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那你喜欢我吗?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依依,你是不是傻掉了?竟然胡言乱语起来。”林姣姣听到我的话后啼笑皆非,“沈梦辰若不是妮妮的亲爸,难道你真的婚内出轨在先了?”

    我望着天边黑沉沉的夜空,摇着头:“姣姣,事情远比你想象中还要复杂,也是大大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连我到现在都是迷迷糊糊的没弄清楚。”

    林姣姣怔了怔,看着我这副郑重其事的模样,脸上的笑容没有了,诧异地看着我:“依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妮妮的亲爸若不是沈梦辰,那会是谁呢?”

    我重重吁了口气,摇了摇头后拿起林姣姣的手郑重说道:“姣姣,这个事情我只说给你一人听,你要发誓,在事情还没有明朗前,你不能告诉任何一个人,抱括我妈妈。”

    至此,林姣姣意识到事情不同寻常了,忙把我拉到路旁的休息椅上坐下来,认真说道:“依依,你放心吧,我不会说出去的,我自己不也有见不得人的秘密么,现在我有孩子这事,没几个人知道,包括我爸妈都不知道,现在公司的同事也没人知道,都只当我是黄金单身汉呢,谁没有个秘密呢,。”

    “嗯。”我点点头,实在是我的事情太诡异了,我需要有人帮我拿拿主意,分析下,而林姣姣无疑是最好的人选。

    于是,我就从那天偷听到的沈梦辰和我前婆婆的对话说起,直到昨天发生遇到许晟睿的事全部详细地说了遍。

    林姣姣听完后惊呆了,好半天都合上不嘴。

    “天啊,我这确定不是在听电视剧么?”她握住我的手惊讶不已,“这世上竟还有如此离奇的事。”

    “是的,连我都觉得不可思议呢。”我悲摧的笑。

    “我的依依,你这到底是要有多苦呢,连被谁夺去了初夜都不知道,你怎么就净遇上了一些渣男呢,我们二姐妹的命也太惨了吧!” 林姣姣拥抱住我,无比痛心地说道。

    我想起了卫兰青的话,凄惨的笑:“我天生就是一个克星,是一个不祥的人,从出生起就不受欢迎,所有的人都讨厌我。”

    “依依,可千万不要这么说,至少你的少女时期比我好,你有一个完整的家,有爱你的爸爸妈妈,不像我,从小就家庭破裂,每天看着爸爸妈妈吵架,惶惶不可终日。”林姣姣轻拍着我的背,满脸的感伤,“哎,真不知道我们二姐妹做错了什么,到头来都是这样的命运。”

    林姣姣现在并不知道我的身世,若知道了,也不会说这样的话了,我苦笑了下,并不打算告诉她,我的身世真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即然卫兰青他们不想要我,我又何必主动去贴这冷脸呢,再说了,那样的父母不要也罢。

    我有自己的爸爸妈妈,世上最好的爸爸妈妈,这就够了!

    “所以,姣姣,你的孩子和我的孩子现在都是在单亲家庭中成长,这对他们很不利,也对他们是不公平的,为了孩子,我也应该弄清楚那天晚上到底是哪个渣男强上了我,免得妮妮将来长大后也不知道自己的爸爸到底是谁。当然,如若查清了那个强上我的禽兽真不适合让妮妮知道的话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但于我来说,夺去我初夜的男人,我还是很想知道是哪个王八蛋,说真的,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一个阴险奸诈的许晟睿外,还真想不出还会有哪一个男人敢干出这样的事情来。”我胸闷气堵地说着,恨不得把那个强了我的男人抓过来给杀了,阉了。

    同样的,我对那个强上了我的男人像对许晟睿那样恶心,憎恶!

    难道男人个个都是种马,看到女人就能随便上的吗?想要就要,完事了拍拍屁股就走人了,至少也要让对方知道吧。

    我想,如果当时沈梦辰知道这些的话,必定是早就告诉我了,而我也不会把孩子生下来了,毕竟当时只有许晟睿才是他的上司,他惧怕,但别人,他一定不会怕的,说不定还要去趁机敲诈一笔呢。

    “是的,依依,我们都是不幸的女人。”说到孩子,林姣姣的心情也黯然下来,流下了辛酸的眼泪:“知道吗?每当夜深人静时我就会想到我的孩子,他还那么小,没有爸爸来疼,甚至连身份都不敢公开,我更不敢带到身边来,一则条件不允许,二则也怕那些流言蛮语,我努力进到许氏集团,是因为那里的待遇高,我要努力赚钱,将来好让我的浩浩过上好日子,弥补他没有爸爸的亏欠,因此,这些年我经常加班,只要能多赚点钱,我是不顾一切的。”

    说着说着眼泪就顺着她的脸庞流了下来,坚强的林姣姣再度泣不成声:

    “我后悔当时没听萧剑锋妈妈的话打掉孩子了,我不应该生下他的,这对他是不公平的,我太对不起他了。”

    林姣姣说到这儿伏在我的肩头失声痛哭,手指紧紧攒着自己的衣服,悔不当初:“我太自私了,当时意气之下只想生下孩子来报复萧剑锋,可没想到最终害了的还是孩子啊。”

    她的哭声伤心欲绝,听得我心里难过不已。

    “姣姣,不要难过了。”我也泪流满面地抱着她:“这不是你的错。”

    林姣姣从小在支离破碎的家庭环境中长大,表面伪装成很坚强的样子,实际上做起事来也是很冲动的,这与她的成长环境有关。

    因此,我特别不希望妮妮也在那样的环境中长大,这对她来说太残忍了。

    可我现在又能怎么样呢!

    真是越想越悲。

    随后,我与林姣姣在凄凉的北风中因为各自的伤心事抱头痛哭。

    路旁匆匆而过的行人都朝我们好奇的看来。

    “小姐,你们需要安慰吗?”还在我与林姣姣痛哭时,一个猥琐的中年男人走了上来,贼兮兮地问道,“放心,我保管让你们爽到笑。”

    “草你妈,找死。”我和林姣姣抬起头一看,简直要气爆头,这些贱男人真是太恶心了,还想落井下石呢!

    林姣姣倏地蹦起来,拿起手中的包迎头就朝男人狠狠打过去,男人没料到林姣姣火气这么盛,还动作如此机敏,立马挨了结实的一下,还没来得及发怒,林姣姣抬起的一脚就朝着男人的下身踢去,怒骂道:

    “找死,竟敢来惹老娘,对你们这种贱男人,老娘是见一个打一个,打残你们。”

    “啊。”男人惨叫一声,双手捂住了下身,躬下了身子。

    我也大怒,拿起手中的包朝他的头上打去。

    男人被我们二个盛怒的女人左右夹击,再也没有了那个色心,捂着下身,仓惶逃走了。

    看着男人落荒而逃的背影,我和林姣姣相视着哈哈大笑起来。

    我感觉胸腔里郁闷的气息消散了不少,似乎好久都没有这样畅快淋漓过了。

    “依依,来,我们去喝酒。”林姣姣拉着我的手大声说道。

    “好,我们去喝酒。”一阵风吹过来,我冷得瑟索了下,大声附和着。

    林姣姣拉着我的手就跑。

    我们二人在大街上走着跑着,欢快的笑声被晚风吹送过去很远很远。

    牛肉馆里,我们点了许多牛肉,边吃着火锅边喝着红酒。

    林姣姣酒量不错,喝了大半瓶还在叫嚷着‘来,依依,喝,喝,我们不醉不归’。

    我呢,本就不胜酒力,又或许因为心情太差吧,只喝了二杯后头就晕乎乎的了,后来趴在桌子上,迷迷糊糊的跟着林姣姣瞎叫。

    “酒,我要喝酒。”我感觉口干咽燥时,伸出手来大声嚷叫着。

    “依依,不要闹了,来,喝点水。”一个温柔的声音在我耳边说着,然后有力的手臂抱起了我,把一瓶矿泉放到了我的唇边。

    我像在沙漠中遇到甘泉般,立即双手抢过来,捧起仰头就喝。

    “慢点,不要急。”那温柔的声音继续在我耳边说着,拿纸巾替我擦拭着。

    我大口地喝着水,手拿着矿泉水不稳,不少水顺着我的嘴角倒了出来,流到了我的身上,凉凉的,我感觉身体内的郁躁降了不少。

    “你是谁呀?”我喝完水后丢掉矿泉瓶子,望着那男人的脸,伸手拍了拍。

    男人捉住我的手:“依依,你这样子叫我怎么能放心呢。”

    我看着他,又哭又笑:“你是坏蛋吗?还是渣男?快放开我,我要回家,我不认识你。”

    “好,回家,我带你回家。”男人叹息了声,抱起我温言安慰着朝外面走去。

    “你放开我,我要自己走回去,我要去找姣姣。”我看到他抱着我朝一辆豪车走去,这辆车似乎很熟悉,可我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就在他怀里挣扎着嚷叫起来。

    “姣姣已经回去了,乖,我带你回家。”那声音仍然无比温柔体贴地说着,我觉得那声音很好听,很亲切,于是昂起头看他,伸手捏着他的鼻子,傻傻地问:“你是谁呀,长得可真好看。”

    他唇角弯了下,用手拿开了我捏着他鼻子的手,宠溺地问:“那你喜欢我吗?”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