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卑微的乞求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我打车回到了冷昕杰的别墅里。

    “依依,回来了。”冷昕杰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看到我进来,立即放下了手中的报纸朝我亲切地问道。

    “嗯,冷总这么晚还没睡呀。”我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来,关心地问。

    “不太晚,平常这个点也没睡呢,再说了,你没回来,我不放心。”冷昕杰笑了笑,望着我的脸:“依依,你不舒服吗?”

    我知道自己的脸色特难看,这还是我在外面散了好久的步,平息了下心情呢,当下只是摇了下头,抿了抿唇,问道:“冷总,明天我想请半天假,行吗?”

    冷昕杰刚拿起报纸的手又放了下去,抬眸注视着我,轻声问:“你是请假去民政局吗?”

    我身子颤了下,知道瞒不过他,点头承认了。

    “需要我陪同吗?”他看着我的眸光深沉,温柔,有种无法言说的怜惜。

    我低头想了下,突然抬头说道:“好,只是怕耽搁你的时间了。”

    冷昕杰没想到我回答得如此爽快,脸上浮起了亲切的笑意,摇头温言说道:“不,这对我没有什么影响的,只是担心你的情绪。”

    “那就谢谢了。”我站起来,头隐隐的疼:“我先上去睡觉了,明早见。”

    “好,明早见,好好休息。”冷昕杰温声说道,“晚安。”

    “晚安。”我转身朝楼上走去。

    冷昕杰仍是站在背后注视着我,我听到了低不可闻的叹息声。

    晚上,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后来睡着了又做了一些稀奇古怪的梦,我竟然梦到妮妮哭着向我要爸爸。

    在梦里,我的心很疼很疼。

    半夜醒来时,发现枕头都是湿的。

    我坐起来怔神。

    突然,客厅里传来了极细小的声音,那是女人的声音。

    我吃了一惊,刚开始以为是在做梦,可过了会儿后,那女人的声音似乎越来越大了,还在哭泣着。

    我惊讶之下,下床来,打开了房门,小心翼翼地走下了楼梯好几步。

    客厅正沙发旁确实是个女人,穿着酱色风衣,搭配百折裙,非常的优雅美丽。

    我把头稍伸出去仔细看了看,竟然是盛司雨。

    只见她正半跪在冷昕杰面前,拉着他的手,哽咽着,非常的卑微可怜。

    “杰哥,原谅我这一次吧,那天是我晕头了,不该做出伤害余依的事来,可我那样做也是因为太爱你啊,从小我就喜欢着你,这么多年,无论有多么好条件的男人来追求我,我都拒绝了,只因为,我心里的那个人是你。”盛司雨含着眼泪,祈求着,“我爸爸妈妈最担心的就是我的终身大事了,他们也盼着我们二人能够走到一起,这对我们的家族事业也有帮助的,杰哥,清醒些吧,我们结婚会很幸福的。”

    她蹲在他的面前,小手握着男人的大手,瘦削柔弱,眼里含着泪,楚楚可怜,那个模样我想只要是个男人看了都会心疼和怜惜的。

    可冷昕杰始终坐在沙发上沉默着,任她如何哀求就是不发一言。

    “杰哥。”盛司雨叫着他的名字,满是泪痕的脸温柔无比地望着冷昕杰,那么高傲美丽的女子在面对爱情时竟然会如此的卑微诚恳,让我心生不忍之意。

    我从不曾如此卑微的乞求过爱情,但我能明白盛司雨此时内心的痛苦。

    就像我对许越,那天在许氏集团的庆典大会上,知道有人要让他染上毒瘾而毁掉他后,不管是在什么状况下我都是毫不犹豫地冲向了许越,哪怕是是刀山下火海我也不曾想过要退缩什么。

    其实,那是女人对心仪男人的一种爱,发自内心的,对一个女人来说是多么的难得,我想每个男人面对这样的爱情时都应该好好珍惜的,因为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很可能那是倾尽了所有热情呵。

    可盛司雨卑微到尘埃的爱,终不能换来男人的心动。

    冷昕杰仍是安静地坐着,平静地看着她:“小雨,爱情是平等的,你不用再求我了,当你有一天被一个男人真正爱上时就会明白了,我们是并不合适的,我从没有爱过你,请原谅我的实话实说,如果我现在因为怜悯而答应了你,那是对你的不负责,将来也是不会幸福的,懂吗?”

    这样说着,冷昕杰一只手摸了下她的秀发,拉着她的手臂,“起来吧,坐下来,我们平等说话,在我心里,你一直都是我最好的妹妹,我不可能与一个像妹妹一样的女人结婚的。”

    盛司雨的脸瞬间惨白,冷昕杰拉她起来时,她身子摇晃了下虚弱得像要倒下去般。

    她在冷昕杰身旁坐下来的时候,我看到了她的脸,苍白,憔悴,毫无精神,这与她刚回国那天时看到的那个漂亮女子相去甚远,现在只剩下这个失意伤心的女人,卑微乞求爱情的女人。

    看到她,我不由自主地想到了我和许越的爱情,也想到了梦钥。

    曾几何时梦钥也是这样卑微地乞求着许越,甚至不惜在他面前放下自尊脱下衣服去请求男人要她。

    难道尘世间的女子为了爱情一定要卑微到如此么!

    须知男人都是犯贱的,女人越这样,男人只会越瞧不起她,这样是无法真正得到爱情的,就算是得到了这样的爱情我也宁愿不要。

    梦钥与盛司雨最大的不同就是梦钥能够得到许越的怜悯,因为她付出了。而盛司雨却不能!

    女人一旦动了感情后真的特别傻,她们为什么就不能明白,哪怕是带着自尊高傲地离开也好过这样卑微的乞求呢。

    我应该值得庆幸,就算明天去民政局与许越拿了离婚证,就算我也痛苦难过,是绝对的弱势方,但在面对着许越的感情时,我始终保持了那份自尊,不曾卑微到尘埃里去。

    还在我想着时就听到盛司雨在下面哭着哀求:“杰哥,我有什么不好吗?为什么你不爱我?告诉我,我改好吗?只求你不要抛弃我了。”

    说到这儿,她将他的手放到了她的胸口上,痛哭流涕。

    “小雨,不是你不好,你已经足够好了,是我不好,是我配不上你,懂吗?真的,如果你嫁给我是不会幸福的,这样不幸福的婚姻又何苦呢,对你也是极不公平的。”冷昕杰脸色有些烦燥了,但仍然在耐心解释着。

    “不,杰哥,不是这样的,你一定是爱上了你的秘书余依,对吗?你爱她,为了她才不要我的,是这样吗?”盛司雨的头脑又发热起来,一点不理智了,她执着地追问。

    我突然叹息,女人啊女人,真的面对感情时不能聪明点吗?要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最讨厌的就是这点了,她却还要如此去追问。

    试想想,就算冷昕杰真的喜欢上了我,他会正面回答她吗?肯定不会。

    这样问等于是白问,反而加速让男人厌恶。

    果然就看到冷昕杰把手从她的手心里抽了出来,一手捏着眉心,很不耐烦地说道:“小雨,话我已经解释得很清楚了,不会再说第二遍,这么晚了,你要么回去,要么留下在客房里睡一晚再走。”

    这样说着,他就要朝卧房里走去。

    “不要这样,杰哥,求你不要这样对我,你说过了给我一次机会的,我爸妈都知道了,现在你突然完全拒绝了我,你要我怎么去跟我爸妈说,你真的对我如此绝情吗?”盛司雨突然追上去从背后抱住了冷昕杰,把脸埋在他背后痛哭。

    冷昕杰身子僵硬的站着,任由她哀哀欲泣,却只是直直站着,没有一点动静。

    他沉默着,面对她的哭声不安慰也不回答。

    这是一种可怕的冷静,一个男人一旦到了这一步,只能说明他早就心意已决了!

    因此,任凭盛司雨如何哭泣,冷昕杰始终没有松口。

    盛司雨在男人的漠视沉默中把持不住了,全身都在颤抖着,仍然在做最后的挣扎。

    “杰哥,我那么美丽高贵一点也不会比你那个余依差,你为什么就不愿意正眼看我,接受我呢,那个余依有什么好,离过二次婚,还要带着个孩子,你们男人的眼睛都有问题吗?”她号啕大哭,像个泼妇般数落着我,没有半点的斯文与高贵了。

    冷昕杰面色暗沉地站着,她骂我时,他握紧了拳头,可最后松开了,没有与她计较,但脸色却更加阴沉得可怕了。

    盛司雨无可奈何之下只好抱着他痛哭,声嘶力竭地喊,像个怨妇般,最后她哭累了,浑身伏在他的背后,软得没有一丝力气。

    冷昕杰掰开她的手指,把她扶到了沙发上,脸上是淡漠琉璃的微笑,抚摸了下她的头:“小雨,今天太晚了,你就在这里的客房休息下吧,明天我派司机送你回去,你应该选择幸福的婚姻,而不是我,至于你爸妈那里,我会跟他们解释清楚的,不会让你难堪。”

    说完按了下桌旁的内线电话,很快保姆走了出来。

    “收拾间客房给盛小姐住下,已经大半夜了,明天再回去。”冷昕杰这样吩咐完,不再看她,转身朝自己的卧室走去了。

    我迅速返回了卧房。

    从缝隙中,我看到盛司雨整个人頽废虚弱地倒在沙发上,她应该是知道再没有希望了,没有挣扎和哀求什么了。

    我不知道直到这一刻,她明白了没有,爱情绝不是靠乞求得到的。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