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对不起,我没有照顾好你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喜欢呀。”我笑眯眯的,双手绕着他的脖子,趴在他的胸膛上,把头噌到他的耳边轻轻说道:“告诉你呀,我有一个秘密。”

    男人的身子怔了下,立即问:“什么秘密?”

    不知怎么的,我就觉得这男人特亲切,很想把心里的这个秘密告诉他。

    于是我就扯着男人的耳朵,把他的头拉近我的唇边轻轻说道:“告诉你吧,我三年前被一个畜牲给强,奸了,他夺去了我的初夜,还让我怀上了他的孩子,然后他跑了,后来我就生下了妮妮,你说这个秘密算不算秘密?”

    男人滞了下,用手托住我的屁股往上一托,伸手拍了下:“胡言乱语,撒酒疯。”

    “不是,我没撒酒疯,那男人不要脸趁着我被许晟睿下了春药,强,奸了我,告诉你,要是让我知道那男人是谁,我一定要把他给抓起来,先阉后杀,让他下辈子,下下辈子都做不了男人。”我扯着他的耳朵左右摇晃着,气呼呼的。

    旁边似乎听到有男人的笑声,可我头晕脑胀的,分不清楚。

    说话间这男人就把我抱到了房车后面,将我放到了软床上,吩咐了声‘开车’。

    车子开动起来。

    我躺着极不安稳,不停地在床上左右翻滚着。

    他怕我掉下来,用一条腿挡住了我,将我按到床上,用暗哑的嗓音说道:“余依,以后不许你喝酒了,听到吗?”

    “没听到,你什么玩意儿,凭什么来要求我。”我看到他的脸挨得我的脸很近,就伸出手把他的头发拨弄得乱成一团,然后看到他的一双墨瞳在一堆乱发中闪闪发亮,抿嘴笑了起来:“原来你是个怪兽,哈哈。”

    我捧腹大笑。

    他眸色沉了下,黑着脸盯着我。

    “余依,你知道我是谁吗?”他板着脸孔问我。

    “我知道,你是那个什么迪嘉奥特曼,傻逼一个。”我笑着。

    “呃。”他呃了声,满脸难看的表情。

    趁着他发愣的瞬间,我突然爬起来噌到他的怀里,像个八爪鱼般挂在他的身上,脸不停地在他身上磨噌着,“奥特曼,拜托你带我飞好吗?我好想飞起来呀。”

    “余依,你给我老实点,不然我打你屁股了。”男人胀红着脸,咬牙切齿地喊。

    这声音很有些严厉了,我心底害怕,怯怯地望着他。

    “我好难受呀。”突然,我趴在他胸前哭了起来,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全抹在他的胸前,弄得他胸前的衣服湿了大片。

    他有些僵硬地站着,这次倒没有威胁我了。

    一会儿后,车子停了下来,我听到外面有人说:“许总,到了。”

    “好。”男人回应了句,抱起我来朝着车下走去。

    到了外面,很快,我就闻到了沁人心脾的花香,睁眼一看,夜灯下,大片的花海,金的,粉的,黄的……

    “好多花,好漂亮呀,我要去那里。”我用手指着那片花海,大声喊,手舞足蹈着。

    男人阴着脸,似乎又拿我无可奈何般,迟疑了下,只好抱着我朝那片花海走去。

    “我要下来。”我挣扎着从他怀里跳下来,脚步不稳地跑向了那片花海。

    “好美,好香。”我张开双臂,身子像要飞起来般,就听到男人在身后喊:“依依,小心点。”

    大片金黄的菊花,特别的美,香,我深吸了口气,张开双臂朝前一扑,摔倒了下去,跌落在花海深处,把好多菊花压在身下。

    “依依,快起来,把花压坏了。”男人朝我走近来,朝我伸过了手。

    “不要,让我睡会儿吧。”我迷迷糊糊的说着,唇角带着满足的笑。

    他看着我,摇了摇头,手放了下去,陪我站着。

    夜灯有些暗,他背着光,我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好香,好舒服。”我闻着花香,喃喃着,翻了个身,看到了身下压着的许多鲜艳的花,又慌忙爬了起来。

    “不好意思呀,我没想到会压着你们。”我忙蹲下来把一朵一朵的菊花扶起来,小声对它们说着,“你们可不能死,要好好的,让人类欣赏到你们的美丽,懂吗?”

    我只管遗憾地扶着菊花,就听到男人在头顶对我说道:

    “依依,不要管它们了,没事的,来,我们先回家去。”

    “不要。”我坚持着扶了很多花后,看到它们被我扶起来后还是会倒下去,有些泄气,站起来想了下后在一棵开得正艳的花下蹲下去,用双手拖腮,鼓起腮帮,学着开花的样子,大声喊:“我要开花,我要开花。”

    说完,对那些倒地的菊花说道:“看到没有,你们要像我一样的开花,懂吗?”

    男人在一旁笑了声,似是很无奈,只得蹲下身去搂抱起我,哄着:“依依乖,我带你回家休息去,不要胡闹了。”

    说完把我紧紧护在怀里,任凭我胡作非为的耍赖,也不松开。

    我的力气拗不过他,只好被他抱了进去。

    这是套很大的别墅,很熟悉的感觉。

    “少爷,您过来了。”有人跑过来向他问好。

    “嗯,你们都下去休息吧,我送少奶奶回来。”抱着我的男人这样说着,直接抱着我朝里面走去。

    很快,我就被他放到了一个大大的软床上。

    他俯身看着我,用手拂开我额前沾着汗液酒水的发丝,眸光深沉如海。

    “依依,给我听好了,以后不准喝酒,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你要不听话,下次我肯定打你屁股。”他的手指抚摸着我的脸,说出的话却是很严厉的。

    我感觉到受了委屈,一把扯过他胸前的领带嚷:“你凭什么骂我?我不要你管。”

    我拉着他领带的手用了下力,他被我拉扯得靠近了我的脸,眸里有怜惜的光,用手揭开我胳膊上的衣袖,看着那伤痕,脸就有些难看:“你身上的伤还没好,为什么要跑到外面去喝酒?”

    我心里很憋气,用手一把撑开他的脸,嚷着:“我就想喝酒,你知道吗?我认识了一个叫做许越的混蛋男人,我救了他,他不仅没有感恩,还要利用我,逼我去与他签什么合约婚姻,还强迫我拿了结婚证,他可真不是个男人,这才结婚没几个月,就为了另一个女人,他要抛弃我和妮妮,我恨他。”

    这样说着时我就很想哭,而事实上我早已经泪流满面了。

    我抓紧他胸前的領带,紧紧抓着,“我知道他是个豪门公子,又是许氏集团总裁,而我只是个父母都不要的野孩子,我配不上他,他想去娶有钱人家的女儿,抛弃我和妮妮,我也没有办法,只是,我觉得我和妮妮好可怜呀。”

    说到这儿,我呜呜地哭出声来。

    男人一声不响,深深地看着我,然后在我的身侧坐了下来,低头沉思一会儿后,扭身伸手把我拥入了怀里,紧紧抱着。

    “你认识许越那个混蛋吗?”我流着泪,很好奇地问,我只是觉得这个男人对我没有什么恶意,不像个坏人,反而像个亲人般。

    “认识,他确实是个混蛋,他对不起你,你恨他是应该的。”他低下头来,手指把我额前的发丝扶开,捧着我的脸,低下头来开始轻柔地吻我。

    吻了好一会儿后,他放开我,在我耳畔轻声说道:“依依,我帮你冼个澡后你好好休息,以后你就呆在这里,哪里也不要去了。”

    说完他抱着我朝淋浴室里走去。

    当他再出来时,已经给我冼簌干净了,穿上了睡袍。

    他把我放到床上时,我有种预感,他会离我而去,我伸出双手紧紧抱住他的脖子,不放手。

    他蹙眉,轻声对我说:“依依,你需要休息,先好好睡会儿。”

    我不肯,感觉双手抱不住了,就抬起双腿缠绕上了他的腰,紧紧抱着,还是不放手。

    他只好顺着我坐了下来,叹息一声,将我紧拥入怀里,拍着我的背:“依依,对不起,我没有照顾好你,我知道你难过,请原谅我,给我时间好吗?不要再离开我了,以后就住在这里吧。”

    他的声音柔和得如阳春三月的春雨般,我心底里压抑的委屈突然爆发了出来,我号啕大哭起来。

    他怔了下,有些手足无措地坐着,然后抱着我不停地亲吻着我的脸和额头,轻轻哄着我,叫着我的名字:“依依,对不起,请原谅我。”

    在他的柔声细语中,我渐渐平息了下来,眼皮开始越来越沉,甚至没办法张开来。

    全身的倦意跟着袭了上来。

    我感到有温软的东西在我的唇上轻轻碰了下,低声对我说着:“依依,好好睡觉,不准瞎想些什么。”

    我被他放到床上,他拿起被子轻轻替我盖好,在我彻底睡过去前,听到外面有人叫:“许总,梦钥小姐在等着您回去彩排,请您尽快过去。”

    我胸口一疼,陷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中。

    第二天,当我醒来时,惊讶得合不拢嘴。

    这是什么状况?

    这是哪里?

    我怎么会到这里来了?

    环视四周一眼。

    这卧房好奢华气派,又好熟悉呀。

    窗外,树影婆挲,北风呼呼作响。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