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妮妮的亲爸是谁?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林姣姣听了后很冷静地分析道:“这些人里面,有些是可以排除的,比如那个陌生客人,你在楼道里与他擦肩而过时,他的头发就正好飘到了你的身上么,这简直就是天上掉毛爷爷了,况且过道里又没有风,那么巧他的头发就掉到你身上来了,那也太奇特了,沈梦辰早已经排除,那么剩下的人里面,我觉得冷啡也可以排除,毕竟只是那么瞬间的事,不太可能,至于办公室里面的其他男同事们,暂时我们也先放在一旁,因为那个可能性也不太高,就算到时全部排除了,有需要时,我再去找他们一个一个地收集头发来,现在没必要打草惊蛇了,那么重点来了,许越,许晟昆,陈世章,这三个男人的可能性最大。”

    说到这儿,林姣姣突然叫:“天,这三个嫌疑人全是许氏家族的,看来,你与许氏家族还真是有缘啊。”

    我讥讽一笑:“姣姣,本就是许晟睿对我起的贼心,这些‘嫌疑犯’都与他有些关联,或许那天晚上他们中的某一个去找他,然后进到房间后看到我就顺带把我给糟踏了,这是很有可能的呀。”

    林姣姣一听,立即拍了下大腿,“要这样说的话,那许晟昆的嫌疑最大了,他与许晟睿可是同一条阵线的,共穿一条裤子呢,关系最为密切,还别说,真说不好就是那个畜牲干的,他那可是有名的花花公子,想要做出那样的事情来完全可能。”

    “呕。”我听得捂着嘴恶心得差点呕吐出来,一时竟无比的悲凉。

    “当然了,也有可能是许越,如果是他呀,那不是正好么,你们可是天生的一对,现在互相爱着呢,妮妮这下有了个这么牛逼的爸,真是太好不过了。”林姣姣应该是听到我在电话里恶心的干呕声,立即话锋一转安慰着,说到这儿竟有喜出望外的感觉。

    被她这么一说,我心底里某根弦似乎被撩了起来,手心里竟然渗出了汗液来。

    “可是,许越与许晟睿基本没有什么往来,他要在那天晚上出现在那个酒店里的几率也并不大啊,而且还那么巧,这里就难以解释清楚了!”林姣姣自言自语着。

    我的呼吸匀称了些。

    “当然,陈世章也有可能的,不过,这家伙好办,要真是他,我会把他打得满地找牙的。”林姣姣立即在那边笑了下,“我们可以先从陈世章下手,一个个排除。”

    我沉默着。

    “好,姣姣,我们先把陈世章给解决掉,如果排除了他,那么剩下的就呼之欲出了。”好一会儿后我冷静地开口。

    “行,至于许越那里,只能靠你自己了,要知道他可是我的**oss,我是没办法去拔他根寒毛的,现在最难的倒是许晟昆,这人据娱乐圈报道,他最近拿着许氏集团的干股分红,去投资拍电影了,每天左拥右抱的,我还听说,那赵蔓云前几天还为了他与一些一线明星争风吃醋的,差点在片场打了起来呢。”林姣姣笑了笑说道。

    我微抿了下唇,笑:“不急着去找他,统共就那么几个人,先用排除法,如果否定了上面的人选后,不用说也定是他这个畜牲所为了。”

    “对,就这样,我们先从陈世章开始。”林姣姣跃跃欲试,“我先起床,今天算是迟到了,不过,咱家许总对我总是格外开恩的,要知道昨晚我可是舍身陪的许太太呢。”

    她嘻嘻笑着,挂了电话。

    我握着手机呆呆坐着,心海里总有一样东西在激情跳跃着,让我无法平静下来。

    直到我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接通,是装修公司的电话。

    “余小姐,房子大部分已经装修好了,有时间你可以过来检查下,看还有哪些不满意的。”电话里是那个包工头的声音。

    我略一沉吟,果断说道:“好,我现在深市,马上就回来。”

    回A城的路上,坐在出租车里,窗外的景物从我眼前一晃而过,我的思绪像陈年的影片机那般一点点播放出一些过去的画面,整个人都是恍恍惚惚的。

    回到A城后,我先让出租车直接去了冷氏集团。

    当我出现在冷氏集团大厅时,前台的小姐看到我后脸有惊诧之色,别有深意地看了我二眼,殷勤地向我打了声招呼,然后拿起了手中的电话。

    我剩员工梯到了十八层。

    “余秘书,你可算回来了。”我刚走出来,吴晓珊就热情地迎了出来,笑眯眯的。

    “嗯,昨天有点事没来。”我笑了笑。

    “余秘书,这二天冷总的脸色可不好看了,眉头皱得紧紧的,我有几次过去送文件时,都看到他在打电话,好像都是在问你的消息,看来冷总真的很关心你呢,好好珍惜吧,冷总是我看到过的为数很少用情很专的男人,还那么的有钱,你真是好福气。”吴晓珊拉着我满脸羡慕地说着,“现在他的办公室里正有客人在谈生意呢。”

    这样说着她用手指了指冷昕杰的办公室大门。

    我朝她笑笑,点点头,正在犹豫着要不要进去时,办公室的门开了。

    “这样吧,冷总,您今天有事,那我不打扰了,下次再聊。”一个中年男人在冷昕杰的陪同下走了出来,热情客气地与他握手告辞。

    “好,不送了。”冷昕杰也微微笑着与他握手告别,眼睛却看向了站在一旁的我。

    “依依,你回来了。”那个中年男人走后,冷昕杰立即朝我走来,虽然明眸中有明显的焦虑牵挂,但眼神黑亮有神,似提着的心放了下来般,重重松了口气。

    “是的,冷总。”我朝他微笑着点点头。

    此时身边的吴晓珊早就抿唇一笑,悄悄走回自己的办公室了。

    “来,快进来。”冷昕杰有些激动,拉着我的手回到办公室后,上下打量着,“快告诉我,前天晚上有没有被伤到你?真对不起,我没想到那么会儿就发生了那样的事,实在是我太疏忽大意了,但我保证下次不会再出现那样的事了。”

    看着他诚惶诚恐的模样,我安慰着:“放心,冷总,我真没事,当时幸亏许总及时赶过去了,没有伤害到我的。”

    我这样说着时,冷昕杰满脸上都是惭愧,只是拉起我的手,掳开我的衣袖,看到手臂上面仍有没褪掉的鞭伤时,眸中闪过寒意,冷声说道:“真没想到许晟睿竟是如此阴狠的禽兽小人,这样的人早该落马了,依依,真是苦了你。”

    “冷总, 不要内疚了,倒是我陪着你去应酬一次就发生了这样的事,实在不好意思,昨天我也旷工了,我有想给你电话的,但我……”我有些难为情,脑海里突然就想起了那晚,我和许越在酒店的那晚,脸不由自主地有点红了。

    “没事,你可以再休息几天的,这不算你的错。”冷昕杰立即打断了我的话,很纵容地说,然后看了下手表,拿起桌上的公文包说道:“已经到饭点了,来,我们先出去吃饭,边吃边说。”

    说完,他温柔地拉起我的手臂朝外面走去。

    我没办法,只能跟着他。

    占进早已把车子开出来,正站在车旁等我们。

    看来,当我走进冷氏集团大厅时,前台小姐早就通知他了,因此,他连谈着的生意都推掉了,这让我很有些感动。

    冷昕杰拉着我的手走了过来,占进立即替我们打开了车门。

    “余秘书,那天晚上发生那样的事实在对不起,这些天我们冷总不知有多后悔没有保护好您,每天都让我去找您的消息,我们冷总对您真可谓是尽心尽力啊,真的,这只能算是个意外,下次绝不会有这种事发生的。”占进边开着车边边看着后视镜与我说着话。

    “我知道的,这真不能怪冷总,当时我也没想到在那个地方会遇到许晟睿,早知道的话,我也会跟着冷总进去了,正所谓是千金难买早知道了。”我安慰着冷昕杰和占进,这样的事谁能意料到了,但我知道从此后许晟睿再不会伤到我了。

    “依依,你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女孩。”冷昕杰看我如此乖巧吧,满脸疼惜地看着我,深叹了口气,“这次是我大意了。”

    “余秘书,其实冷总真的是一个非常绅士贴心的男人,我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从没看到过他对哪个女人这么上心过,就连未婚妻盛司雨小姐冷总都是爱理不理的,可他对您那个紧张啊,真是看得我们都感动了,这二天,他不停地责令我去找您,还把我给臭骂了一顿,说我当时没有察明情况,要扣我的工资呢,说真的,那晚我确是疏忽了。”占进很感动地说着。

    “占进,没想到你的话还挺多的,是不是工资扣少了?”占进平时也是个不善言辞的人,没想到今天竟然说了这么多话,惹得冷昕杰眉毛扬了下,不满地说着,但语气里没多少责怪之意。

    我笑着对冷昕杰说道:“冷总,这次事件真的不能怪占进,你扣他工资确实不对,这真是意外。”

    冷昕杰一笑:“好吧,你小子有福了,看在余秘书份上,这工资就不扣你的了,但若有下次,那可是加倍扣回来的。”

    “好,真是太谢谢余秘书了。”占进立即向我道谢。

    “你应该谢谢冷总,而不是我。”我抿唇轻笑了下。

    “若不是你开金口,冷总可是趁机扣了我的钱私吞了的。”占进笑着调侃着。

    说话间我们就在一间奢华的酒店面前停了下来,这一路上有占进说笑着,气氛好了很多。

    “你自己进去点菜吃吧,今天说话辛苦了。”下车后,冷昕杰拍了拍占进的肩,用轻快的语气吩咐道,“算是奖励你的,吃多少都算我的。”

    “谢谢余秘书,冷总。”占进挠了挠头,冲着我笑。

    我看着他这模样,抿唇笑了下。

    “余秘书,你不知道吧,我们冷总呀,平时特小气的,从不舍得让我们在这些大酒店里的吃饭,平时都是给我们工作餐的,那是规矩,可今天看在余小姐的面上格外开恩了。”

    “占进,你还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冷昕杰踢了他一脚骂道。

    我听得直好笑:“占进,那你今天要多吃点,有本事就把你们冷总给吃穷。”

    占进立即敬了个礼,响亮的答:“遵命。”

    这一举动把我们都逗笑了。

    “冷总,我准备这几天内搬家了。”餐厅里,冷昕杰点了许多我爱吃的菜,饭吃到一半后,我把我来的目的说了出来。

    他一愣:“这么快就装修好了吗?”

    “是的,差不多了,这段日子打扰你了。”我很诚恳地说着。

    冷昕杰面有失落之意,关切地开口:“依依,你要搬走我也不能强留你,但你的房子离我的公司远,这样上下班很不方便的,其实在我家里呢,除了我也没别人住,你住在那里完全不会妨碍到我的。”

    “我知道这个的。”我忙倒了杯酒举到他的面前说道:“冷总,这杯酒我敬你,感谢你对我的关照,我主要还是想把妮妮接回来,亲自带,陪着她长大,你瞧,我一女人家住在你家里本身就引人猜测了,若还带着个女儿,更不好听,而且小孩子都是很麻烦的,我也怕她吵到你。”

    冷昕杰听得直叹息:“依依,不会呀,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小孩子呢。”

    他还想要挽留我,可我意已决,他也无奈,只好说道:“好吧,我尊重你的选择,不过,若有什么困难,一定要来找我,懂吗?”

    “好。”我垂下眸去,轻声答。

    他与我碰杯后把手中的酒一口气喝干了,放到桌子上,抬头看着我:“依依,你与许越明天会去民政局拿离婚证吗?”

    我身子霎时抖了下,咬紧了唇,刚欲说话,手中的电话响了起来,我接通。

    “依依,今天晚上我约了陈世章吃饭,你也参加吧,我们拔他根寒毛去做DNA鉴定,先把他搞定再说。”林姣姣在电话那边笑着说道。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