎。

    “真的么?”他弯腰下来看着我,轻笑了声。

    “嗯。”我脸上有些发涩,但我仍然假装承认。

    他端详着我的脸,在我身侧坐了下来。

    “你走吧,妮妮的病快好了,不需要你来照顾,你工作太忙,回家去早点休息吧。”我催着他,也是真心的,看到他如此忙碌,我会心疼。

    他坐着没动,尔后在我身侧侧身躺了下来。

    这床本来就不算宽,他这一躺下,我立即就感觉到特别的拥挤。

    “你真的愿意我走,真的不想看到我。”他的手指落在我的脸上,指腹温温的摩挲着我的脸,轻声问。

    我身子震粟了下,模糊的‘嗯’了声。

    “余依,你敢说你一点也不爱我吗?你敢说,我就走。”他的手指轻掠开我脸上的发丝,抬起我的下颌来,凑近过来认真看着我,脸上拢起一层寒霜,异常的严肃。

    我怔住了。

    “余依,你要是敢说谎,我会让你痛苦一辈子的。”他的鼻尖快碰触到了我的鼻尖上,他的眸在这一刻变得异常的凌厉与阴沉。

    我张 着嘴,本来想赌气回答不爱他的,可下一秒,他的话让我不寒而粟。

    我没有勇气说了。

    如果妮妮不是他的女儿,死就死,我说了就说了,可现在妮妮真是他的女儿,如果我说了,他很可能会离我而去。

    为了女儿,我的嘴唇闭上了。

    我是真的爱他的,走到今天,我才知道其实这一辈子,我只爱上了这么一个男人,以前被沈梦辰的甜言蜜语包围着,虽然有些晕头晕脑的,但沈梦辰的言行举止间留给我的不稳定性与不确定性,即使在他给予了我婚姻,也无法让我真正沉入下去毫无保留地爱他。

    那其实是我不懂爱,也是一个人在面对着虚假的爱时自我保护的一种模式,毕竟人都有直觉的。

    而现在的许越虽然无法做到给予我婚姻,我却完完全全沉入进去了,再也走不出来了。

    其实我真恨自己的。

    我闭上了眼睛不说话,因为我说不了这个谎。

    许越审视着我,很满意我这样的表现,轻轻一笑,突然抱起我转到了另一张床上。

    女人的直觉总是异常的敏感,我一下就知道他要干什么了。

    “阿越,这可是病房,妮妮还在呢。”我睁开眼惊诧地低呼。

    他半伏在我身上,手指灵活地伸进了我的衣服里面,落在了我的胸前,大掌包住了我的圆满,轻轻握住,抚弄着,在我耳边笑:“余依,你不想我吗?”

    我气得瞪着他:“你疯了。”

    “没有,我是正常男人,我们是夫妻,我应该履行夫妻间的义务,我有这个责任,你说是不是?”他厚颜无耻地笑:“我现在给你交功课了。”

    话声落,他的唇齿落在了我的唇上,贴合着我的唇,含住轻轻吸吮。

    我的心狠狠撕扯了下,开始用力挣扎。

    他任我挣扎,坏坏笑着,手指精准无误地落在了我身上的敏感部位,看着我的挣扎被他的挑逗一点点地抿灭,得意得低声笑。

    “许越,你究竟是什么意思?我们就要离婚了,你还要如此对我,你真认为我会甘心做你的情,妇吗?” 在他突然间褪去了我的内,裤时,我瞪大了眼望着他狠狠质问。

    他唇角带着抹痞痞的坏笑,异常温柔的望着我,一把推高了我的上衣,翻爬上来,与我无缝贴合,紧密相依。

    “不离婚。”他轻笑一声:“如果我此生注定要负一个女人,那我就负不爱我的女人。”

    我猛地睁大了眼。

    不爱他的女人?说的是谁?我还是梦钥?

    脑海里闪过梦钥在医院门口对我怨毒含恨的眼神,我的心被揉扯得痛不可言。

    我明白他刚刚问我爱不爱他的原因了。

    原来就在这么一瞬间,他痛下了决定。

    而我也忠诚了自己的感觉,没有说出谎话来胡弄他!

    如果刚刚我说,我从没爱过他,他必定会甩袖而去的。

    可我没有。

    这到底是祸还是福呢?

    “你是说你要负梦钥吗?”我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努力求证着。

    他眸光温柔地看着我,舔舔我的唇,竟然清晰地‘嗯’了声。

    我满眼的黑暗里竟然生出一片灿灿星光来。

    他说他要负梦钥,也就是说他不会娶梦钥了,不会与我离婚了,是这样么?

    就这么的一声‘嗯’,带着磁性,真是太好听了。

    “阿越。”我轻柔地嗯咛了声,莫名的,眼角里都是泪。

    他唇角带着温柔的笑,看我,低头吻着我的唇,特别的细致温柔。

    我的唇瓣被一股温温的如清泉般的柔软覆盖着,特别的清甜。

    我,陶醉了。

    他的舌尖慢慢抵了进来,开始与我勾缠,追逐,细致而又专注。

    我傻傻的看着他,任他的舌尖在我的口腔里游走, 在我的口腔壁上舔渎,勾起我一阵阵的酥麻与爱恋。

    而我满脑海里只有三个字: 不离婚!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