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这辈子,你只能属于我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不,许越哥哥,我睡不着,我要等着你回来。”梦钥仍然在那边哭泣着,说怎么也不肯睡觉。

    “小钥,你应该知道我的个性,不要让我厌烦你,如果我们之间真走到了那一步,你就只能守着许太太的名份永远也见不到我的面了。”听得出,许越的声音已经很不耐烦了,语气冰冷了好几度:“我早就跟你说过了,我娶你可以,但你不能干涉我的私生活,如果你做不到这点,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不,许越哥哥,我做得到,做得到,我只是太爱你了,对不起。”那边立即停止了哭泣,很快传来梦钥如梦初醒的温柔的道歉声。

    “嗯,知道我一直喜欢你什么吗?那就是喜欢你的听话和识大体,若你这二者都不能做到了,还真认为我有必要容忍你吗?”许越继续毫无感情地说道。

    “许越哥哥,对不起,下次我再不会这样了,请原谅我吧,我只是太担心你的身体了,你可要早点休息呀,不要太劳累了,那我先挂电话了。”梦钥卑微的声音透过空气传来,我竟然听得很清晰。

    我的心悸了下,唇角是不屑的苦笑,我知道我绝不会像她那样,为了爱卑微到尘埃!

    在许越面前,不管什么时候,她脸上都是甜蜜的微笑,声音也都是甜甜的,很轻柔,乖巧得让人心疼。

    “嗯。”我听到许越轻轻‘嗯’了声,挂了电话,一会儿后就听到脚步声朝我睡着的卧房走来,我紧闭上了眼睛,背对着他睡的方向一动不动地躺着。

    许越的脚步声在到达卧房后就变得很轻很轻了,似乎每走一步都是掂着脚尖的,大概是怕吵醒我吧。

    我沉沉躺着装睡。

    一会儿后感到背后的空调被揭开了,一个胸膛很快贴上了我的后背,怕吵醒到我般,他只是紧紧贴着我,大手悄悄放到了我的胸前。

    我听到了沉稳有力的心跳声,还有那种灼烈的热度,带着些粗重的呼吸,不到一会儿,我就感觉到额角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实在是贴着我后背的这个胸膛温度太高,太热了。

    我被捂出了一身汗,身子不由自主随着微微轻颤了下。

    “依依,你醒了吗?”男人似乎很敏感,立即感知了我的异常,在我耳畔轻声问。

    我听到他的心跳紊乱了下,空气里的气息似乎立即暖昧起来,我已经无法装下去了,因为我的呼吸很吃力,心跳也特别的快。

    我推开了他的手,爬坐起来:“刚醒了,想去上个厕所。”

    “是我吵醒了你吗?”他立即有些不安,温柔地问。

    我没说话,双脚只是伸下去找拖鞋,可黑灯瞎火的,怎么也找不到拖鞋在哪里!

    床头灯突然亮了。

    我瞬间看到了红地毯上的拖鞋,立即穿了朝着卫生间里走去。

    背后那道灼烈的眸光似乎就能把我的后背穿过个孔,我有些心惊胆颤的。

    卫生间里的灯光是亮着的,我走进去,伏在云石台上,拿纸巾擦着额角细密的汗液,对着铜镜这才看到自己二边脸颊红如杏,眼角眉梢间都是温温的,似被熨烫过般舒展开来,并不似平时那般深锁着。

    我有些出神地看着自己,似乎这样的自己才是正常的,没有压抑,浑身都舒展了开来,连唇畔间都洋溢着浅浅的微勾,明明没有笑,怎么看也像在微微笑。

    能有这样的心情是因为许越吗?

    我有些呆呆的,其实我醒来好久了,不是么!

    “依依,你没事吧?”大概是因为我在厕所里呆了很久也没有走出去吧,许越担心了,走过来站在卫生间门口轻声问。

    我又对着镜子抬了抬眉,深吸了几口气后,这才转身走过来拧开了卫生间的门。

    许越只穿了条子弹内库站在我面前,我一抬眸就看到了男人精壮健硕的胸膛,长身玉立的身子,俊朗的容颜。

    男人的眸中闪着亮光,像一束聚焦的光,特别的灼人,却又那么出奇的温柔。

    我心跳了下,急忙把眸从他的胸膛上移开了。

    “天快要亮了吧。”我低下了头去,轻声说:“我该要走了。”

    他仍然站立在我面前,挡住了我的去路。

    “没有,还早着呢,外面太黑了,我不放心你走。”他回答我,声音有些急重。

    但我知道我必须要走了,这个时候,孤男寡女的,而我对他的免疫力,向来都是极其低下的。

    “那我给冷总打个电话吧。”我越过他走出去,望着窗外的黑暗,淡淡开口,声音寡淡,“你也该要回去陪梦钥了。”

    说完我去卧房的衣柜里拿昨晚张经理送来的衣服。

    “依依,不要走。”他突然从背后揽住了我,把我按入怀里,浑身都紧绷着,声音有些发抖。

    我滞了下,挣扎着想要推开他。

    “依依,我想你,每天晚上都想,我不知道没有你的日子是怎么过来的,也不知道以后将要怎样生活下去,我不管了,不允许你走。”他搂住我动情地说着,那声音粘缠得像要把我的思维胶着了般。

    我有片刻的失神,呆呆的。

    “依依。”他打横抱起了我,把我放倒在床上,俯身望着我,双手捧住我的脸,灼执的眸沉寂幽遂地盯着我。

    我傻傻地看着他。

    他低下头来,我的二片唇瞬间就被男人的嘴含住,本有些微凉的唇片,乍一被他的热度包含住,渐渐的就软得像涂了蜜般,让他痴痴地纠缠着我。

    我只看到满天耀眼的星星,脑袋里一片空白。

    他的舌尖抵开我的牙齿,慢慢的滑入进来纠缠着我的舌,在我的嘴里灵活的扫荡,胡搅蛮缠,深深地吻住我,我的呼吸一点点被他压榨盘剥。

    他并不甘于这样,一边吻住我,一边动手剥掉我的衣服,滚烫的大掌落在我的身上,一路上点火,那种痒麻难耐,抓心挠肺的感觉让我又难受又兴奋,甚至深深的迷恋,似乎渴望了很久般。

    我仅有的理智在他的唇舌纠缠中彻底迷失,忘了抗拒。

    我的默认似乎鼓舞了他,他开始疯狂吻我,吻遍我身上的每一处地方,就算是伤痕也不放过。

    我全身颤粟着,在极度的愉悦纠缠中,他抬起了我的腿……

    “依依,我不会放过你的,这辈子,你只能属于我,给我记住,这个地方,不能有别的男人。”在他极近疯狂的发泄后,浑身大汗淋漓地覆在我的身上,在我耳边咬呀说着。

    他的声音像虫子似的,一点点往我血管里钻,咬着我的血管壁,很疼,一点一点的,又带着细微的痒,然后像穿透了我的血管,直达到了心脏。

    瞬间,我的心脏像有千百只虫子在咬似的,疼得我眼泪直流。

    我毫无骨气地又败在了他的‘淫威’下,甘愿被他馋食,被他索取,我的心再次陷入了无边无际的海水中找不到一点点方向。

    “许越,你说人不能太自私,你对梦钥可以用公平公正去衡量,可对我呢,你这样的做法是不是也太自私了?”我猛然睁开混着汗液泪水的眼帘,直直地问。

    他的唇正抵在我的唇边,睑下的墨瞳正好对着我那带着质问的有些怨恨的眼神。

    他怔住了,呆呆看着我。

    “许越,你没有资格这样要求我,你太自私了,太不把我当成一回事了,告诉你,今天这是我们的最后一次,我可以给你,后天我会在民政局门口等你,自那天后,我们一刀二断,从此后,你再没有任何资格来对我说这样的话,今天算是我报你的救命之恩。”我咬紧牙关,双手突然绕上他的脖子,把唇贴过去狠狠堵住了他的唇。

    我的回吻狂乱而又深沉。

    他愣了下后,被我笨拙的举动激得浑身发抖,开始激烈回应我……

    结果,整个卧房里战况激烈,衣服被子丢了一地。

    我被他以各种姿势疯狂地索要,每一次激情高昂时,他会在我耳边说:依依,你是我的,我不允许别的男人占有你。

    我就会冷冷回应着他:你不配说这话。

    他会生气,更加深顶力撞我,像要把我永远留在他生命里一样。

    痛苦之极的我,会在他的攻势下吟哦,酥媚得如一只蛇妖,声声钻心噬骨。

    许越在这样的迷离中,激情高昂。

    我知道失去他,会痛苦一生。

    那么,失去我,他也不应该有幸福,这是我身体本能的反应。

    这样才是公平的!

    不知什么时候,我感觉到太阳透过窗帘已经晒进了卧房中央,许越累趴倒在床上陷入了深沉的睡眠中。

    我坐起来,看着满卧房的凌乱,望着自己身上的那些青紫淤斑,伤痕,咬紧牙关穿了衣服,悄无声息地走了。

    我没有回到冷氏集团去,因为我的心太乱了,今天的我肯定是无法上班的,而且我不敢面对着冷昕杰那关心体贴的眸。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